帝釋相應(一)


恭敬之法能獲興盛、榮譽

佛陀在很多經典中一再讚譽帝釋天主能以謙卑、恭敬的態度禮敬沙門、比丘,是值得所有佛弟子學習的好榜樣。

選譯自北傳《雜阿含經》第四十四篇

譯於西元二○○五年四月十七日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佛陀住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當時世尊對比丘們說:「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處遠離人煙的修行場所,許多仙人都聚集在那裡修行。而離仙人不遠處,常有天神與阿脩羅互相戰鬥。

有一次毘摩質多羅阿脩羅王,身戴五種裝飾品,頭戴天冠,手執摩尼拂塵,身後還有隨從手持花蓋跟隨,身配寶劍,腳穿眾寶所裝飾的革屣,氣勢磅礡地來到仙人住處。

阿脩羅王不由正門進入,反以神通穿牆而入。進來後也不向諸仙問候,過一會兒又穿牆而出。 

這時有一仙人抱怨:『毘摩質多羅等阿修羅眾,毫無恭敬之心。進來也不與諸仙問候,走時又從壁而出。』 

第二仙人預言:『這些阿脩羅眾,如果能恭敬問候諸仙,那麼在與天神交戰時就會戰勝諸天。』

第三仙人問:『剛來的那個人是誰?』 

第二仙人回答:『那是毘摩質多阿脩羅王。』

第三仙人也附和說:『這些阿脩羅知識淺薄,沒有禮法、教養,也毫無尊敬之心,猶如粗鄙的農夫一般。所以我斷言諸天在這次爭戰中必將獲勝,阿脩羅失敗。』諸仙如是討論著。

帝釋天主也在阿修羅王之後來到仙人住處,立即捨去天王的五種裝飾品。從正門而入,慰勞諸仙,並問候諸仙是否都安隱無憂。問候過便從門而出。

第一仙人問說:『剛來的那人又是誰?來者容貌儀表都非常端正,能安慰問候諸仙,四處觀察仙人有無其他需要,然後由正門而出,真是有禮貌。』 

第二仙人回答:『那個是帝釋天主。』

第三仙人讚道:『諸天能如此恭敬禮順,我斷言諸天在這次戰爭中必將獲勝,阿脩羅必敗!』諸仙如是讚美帝釋。


  毘摩質多羅阿修羅王聽到諸仙如此讚譽諸天,咒衰阿脩羅,非常地生氣。

諸仙知道阿修羅王大動肝火,為了平息爭端便前往阿脩羅的住處解釋:『我們聽說你非常地不悅,所以特此前來向你道歉,希望你大人大量,不要報復我們,我們若有過失,願接受你的責備。』

毘摩質多羅阿修羅王非常生氣地回罵:『你們休想我會善罷甘休!你們竟敢在背後毀謗及咒衰我,而對帝釋那傢伙禮遇有加,現在又來求我饒了你們,你們別作夢了!我一定不會讓你們有好日子過!』 

諸仙看到阿修羅王如此傲慢無禮,便以偈語咒說:『
  如人自造作  自獲於果報
  行善自獲善  行惡惡自報
  譬如下種子  隨種得果報
  汝今種苦子  後必還自受
  我今乞無畏  逆與我怖畏
  從今日已往  使汝畏無盡』

上段偈語大意是指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就如同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不論是善、是惡,每一眾生都必將親嚐自己所作所為的後果,我們(仙人)今天來此的目的是請你(阿修羅王)不要對我們採取恐怖的行動,但你竟反過來恐嚇我們,所以我們預言你今後必將承受無止盡的恐怖與折磨!


  諸仙說完後即乘神足通飛升虛空離去。毘摩質多羅阿修羅王在當晚睡覺時便夢到與帝釋諸天交兵相戰,因心生恐懼而驚醒。第二晚的夢境也是如此。到第三晚寤寐間,帝釋諸天軍眾果真來求戰,毘摩質多羅阿修羅王於夢中驚醒,發現惡夢成真,立即帶兵與天兵交戰。由於阿脩羅王事前沒有做好準備,帶兵又過於倉促,加上諸仙的詛咒與接連的惡夢,信心與士氣都已銳減,所以在這場戰役中果然大敗。而帝釋諸天便乘勝追擊,直搗阿脩羅宮殿。

帝釋天主既已獲勝,為感念諸仙的祝福,便來到仙人處所。諸仙坐在東方,帝釋坐在西方,彼此相對而坐。

這時有一陣風從東邊向帝釋迎面吹來,仙人們便向帝釋天主說了一段偈言:『
  我身久出家  腋下有臭氣
  風吹向汝去  移避就南坐
  如此諸臭氣  諸天所不喜』

上段偈語大意是指仙人出家已久,平時身既不著香花鬘,也不以香油塗身,所以腋下難免有臭氣,現在有東風吹向你處,你不妨移坐到南面,可以避開諸天所不喜聞到的臭氣。

但帝釋卻以偈語回答:『
  集聚種種華  以為首上鬘
  香氣若干種  能不生厭離
  諸仙人出家  氣如諸華鬘
  我今頂戴受  不以為厭患』

上段偈語大意是指各種花、鬘所散發的香氣固然令人百聞不厭,但諸位仙人能出家修梵行,身上的氣味便如同花、鬘的香氣,我今樂於聞受,不會心生厭惡。」


  佛陀說到這裡,便教導比丘們:「帝釋位居天王榮位,能夠長期恭敬所有出家人。你們比丘以正信出家,亦應當效法帝釋天主如是欽敬出家人的態度。」

佛陀說完後,比丘們都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四四)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往昔之時。
遠於聚落阿練若處。多有諸仙。在中而住。
離仙處不遠。有天阿脩羅。而共戰鬥。
爾時毘摩質多羅阿脩羅王。著五種容飾。首戴天冠。捉摩尼拂。
上戴華蓋。帶於寶劍。眾寶革屣。到仙人住處。
行不由門。從壁而入。
亦復不與諸仙言語共相問訊。還從壁出。爾時有一仙人。
而作是語。毘摩質多羅等。無恭敬心。
不與諸仙問訊共語。從壁而出。復有一仙。而作是言。
阿脩羅等。若當恭敬問訊諸仙。應勝諸天今必不如。
有一仙問言。此為是誰。有一仙言。
此是毘摩質多阿脩羅王。仙人復言。阿脩羅法。
知見微淺。無有法教。無尊敬心。猶如農夫。
諸天必勝。阿脩羅負。爾時帝釋。後到仙邊。
即捨天王五種容飾。從門而入。慰勞諸仙。
遍往觀察。語諸仙言。盡各安隱無諸惱耶。
問訊已訖。從門而出。復有一仙問言。此為是誰。
安慰問訊。周遍察行。然後乃出。甚有法教。
容儀端正。一仙答言。此是帝釋有一仙言。
諸天極能敬順。為行調適諸天必勝。阿脩羅負。
毘摩質多羅。聞諸仙讚嘆諸天。毀呰阿脩羅。
甚大瞋恚。諸仙聞已。往詣阿脩羅所語言。
我等聞爾甚大瞋忿。即說偈言
 我等故自來  欲乞索所願
 施我等無畏  莫復生瞋忿
 我等若有過  願教責數我
毘摩質多以偈答言
 不施汝無畏  汝等侵毀我
 卑遜求帝釋  於我生毀呰
 汝等求無畏  我當與汝畏
爾時諸仙以偈答言
 如人自造作  自獲於果報
 行善自獲善  行惡惡自報
 譬如下種子  隨種得果報
 汝今種苦子  後必還自受
 我今乞無畏  逆與我怖畏
 從今日已往  使汝畏無盡
諸仙面與阿脩羅語已。即乘虛去。
毘摩質多羅。即於其夜。夢與帝釋交兵共戰。生大驚怕。
第二亦爾。第三夢時。帝釋軍眾。果來求戰。
時毘摩質多。即共交兵。阿脩羅敗。帝釋逐進。
至阿脩羅宮。爾時帝釋。種種戰諍。既得勝已。
詣諸仙所。諸仙在東。帝釋在西相對而坐。
時有東風仙人向帝釋即說偈言
 我身久出家  腋下有臭氣
 風吹向汝去  移避就南坐
 如此諸臭氣  諸天所不喜
爾時帝釋以偈答言
 集聚種種華  以為首上鬘
 香氣若干種  能不生厭離
 諸仙人出家  氣如諸華鬘
 我今頂戴受  不以為厭患
佛告諸比丘。帝釋居天王位。
長夜恭敬諸出家者。汝諸比丘。以信出家。

亦應當作如是欽敬。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