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有多大?

 

 

 

 

有一則寓言故事如下:

有一個國王考驗一位智者的智慧,他問智者三個問題:

一、大海裡有多少滴水?

二、天上有多少繁星?

三、永恆有幾秒鐘?

智者回答如下:

一、如果把世界上所有河流的出口都給堵起來,不讓一滴水流進大海,只要有人能數完河水的水滴才放水,他便能告訴國王大海裡有多少滴水珠。

二、智者在一張白紙上,用筆戳了許多細點,細到幾乎看不出來,更無法數清,任何人只要盯著數,準會眼花撩亂。智者告訴國王天上的星星就跟紙上的點數一樣多,只要能數得出來,他就能告訴國王天上的繁星有多少。

三、在喜馬拉雅山上,每隔一百年就會有一隻大鵬鳥飛來,用它的嘴啄山,等到整座喜馬拉雅山都被啄掉時,永恆的第一秒便結束。

國王聽後很佩服智者的睿智,因為智者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他以「不可思議」的答案告訴國王上開的三個問題都是不可思議。

所謂「不可思議」係指事物神祕奧妙,令人難以想像、理解。今亦多用於比喻事情出乎常理。

宇宙世界有多大呢?這也是不可思議的議題,或者應該說是一個無解的問題,也是沒有答案的戲論。佛法所關注的重點是「無常」、「苦」、「無我」,以及「苦」的徹底解脫,也就是四聖諦。世界有多大?這個問題或許從世間的天文學、物理學等科學自有其一套理論解釋,但就佛法而言,世界的範圍不出我們的五蘊身心,也就是以六根接觸六塵所產生的六識,由此十八界所建構出來的身心經驗世界,就是我們實際的世界。因為這世上唯有如來、正等正覺能善知、善解世界緣起、緣滅 的真諦,所以佛陀又稱作「世間解」。

 

選譯自北傳《雜阿含經第二十九卷赤馬天子經

喬正一譯於中華民國一○一年五月五日星期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佛陀在古印度的憍薩羅國的首都舍衛城遊化,並住在該城南郊外的祇樹給孤獨園林內。

某日黎明拂曉時,出現了一名來自天界的訪客,這位天神的名字叫「赤馬」。

赤馬天神的容顏絕色俊美,身上還不時散發祥和的光華,遍照整座給孤獨園林,彷彿白天一般。

天神降到地面,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佛足,然後起身站在一旁。

赤馬天神問佛陀:「世尊!請問我們究竟能不能從這個世界的盡頭跨越到另一個不生、不老、不死的極樂世界?」

「不能。」佛陀明確地回答。

赤馬天神聽到佛陀這樣的回答,讚說:「善哉!善哉!太神奇了,世尊!我回想起我的過去前生是一個叫赤馬的五通仙人。當時我擁有不可思議的神足通,能快速地騰空飛行,就像一名熟練的弓箭手所射出的箭,能倏忽穿透樹影一般寬的距離,在那麼極短暫的時間中,我可以從東海橫跨到西海。」

「我當時心想以我這樣不可思議的大自在神通,應當可以飛抵世界的盡頭。於是我決定付諸行動,除了飲食、極少的睡眠時間、以及大小便之外,每天不停地忙著飛行,極速地在這個世界週而復始地飛來飛去。就這樣不停地瞎忙,飛了一百餘年,到頭來還是到不了世界的盡頭,終於壯志未酬身先死,就這樣死在半路上了。」

佛陀告訴赤馬天子說:「赤馬,我就姑且以我們的身心來為你解釋什麼是世界,世界又是如何形成的,如何息滅,以及息滅的方法。」 

「赤馬!我們先對世界下一個定義,什麼是世界呢?所謂世界就是五蘊。分別是:身體四大、情感(情緒、感受)、思考(觀念、信仰、思想、想像)、身口意等行為,以及知覺辨識等功能。」

「什麼是世界形成的因緣?就是貪欲、染著、喜愛。包括對於現在與未來的各種貪愛與執取。」 

「什麼是世界的息滅?就是對各種貪欲、喜愛、染著的斷除、捨離、滅盡、無欲、止息。」 

「什麼是息滅的方法呢?就是八正道: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

「赤馬!你應當明白世界的真相,斷除世界所有的憂苦,應當明白形成世界的真正原因,並以正確的方法積極斷除它,並體證它,修學它。赤馬!如果能夠這樣做,才是真正的跨越了世界,橫渡了世界的愛染之河。」

這時,世尊又重新說了以下的偈言:

「未曾遠遊行,  而得世界邊,
無得世界邊,  終不盡苦邊。
以是故牟尼,  能知世界邊,
善解世界邊,  諸梵行已立。
於彼世界邊,  平等覺知者,
是名賢聖行,  度世間彼岸。」

 

上揭偈語的大意是說:世界無邊無盡,不可思議,若妄圖探索世界有多大,是毫無意義的事。唯有如來、等正覺,能知並善解世界的真正意義,並從其中脫苦而獲解脫,橫渡世界的盡頭而抵達解脫彼岸。

赤馬天神聽聞佛陀所說的法,心生歡喜並隨喜,他再次頂禮稽首佛足,便消失不見。

 

 

(一三七) 如是我聞: 一時,
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赤馬天子,容色絕妙,
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
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
彼赤馬天子白佛言:「世尊!頗有能行過世界邊,至不生、不老、
不死處不?」 佛告赤馬:「無有能過世界邊,
至不生、不老、不死處者。」 赤馬天子白佛言:
「奇哉!世尊!善說斯義。如世尊說言:
『無過世界邊,至不生、不老、不死處者。』所以者何?世尊!
我自憶宿命,名曰赤馬,作外道仙人,
得神通,離諸愛欲。我時,作是念:
『我有如是捷疾神足,如健士夫,
以利箭橫射過多羅樹影之頃,能登一須彌,至一須彌,足躡東海,
超至西海。』我時,作是念:
『我今成就如是捷疾神力,今日寧可求世界邊。』作是念已,
即便發行,唯除食息便利,減節睡眠,
常行百歲,於彼命終,竟不能得過世界邊,
至不生、不老、不死之處。」 佛告赤馬:
「我今但以一尋之身,說於世界、世界集、世界滅、世界滅道跡。
赤馬天子!何等為世間?謂五受陰。
何等為五?色受陰、受受陰、想受陰、行受陰、識受陰,
是名世間。何等為色集?謂當來有愛,貪、
喜俱,彼彼染著,是名世間集。
云何為世間滅?若彼當來有愛,貪、喜俱,彼彼染著無餘斷、捨、
離、盡、無欲、滅、息、沒,是名世間滅。
何等為世間滅道跡?謂八聖道,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
正方便、正念、正定,是名世間滅道跡。 「赤馬!
了知世間,斷世間;了知世間集,
斷世間集;了知世間滅,證世間滅;
了知世間滅道跡,修彼滅道跡。赤馬!
若比丘於世間苦若知、若斷,世間集若知、若斷,世間滅若知、
若證,世間滅道跡若知、若修。赤馬!
是名得世界邊,度世間愛。」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未曾遠遊行,  而得世界邊,
無得世界邊,  終不盡苦邊。
以是故牟尼,  能知世界邊,
善解世界邊,  諸梵行已立。
於彼世界邊,  平等覺知者,
是名賢聖行,  度世間彼岸。」
是時,赤馬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
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