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謗聖賢

選譯自北傳別譯雜阿含經第五卷第一百○六篇

譯於西元二○○三年十二月七日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佛陀駐錫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內。

 

  當時大梵天王身放威光,在中夜時分來到佛陀面前。正巧佛陀正進入火光禪定之中。

 

  大梵天王心想:「如來現正進入禪定之中,我來的時間不對。」

 

  就在此時,提婆達多有一名親友名叫瞿迦梨比丘,一直在毀謗舍利弗尊者與目犍連尊者,大梵天王便來到瞿迦梨比丘的門前,敲他的門,想要勸阻瞿迦梨比丘不要再製造這愚蠢的惡行。

 

  大梵天王見到了瞿迦梨比丘,便說道:「瞿迦梨啊,瞿迦梨!你應當對這兩位聖者生起淨信,這兩位尊者心地清淨柔軟,具足梵行,你這樣的毀謗他們,未來一定會受盡各種衰敗和苦惱!」

 

  瞿迦梨比丘問道:「你是誰?」

 

  「我是大梵天王!」

 

  瞿迦梨比丘說:「我聽佛陀說你已證得阿那含果了?」

 

  大梵天王回答:「沒錯!」

 

  瞿迦梨比丘對於大梵天王的慈心一點都不領情,竟自作聰明的玩起文字遊戲,語帶諷刺地說道:「『阿那含』又稱作『不還』,怎麼你現在『還來』作大梵天王呢?」

 

  大梵天王發現這個瞿迦梨實在不可理喻,心想:「跟這種人已經多說無益了。」於是感嘆地說了一段偈語:「有智慧的人不會自作聰明地去忖度、戲論那深不可測的正法,如果一直自作聰明去忖度、戲論正法,到頭來一定會燒害到自己。」

 

  大梵天王便在瞿迦梨面前消失,同時出現在佛陀面前。這時佛陀已出定,大梵天王頂禮佛足後,退坐在一旁,將剛才的經過告訴了佛陀。

 

  佛陀說:「很好,很好,你說的一點都沒錯!如果一直自作聰明去忖度、戲論深不可測的正法,到頭來一定會燒害到自己。」

 

  這時佛陀也說了一段偈語:「人生在世,惡口就像一柄利斧,口出惡言,最後一定會砍傷自己。應該要稱讚的人卻毀謗他,應該要毀謗的人卻又稱讚他,像這樣顛倒的惡人,最後必將見不到任何的幸福與快樂。瞿迦梨對於佛陀及聖賢,做出不實的毀謗,是一種很嚴重的惡業,因為心懷惡意而口出惡言,必將在百千劫中於地獄堥苦。」

 

  大梵天王聽完佛陀的偈語後,便頂禮告退。

 

(一六)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時梵主天。於其中夜。威光甚明。
來至佛所。爾時世尊。入火光三昧。時梵主天。
作是心念。今者如來。入於三昧。我來至此。
甚為非時。當爾之時。提婆達多親友。瞿迦梨比丘。
謗舍利弗及大目連。此梵主天。即詣其所。
扣瞿迦梨門喚言。瞿迦梨瞿迦梨。
汝於舍利弗目連。當生淨信。彼二尊者。心淨柔軟。
梵行具足。汝作是謗。後於長夜。受諸衰苦。
瞿迦梨即問之言。汝為是誰。答曰。我是梵主天。
瞿迦梨言。佛記汝得阿那含耶。梵主答言。實爾。
瞿迦梨言。阿那含名為不還。汝云何還梵主天。
復作是念。如此等人。不應與語。而說偈言
 欲測無量法  智者所不應
 若測無量法  必為所燒害
時梵主天。說是偈已。即往佛所。頂禮佛足。
在一面坐。以瞿迦梨所說因緣。具白世尊。
佛告梵言實爾實爾。欲測無量法。能燒凡夫。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夫人生世  斧在口中  由其惡口
 自斬其身  應讚者毀  應毀者讚
 如斯惡人  終不見樂  迦梨偽謗
 於佛賢聖  迦梨為重  百千地獄
 時阿浮陀  毀謗賢聖  口意惡故
 入此地獄
時梵主天聞是偈已。禮佛而退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