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情慾的方法   

 

    古今中外的文化一再灌輸我們對幸福的認知,告訴我們愛情是神聖的,性愛是美好的。舉凡:小說、漫畫、電視劇、電影、舞台歌劇、音樂等等,都是圍繞著情愛為主題,充斥著令人迷惑的浪漫情節。正因為如此,使我們耳濡目染,且理所當然的相信這些就是幸福。但以佛法的角度來說,這是邪見。因為有了根深蒂固的邪見,一旦遇到令人喜愛的對象時,便易「顛倒妄想」(想入非非),接著衍生出情愛及性衝動。

    但是,佛陀卻告訴我們這些東西都是「苦」,一如刀上蜜,雖不否定其甜蜜滋味,但若吐舌品嚐,卻易有割舌之患(見四十二章經)。佛陀時代雖無毒品這種東西,但相信佛若知有此物,定以此為喻,告誡我們一旦沈迷欲樂,將使我們身心如老象身陷泥淖之中,無法自拔,最終枯竭而死。

    本經是以多耆奢尊者自身的修行經驗為例,告訴我們情愛及性慾是「顛倒妄想」(胡思亂想、想入非非)的衍生品,欲滅除欲愛,就必須追本溯源,先矯正自己的「知見」(正觀諸法無常),以「正思惟」滅除「顛倒妄想」,以「正念」滅除「邪念」(慾念)。

                       

選譯自北傳《增一阿含經》邪聚品第三一六篇

喬正一譯於西元2009(佛曆2553/9/6農曆七月十八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這是發生在佛陀與五百位阿羅漢一起住在古印度的羅閱城迦蘭陀竹園林裡時候的事。有一天早上,該是比丘托缽乞食的時間,阿難與多耆奢兩位尊者穿著僧袍,帶著缽,一起走入城內乞食。

 

當時,多耆奢尊者在一條巷子中遇見了一名女子,這個女子長得非常的漂亮,可謂沈魚落雁,閉月羞花。

 

這位美女的絕色之姿,立即令多耆奢尊者的心智神魂顛倒,意亂情迷。尊者自己也非常的困擾,他知道比丘不該如此,但他就是無法克制自己的衝動。於是,他轉頭向阿難尊者求助,並說出以下的偈語,表達出內心的煎熬:
 「欲火之所燒  心意極熾然
   願說滅此義  多有所饒益」

 

這時,阿難尊者便以如下的偈語回報說:
 「知欲顛倒法  心意極熾然
   當除想像念  欲意便自休」

 

阿難尊者的意思是說:舉凡情慾、情愛、欲貪、及性衝動的產生,都是緣自於胡思亂想,想入非非,或稱之為「顛倒妄想」。就是因為內心的「邪見」而令「顛倒妄想」產生,故而心情、情緒、及意念等被慾念、情愛、情慾等等心魔所佔據並騷擾。所以如果欲消滅這些心魔,就應當摒除邪見,矯正「顛倒妄想」,如此便能重獲平靜,情愛及性衝動自能休止。

 

阿難尊者的話雖然非常的正確,但多耆奢尊者已深陷情網,對他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多耆奢便以如下的偈語回覆阿難:
 「心為形之本  眼為候之原
   睡臥見扶接  形如亂草萎」

 

多耆奢尊者的意思是說:對方的美姿美態已深入其眼簾,早已烙印在內心深處,就算是睡覺時也會魂牽夢繫,導致自己的形貌枯槁如凋萎的亂草一般。

 

阿難尊者深表同情,立即走上前,以右手撫摩著多耆奢的頭,並說著以下的偈語安慰他:
 「念佛無貪欲  度彼欲難陀
   睹天現地獄  制意離五趣」

 

阿難尊者是勸多耆奢尊者不妨轉移注意力,以憶念佛陀的方式取代對美女的繫念,並以「守護根門第一」的難陀尊者為例(參見給孤獨園林的「如來聖弟子傳」單元之「守護根門第一」),鼓勵多耆奢尊者要堅定意志。

 

但是,阿難尊者的一番苦口婆心還是幫不了多耆奢尊者,他聽完阿難的話後,便要阿難別再說了,因為他已中情毒至深,已聽不進任何的開導。

 

兩位尊者回到了精舍,用過餐後,便各自分頭用功修行。

 

只能說,因緣業力實在是不可思議,那位讓多耆奢尊者朝思幕想的美女竟然又出現了,美女雖然與尊者保持著相當的距離,沒有任何的接觸,但她遙見多耆奢尊者時,竟嫣然一笑,這一笑果真是百媚叢生,對尊者來說勝過世上的千金珍寶,但也著實令尊者更加蝕骨難耐。

 

多耆奢尊者理智的告訴自己不可以再這樣下去,他決定拯救自己。所以當他看見美女的笑容時,便開始思考對方的形體不過是一座由皮肉所包纏的骨頭,又像是一隻內盛穢物的美麗花瓶,只是在誑惑欺騙世人的感情,令人想入非非,胡思亂想而已。

 

多耆奢尊者生起勇猛精進的決心,對眼前的美女展開進一步的不淨觀,他觀察眼前的女人,從頭至足,身體中究竟有何處得自己如此迷戀?他遍觀對方身體中的三十六種器官都是不淨之物,發現竟無一處值得貪戀執著。

 

其實不淨觀的修持方法不是僅僅觀察對方的不淨而已,也可以用來反觀自己。多耆奢尊者覺得觀察對方的不淨,仍無法完全令自己從情愛的泥淖中解脫,於是,他覺得與其觀對方的不淨,不如拿自己開刀。

 

他開始參問自己身心的情慾究竟是從何而生?是從地種(骨肉)產生的嗎?還是身體的水(血液、唾液、精液、尿液)、火(體溫)、風種(呼吸)所產生的?他反問自己假設是從地種所產生的,但地種是如此脆弱易壞,又豈能產生情慾?他又假設是從水種所生,但他發現水種是非常的潮濕且不可捉持,又如何產生情慾?他再假設是從火種所生,但發現火種也是如此不可捉持,不可能產生情慾;他最後假設是從風種所生,但發現風種無形無狀,也是不可捉摸,不可能產生情慾。

 

尊者因為從身體的四大元素找不到情慾產生的根源,這時他發現原來情慾是從思想所產生的。

 

尊者有了這番體驗與心得以後,便誦出以下的偈語:
 「欲我知汝本  但以思想生
   非我思想汝  則汝而不有」

 

尊者的心得是:情慾啊,情慾!我終於認清你的真面目,我知道你的來歷,以及你是從何而生。原來你就是「顛倒妄想」所衍生出來的產物,只要我不去胡思亂想,不顛倒妄想,不想入非非,那麼你就不存在了!

 

尊者終於深刻的體認到就是因為當初自己的思想齷齪不淨,才會衍生出情慾及性慾的衝動,徒令自己困擾不已,自尋煩惱。也因為這番領悟,尊者斷除了一切的煩惱,當下獲得解脫,成為一位受人類及天神尊敬的阿羅漢了。

 

之後,阿難及多耆奢兩位尊者一起出羅閱城,來到佛陀的住所,他們一起頭面頂禮佛足,然後各自坐在一旁。

 

多耆奢尊者先開口對佛陀說:「世尊啊,我真的好快樂,我實在太幸運了,我從佛法中已獲得極大的好處,我有非常深刻的體驗與心得。」

 

佛陀說:「喔?真的嗎?你說你有心得,不妨現在就說出來給大家分享。」

 

多耆奢說:「簡單的說,就是無常!就是五蘊無常!比如說:

一、肉體色身是如此的不牢靠,亦不堅固,我們從其中根本找不到任何永恆不變的堅固實體,所以它是如此的虛幻、虛假、不真實。

二、感受情緒的本質也是如此的不牢靠、不堅固,就像水中的泡影,稍縱即逝,所以它是如此的虛幻、虛假、不真實。

三、思考、思想的本質也是不牢靠、不堅固,亦如脫韁的野馬一般難以駕馭。

四、行為、行動的本質也是不牢靠、不堅固,猶如芭蕉樹一樣,根本沒有實心。

五、知覺、認識的功能也是不牢靠、不堅固,如此的虛幻、虛假、不真實。

 

世尊啊,以上就是我近日修行的心得,我深刻的體認到五盛陰是如此的虛幻、虛假、不真實。」

 

這時,多耆奢尊者便以如下的偈語總結他的心得:
 「色如聚沫  痛如浮泡  想如野馬
   行如芭蕉  識為幻法  最勝所說
   思惟此已  盡觀諸行  皆悉空寂
   無有真正  皆由此身  善逝所說
   當滅三法  見色不淨  此身如是
   幻偽不真  此名害法  五陰不牢
   已解不真  今還上跡。」

 

「就是這樣,世尊,這就是我的心得。」多耆奢尊者說。

 

佛陀聽後感到很欣慰,當眾稱讚尊者:「善哉,多耆奢。你能善加觀察這五盛陰的本質,真是了不起。這就是「正見」、「正念」、「正思惟」,正觀五蘊是如此不牢靠、不堅固、虛幻、虛假、不真實。這是非常正確的修行方法,就像我當年在菩提樹下欲求無上等正覺時,亦如你今日所觀一般。」

 

當佛陀說完後,在座的六十位比丘竟漏盡意解,成為阿羅漢,多耆奢尊者聽到佛陀的肯定,心中也非常的歡喜,並依法奉行。

 

(九) 聞如是。 一時。
佛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所。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爾時。阿難.
多耆奢時到。著衣持缽。入城乞食。是時。
多耆奢在一巷中見一女人。極為端正。與世奇特。
見已。心意錯亂。不與常同。 是時。
多耆奢即以偈向阿難說。
 欲火之所燒  心意極熾然
 願說滅此義  多有所饒益
是時。阿難復以此偈報曰。
 知欲顛倒法  心意極熾然
 當除想像念  欲意便自休
是時。多耆奢復以偈報曰。
 心為形之本  眼為候之原
 睡臥見扶接  形如亂草萎
是時。尊者阿難即前進。
以右手摩多耆奢頭。爾時。即說此偈。
 念佛無貪欲  度彼欲難陀
 睹天現地獄  制意離五趣
是時。多耆奢聞尊者阿難語已。便作是說。止。
止。阿難。俱乞食訖。還至世尊所。 是時。
彼女人遙見多耆奢便笑。時。多耆奢遙見女人笑。
便生此想念。汝今形體骨立皮纏。
亦如畫瓶。內盛不淨。誑惑世人。令發亂想。爾時。
尊者多耆奢觀彼女人。從頭至足。
此形體中有何可貪。三十六物皆悉不淨。
今此諸物為從何生。是時。尊者多耆奢復作是念。
我今觀他形。為不如自觀身中。
此欲為從何生。為從地種生耶。水.火.風種生耶。
設從地種生。地種堅強不可沮壞。設從水種生。
水種極濡不可獲持。設從火種生。
火種不可獲持。設從風種生。
風種無形而不可獲持。是時。尊者便作是念。此欲者。
但從思想生。 爾時。便說此偈(上文火種類餘應少二字本同未詳)
 欲我知汝本  但以思想生
 非我思想汝  則汝而不有
爾時。尊者多耆奢又說此偈。
如思惟不淨之想。即於彼處有漏心得解脫。 時。
阿難及多耆奢出羅閱城至世尊所。頭面禮足。
在一面坐。是時。多耆奢白世尊言。
我今快得善利以有所覺。 世尊告曰。
汝今云何自覺。 多耆奢白佛言。色者無牢。亦不堅固。
不可睹見。幻偽不真。痛者無牢。亦不堅固。
亦如水上泡。幻偽不真。想者無牢。亦不堅固。
幻偽不真。亦如野馬。行亦無牢。亦不堅固。
亦如芭蕉之樹。而無有實。識者無牢。
亦不堅固。幻偽不真。重白佛言。此五盛陰無牢。
亦不堅固。幻偽不真。 是時。
尊者多耆奢便說此偈。
 色如聚沫  痛如浮泡  想如野馬
 行如芭蕉  識為幻法  最勝所說
 思惟此已  盡觀諸行  皆悉空寂
 無有真正  皆由此身  善逝所說
 當滅三法  見色不淨  此身如是
 幻偽不真  此名害法  五陰不牢
 已解不真  今還上跡
如是。世尊。我今所覺正謂此耳。 世尊告曰。
善哉。多耆奢。善能觀察此五盛陰本。
汝今當知。夫為行人當觀察此五陰之本。
皆不牢固。所以然者。當觀此五盛陰時。
在道樹下成無上等正覺。亦如卿今日所觀。
 爾時。說此法時。坐上六十比丘漏盡意解。
爾時。尊者多耆奢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