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關齋戒中的「齋」是指「過午不食」,而佛教的出家人則是一定要嚴守「過午不食戒」。在佛教的出家人裡,還有一種更加嚴格精進的頭陀比丘,他們住在森林裡,每天午前只吃一餐,穿著糞掃衣….。這種比丘又稱作「阿練若比丘」,也就是森林比丘之意,絕對是人間天上的大福田,但這樣的大福田在今日已屬鳳毛麟角,極為罕見,若真能有幸得遇,那不只是三生有幸而已,當真是累世福德因緣所致。

  本經是解釋「過午不食戒」產生的緣起,佛陀並說明阿練若頭陀行的可貴,鼓勵比丘應當少欲知足,循此力求解脫。

選譯自《增壹阿含經》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14/6/27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佛陀暫時住在古印度的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林裡。 

  當時,世尊對諸比丘說:「我一直都是一坐而食,這樣的修行使我身體健康,輕鬆安樂,氣力強盛。所以,比丘們,你們也應當一天僅吃一餐,如此將有助於你們修持梵行。」 

  可是,比丘眾中有一位名叫跋提婆羅的比丘對世尊說:「可是我實在無法一天只吃一餐。因為這樣子會讓我的身體虛弱,沒有力氣。」

  佛聽後便說:「那我允許你向在家人乞食時,可以取兩份,一分先吃,另一分帶回來留著。」 

  跋提婆羅對佛說:「不行!我還是沒辦法。」 

  世尊說:「好吧!我特許你不用守持過午不食戒,你一整天都可以吃東西。」

  沒想到跋提婆羅竟然像小孩子一般,對佛耍賴說:「不行耶∼我還是不行。」

  這時,世尊便不再說話,也不再回應跋提婆羅比丘的無理取鬧。 

  有一天,迦留陀夷比丘在傍晚時分,著衣持缽,走入城裡乞食。

  由於當時天色昏暗,加上迦留陀夷比丘本身長得很黑,所以一不注意會讓人錯看成只有一件無人穿著的袈裟飄在空中,誤會是鬧鬼了。

  優陀夷慢慢地走向長者的家,當時這位長者的妻子正好懷孕,聽見有沙門在門外乞食,便立即持飯準備惠施供養。

  因為優陀夷的膚色極黑,又逢即將下雨,雷電交加。

  這位長者的妻子一出門便因恐懼而驚聲尖叫:「鬼啊!是鬼。」

  就因為這樣,長者的妻子因過於恐懼而傷了胎氣,因而流產。

  因為這起意外,讓迦留陀夷比丘回到精舍後很難過,懊悔不已。 

  沒多久,舍衛城中便開始出現流言蜚語:「沙門佛弟子竟然詛咒他人流產。」

  大家都議論紛紛道:「這些沙門真是不像話!行為舉止一點都沒有節制,竟然在不適當的時間乞食吃飯,這樣與俗人又有何異?」

  這些流言與惡評讓很多的比丘聽到了,其中有持戒很精嚴的比丘戒聽到後,很不以為然,便譴責這種不法的行徑,於是大家一起來到佛陀的面前,行過禮後,向世尊報告。 

  佛陀便差遣一名比丘說:「你去把迦留陀夷叫來。」 

  優陀夷聽說佛陀要見他,立即趕到世尊的面前,他行過禮後,便坐在一旁。

  世尊問優陀夷:「你昨天傍晚時分有走入內城乞食,因此使一位長者的妻子流產了嗎?」 

  優陀夷說:「是的,世尊!」

  佛陀譴責優陀夷:「你怎麼可以不看時間,又在下雨的時候入城乞食?你既然已經出家學道,為什麼還貪著於飲食?」 

  這時,優陀夷立即從座位起身,對世尊懺悔:「自今起,我不敢再犯,懇請世尊聽受我的懺悔。」 

  世尊便交代阿難:「你趕緊去打揵稚,招集諸比丘在普會講堂集合。」 

  阿難尊者立即聽命行事。

  當諸比丘都到齊後,世尊便前往講堂,坐在中央,對諸比丘說:「

  過去久遠諸佛世尊皆奉行一坐而食的修行,諸聲聞聖者等亦奉行一坐而食,所以將來諸佛及弟子眾亦當如此奉行一坐而食。因為這是通往解脫道之要法,非常的重要。

  若能一坐而食,身體會輕安便利,心智獲得開解;心智若已得開解,便得諸善根;已得善根後,便得三昧禪定;已得三昧禪定,便能如實而知真諦。

  什麼是如實而知真諦?就是所謂的苦諦如實而知之;苦習諦如實而知之;苦盡諦如實而知之;苦出要諦如實而知之。

  你們既然都已出家學道,捨棄世俗的八業,如果不知時節,那麼跟那些充滿貪欲的俗人又有何差別?要記住:梵志別有梵志之法,外道別有外道之法。」 

  這時,優波離對世尊說:「過去如來、將來諸佛,皆奉行一坐而食,懇請世尊為諸比丘制訂正確的飲食時間。」 

  世尊說:「如來早有此智,但因為先前沒有人觸犯,必須先要有人有罪,我才能制戒。」 

  世尊對諸比丘說:「

  我專一坐而食,你們亦當奉行一坐而食。今你們日中而食,不得超過午時。

  此外,你們亦應當學習乞食之法。什麼是乞食之法?比丘們!也就是隨順因緣而乞食,得到食物亦不喜,得不到亦不憂;假設得到食物時,應當保持正思惟而食,無有貪著之心,提醒自己食物不過是使這個身軀得以為維持,除去舊痛,更不造新,使氣力充足而已。

  就是這樣,比丘們!這就是乞食之法。

  什麼又是比丘一坐而食?也就是當起身後,就不應再吃。比丘們!這就是一坐而食。

  還有,你們也應當應得食而食之。得到食物以後,之後再送來的食物,都不應再吃。

  比丘亦當穿著三衣,應坐樹下,坐閑靜處,應露坐苦行,應著補納衣,應在墳塚間,應著弊惡之衣。

  我會這樣子教導你們,應當學習迦葉比丘一般少欲知足。迦葉比丘自行頭陀十一法,亦教人行此要法。所以我今教誡汝等,當如迦葉比丘,因為迦葉比丘著弊壞之衣,不著任何裝飾。

  以上,比丘!就是我的教誡,當念修習。如是,比丘!當作如是學習。」 

  而先前跟世尊討價還價的跋提波羅比丘,已經有三個月不敢去見世尊。

  阿難尊者來到跋提婆羅比丘的面前,對他說:「現在諸眾僧都在補納衣裳。再沒多久如來就要去人間遊行了,如果你還不把握機會,一定會後悔。」 

  於是,在阿難尊者的陪伴下,跋提婆羅比丘來到了世尊的面前,行過禮後,對佛說:「世尊!請接受我的懺悔,自今以後,絕不再犯如來所制訂的禁戒,請原諒我。」

  佛陀說:「我皆受你的悔過,以後不要再犯。我自回憶過去無數的生死,有時候作驢、騾、駱駝、象、馬、豬、羊,都是吃草來維生;有時在地獄中吃熱鐵丸;有時作餓鬼,畯嘗w血;有時作人類,吃五穀雜糧;有時當天神,享用自然的甘露。優波離,你應當明白,就像火遇到了乾材,一發不可收拾;又如大海水吞下來自四方的河流,永無止盡。凡夫也是一樣,貪吃是不可能知足的。」

  世尊便說了以下的偈語:

「生死不斷絕,皆由貪欲故;怨憎長其惡,愚者之所習。」

  世尊最後告誡說:「是故,跋提婆羅,當念少欲知足,不起貪想及勿興諸亂念。就是這樣,優波離!當作如是修行。」 

  跋提婆羅比丘聽聞如來的教誡以後,便走向在閑靜之處,深自剋責,修無上梵行,沒多久便自知:此生已是歷劫生死的最後一站,已成就最高的梵行,應該修行的功課都已完成,這一生結束後後不會再有來生了。他確實知道自己已經解脫了。

  這時,跋提婆羅比丘已經是一位阿羅漢了。

  世尊知道後,便告訴諸比丘:「我弟子中第一聲聞多飲食者,就是吉護比丘。」 

  諸比丘聽聞佛陀這麼說,都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原文/

(七) 聞如是: 一時,
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琱@坐而食,
身體輕便,氣力強盛;汝等比丘,亦當一食,
身體輕便,氣力強盛,得修梵行。」 爾時,
跋提婆羅白世尊言:「我不堪任而一食。所以然者,
氣力弱劣。」 佛告之曰:「若汝至檀越家,一分食之,
一分持還家。」 跋提婆羅白佛言:
「我亦不堪行此法。」 世尊告曰:「聽汝壞齋,通日而食。」
 跋提婆羅白佛言:「我亦不堪任施行此法。」
爾時,世尊默然不報。 爾時,迦留陀夷向暮日入,
著衣持缽,入城乞食。爾時極為闇冥。
時優陀夷漸漸至長者家,又彼長者婦懷妊,
聞沙門在外乞食,即自持飯出惠施之。
然優陀夷顏色極黑,又彼時天欲降雨,
處處抴電。爾時,長者婦出門見沙門顏色極黑,
即時驚怖乃呼:「是鬼。」自便稱喚:「咄哉!見鬼。」
即時傷胎,兒尋命終。是時,
迦留陀夷尋還精舍,愁憂不歡,坐自思惟,悔無所及。 爾時,
舍衛城中有如此之惡聲:
「沙門釋種子咒墮他子。」其中男女各相謂言:「今諸沙門!行無節度,
食不知時,如在家白衣,有何等異?」 爾時,
眾多比丘聞諸人民各論此理:
「沙門釋種子不知節度,行來無忌。」其中,
持戒比丘戒完具者,亦自怨責:「實非我等之宜,食無禁限,
行無時節,實是我等之非也。」
各共相將至佛所,頭面禮足,以此因緣,具白世尊。 爾時,
佛告一比丘:「汝往喚迦留陀夷使來。」 是時,
彼比丘受佛教已,即往喚優陀夷。
時優陀夷聞佛見呼,即來至世尊所,頭面禮足,
在一面坐。爾時,世尊問優陀夷曰:
「汝審昨日暮入城乞食,至長者家,
使長者婦胎墮乎?」 優陀夷白佛言:「唯然,世尊!」
 佛告優陀夷:「汝何故不別時節,
又復欲雨而入城乞食;此非汝宜,
然是族姓子出家學道而貪著於食。」 爾時,優陀夷即從坐起,
白世尊言:「自今之後,不敢復犯,
唯願世尊聽受懺悔。」 爾時,世尊告阿難曰:「速打揵稚,
集諸比丘在普會講堂。」 阿難受佛教已。
即集諸比丘集在講堂,前白佛言:「諸比丘已集,
世尊!宜知是時。」 爾時,世尊即往講堂,
在中央坐,告諸比丘:
「過去久遠諸佛世尊皆一坐而食,諸聲聞等亦一坐而食,
正使將來諸佛及弟子眾,亦當一坐而食。所以然者,
此是行道之要法,應當一坐而食。若能一坐而食,
身體輕便,心得開解;心已得解,得諸善根;
已得善根,便得三昧;已得三昧,如實而知之。
云何如實而知之?所謂苦諦如實而知之;
苦習諦如實而知之;苦盡諦如實而知之;
苦出要諦如實而知之。
汝等族姓子已出家學道,捨世八業,而不知時節,
如彼貪欲之人有何差別?梵志別有梵志之法,
外道別有外道之法。」 是時,優波離白世尊言:
「過去如來、將來諸佛,皆一坐而食,
唯願世尊當與諸比丘限時而食。」 世尊告曰:
「如來亦有此智,但未犯者,要眼前有罪,
乃當制限耳。」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專一坐而食,
汝等亦當一坐而食。今汝日中而食,
不得過時。汝等亦當學乞食之法。
云何比丘學乞食之法?於是,比丘!趣以支命,得亦不喜,
不得亦不憂;設得食時,思惟而食,
無有貪著之心,但欲使此身趣得存形,
除去舊痛,更不造新,使氣力充足。如是,比丘!
名為乞食。汝等比丘,應當一坐而食。
「云何比丘一坐而食?起則犯食,更不應食。如是,
比丘!名為一坐而食。
汝等比丘亦當應得食而食之。云何比丘得而食之?於是,比丘!
以得食已,
更復有為齊此于?以食更得者不應復食。如是,比丘!得食而食之。汝等比丘,
亦當應著三衣,應坐樹下,坐閑靜處,
應露坐苦行,應著補納衣,應在塚間,
應著弊惡之衣。所以然者,歎說少欲之人。
我今教汝等,當如迦葉比丘。所以然者,
迦葉比丘自行頭陀十一法,
亦復教人行此要法。我今教誡汝等,當如面王比丘。
所以然者,面王比丘著弊壞之衣,不著校飾。
是謂,比丘!我之教誡,當念修習。如是,比丘!
當作是學。」 爾時,
跋提波羅及經三月不至世尊所。爾時,阿難臨三月初,
至跋提婆羅比丘所,而告之曰:
「今諸眾僧皆補納衣裳。如是如來當人間遊行,今不往者,
後悔無益。」 是時,阿難將跋提婆羅至世尊所,
頭面禮足,並復白佛言:「唯然,世尊!
聽我懺悔,自今已後,更不犯之。如來制禁戒,
然我不受之,唯願垂恕。」如是再三。 是時,佛告曰:
「聽汝悔過,後莫復犯。所以然者,
我自念生死無數,或作驢、騾、駱駝、象、馬、豬、羊,
以草養此四大形;或在地獄中,以熱鐵丸噉之;
或作餓鬼,畯嘗w血;或作人形,食此五穀;
或作天形,食自然甘露。無數劫中,形命共競,
初無厭足。優波離當知,如火獲薪,
初無厭足,如大海水,吞流無足。
今凡夫之人亦復如是,貪食無厭足。」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生死不斷絕,  皆由貪欲故,
怨憎長其惡,  愚者之所習。
「是故,跋提婆羅,當念少欲知足,無起貪想,
興諸亂念。如是,優波離!當作是學。」 爾時,
跋提婆羅聞如來教誡已,在閑靜之處,
而自剋責,所以族姓子,出家學道者,
修無上梵行: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
更不復受有,如實而知。爾時,
跋提婆羅即成阿羅漢。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我弟子中第一聲聞多飲食者,所謂吉護比丘是也。」 爾時,
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