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  脫  之  樂   

 

    有人曾問我如果捨棄一切欲樂,出家修梵行,那人生還有何意義?其實這是凡夫俗子心中常見的一個疑問,環目四顧與古今中外,我們能否找到一個真正快樂與自在的人---不害怕、不恐懼、不擔憂、不緊張?有的,這種人就是阿羅漢、辟支佛,還有無上至尊---佛陀。因為這些人都已依循著八正道,徹底熄滅了貪愛、瞋恨、依戀、與無明, 擺脫了欲愛的束縛與桎梏,所以是宇宙中最快樂、最自在的人。

    什麼是解脫之樂,本篇有最好的解答。

 

選譯自北傳《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第三十卷

優婆塞喬正一譯於西元2009(佛曆2553年)/10/3

農曆八月十五中秋節八關齋戒日

 

有一次,佛陀在古印度彌那邑阿多樹林下禪修,許多來自釋迦貴族的年輕人,也跟隨佛陀出家學道。

 

當時釋迦皇族的摩男太子,對他的弟弟阿那律王子說:「現今已有許多貴族相偕出家修梵行,我們兄弟又豈能落後?可是,我若出家,國家大事的重擔將落在你的肩上,我實在於心不忍,所以還是由你出家,我來承擔責任吧!」

 

阿那律誤會他哥哥要他出家,然後可以獨自享有家中的財富,便說:「沒關係,還是哥哥出家,我來處理家事。」

 

釋摩男王子說:「你以為在家就可享受五欲之樂,不用吃那麼多苦。你以為出家修行很辛苦,所以不敢出家?好吧!我現在就把家中大大小小該盡的責任與義務,一一交代給你,你就用心的記住吧!」

 

於是,釋摩男王子便仔細的說明各種例行的工作,例如白天該做什麼,到了晚上又該做什麼,舉凡農田、商貨、驅役之法,皆悉一一詳細說明。

 

阿那律平時養尊處優,他聽後已經嚇到了,他覺得若經營家計必須如此操勞辛苦才能持家,那麼他連一天也受不了。

 

「我看還是哥哥留在家裡,我願出家修道。」阿那律說道。

 

釋摩男說:「過去每一位佛陀皆有立下戒律,凡是父母不允許者,不得出家。你自己去跟母親說明你的意願吧。」

 

阿那律立即跑去跟他媽媽說明出家的意願,他的母親聽後便勸說:「我只有你們兄弟兩個孩子,你們幾乎是我的全部,我生活的重心,我的世界,我這麼愛你們,又怎能捨得你離我而去?我們家這麼有錢,你一樣可以在家修布施,積功德,又何須出家?」

 

但是阿那律心意已決,便苦苦央請母親答應。

 

母親被纏得沒辦法,只好附帶條件答應:「好啦!好啦!真拿你沒辦法,如果跋提王也出家,那我就答應你。」

 

跋提王與阿那律、阿難、難提、提婆達多、婆婆金、鞞盧等七位王子從小一起長大,感情非常深厚,若有任何行動,他們發誓一定互相支持。

 

於是,阿那律便跑去找跋提王,對他說:「我現在有個卑微的心願,我希望你能答應我。我們曾經立過誓言,如有任何人需要幫助,一定要全力支持,若違背誓言者,頭顱破裂成七塊,所以你一定要答應幫助我!」

 

阿那律便將他母親所提的條件說出來,跋提王一聽即表示非常為難,說道:「你的願望我恐怕愛莫能助,因為我從小的心願就是登基當國王,如今好不容易得償所願,親族富貴,沒有內憂外患,如此一片太平,你教我如何捨得出家學道?」

 

阿那律說:「可是只有你出家,我的願望才能實現。如果我們貪著榮華富貴,我們的下場就只有永遠的沈淪,我希望你三思,不要違背我們先前立下的誓約。」

 

跋提王勉為其難的答應:「好吧,我答應你。可是,你要寬限我七年的時間,時間一到,我就跟你一起出家學道。」

 

阿那律不同意:「可是,誰也不能保證七年後佛陀還在不在人間,而且我自己也不一定能活到那個時候。」

 

跋提王便跟阿那律討價還價,從七年,減到六年、五年、四年、…..甚至是一年,又從一年減至七月,甚至是一月,最後從七天減到一天。

 

跋提王坳不過阿那律,只好答應一起出家。

 

跋提王提議找其他五位王子一起同行,阿那律便立刻通知其他五位好友,其他五位王子也欣然同意。

 

他們七個王子一大早便聲勢浩大的整裝出遊,有眾軍護衛,路旁有眾人觀禮。

 

接著,他們私下找剃髮師優波離為他們把頭髮剃光,並捨棄所有的隨從,又將寶衣送給優波離。

 

優波離非常的惶恐,他自忖釋迦族人有非常的種族優越感,若得知他為七位王子剃髮,一定會遷怒他,把他殺掉。他又想到七位王子都尚且勇於捨棄榮華富貴,自己又何須留戀世俗?於是,他打定主意,把自己的頭髮剃光,捨棄王子們送給他的財物,將寶衣掛在樹上,追趕上七位王子,並表示一起出家的意願。

 

七位王子答應優波離一起同行,他們八個人一起來到佛前,對佛陀頂禮後,對佛說:「世尊,我等今欲出家淨修梵行,而優波離是我等僕人,願佛先為他與受具足戒,然後再度我們,如此可令我等因此人而破除驕傲、憍慢、及優越感。」

 

佛陀接納這八個人加入僧團,並依言先度優波離,後度七位王子。

 

這時,佛陀心想迦維羅衛城離此地不遠,如果所有釋迦族人一旦知道有七位王子一同出家,必將引起震撼,恐怕會招來阻礙。

 

佛陀便將八人帶到跋提羅城,在該城的網林樹下為他們解說妙法。佛陀教導他們要仔細的觀察眼無常,色無常,眼識、眼觸、眼觸因緣生受皆無常,…..乃至意無常,法無常,意識、意觸、意觸因緣生受無常。

 

佛陀說:「比丘們,你們都應作如是觀,生厭離心,得解脫智,如此必能所作已辦,梵行已立,不受後身。」

 

佛陀說完後,有六人斷盡煩惱,得阿羅漢,阿難因必須侍奉佛陀,所以僅得初果,未盡諸漏。而唯獨提婆達多一人,空無所獲。

 

跋提王既得羅漢以後,內心清淨,無所恐懼。有一天,他在樹下獨自靜坐經行時,竟忍不住說道:「太快樂了!真是太快樂了!」

 

有其他比丘聽到跋提尊者喃喃自語的說快樂,還誤以為是跋提尊者在懷念出家以前所享受的世俗之樂,不樂梵行,便立即跟佛陀報告。

 

佛陀便對這位比丘說:「你去叫跋提尊者來。」

 

比丘便對跋提尊者說:「尊者,大師在叫你。」

 

跋提一聽是佛在喚他,立即趕到佛前,向佛頂禮後,便退在一旁。

 

佛陀問跋提:「你是不是自言自語的說快樂?」

 

跋提尊者答言:「是的,世尊。」

 

佛陀又問跋提:「那是什麼事讓你這麼快樂呢?你不妨說出來與大家分享。」

 

跋提尊者說:「我以前還是貴為王子的時候,住在極華麗的皇宮裡,有七行象、七行馬、七行車、七行步兵、及四種軍隊重重圍繞,保護著我的安全,雖然如此,但我內心並未真正得著平安與快樂,我總是擔心有刺客會暗殺我,只有一聽到風吹草動,便心驚毛豎。但如今,我獨自一人在樹下靜修,已徹底捨棄一切榮華富貴,坦坦蕩蕩,無憂無慮,因此我才會忍不住說快樂。」

 

佛陀聽後便對所有的比丘說,跋提尊者既已得羅漢,不可能不樂梵行,如果說他還會懷念以前的五欲之樂,這是絕不可能的事。

 

這時,世尊因跋提而說出以下的偈言:
 快哉阿羅漢  無復恩愛縛
 已破欲恚癡  無復諸結網
 既到於泥洹  無有穢濁心
 不染著於世  解脫無諸漏
 了達於五陰  遊於七法林
 大龍所行處  已伏諸恐怖
 成就十種分  龍德三昧禪
 一切有漏盡  世間之第一
 不動無所畏  不復受後身
 已息寂滅處  永無苦樂報
 住於無學智  此身最後邊
 梵行堅固立  無諸不可信
 天上天下中  無復諸欲樂
 此名師子吼  無能勝佛者

 

 

選譯自北傳《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第三十卷

佛在彌那邑阿[/]林下。爾時貴族諸釋種子。
多於佛所出家學道。時釋摩男。
語阿那律言。今諸貴族並皆出家修於梵行。
我等兄弟如何獨不。我若出家汝知家事。
汝若捨家我當斷理。阿那律言。願兄出家我知家事。
釋摩男言。汝先由我在家受樂不知艱難。
然出家行道亦復辛苦。汝今住家。
吾當語汝營家之法。便種種語之。晝應爾夜應爾。
田商貨殖驅役之法。悉以語之。阿那律言。
若營家如此乃得成立。我乃不能一日為之。
願兄住家我當修道。釋摩男言。諸佛世尊。
父母不聽不得為道。汝今自可啟白於母。
阿那律即便往啟。我欲於佛法出家學道。母言。
我唯有汝兄弟二人。愛念情重如何生離。
汝家大富快修功德。何須出家奪吾此意。苦請至三。
母乃答言。若跋提王出家者我亦聽汝。時跋提王。
與阿那律阿難難提調達婆婆金鞞盧等甚相愛重。若有所為誓不相違。
於是阿那律。往白跋提王言。今有微願。
願必見從王言。吾等本要誓不相違。若相違者頭破七分。
但令卿願必可從耳。阿那律即以母言白王。
王言。如卿此願我未能從。所以者何。
我願作王今日始果。親族富貴無有外憂。
何能捨此出家學道。阿那律言。若王出家吾願乃果。
貪著寵榮吾則永淪。願王三思不違先誓。王言。
當從汝願。寬我七年。然後共汝出家學道。
阿那律言。卻後七年佛不必在。
又我危脆性命難保。王今云何以此為期。王復言。
七年若遠六年可乎。答亦如上五四三二至于一年。
七月至于一月。七日至于一日。皆亦如是。
王言。我等長者如何便得率爾而去。
當設方便嚴駕出遊因此微行乃可得耳。
汝今便可語阿難陀等令知此意。阿那律即宣語五人。
五人欣然莫逆於心。即便竟夜嚴四種兵。
極世儀飾晨朝出遊。盡遊觀已。
密將剃頭人優波離。捨諸儐從至隱僻處。寶衣與之。
令其剃髮變服而去。去未久優波離作是念。
諸釋豪強。若知剃諸人髮。必當殺我。
如此貴族尚能捨家。
我今何為不捨剃具及諸寶衣隨彼而去。即自剃頭。以諸寶衣掛著樹上。
作是念須者取之。於是疾行須臾相及。語七人言。
我今亦欲相隨出家。七人即受。
同詣佛所頭面禮足。白言。世尊。我等今欲出家淨修梵行。
而優波離是我等僕。願佛先與受具足戒。
然後度我。當令我等及諸釋種於彼人所破大憍慢。
佛即先度七人後度。爾時世尊作是念。
迦維羅衛去此不遠。諸釋知者或有留難。
便將八人詣跋提羅城。住網林樹下為說妙法。
眼無常色無常眼識眼觸眼觸因緣生受無常乃至意無常法無常意識意觸意觸因緣生受無常。汝聖弟子。應作是觀生厭離心得解脫智。
所作已辦梵行已立不受後身。說是法時。
六人漏盡得阿羅漢。阿難侍佛不盡諸漏。
調達一人空無所獲。跋提王既得羅漢心淨無畏。
若在樹下露坐經行。輒自慶言。快哉快哉。
有異比丘。聞此聲已作是念。
跋提比丘必憶世樂不樂梵行。即往白佛。
我向於彼聞跋提言快哉快哉。必憶為王時樂不樂梵行。
佛告比丘。汝可呼來。便往語言。大師呼汝。
跋提即到佛所。頭面禮足卻住一面。佛問跋提。
汝實言快哉不。答言。實爾世尊。又問跋提。
汝見何義而言快哉。跋提白言。我昔在家。
住於七重城塹之堙C
七行象七行馬七行車七行步四兵圍繞。忽聞異聲心驚毛豎。
今在樹下空露之地坦然無憂。是故稱快。佛告比丘。
跋提已得羅漢。不樂梵行無有是處。
爾時世尊。因跋提而說偈言。
 快哉阿羅漢  無復恩愛縛
 已破欲恚癡  無復諸結網
 既到於泥洹  無有穢濁心
 不染著於世  解脫無諸漏
 了達於五陰  遊於七法林
 大龍所行處  已伏諸恐怖
 成就十種分  龍德三昧禪
 一切有漏盡  世間之第一
 不動無所畏  不復受後身
 已息寂滅處  永無苦樂報
 住於無學智  此身最後邊
 梵行堅固立  無諸不可信
 天上天下中  無復諸欲樂
 此名師子吼  無能勝佛者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