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救人

    所謂偷盜,應該要同時具備主觀及客觀兩方面要件,在客觀方面必須是破壞他人對物之所有權,主觀上要有不法所有之意圖。但如本經之例,畢陵伽婆蹉尊者以神通救回被綁架的小孩,並不犯偷盜戒。因為綁匪對他人的小孩並無所有權,亦無監護管理權,所以尊者從綁匪手上以神通救出小孩並無破壞他人對受監護人之監護權;且尊者主觀上內心的意思是欲救人,亦無不法所有之意圖,所以以神通救人並不犯偷盜戒。

又比丘戒律中的「過人法」,原則上是規範有神通的比丘或比丘尼,欲以神通來炫惑世人,博取名利及供養,一如提婆達多蠱惑阿闍世王。但若是以神通來救人,則屬例外,並不犯戒,一如本文中的畢陵伽婆蹉尊者以神通救出被綁架的小孩。

佛陀並不鼓勵比丘以神通救人,通常經文中出現佛陀或大長老以神通助人避難的例子,也是這名眾生本身即具遇難呈祥的善業與福報。換言之,就算佛及大長老不以神通出手救人,有福的眾生也自有善業可自我庇蔭,可趨吉避凶。

選譯自北傳《四分律》

優婆塞喬正一譯於西元2009/4/26

  

在古印度,有一戶在家人,平時對畢陵伽婆蹉尊者非常的恭敬。這一戶在家人有一對小孩,非常的可愛聰明,因父母親與尊者互動頻繁,所小孩對尊者並不怕生,每一次尊者到這戶在家人的家中造訪時,兩個小孩總是會抱住尊者的腳嬉戲玩耍。

但好景不長,恐怖的事情降臨在這家人家中,某一天這一對小被綁匪綁架了。當日,尊者持缽到這戶在家人家中化緣乞食時,見小孩的父母親心焦如焚,哭訴著說小孩被偷走了,並哭說如果小孩尚在,若看見尊者,一定會抱住尊者的腳嬉戲。

尊者安慰小孩的父母,要他們到屋內再找找看,但父母親仍是找不到。

尊者回到寺內,立即入禪定中幫忙協尋小孩的下落。尊者以天眼神通發現小孩被綁匪帶到印度琲e的船上,立即以神通頓時從寺內消失,同時間出現在綁匪的船上。

小孩一看見尊者現身,非常的開心,很天真的又抱住尊者的雙腳,尊者便立即以神足通連同小孩消失在船上,同一時間又出現在小孩的房間。

尊者先獨自走到客廳與小孩的父母親見面,小孩的父母仍哭泣不已。尊者安慰小孩的父母親,並要他們再到小孩的房間找找看。

小孩的父母哭說不可能找得到,尊者勸說這一次也許會有奇蹟出現。小孩的父母便依言入房內尋覓,沒想到果真看見兩個天真可愛的小孩在房內玩耍。

小孩的父母親很明白是尊者以神通從綁匪的手中救出小孩,非常的感恩。

這件傳奇的事情被其他的比丘知悉,但其中有少欲、知足、行頭陀、樂學戒、知慚愧的比丘似乎並不太認同畢陵伽婆蹉尊者的作為,他們質問畢陵伽婆蹉:「小孩既然被綁匪偷去,你怎麼又以神通將小孩給奪回來?你這麼做會不會有戒律上的問題?」

    畢陵伽婆蹉尊者被這麼一問,自己心中也產生疑問,便來到佛前將心中的疑問據實秉告,佛陀當然早已知悉這一切的經過,便明知故問:「你當時以神通從綁匪手中救出小孩時,是以何種心態為之?」

    畢陵伽婆蹉回答:「我當然是以慈悲救人之心為之。」

    佛陀說:「既然如此,你並無偷盜之意圖,所以你並不犯戒,但以後這類的事情還是盡量避免。」

 

過人法(二)

爾時畢陵伽婆蹉有檀越。
檀越有二小兒。黠了不畏人。畢陵伽婆蹉至家時。
小兒便抱腳婉轉戲。後異時。此二小兒為賊偷去。
時畢陵伽婆蹉。晨朝著衣持缽。
至檀越家敷座而坐。小兒父母向涕泣流淚言。
小兒為賊偷去。若今在者。當來捉大德腳戲。
即答言。可於屋內處處求覓。彼父母求覓不得。
時畢陵伽婆蹉還。至寺內入房中。
思惟入定念在於身。以清淨過人天眼見小兒。
賊偷在琱穭五撞謢茈h。
見已譬如人屈申臂頃。從寺內沒至琱蘢斢謅丰腄C
時小兒見即歡喜來抱腳。
婆蹉即以神足合小兒持來著閣上房中。至檀越所數座而坐。
時父母涕泣而言。若我兒在者。
今當抱大德腳戲。答言。可於閣上房中覓。
彼言已求覓不得。畢陵伽婆蹉言但更覓。
彼即更於閣上房中覓得。時兒父母大歡喜言。
我兒為賊所偷。而今畢陵伽婆蹉為我將來。
時諸比丘聞。
中有少欲知足行頭陀樂學戒知慚愧者。嫌責畢陵伽婆蹉言。云何賊偷他兒去。
而奪來耶。畢陵伽婆蹉聞已疑。
往佛所頭面禮足。卻坐一面。以此因緣具白世尊。
世尊知而故問。汝以何心取。答言慈心取。
無有盜意。佛言無犯。而不應作如是事。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