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  通

 

 

 

 

   

   一般傳聞的五大神通,可分為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等五種。

    所謂天眼通,意指非但能透視一切,甚且能目視三千大千世界如掌中的小芒果,一如阿那律尊者般;

    所謂天耳通,意指能耳聞無遠弗屆之音;

    所謂他心通,意指能知曉眾生起心動念的善惡;

    所謂宿命通,意指能知眾生過去前生宿命因緣,譬如前生出生何處,姓氏為何,是男 是女,是富是貧等等;

    所謂神足通,意指能以「肉身」(非外道所謂的出陽神或意生身)如彈指頃瞬間飛移至其他空間,如梵天宮或地獄。甚至能展現上身出煙焰,下身流水光等神蹟。

    以上五種神通,基本上,一些外道修行者亦能透過神秘經驗開發,甚至天、龍、鬼、神等非人也具有若干通力,差別只在於程度上的不同。譬如四天王天的神通就不如三十三天眾,其他欲界天眾不如第六欲天他化自在天眾,欲界所有天眾皆不如梵天眾。又譬如一般外道離欲仙不如比丘,一般比丘不如阿羅漢,阿羅漢不如辟支佛,辟支佛不如佛。至於第六種漏盡通,係指善能斷盡一切煩惱之通力,惟阿羅漢、辟支佛、及佛等聖者俱足。

    佛陀身處的時空背景,是一個充滿多神教義的古印度,那裡充斥著許多頗具神通的外道修士。佛陀很明白若以神通來宣揚佛法,不但不能達到教化眾生的目的,反易招致驚世駭俗及毀謗的後患,對佛法來說,不但不是彰顯及榮耀,反而是一種貶抑。尤其當沒有信心的在家人或外道因此口出不敬時,將令其墮入惡道或招致其他惡報,是一種不善。

    但我們從許多經文裡又可以看到佛陀或大長老以神通教化眾生,或幫助眾生度過危難的例子。這種情形只能說,神通的運用必須輔以智慧為後盾。佛陀或大長老若以神通教化某眾生,一定是事先觀察到這名眾生的宿世善根業已成熟,而且必須施展神通,方能收教化之功,在這種特殊的情形下,他們才會施展神通。

    至於,以神通助人避難的例子,也是這名眾生本身即具遇難呈祥的善業與福報,換言之,就算佛及大長老不以神通救人,該名有福的眾生也自有其善業足以自我庇蔭,可趨吉避凶。

    反之,若比丘或比丘尼不具佛陀的「十力」,在運用神通時便極可能造成失誤。這種情形可分為兩種層次來看:一是比丘或比丘尼以神通真的看到某些訊息(He did see things,),但卻不一定能正確的判斷或解讀所看到的訊息(but could not judge or tell accurately what he’s seen.)。尤其一旦發生誤判的情形,極易影響在家人的信心,甚至招惹外道的毀謗與譏嫌。

    因此,佛陀一再強調他從不會教比丘們在婆羅門、貴族、或居士的面前展現神通,他祇教導他們應當在幽靜的地方靜默,思惟解脫之道。自己在修行上若有任何特殊的成就或功德,應當要保持低調,要隱藏;若在身、口、意等言行方面有任何的過失或錯誤,就要勇於發露、懺悔、認錯。(見北傳長阿含堅固經)

    善哉斯言,比丘若欲教化眾生,自應以其清淨嚴謹的戒德,甚深的禪定,及卓越過人的解脫智慧來助人,方符佛陀「自護護他」的精神,也自能贏得有正見、有信心的天神及在家人的尊敬。或許唯有如此,才是真正對佛陀、佛法、及僧伽的供養、榮耀、及彰顯。

    現代很多自以為是的學者,因囿於世間思維,總是避講神通,以免遭外界譏評為迷信。事實上,佛陀是「不尚」神通,但與不講神通是有很大的差別。「尚」是「崇尚」之意,不尚是不推崇神通,因神通無解於苦的止息,但是承認有神通。

     據佛教典籍記載,均無任何一位聖者是靠唸咒來發顯神通,他們皆是因持戒清淨,息心靜慮,迨第四禪定捨心成就時成辦。惟神通雖不可思議,卻不敵業力。是以神通仍有其侷限性,當宿世惡業一旦成熟,若欲以神通扭轉乾坤,無異螳臂擋車 ,一如佛遭落石傷足;又如目犍連尊者死於盜匪亂棍之下。

    本單元絕非大談怪力亂神或鼓吹迷信,僅就典籍裡的記載作概略的介紹,揭開其神秘面紗,俾法友們一覽現今難得一見的神蹟。

回首頁

神通的有限性(1)  佛陀對神通的看法  天眼通與天耳通
神通的有限性(2) 神通救人(一) 賓頭盧尊者的神通
神通的有限性(3) 神通救人(二) 降龍第一
天  魔 養  鬼 過人法
四神足 邪  見 不得妄顯神通
神足通(肉身升天) 點石成金 神通不敵死亡
神通的原理-地水火風 ◎呼風喚雨 ◎佛陀的神通
◎四神足的功效-壽命超過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