ācariya:阿姜,是指「老師」、「師父」、「大師」、「善知識」;也是對一位高僧的尊稱。若開頭是以大寫的方式表達時,「阿姜」一詞就是弟子們對老師表示尊敬的一種頭銜,如同稱呼阿姜曼及阿姜紹一般。

akāliko:超越時間的非因緣法,不受時間與季節等條件因緣所拘束;超越了時間與空間的侷限。Akāliko一詞是一種對「法」的傳統描述。

Anāgāmī:不還(阿那含果;三果)。一個已證三果的人,已斷除了心中的五下分結,不會再投生到欲界;三果聖者死後便投生在一個稱之為清淨之境的世界裡(色界最高的五重天界 —— 五不還天),最後在彼天界裡般無餘涅槃,且永遠不會再回到這個塵世。註此字為梵文以下出現之正體拼音字表示梵文或英文。

anattā:無我。諸法無我,也就是一切現象中都找不到一個可以稱之為「我」的真諦。這個意思是說在我們身心五蘊的「名」、「色」法裡裡外外或中間都找不到一個「我」的實體,沒有「小我」或「大我」,也不可能在「心」內或任何地方找得到「我」這個實體。因此,一個永恆不變的「我」不過是由愚痴和顛倒妄想所產生的一種虛幻主體人格 —— 本質上是瞬息萬變、不確定(非穩定)、且被「苦」所束縛與桎梏。

anicca:無常。諸法無常,也就是指眾生所生存的領域中的一切現象,其本質都是不穩定、暫時、非永恆、瞬息萬變。換言之,一切生滅之法,都會改變,並且轉變成其他的型態,使大家的內心無法安樂,且必然產生痛苦。

appanā:安止定(色界定或無色界定)。在安止定中,「心」會完全凝神收攝而入定。「身」與「心」的感覺在那一刻會全然地從意識中消失,只獨留「心」本身基本的「覺知」。清晰、明亮、廣大無邊,而「心」就只是單純地「覺知」。沒有所緣(對象),也沒有二元對立相對性,就只是「覺知」。之前分離對立的感覺被全然統一的心境(一境性)與一種純然和諧安詳寧靜的感覺所取代,這種境界實在太奇妙了,無法以世間的言語形容。這就是禪定的高級階段。

Arahant:阿羅漢。一個「完全證悟」或「完全清淨」的人。一個追尋世尊並踏上通往解脫之道的人,已徹底清除心中一切的煩惱與垢染;一切的愚痴與顛倒妄想都徹底被清除,並且未來絕不會在心中再出現。完全斷除了過去使他一再生死輪迴的束縛,他絕不會再有來生。因此,阿羅漢是已證得涅槃的人;雖然,在阿羅漢死前,他的身心五蘊組合成分都仍完好如初,但他的「心」 ── 卻完全沒有任何的垢染 ── 絕對清淨。當阿羅漢死亡時,其「身」(色)與「心」(名)(mind)都分崩離析,獨留非因緣組合所成、全然清淨的解脫「心」 ── 完全無法以世間的言語描述。

avijjā:無明。無明是有關自我真實的顛倒妄想的核心要素,並因而使眾生在生死輪迴中受到束縛的基本因緣。無明完全存在於「心」內,自亙古以來,無明是「心」中意識的一種不可或缺的成分 ── 無始,它篡奪了心的「覺知性」,並藉此製造出「能覺知的人」與「被覺知」的錯誤二元對立性來扭曲單純「覺知」的真正性質,從個人的觀點進而產生對與錯、善與惡、天堂與地獄、以及建構出生死輪迴世界的純大苦聚。因此,無明是「生」與「存有」的種子,也是一切存在的核心。它也是其他一切心理雜染(煩惱心結)之源。只要遠離了黑暗與險惡,它就是「明」,是受到眾生最高禮敬的一切精神與心靈美德的象徵。而這就是它的誘人之處,也是眾生無法實際看清它真相的原因 —— 掌控生死的大魔王。當觀智最後穿透其核心並揭露其根本的虛妄時,無明便迅速消散,首先出現的是美德與幸福的極致,心的真正永恆庇護所,呈現出清淨、無暇的心,真正無上的至福 —— 涅槃。

bhikkhu:比丘,佛教的僧侶。專指出家、非家的佛教男性僧伽。在今天的上座部佛教國家,比丘構成了佛教社區的核心,完全捨棄食物及其他必需品的資助而活,他們的出家生活是建立在清貧、獨身離欲梵行、戒德、以及禪修的原則上。

bhumma deva:地居天神。一種住在人類世界之上的欲界特殊非人。像一般人熟知的樹神、土地神(類似台灣民間信仰的土地公),因為祂們與人間很接近,這些非人通常都「住在」大樹最高的葉子,常常是一群或一整家人住在一棵樹中。這種領域的有情因過去前生某種特定的功德善行、同時又參雜對人間強烈執著的雜染業而生。在阿姜曼雲遊行腳的生涯中,似乎來參訪他的大多是地居天神,因為偏僻荒涼的曠野區一直都是祂們樂於居住的地方。

bodhi:菩提。覺醒、證悟、滅苦的解脫智慧。菩提等同於圓滿洞悉四聖諦的內明、涅槃的證悟、諸苦的止息(苦邊盡)。

brahma:梵天神。指住在細微物質色界的前三層天界的天神,據說能在這些高級天界重生的天神都一定有某種程度的禪定經驗。因此,梵天神都是由清淨的光明構成其精緻飄逸的身體,並體驗非常精緻的精神禪悅。而當送他們去梵天的善業最後耗盡消失時,這些梵天界的眾生會死去並投生到他方世界,依他們殘餘的業力出生在相應的趣處。

Buddhasāsana:佛法。世尊的教法,推而廣之,泛指佛教。

buddho:無上菩提,是佛陀的一種傳統稱號,buddho也是一種在心中反覆默唸的禪修前行準備業處;而它也代表佛的特質。修行時,可以以最簡單的方式,在心中專心重複默念「buddho」,在禪修時持續不斷想著「buddho」這個字;且應排除一切萬緣,只單純覺知每一次重複的「buddhobuddhobuddho」。一旦它變成了連續,這種簡單的默念覆誦便能在心中產生祥和與平靜的結果。

citta:「心」。「citta」是心的根本覺知性,是一切有知覺的眾生(有情)的知覺根本特性。當與「色身」連在一起講的時候,「citta」可被稱之為「mind」或「heart」;當它被無明的惡勢力所染著腐化時,其傾向便「向外」呈現出「受」、「想」、「行」、「識」的樣貌,使「心」陷入自欺的羅網中,關於它真正的本質卻受到了欺矇。而「心」的真正本質其實就只是「覺知」,沒有主體、沒有客體對象、也沒有二元對立;就只是單純的「覺知」而已。「心」不生不滅,沒有出生也沒有死亡。一般來說,「心」的「覺知性」沒有時間限制、沒有界限、光芒萬丈,但其真正的本質卻被無明煩惱所掩(障)蓋。「覺知性」透過根本無明的惡勢力去看待外在的世界,於是乎「覺知的人」的焦點因而被創造出來。這個虛妄中心的成立創造出了一個就其觀點意識的「我」(自我、真我、本體),衍生察覺出有「覺知的人」與「覺知」的二元對立(相對性)。從此,「心」便受到生、老、病、死等糾纏;也因此,與純大苦聚牽扯在一起。在本書中,「心」經常被稱作「heart」;兩者是同義詞。「heart」(心、名法)形成身(色)的核心,它就是身體內的中心、主體、主要精神,基本的基礎。從「心」而生的諸緣,如「想」,就是從那堬ㄔ穸X來的。善與惡、苦與樂,都在心中聚在一起。而禪定的修持則提供了「心」的重要性的確認,當「心」將向外奔流攀緣的傾向(散亂、心猿意馬)轉而向內匯聚在一點上,禪定的平靜與定境便隨之而生。從禪修者的角度來看,這種體驗都集中在胸部的中間,其中的靜止、光明、與體認的經歷,似乎都是從心臟的區域部位顯著地產生。而「心」的「覺知性」就在這裡會變得明顯,因此,意識的真正位置就在心中;而那就是「明」(智),也因此,不要把「心」想成是大腦或在頭部裡。有一種強勢的主流見解認為心意識是來自人類大腦中複雜的交互作用;而當腦死時,心意識也就跟著停止。這種唯物機械的觀點完全是錯誤的邪見。雖然有證據可以證明腦的某些特定部分(區域)掌管特定的心理功能,但這並不代表就是大腦產生心意識。實際上,大腦是一個複雜的運作處理器官,它接收並處理外來的資料,並刺激有關「受」、「想」、「行」、「識」的資訊;但,它並不產生這些功能,也不產生心意識。以上,就是「心」的全部範疇。

deva:天神、天人。文義字面上是指「光明清淨的人」,一種享受天界五欲妙樂的眾生,其住處位於人類的正上方。天神的身體完全是由輕如空氣般細微飄逸的光等元素所組成。(註:據《正法念處經》記載:天神一樣有五蘊,其身體的構造與我們人類不同;我們人類的身體是以粗重的「地大」為主,而天神的身體則以輕盈飄逸的「風大」為主。因此祂們來無影去無蹤,神出鬼沒,瞬間移動,來去自如。天神存在於超自然的領域中,這種超自然領域已超出我們一般感官所能觸及的範疇。這些眾生通常與諸如:光明璀璨、可瞬間移動(神出鬼沒、來去自如)、美麗俊俏、善良、以及光輝等特質有關。而阿姜曼提過的高階或低階天神分別是梵天神與欲界天神。還有更低階的是地居天神,祂們與人間很接近,互動也頻繁;祂們則是住在介於人間與空居天之間的超自然領域中。)

devarāja:諸神之王。這裡是指帝釋,是佛陀的優秀弟子,統領忉利天的佛教大護法神。

Dhamma:「法」。無上正真之道;真諦的基本原則;滅苦的精神特質;佛陀的教法。首先,其內及本身就是完美和諧的典型特質,超然獨立於一切的現象(諸法),卻滲透在有覺知的眾生的方方面面。「法」是構成萬物根本基礎的正確自然秩序,雖然它不依賴、也不以任何形式的存在為其因緣條件。最終,「法」就是那些超然獨立特質的總和,例如:客觀公正、慈愛與智慧、引領「心」與最高真諦完美和諧相處的心靈圓滿等。進一步延伸,「法」也包含佛教教義精神的基本原則,包括該如何修行才能使自己與萬物正確的自然秩序協調的行為模式。

dhammā:經驗的基本元素;某種內在的本質;心理現象。

dhātu:欲界、色界和無色界,三者形成整個有情存在的宇宙。

dhutanga:頭陀支。頭陀支是佛教僧侶出於自願修行的法門,由十三種特殊的禁欲修行方法所組成。每一支的目的都是用來抵禦消彌心中的雜染(煩惱),分別是:

1、著弊衲衣;又作糞掃衣,穿着用廢棄的舊衣布料製成的衣服。

2、但三衣;除了三衣之外不需要其他多餘的衣物。

3、常行乞食;風雨無阻,每日乞食成為習慣,於所得之食不生好惡念頭想。

4、次第乞食;乞食不分貧富之家,沿門托缽。

5、受一食法;一日只吃一餐。

6、一缽食;有「節量食」的意思,指不過食,即缽中只受適當的飯菜而食。

7、時後不食;過中午之後不得飲漿。

8、阿練若住;居住在森林裡,儘量離開塵世而住在較安靜的場所。

9、樹下止;在樹下修習佛法。

10、在露地坐;擇空曠露天之地打坐。

11、塚間住;居住於墓地之間。

12、隨處住;不選擇居住的地方,隨自己遊行所至而住。

13、常坐不臥;長時間坐禪,不躺下睡覺。

dukkha:苦,不滿足,一切令人不滿意的現象。苦是一切眾生內心本質根本不滿足的因緣。本質上,它可以說是不滿意的基本感覺,甚至最後會破壞最愉快的經驗。因為現實世界中的一切(諸法)都會改變而不可靠,也因此一切生死輪迴中的眾生都具有苦的特性。

garuḍa:大鵬金翅鳥。半鳥半人,是一種非常特殊的非人。大鵬金翅鳥是各種蛇類、特別是龍神的天敵。

kamma:業,或業力。人出於故意的「身」、「口」、「意」等行為而導致出生及「未來有」。這些行為都帶有特定的道德色彩 —— 善、惡、不善不惡 —— 在意識的連續進行中留下了能產生未來相應結果(果報)的一種潛能。佛教認為一切未解脫的眾生都注定要出生、生存、死亡、並在各種不同的世界與環境中一再地再生,眾生都被他們自身的業力性質所驅動然後各自感招果報,循環不止。

kammaṭṭhāna:就字面的意思來講,是「念住業處」的意思。指一個佛教比丘應修行的「所緣」:也就是,修持有助於連根拔除心中貪、瞋、癡的特定業處。在出家的過程中,為了修「念身」(身念處)而打好基礎,一個新比丘會被教導五種基本的業處,分別是:頭髮、身體的毛、指甲、牙齒、皮膚。推而廣之,kammaṭṭhāna還包括四十種佛教正統的禪修業處,這些最常被用來辨識由阿姜曼與阿姜紹所創立的特別泰國森林傳統與傳承。

khandha:字面上的意思是「蘊」,即所謂「積聚」的意思。以複數來說,指的是身心五蘊(色、受、想、行、識),以及一般的感官經驗(色、聲、香、味、觸)。也有稱作「蘊取」(對積聚的執著與抓取)。因為對於個人的生存來說,它們是一種渴望的對象;但事實上,它們就只是不斷生滅且沒有永恆不變的「我」的一種緣起緣滅單純自然現象而已。

kilesa:無明、煩惱、心結、垢染。kilesa是一切眾生心中負面的心理與情緒的惡勢力。這種垢染會以三種型態呈現:貪、瞋、癡,染污人們的身口意,讓人腐化沉淪,並不斷地生死輪迴。它們呈現的態樣可以說是千奇百怪、五花八門。它們包括:激情、嫉妒、羨慕、自負、虛榮、自豪、吝嗇、傲慢、憤怒、怨恨等;加上各種更細膩的變化,不斷製造出負面及有害的心態,都是使眾人受苦的緣由。這些由各種不同無明所驅動的負面心態彼此相互作用及混雜後,便創造出使人不斷受苦的行為模式。

magga, phala, and Nibbāna:「道」、「果」、「涅槃」。這些專有名詞常被阿姜曼所採用,指的是佛教徒修行之道的超越性(滅苦)及其主要目標,一階又一階,經由心靈解脫的連續層級,直到最終的涅槃絕對解脫。

mahāsati and mahāpaññā:無上正念與無上觀智(正智)。正念是指一個人很敏銳熱切地去注意其心意識內所生起的一切的念住力;而觀智則是指當正念意識到心中生起的一切現象時,去探索、審查、並分析其性質的內明直觀力。而無上的正念與無上的觀智則是指已發展到具有高度警覺性、快速、敏捷;並與敏銳的判斷推理結合的兩種高級層次。當兩者沒有片刻停歇並一起運作時,它們能自動追蹤並看透一切生滅現象的真實性。兩者能觀照出愈來愈細膩、微小的垢染,在解脫道的最高階段它們是唯一的心智功能;它們的發展是達到這種修行層次及終極目標 —— 涅槃所不可或缺的必要先決條件。

nāga:龍神。泛指各種蛇類的一種非常特殊的非人。龍神包括一般的蛇神、水神、土地神(類似台灣的土地公)、與地精。嚴格來說,祂們象徵著大雨、活水等生生不息的潛能。龍神主要是扮演守護神與福神等一類的非人。相傳,祂們神通廣大,變化萬千,能隨意改變自己的形貌。在古老的經典中,記載了許多能幻化成人形的龍神的傳奇故事。龍神也被視為佛陀及佛弟子的護法神,受到佛教徒很大的尊敬。

nāma:「名」、「名法」,即精神心理現象。即五蘊中的「受」、「想」、「行」、「識」等四蘊。

Nibbāna:「涅槃」。就其字面的意思是指:「熄滅」、「止息」,可好比已熄滅的燈火或火焰。也就是說,貪欲、瞋恚、愚痴等三毒之火因缺乏燃料而在心中徹底熄滅。這種火的熄滅使得「心」從生死輪迴的束縛與承受的痛苦中獲得解脫。涅槃是絕對徹底的解脫自在,是至福極樂。也因此,它是佛教修行的終極目標。據說涅槃是「不生不滅」,也非因緣所成,卻從一切世間法的軌跡中完全脫離;「是什麼」或「不是什麼」都無法去貼切描述「涅槃」,因為它已完全超出世間語言的範疇。

nimitta:禪相。一種心靈的畫面或景象。禪定的禪相在禪修的過程期間會自動產生,當然它也可能以超感知覺、形象化、現實的象徵性景象、或有預示性的夢境等方式來呈現。

Pāli:巴利語。梵語的另一種古老版本。巴利語是早期佛教的語言,也是上座部原始佛教經典中所採用的文字。

paññā:觀智(正智),直觀洞察的內明智慧。指運用因果的法則去主動並敏銳地探索、觀照和分析「身」與「心」的生起和熄滅,以便能如實觀照出它們的實相 —— 無常、不穩、受苦所束縛、其中找不到一個可稱之為「自我」(真我)的實體存在。在佛教中,觀智不只是簡單地辨識而已。觀智是根據真理尋查、探索、分析和觀照身心的運作,以揭露被煩惱覆蓋的覺知的真正性質,以達到決定性的突破。在修行觀智的開始階段,大部分都是使用歸納法,因此從中產生的內觀仍然很膚淺。當觀智的功能越來越往內深入,它的技巧也就越精細嫻熟,這時產生的內觀就會越來越屬於直觀,而內心不滿的根本(苦)也只有當禪修的內觀智能滲透進入時才能徹底根除摧毀。一般來說,觀智(觀)與禪定(止)是相輔相成運作,然後出擊,兩者聯合一起作戰,以確保最有效地消除煩惱。在滅苦的解脫道上,兩者均不可或缺。

Parinibbāna:究竟涅槃、無餘涅槃。也就是說,五蘊身心的徹底熄滅,並隨著它們的瓦解而結束了現實世界中存在的一切軌跡,因而從生死輪迴的迷惘中徹底解脫。「無餘涅槃」是只有當阿羅漢死亡時的一種涅槃,最常用來描述佛陀的過世。

paṭiccasamuppāda:十二因緣。是一種對生死流轉簡明扼要的陳述,說明無明是如何造成眾生生死流轉的一個過程。

Pāṭimokkha:比丘的基本戒律。它涵蓋了二百二十七條出家人言行的規範,通常僧團在每兩個星期的集會前背誦。

rāgataṇhā:性慾、情慾。凡夫堅信身體是「自我的」,可經由身體來取得歡樂。但性慾或情慾是一種透過身體來尋歡與實現自我滿足感的一種慾望、甚至是渴望。人們以這種心靈的垢染為行動力,嘗試以肉體的刺激為主要手段來克服慾求不滿並找到滿足感。如果放任這種渴望,就很容易引起並孳生更多的渴望,從而淪落到慾壑難填、永不知足的下場。

rūpa:色法,一般是指身體,以及物質現象。當與「名法」(精神心理現象)對照時,就是指狹義的「色蘊」。

saddhā:信心、信念。對於給予他們自信並願意如說修行的佛陀或老師的信心。這是一種理智的信心與信仰,源於理解,「信心」可沿著解脫道而逐級獲得力量。

sādhu:「善哉」。這個詞彙一般在佛教界通用,用以表示感謝、認可、讚嘆、隨喜之意。

Sakka:帝釋。即我們所知的「諸神之王」,帝釋統領欲界第二層忉利天,並且也是佛陀的優秀弟子。

samādhi:三摩地,禪定,定境。禪定是透過各種禪修技巧或法門,平伏紛亂的情緒與心猿意馬,使「心」牢牢地定在一個專注的對象並保持在該對象之上,直到習於向外攀緣的「心」完全被這個對象所吸引而放下萬緣。透過將注意力集中在一個對象之上,注意力的不集中與散亂且習於向外攀緣的心便逐漸匯聚在內心的一個焦點上,一種靜止、寧靜、統一集中的心境,我們之為「三摩地」(定境)。當退出定境,這個寧靜、集中的焦點接著成為成功內觀的基礎而發展成「觀智」,從而深入洞悉諸法實相。

samaṇa:沙門。一種放棄世俗的生活而出家並追求解脫的修行人。在佛陀時代,沙門被認為是體現遊方行腳的典範。

saṁsāra:生死輪迴。saṁsāra是指沉溺於生老病死連續過程的名詞 —— 連續不斷的出生、死亡、再出生。它涵蓋了整個宇宙的生命,從粗糙巨大的到最精細微小的,從最高的無色界天到最底下的地獄。在輪迴中的一切眾生都會改變,本質上就是不穩定,且承受著痛苦的負擔。六道中的每一個眾生都取決於其過去的身、口、意等業力,而涅槃的解脫成就代表完全跳脫生死輪迴。

Sangha:僧伽。佛教出家眾的團體。就入世傳統的角度,它是指佛教的僧團;就廣義出世的角度,它是指佛陀的追隨者,只要至少達到沙門四果中的第一果(初果),不論出家或在家都算僧伽。

sankhāra:「行」。以一般的說法,是形成或構成身心世界現象的一切力量,並形成或構成這些現象。以五蘊中的第四蘊「行蘊」來說,它與思考與想像有關;也就是,在思惟中不斷形成想法,進而變成個人的概念。sankhāra創造出想法,然後轉手交給「念(想蘊)」去解釋並賦予其意義。

saññā:「念」、「記憶」。身心現象產生時的辨認。五蘊中的第三蘊(想蘊),與記憶的功能有關,例如:辨認、聯想、解釋判斷。saññā能辨認已知,並就其個人的概念與觀點賦予其意義。經由過去經驗的回憶,記憶的功能賦予其特殊的意義,然後去解釋,從而使人感到悲傷或快樂。

sāsana:佛陀的教法(教義),推而廣之,泛指佛教。佛教的修行之道當然是融合一切有益身心的正統修行方法,從布施、持戒、到殊勝的禪修,都是實現終極滅苦目標的重要方法。sāsana一詞通常與佛教的教義、修行方法、及證悟道果有關。

sati:正念、專注。是將注意力刻意鎖定在他想要專注的對象之上,然後持續保持注意力的一種能力。在所有的禪修中,這是一種不斷將注意力保持在他所選擇的業處上,又或者是觀照的對象在其發生現象的展現過程。正念可以說是每一種形式的禪修所不可或缺的一種技能。若缺少它(正念),心將永遠無法平穩,也不可能達到其目標。

sāvaka:佛世尊的直系弟子,聽聞佛陀的教誨,並宣稱佛是他的導師。

sugato:「善逝」,是佛的十種聖號中的其中一種。

sutta:佛經。佛陀的開示與說過的法。當佛陀般無餘涅槃後,佛經便由其弟子以巴利語口耳相傳的傳統方式流傳迄今。最後,他們在西元前一百年的斯里蘭卡以書面的方式編纂,並保存至今。

Tathāgata:「如來」,是佛的十種聖號中的其中一種。

Tāvatiṁsa:忉利天,又稱三十三天。欲界諸神所居住的第二層欲界天界,由帝釋在此天統領諸神。

Theravāda:上座部。是以巴利語傳承至今的最古老形式的佛教。上座部是早期佛教宗派中唯一迄今仍活躍的一派。目前泰國、斯里蘭卡和緬甸的佛教主流即是上座部佛教。

vassa:雨安居。上座部傳統佛教僧伽應遵守每年為期三個月的密集禪修。雨安居是在亞洲的雨季開始舉行,期間從陽曆七月的月圓日翌日開始到十月的月圓日為止。阿姜曼的頭陀森林傳統。雨安居強化了離欲克己、嚴謹的頭陀行、及密集禪修的生活方式。

vimutti:徹底解脫、全然的自在,也就是,從心中的虛妄與習性中解脫。也是涅槃的同義詞。

viññāṇa:識。單純的認知。為五蘊中的最後一蘊,識蘊只認知並記錄由感官所傳輸、感受的心理影像。例如,當色塵與眼根接觸時眼識便產生,相應的意識也同時生起。當這些對象消失止息時,相應的意識也同時逝去。

vipassanā:毘婆舍那,分明的內觀。在一種分明、寧靜、穩定的禪境輔助下,內觀就是對身心生滅現象的一種自動觀照,並如實看清它們的實相:無常、不穩、受苦所束縛、其中找不到一個可稱之為「自我」(真我)的實體存在。

visuddhi:解脫心。完美無瑕清淨的心。一種心的清淨本質,超越滅除了一切垢穢染著。也就是說,阿羅漢才能體驗到的絕對清淨的心境。

yakkha:夜叉。魑魅魍魎。一種神通廣大的特殊非人,這種非人通常生性兇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