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王皈依三寶

 

 

 

  

    西元201229日下午10:34民視報導一篇標題名為:冰島「尼斯湖水怪」現身引爭議的新聞,內容大致如下:英國的蘇格蘭有尼斯湖水怪出沒,殊不知位於北大西洋中央的冰島,最近也被人拍攝到水怪。他們發現有一條以S型、彎彎曲曲、緩緩前進、身形很長的物體在湖中漫遊,拍攝到畫面的冰島居民驚訝不已。這條看似巨大的水蛇、又有點像大鱷魚的生物,幾天前出現在冰島第三大湖-拉加爾湖中,居民拍到畫面後便立即放到網路上,立刻引起冰島居民廣大的討論。其實早在西元1345年冰島就流傳著拉加爾湖蟲怪的傳說,至於這新聞的畫面是真是假,水怪的真實性又為何,恐怕在未經科學驗證前,還是見仁見智…..

以上的新聞,我認為科學是不可能驗證的,至少以目前的水準是無法做到。我個人選擇相信是真的,因新聞中水怪與佛經中龍的特徵相符。這使我想起佛陀在北傳《雜阿含經》雜因誦第三品之四中曾說過,有人類因緣際會撞見天神與阿修羅打仗,親眼目睹阿修羅不敵天眾,兵敗如山倒,以神通縮小自己的身形躲遁進蓮藕的絲孔中。結果,這個人類無法接受他親眼所見,誤以為是自己精神錯亂。但此人並沒有瘋,他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只因為他心胸狹隘,囿於世間思維,無法接受不合邏輯及經驗法則的超自然現象而壓力太大,所以佛陀告誡我們不應世間思維,不應浪費時間去探索這些不可思議的超自然現象,因為以人類貧瘠的知識及有限的經驗是永遠找不到答案,不如把握時間,不放逸,認真的內正思惟四聖諦,至少尚有解脫可期。

另外,佛陀在北傳《增壹阿含經》也說過這世上有四種不可思議的事,其中一項就是「龍界不可思議」。哪裡不可思議?傳說龍有翻雲覆雨的本領,有人就會臆測雨是從龍的口中流出的嗎?或是從龍的眼、耳、鼻中所出?像諸如這類問題就是不可思議。因為,事實上雨滴並非從龍的眼、耳、鼻流出,而是由龍的心意之所念所感,若龍生氣的時候就會下雨,若高興的時候也會下雨,這都是因為龍的業行所產生興風作浪的神力。 

本經是從北傳《四分律》中所選摘錄譯出的經文,內容是記述佛陀剛成道時龍王皈依三寶的一段事蹟。

 

選譯自北傳《四分律》

喬正一譯於中華民國一○一年三月十八日星期日八關齋戒日

 

這是發生在世尊剛成佛後沒多久的事。當時,世尊來到了古印度的波羅奈國。

在印度琲e裡住著一條神通廣大且威勢通天的龍王,這條龍王的名字叫做伊羅缽羅。

伊羅缽羅龍王是一位非常善良且有善根的龍,他一直苦苦等候佛陀的出現,直到有一天牠覺得佛陀出現的時間應該差不多了,於是在每個月的初八、十四、及十五日的三個齋日,派牠的女兒化成絕色美女到人間,手捧著載滿價值連城的金銀栗的缽,並以一首四句偈語當街應徵,條件是如有人能解開偈語中的答案,就將龍女及缽中的金銀栗一併奉送,當然龍王真正的目的是想要藉由這首偈語找到佛陀。

這首偈語的內容如下:

何者王中上  染者與染等
 云何得無垢  何者名為愚
 何者流所漂  得何名為智
 云何流不流  而名為解脫

 

當時有一位名叫那羅陀的婆羅門【註:即摩訶迦旃延】,家就住在波羅奈城的郊區。他自幼聰明絕頂,遍覽群籍。他聽到龍王的廣告,很感興趣,便前來應徵。但在他得知偈語的內容後,他發現自己無法解答。

龍王告訴他這個問題宇宙中唯有佛陀才能作出正確的解答,所以勸他不必勉強。或許是出於世間凡夫學者的驕傲與自尊,他不願認輸,也不服氣,為了找出其中的奧秘,便請龍王寬限他七天的時間,七天中他遍訪當時的六師外道和一些有權威的老婆羅門,但都得不到正確的解答。最後他想到他的舅舅阿私陀仙人曾預言悉達多太子必將成為萬世天人師,又聽說太子已經成佛,於是來到了印度的古蹟仙人鹿野苑裡參訪佛陀。

因為佛陀成佛時的年紀僅約三十歲,迦旃延認為連當時名聞遐邇的六師外道以及一些大學者都尚且無法作答,眼前這麼年輕的一個沙門看起來不過三十歲而已,又會有什麼天大的本事?所以一開始他覺得佛陀太過年輕,心中有些瞧不起。

佛陀便以如下的偈語回答了問題:

第六王為上  染者與染等
 不染則無垢  染者謂之愚
 愚者流所漂  能滅者為智
 能捨一切流  天及於世間
 不與流相應  不為死所惑
 能以念為主  諸流得解脫


 

上揭偈語的大意是說:所謂王中之王是第六欲天的天王,聖中之聖則是大覺佛陀。被無明所污染的人是愚者,能斷除煩惱的人才是智者。對六根、六塵、及六識有執取的人必將沉溺於生死苦海。能證緣起的人可解脫於逍遙園中。保持正念並努力斷除「貪」、「瞋」、「癡」等無明才能永離垢染,勤修戒定慧即能證涅槃。

但就在佛陀以上揭的偈語回答之後,迦旃延心中完全臣服於佛陀的無上智慧,他反覆的咀嚼並思量偈語的含意,心中的感動與歡喜實在難以言喻,他向世尊頂禮過後便立即起身去找龍王。

龍王一聽迦旃延的解答,心中驚喜不已,趕緊問道:「這是你自己作出的解答?還是有人教你的?」

「這不是我的智慧所能作出的解答,這完全是如來的解答。」

這時龍王便知釋迦牟尼如來、至真、等正覺,已經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了!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苦等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總算是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讓我給盼到了!」龍王歡呼不止,難掩心中興奮之情。

「如來現在在哪裡?」

「祂現在就住在仙人鹿野苑裡。」

於是迦旃延與龍王等八萬四千條龍族一起前去參訪世尊。

他們一行人見到了世尊,便集體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佛足,然後起身很恭敬的各自找到位置坐下。

世尊依照「示」、「教」、「利」、「喜」的次序,按部就班地為在場的聽眾解說勝法,勸令他們生起歡喜心。當時世尊所說的法,包括了布施、持戒、及生天之法,乃至呵斥欲愛不淨,讚歎出離為樂。

就這樣在場的迦旃延及八萬四千的龍族,各自於自己的座位上因聽法之故而諸塵垢盡,得法眼淨,見法、得法成就、諸法得初果證。

他們一起起身走到佛前宣誓:「我等自今願歸依佛、法、僧。唯願世尊允許我等為在家弟子。終生受持不殺生、乃至不飲酒等五戒。」

這時伊羅缽龍王感動到流下眼淚,不能自己。

迦旃延雖然也很歡喜,但卻不解龍王何以這般激動,他誤以為龍王是因為要履行當初的承諾,不捨龍女及金銀栗而感到難過,所以安慰龍王他不會要這些美女及財寶。

龍王說道:「你誤會了,我不是捨不得這些身外之物。在這波羅柰城中,只要你喜歡,不管是剎利女、婆羅門女、居士女、或是工師女,我都會想辦法幫你得到,但你是人類,畢竟人畜殊途,不能交配,所以很抱歉我不能把龍女許配給你。

迦旃延聽後不禁啞然失笑,回道:「你放心,龍女雖美,但我心不在此。」

迦旃延已證初果,一心只想解脫,於是走到佛前跪在地上,說道:「世尊,我想要跟隨您出家修梵行,請您准許我加入僧團。」

佛陀說道:「善來比丘,快到我法中修梵行,滅盡一切苦源。」

迦旃延出家後沒多久,便成為諸漏已盡的阿羅漢,當時佛陀座下已有一百一十一位阿羅漢學生,就這樣迦旃延成為佛陀開始度眾以後的第一百一十二位阿羅漢

世尊接著問龍王為什麼哭得這麼傷心?

龍王解釋道:「世尊,我的真實身份是伊羅缽羅龍王,在久遠的上古時期,也就是上一尊迦葉佛的時代,我當時曾是一名比丘。但因為我破壞了一株名為伊羅缽羅的樹木,觸犯了「不得砍伐草木」一戒,我又覆藏己罪,未曾發露懺悔,以致死後墮入龍界,但又因生前曾努力修持布施、其他梵行、及聽聞正法等諸多波羅蜜,故而成為神通廣大且威勢通天的大龍王。自從迦葉佛圓寂以後,佛法很快的就消失在世間。我因為雜染業的緣故而成為一條壽命極長的長壽龍,卻無法再像以前一樣修梵行,我想到這裡感觸實在很深,不禁悲從中來。」

世尊又問:「那你又是什麼緣故而歡喜?」

龍王解釋道:「雖然我成為龍王,但迦葉佛在世時曾預言在祂之後會有另一尊名為釋迦牟尼的佛陀出現在世界上,沒想到我竟如此有幸能遇到世尊您。我就是因為遇到了您,才如此歡喜踴躍,不能自己。」

佛陀問道:「那麼你今天願意皈依佛法僧並受五戒,成為一名在家佛弟子嗎?」

「是的,我願意,我真心願意。」

就這樣,伊羅缽羅龍王成為釋迦牟尼佛時代畜生道中第一位皈依三寶的在家弟子。

 

 

《四分律》原文/

爾時世尊。
遊波羅[*]國。時伊羅缽羅龍王。
自出琲e水所居宮。手執金缽盛滿銀粟。銀缽盛滿金粟。
將諸龍女。八日十四日十五日而說此偈。
 何者王中上  染者與染等
 云何得無垢  何者名為愚
 何者流所漂  得何名為智
 云何流不流  而名為解脫
龍王言。若有宣暢此偈義者。
我當持金缽盛銀粟。銀缽盛金粟。及所將龍女。
盡當與之。我求如來等正覺。時眾人大集。
或有人往觀金缽銀粟銀缽金粟。
或有往觀諸龍女者。或有往欲與龍王分別偈義者。
爾時有一梵志。名那羅陀。住波羅[*]城側。
少垢利根多智聰明。時那羅陀。出波羅[*]城。
詣龍王所。到已語龍王言。汝今說偈。
我欲與汝廣演其義。爾時伊羅缽羅龍王。
即以偈向那羅陀說言。
 何者王中上  染者與染等
 云何得無垢  何者名為愚
 何者流所漂  得何名為智
 云何流不流  而名為解脫
龍王言。若有宣暢分別此偈義者。
我當持金缽盛銀粟。銀缽盛金粟。及所將龍女。
盡當與之。我求如來等正覺。
時那羅陀梵志。語伊羅缽龍王言。且止龍王。
卻後七日當廣演此偈義。時那羅陀梵志。
誦此偈通利。還入波羅[*]城。復作是念。
此中何者高才大德沙門婆羅門。我當以此偈問之。
復作是念。此不蘭迦葉。眾中長大為人師導。
眾人宗仰名稱遠聞。所知如海多人供養。
我今宜可往彼問此偈義耶。時那羅陀梵志。
往至迦葉所。以此偈與不蘭迦葉說。
時迦葉聞此偈實不知。
即蹙眉瞋目出惡音聲努項脈脹瞋恚熾盛不答。彼即捨去。
作是念。
今當更於何處求沙門婆羅門而問此偈義。中路復作是念。

末佉梨劬奢離阿夷頭翅舍欽婆羅牟提侈婆休迦栴延訕若毘羅吒子尼揵子等。在於眾中為師首。
眾人宗仰名稱遠聞。所知如海多人供養。
我今宜可往彼問此偈義。時那羅陀梵志。
往至末佉梨尼乾子等所。以此偈向說。
彼聞此偈實不知。
即蹙眉瞋目出惡音聲努項脈脹瞋恚熾盛不能答。見已即復捨去。
復作是念。
更於何處求沙門婆羅門而問此義耶。即念言。此大沙門瞿曇。
在大眾中為師首。眾人宗仰名稱遠聞。
所知如海多人供養。我今宜可往彼問此偈義。復作是念。
餘有沙門婆羅門耆年出家學久。
猶尚不能解此偈義。況此沙門瞿曇。
年尚幼稚出家日淺。豈能解耶。復作是念。
年雖幼稚亦不可輕。
亦有年少出家學道得阿羅漢神足自由者。我今當往詣彼沙門問此偈義。
時那羅陀梵志。出波羅[*]城。
往詣仙人鹿苑所。到已舉手與如來共相問訊。
在一面坐。白世尊言。欲有所問。
若沙門瞿曇聽者我當相問。佛言梵志。汝欲有問隨意。
時那羅陀復生此念。我見彼諸沙門婆羅門。
無有賜我顏色。不與我解。亦不言隨所問。
今所見者甚為奇特。爾時梵志。
即以偈向佛說。
 何者王中上  染者與染等
 云何得無垢  何者名為愚
 何者流所漂  得何名為智
 云何流不流  而名為解脫
爾時世尊。以偈報那羅陀梵志言。
 第六王為上  染者與染等
 不染則無垢  染者謂之愚
 愚者流所漂  能滅者為智
 能捨一切流  天及於世間
 不與流相應  不為死所惑
 能以念為主  諸流得解脫
爾時那羅陀。從如來聞此偈。善諷誦讀已。
即從坐起禮世尊足遶三匝而去。
還入波羅[*]城。時伊羅缽龍王。七日後自出龍宮。
將諸龍女。持金缽盛銀粟銀缽盛金粟。
而來并說此偈。
 何者王中上  染者與染等
 何者名無垢  何者名為愚
 何者流所漂  得何名為智
 云何流不流  而名為解脫
若有能演說此偈義者。
當以此金缽盛銀粟。銀缽盛金粟。及所將龍女盡當與之。
欲求無上正真等正覺。
爾時多有人聚集會。或有看金缽盛銀粟者。
或有看銀缽盛金粟者。或有看龍女者。
或有欲聽那羅陀梵志解說偈義者。爾時那羅陀梵志。
出波羅[*]城。往詣伊羅缽龍王宮。
語龍王言。所論偈者一一說之。
吾當與汝分別解義。時龍王即以此偈。向那羅陀說。
 何者王中上  染者與染等
 何者名無垢  何者名為愚
 何者流所漂  得何名為智
 云何流不流  而名為解脫
時那羅陀。復以偈報龍王言。
 第六王為上  染者與染等
 不染則無垢  染者謂之愚
 愚者流所漂  能滅者為智
 能捨一切流  天及於世間
 不與流相應  不為死所惑
 能以念為主  諸流得解脫
時伊羅缽龍王問言。云何梵志。
汝自有此智而說耶。為從沙門婆羅門聞而說耶。
報言龍王。我無此智說。
今有沙門瞿曇釋子出家學道。成無上正真等正覺。從彼聞而說。
時龍王便作是念。釋迦文如來至真等正覺。
已出現於世耶。已出現於世耶。
即問那羅陀言。今日如來為在何處住。報言。
今近在仙人鹿苑住。時龍王語那羅陀。
可共至仙人鹿苑所。禮如來至真等正覺。
時那羅陀及龍王將八萬四千眾前後圍遶。往仙人鹿苑。
到世尊所。到已禮世尊足。在一面立。
那羅陀共相問訊。在一面坐。八萬四千眾。
或有禮如來足在一面立者。
或有擎拳共相問訊在一面坐者。
或有向如來自稱姓名而在一面坐者。或叉手視如來在一面坐者。
或有默然不語在一面坐者。
八萬四千眾已坐定。世尊漸次為說勝法。
勸令發歡喜心。所謂法者。布施持戒生天之法。
呵欲不淨讚歎出離為樂。
時那羅陀及八萬四千眾。即於座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
見法得法成就諸法得果證。前白佛言。
我等自今歸依佛法僧。唯願世尊。聽為優婆塞。
盡形壽不殺生乃至不飲酒。
時伊羅缽龍王。悲泣不能自勝。或時踊躍歡喜。
時那羅陀語龍王言。今者悲泣。為惜金缽盛銀粟。
銀缽盛金粟。及龍女等。而悲泣耶。
龍王報言。我不以此諸物故悲泣。那羅陀當知。
汝今取金缽盛銀粟。銀缽盛金粟。應取無苦。
若須波羅[*]城中。剎利女。婆羅門女。
居士女。工師女者。我當勸令與何以故。
那羅陀。汝不能與龍女共會。那羅陀。
報龍王言。金缽盛銀粟銀缽盛金粟我不須。
龍女亦不須。我今欲於如來所修梵行。
爾時那羅陀梵志。
見法得法成就諸法自知得果證。前白佛言。唯然世尊。
我今欲於如來所出家修梵行。佛言來比丘。
於我法中快修梵行盡苦源。即名受具足戒。
如先所見重觀察已。有漏心解脫無礙解脫智生。
時世間有一百一十一阿羅漢。
佛為一百一十二。爾時世尊告龍王言。
汝何故悲泣不能自勝耶。時龍王白佛言。世尊。
我念古昔迦葉佛時。修梵行故犯戒。壞伊羅缽樹葉。
此當有何報應。世尊。我由此業報故。
生長壽龍中。如來般涅槃法滅盡後。
我乃當轉此龍身。我失彼此二邊利。不得修梵行。
以是故。悲泣不能自勝。爾時世尊。復問龍王言。
汝以何緣復歡喜耶。龍王白佛言。
我身自從迦葉佛聞。而告我言。
卻後當有釋迦牟尼佛出現於世。為如來至真等正覺。
如今所見如實不異。我作此念。未曾有。
如來智慧所見。如實無二。以是故。
歡喜踊躍不能自勝。佛告龍王。汝今歸依佛法僧。
答言如是。我今歸依佛法僧。
是為畜生最初受三自歸。伊羅缽龍王為首。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