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伽長者經

 

 

 

   

    郁伽,梵名 Ugra,巴利名 Ugga。又作郁迦長者、優迦長者、郁瞿婁長者,全稱郁迦羅越長者,意譯為最首長者、功德長者、威德長者、雄者長者。他是古印度佛陀時代毘舍離城附近的象村(巴 Hatthi-gāma)人。郁迦長者是佛教在人間很重要的大護法之一,他不但是富可敵國,而且修行成就極高,當生已證阿那含三果。他在皈依佛教以前,某日前往古印度毘舍離城郊外的大森林裡出遊,他帶著眾妻妾們一起飲酒作樂,因酩酊大醉,獨自一人往林間走去,遇見世尊在林間禪修。他見世尊端正俊美,威德巍巍,即時清醒,走向佛前頂禮,因聽聞世尊解說四諦法而斷疑惑,並終生以梵行為首,誓願受持梵行五戒【譯按:所謂梵行五戒是指五戒中的不邪淫改為不淫,故名為梵行五戒。】,世尊稱讚他擁有八種稀有難得的特質。

    本經的內容是佛陀涅槃後發生的事,敘述郁迦長者因無常而發生很嚴重的財務危機,僧團的上座長老因不忍增加長者的負擔,故推派阿難尊者去勸長者暫時不用這麼大力地布施。而長者卻表明布施是他所發的願(決意),縱然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

選譯自《中阿含39/郁伽長者經》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14/4/22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這是發生在佛陀般涅槃後不久的事。

    當時有很多的上座長老比丘遊方到了古印度的鞞舍離城,並暫時住在獼猴水池邊的高樓觀臺裡。

    當時,在家居士的大護法郁伽長者,一如以往般力行布施,不管是遠來的旅客、行人、病人、看護病人的人,他都經常地布施粥食及飯食給大家,並供給護持僧團的守園人。他還經常在每月的五日邀請二十名比丘到家中接受供養。總之,他樂善好施,惠施不倦。

    可惜好景無常,有一天,長者有一艘載滿商貨的大船在海中遭遇海難事故,這些商品都價值不斐,但一時間全都沉沒了。

    許多上座長老比丘都聽說了郁伽長者的不幸事件,便彼此商議道:「諸位賢者!有誰能去跟郁伽長者說:『長者!不要再布施了!長者現在有財務危機,先暫時停止布施吧。』」

    大家討論後,都一致認為阿難尊者是佛陀的侍者,長期深受世尊的教導,倍受佛陀及諸智慧梵行的修行人所稱譽,於是他們公推阿難尊者去勸郁伽長者。

    於是,上座長老比丘們一起去找阿難尊者,大家彼此相互問候過,長老們便說道:「賢者阿難,您可知道嗎?郁伽長者平時樂善好施,也非常照顧僧團,現在他發生了嚴重的財務危機,我們都不想增加他的負擔,所以我們想推派您去勸他暫時先不要布施,等他度過危機時再說吧。」

    阿難尊者很為難地說:「諸位尊者!郁伽長者自律甚嚴,如果我去說,可能會令他很不開心。諸位尊者!這真的讓我很為難。」

    諸長老上座比丘說:「賢者!你可以對他說這是比丘們的意思,我們想他應該不會有異議才對。」

    阿難尊者只好默然接受諸長老上座比丘的請託。

    第二天一早,尊者阿難著衣持鉢,前往郁伽長者的家。

    郁伽長者看見尊者阿難前來,立即從座位起身,偏袒著衣,合掌迎向尊者阿難表示歡迎,說道:「歡迎!尊者阿難!您好久沒來了,請坐。」

    尊者阿難即坐其床,郁伽長者禮尊者阿難足,卻坐一面。

    尊者阿難說道:「長者,我聽說您遇上嚴重的財務危機,相信您現在的壓力一定很大,為了不想增添您的負擔,我今日特地前來是想勸長者暫時不要再作這麼大的布施,等您的情況好轉後,再繼續布施吧!

    長者問:「尊者阿難!請問這是您個人的意思嗎?」

    尊者阿難回答:「長者!我是轉達比丘僧眾的意思。」

    長者說:「如果這是比丘眾的意思,我就沒什麼好再說了;但如果這是您個人的意思,我可能不會接受。尊者阿難!假設因為樂善好施而使財物都竭盡,但只要能使我如轉輪王的願(決意)獲得滿足,我也決不放棄。」

    尊者阿難問:「長者,請問什麼是轉輪王願(決意)?」

    長者回答:「尊者阿難!就像這個村中的窮人都希望:『願我是村中最富有的人。』;村中的富人希望:『願我是邑中最富有的人。』;邑中的富人希望:『令我是城中最富有的人。』;城中的富人希望:『願我是此城中的市長。』;城中的市長希望:『令我當國家的宰相。』;國的宰相希望:『令我當小國王。』;小國王希望:『令我當轉輪王。』;轉輪王希望:『令我如族裡的青年,都能剃除鬚髮,穿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希望他們都能:無上梵行訖,令我於現法中自知、自覺,自作證成就遊:「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

    尊者阿難!假設因為樂善好施而使財物都耗盡,但只要能使我如轉輪王的願(決意)獲得滿足,我也決不放棄。尊者阿難!因為這是我發的願(決意)。」

    尊者阿難聽後讚嘆:「長者!您的願真是希有難得,真是太奇特了!」

    「當我到僧團時,若初見某一比丘,一定會恭敬地對他行禮,若這名比丘經行;我也會跟隨在他身後一起經行;若他禪坐,我也會在一旁禪坐;當禪坐之後我會聽比丘說法。如果這位尊者為我說法,我也會跟他一起討論:如果這位尊者問我問題,我也會向這位尊者請教問題;如果尊者回答我的問題,我也會回答這位尊者的問題。尊者!就我記憶所及,我未曾輕慢過僧團中上、中、下等任何一位長老上座比丘。」

    尊者阿難聽後稱讚:「長者!如果真是這樣,那您真是太了不起了!」

   「尊者!當我在向比丘大眾行布施之時,曾有天神在空中對我說:『長者啊!此人是阿羅漢,此人是向阿羅漢,此人是阿那含,此人是向阿那含,此人是斯陀含,此人是向斯陀含,此人是須陀洹,此人是向須陀洹,此人很精進,此人不精進。』尊者!但我根本就不理會天神的建言,就我記憶所及,我未曾有分別之心,仍秉持一視同仁的心態布施供養。」

    尊者阿難稱讚:「長者!如果真是這樣,那您真是太了不起了!」

   「尊者!當我在布施比丘眾時,會有天神在虛空中對我說:『長者啊!我這裡有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世尊的善說法喔,有如來聖眾善趣向。』尊者!但我不理會那些天神,不追逐天界的欲樂,也不輕信他們的話。因為我已有清淨的智慧,自能很清楚並分辨什麼是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世尊的教法,什麼是如來聖眾善趣向。」

    尊者阿難稱讚:「長者!如果真是這樣,那您真是太了不起了!」

  「最後,尊者阿難!我已離欲、離惡不善之法……已證得第四禪成就遊。尊者阿難!我有這樣的成就了。」

    尊者阿難稱讚:「長者!如果真是這樣,那您真是太了不起了!」

    於是,郁伽長者說:「尊者阿難!請您留下來在我家接受我的供養吧。」

    尊者阿難默然接受邀請。

    於是,郁伽長者立即準備乾淨的水,並以各種非常乾淨、美味、且容易消化的美食,親自斟酌奉上,令阿難尊者飽食一餐。

    阿難尊者用過餐後,便清洗並收拾缽器,開始為長者說法,激發他對法的信心與喜悅,令他成就歡喜,說完法後,便逕自離去。

    而郁伽長者聽聞尊者阿難所說的法後,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原文/

郁伽長者經

中阿含39/郁伽長者經()
  我聞如是:
  一時,佛般涅槃後不久,眾多上尊長老比丘遊鞞舍離,在獼猴水邊高樓臺觀。
  爾時,郁伽長者施設如是大施,謂:與遠來客食,與行人、病人、瞻病者食,常設粥食,常設飯食,供給守僧園人,常請二十眾食,五日都請比丘眾食,施設如是大施。
  復於海中有一舶船,載滿貨還,價直百千,一時沒失。
  眾多上尊長老比丘聞郁伽長者施設如是大施,謂:與遠來客食,與行人、病人、瞻病者食,常設粥食,常設飯食,供給守僧園人,常請二十眾食,五日都請比丘眾食。聞已共作是議:
  「諸賢!誰能往語郁伽長者:『長者!可止!勿復布施!長者後自當知。』彼作是念:『尊者阿難是佛侍者,受世尊教,佛所稱譽及諸智梵行人,尊者阿難{}[]往語郁伽長者:『長者!可止!勿復布施!長者後自當知。』諸賢!我等共往詣尊者阿難所,說如此事。」
  於是,眾多上尊長老比丘往詣尊者阿難所,共相問訊,卻坐一面,語曰:
  「賢者阿難知不?郁伽長者施設如是大施,謂:與遠來客食,與行人、病人、瞻病者食,常設粥食,常設飯食,供給守僧園人,常請二十眾食,五日都請比丘眾食,施設如是大施。復於海中有一舶船,載滿貨還,價直百千,一時沒失。我等共作是議:『誰能往語郁伽長者而作是語:「長者!可止!勿復布施!長者後自當知。』復作是念:尊者阿難是佛侍者,受世尊教,佛所稱譽及諸智梵行人,尊者阿難能往語郁伽長者:『長者!可止!勿復布施!長者後自當知。』賢者阿難可往詣郁伽長者而語彼曰:『長者!可止!勿復布施!長者後自當知。』」
  尊者阿難白諸長老上尊比丘曰:
  「諸尊!郁伽長者其性嚴整,若我自為語者,儻能致大不喜。諸尊!我為誰語?」
  諸長老上尊比丘答曰:
  「賢者!稱比丘眾語,稱比丘眾語已,彼無所言。」尊者阿難便默然受諸長老上尊比丘命。於是,諸長老上尊比丘知尊者阿難默然許已,即從{}[]起,繞尊者阿難,各自還去。
  尊者阿難過夜平旦,著衣持鉢,往詣郁伽長者家。郁伽長者遙見尊者阿難來,即從{}[]起,偏袒著衣,叉手向尊者阿難,白曰:
  「善來!尊者阿難!尊者阿難久不來此,願坐此床。」尊者阿難即坐其床,郁伽長者禮尊者阿難足,卻坐一面。
  尊者阿難告曰:
  「長者知不?長者施設如是大施,與遠來客食,與行人、病人、瞻病者食,常設粥食,常設飯食,供給守僧園人,常請二十眾食,五日都請比丘眾食,施設如是大施。復於海中有一舶船,載滿貨還,價直百千,一時沒失。長者!可止!勿復布施!長者後自當知。」
  長者白曰:「尊者阿難!為是誰語?」
  尊者阿難答曰:「長者!我宣比丘眾語。」
  長者白曰:
  「若尊者阿難宣比丘眾語者,無所復論;若自語者,或能致大不喜。尊者阿難!若我如是捨與、如是惠施,一切財物皆悉竭盡,但使我願滿,如轉輪王願。」
  尊者阿難問曰:「長者云何轉輪王願?」
  長者答曰:
  「尊者阿難!村中貧人作是念:『令我於村中最富。』即是彼願;村中富人作是念:『令我於邑中最富。』即是彼願;邑中富人作是念:『令我於城中最富。』即是彼願;城中富人作是念:『令我於城中作宗正。』即是彼願;城中宗正作是念:『令我作國相。』即是彼願;國相作是念:『令我作小王。』即是彼願;小王作是念:『令我作轉輪王。』即是彼願;轉輪王作是念:『令我如族姓子所為,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謂:無上梵行訖,令我於現法中自知、自覺,自作證成就遊:「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不更受有,知如真。」』即是彼願。尊者阿難!若我如是捨與、如是惠施,一切財物皆悉竭盡,但使我願滿,如轉輪王願。尊者阿難!我有是法。」
  尊者阿難歎曰:「長者!若有是法,甚奇!甚{}[]!」
  「復次,尊者阿難!我不但有是法,尊者阿難!我詣僧園時,若初見一比丘,便為作禮,若彼比丘經行者,我亦隨經行;若彼坐者,我亦於一面坐。坐已聽法,彼尊為我說法,我亦為彼尊說法;彼尊{}[]我事,我亦問彼尊事;彼尊答我事,我亦答彼尊事,尊者阿難!我未曾憶輕慢上、中、下長老上尊比丘。尊者阿難!我有是法。」
  尊者阿難歎曰:「長者!若有是法,甚奇!甚{}[]!」
  「復次,尊者阿難!我不但有是法,尊者阿難!我在比丘眾行布施時,天住虛空而告我曰:『長者!此是阿羅訶,此是向阿羅訶,此是阿那含,此是向阿那含,此是斯陀含,此是向斯陀含,此是須陀洹,此是向須陀洹,此是精進,此不精進。』尊者阿難!我施比丘眾時,未曾憶有分別意。尊者阿難!我有是法。」
  尊者阿難歎曰:「長者!若有是法,甚{}[?]!甚特!」
  「復次,尊者阿難!我不但有是法,尊者阿難!我在比丘眾行布施時,天住虛空而告我曰:『長者!有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世尊善說法,如來聖眾善趣向。』我不從彼天信,不從彼欲樂,不從彼所聞,但我自有淨智,知有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世尊善說法,如來聖眾善趣向。尊者阿難!我有是法。」
  尊者阿難歎曰:「長者!若有是法,甚奇!甚特!」
  「復次,尊者阿難!我不但有是法,尊者阿難!我離欲、離惡不善之法……至得第四禪成就遊。尊者阿難!我有是法。」
  尊者阿難歎曰:「長者!若有是法,甚奇!甚特!」
  於是,郁伽長者白曰:「尊者阿難!願在此食。」
  尊者阿難為郁伽長者故,默然受請。郁伽長者知尊者阿難默然受已,即從{}[]起,自行澡水,以極淨美種種豐饒食噉含消,自手斟酌,令得飽滿。食訖收器,行澡水已,取一小床,別坐聽法。尊者阿難為彼說法,勸發渴仰,成就歡喜。無量方便為彼說法,勸發渴仰,成就歡喜已,從{}[]起去。
  尊者阿難所說如是,郁伽長者聞尊者阿難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