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 等 施

 

 

   本經主旨是佛陀強調應以平等心供養僧團,不要用「勢利」的心態去佈施,也就是不去考量受施對象的成就,這樣的佈施才是最高境界的佈施,如此必獲大功德、大名譽、大果報。佛陀一再肯定只要佈施就一定會有福報,至於破戒比丘,若不於半月佈薩僧自恣時主動發露懺悔,自會受其災殃,不勞我們在家人操心。

本文有一爭議之處便在於佛之姨母瞿曇彌欲供養世尊金縷黃色衣一事,是否如法?如律?世尊既為僧團中之一員,難到只准諸比丘穿用壞色衣,自己卻有特權享用正色衣?難到佛陀會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我們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要不是經文內容有誤,就是問題出在譯者本身。就讓我們一起來探討這個有趣的問題。

首先要考慮到整篇經文的中心思想、內容、觀念是否與正法、律相應?答案應該是無庸置疑的。

那何以本經會出現「金縷黃色」等字?這就要考量、探究翻譯該篇經文的譯者其時空、文化、背景等因素。提婆是中國古時東晉罽賓人士,也就是魏晉南北朝時代的文人,同時也是一位大乘出家人,此由其自稱「東晉罽賓三藏瞿曇僧伽提婆」這一點上可得知。

而「金縷衣」一詞也曾出現在同時代南朝梁劉孝威擬古應教詩:「書鋪綠瑣琉璃扉,瓊筵玉笥金鏤衣。」嗣後˙杜秋娘˙金縷衣詩中也有:「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金縷衣」一詞根據教育部國語辭典的解釋是指「以金色絲線編織而成的衣服」或者「古代皇帝和貴族死時穿用的葬服」,代表的是衣服質料極為精緻,或者只有身份地位崇高者才配穿戴得起的衣物。而根據《大品衣犍度》的記載僧伽所穿用之衣物質料可以是麻、棉、毛、絲、絹等布料,該等布料中各自有其極佳之質料,質料極佳又是用來奉獻給佛陀這種三界中無一眾生能與之相提並論的聖者,提婆會用他文化中慣用的「金縷黃色」一詞來形容瞿曇彌供養世尊之衣物極為精緻自然也就不足為奇了。

當然,正法、律在中國未曾真正的彰顯及流行,截至目前為止,整個時空、文化的背景都還是籠罩在一片大乘思想的迷霧裡,極少人能真正在此中摸索到八正道跡,更遑論是如法、如律的過著比丘的正命生活。根據《大品衣犍度》的註解,「金黃色」歸屬於「正色」之列,當時一般大乘出家人其袈裟的顏色不論是「黑」、「灰」、「黃」、「白」、「紅」等都屬於正色,如果是貴為國師級人物,其袈裟的顏色更是金光閃閃,其堂皇華麗是被視為彰顯僧伽之莊嚴,所以在這樣的一個時空、文化背景之下,不排除譯者本身可能對於比丘戒律及正命的瞭解不夠透徹,在翻譯本篇經文時理所當然的認為佛陀接受正色衣物適足以配得上他崇高的身份。

最後,在巴利文經典中,如Dakkhinavibhanga Sutta《分別佈施經》一文即是相同的經文。但南傳的經文解釋卻未出現任何「金縷黃色」或類似之詞,而是以「親手細心編製的新袈裟」作註解,此於巴利本可資參照。

「依法不依人」,是我們聽聞正法及研讀經文時應該秉持的態度,不因為該篇經文出自何處,是由何人所翻,或集結於那個年代,便增減了它本來的價值,正如同玫瑰花的芳香,不會因為我們給它另取個名字就會改變或增減它本有具足的色、香。

所謂「瑕不掩瑜」,不能因為整篇經文中出現了一點瑕疵,在未仔細蒐證、研究的情況下,就貿然、武斷地「以偏蓋全」,全盤否定整篇經文的價值。筆者就曾見過有人只因為本篇經文出現「金縷黃色」等字便於某網站上公然批判其為偽造,卻渾然不覺自己的「自作聰明」早已毀謗、踐踏了正法,同時也誤導了他人,助長他人的邪見,如此重大惡業究竟何時才能清了?三界中唯有佛能知道!

「業」,不論其為「善」、「惡」或「不善不惡」,會產生結果的不是只有緣自於「貪」和「瞋」這兩種條件,「愚痴」同樣也是使「業」產生「業果」的條件之一。【出自巴利增支部經】

有人會怪罪是「大乘」淹滅了正法,但孰不知最可悲、也是最恐怖的事,莫過於正法竟是淹滅在那群自命追尋正法的人手裡!

選譯自《中阿含心品瞿曇彌經》第九篇第四分別誦

喬正一譯於西元二○○四年二月八日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佛陀駐錫在加鞞羅衛尼拘類樹園林內。當時,佛的姨母瞿曇彌帶著她親手細心編制的新袈裟到佛陀面前,準備將它供養給世尊。瞿曇彌頂禮佛足後,便退到一旁,對世尊說:「世尊,這是我親手為您縫製的新袈裟,願您慈悲,接受我的供養。」

世尊回答:「瞿曇彌,請您將它供養給眾比丘【僧團】吧!您供養眾比丘,就等於是供養我。」

但瞿曇彌再三表示這件新袈裟是特地專為世尊量身定作的,只想供養給世尊。

世尊也再三表示:「能供養眾比丘,就等於是供養如來」。

這時,尊者阿難拿著扇子在佛陀後面替佛搧風驅熱,見到了這一幕,心生同情,便為瞿曇彌說情:「世尊,您就接受瞿曇彌的供養吧,自從世尊的生母過世後,就是由她細心的養育您,所以她對您的恩德很大。」

世尊說:「阿難,你說的沒錯,瞿曇彌對我的確是有很大的恩德,但同樣的,我對瞿曇彌的幫助也很大。怎麼說呢?瞿曇彌已因為我的緣故而皈依佛、法、僧,並且建立了不動搖的信心,她已開始學習滅苦之道,成就『信』、『施』、『戒』、『聞』、『慧』等功德,終生遠離殺生、偷盜、邪淫、妄語、飲酒。

阿難,如果有人因為善知識的緣故,而皈依佛、法、僧,並且建立了不動搖的信心,並已開始學習滅苦之道,成就『信』、『施』、『戒』、『聞』、『慧』等功德,終生遠離殺生、偷盜、邪淫、妄語、飲酒。這個人盡他一輩子的時間供養那個善知識衣服、飲食、醫藥、臥具及其他種種民生物品,都不能算是報恩。

其次,阿難,有七種對僧團的佈施及十四種對個人的佈施,可以獲得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是哪七種對僧團的佈施呢?

首先,如果佛陀住世,有信心的善男子或善女人,能夠佈施供養以佛陀為首的僧團,這是第一種對僧團的佈施,可以獲得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第二就是如果世尊般涅槃後不久,有信心的善男子或善女人,能夠佈施供養比丘及比丘尼僧團,這是第二種對僧團的佈施,可以獲得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第三種就是供養佈施比丘僧團;

第四種就是供養佈施比丘尼僧團;

第五種就是進入比丘及比丘尼僧團中宣稱:『請為我指定若干人數的比丘及比丘尼。』

第六種就是進入比丘僧團中宣稱:『請為我指定若干人數的比丘。』

第七種就是進入比丘尼僧團中宣稱:『請為我指定若干人數的比丘尼。』

以上就是七種對僧團的佈施。阿難,在未來如果有比丘或比丘尼,雖身穿袈裟,但放逸不精進,而有人是以佈施僧團的名義佈施給這些僧侶,我還是要說這位施主必獲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更何況是現在的眾比丘們都已成就行事、除事、行事除事、質直、柔軟、質直柔軟、忍、樂、忍樂、相應、經記、相應經記、威儀、行來遊、威儀行來遊、戒、多聞、佈施、智慧等種種功德。如果瞿曇彌能佈施給比丘眾,必將獲得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阿難,什麼是十四種對個人的佈施呢?這十四種個人分別是:

一、           佛陀;

二、           辟支佛;

三、           阿羅漢;

四、           阿羅漢道;

五、           阿那含;

六、           阿那含道;

七、           斯陀桓;

八、           斯陀桓道;

九、           須陀桓;

十、           須陀桓道;

十一、 因禪定成就而遠離慾樂貪染之外道仙人;

十二、 持戒精進的人;

十三、 持戒不嚴謹、不精進的人;

十四、 一隻動物;

阿難,以清淨的心佈施一隻動物可以獲得一百倍的福報【可在一百世中產生果報】;

以清淨的心佈施一個持戒不嚴謹、不精進的人可以獲得一千倍的福報;

以清淨的心佈施一個持戒嚴謹、精進的人可以獲得十萬倍的福報;

以清淨的心佈施一個因禪定成就而遠離慾樂貪染之外道仙人可以獲得十萬乘以十萬倍的福報;

以清淨的心佈施一個須陀桓道聖人可以獲得無法估計倍的福報;

以清淨的心佈施一個須陀桓果聖人可以獲得無法估計倍的福報;

以清淨的心佈施一個斯陀桓道聖人可以獲得無法估計倍的福報;

以清淨的心佈施一個須陀桓果聖人可以獲得無法估計倍的福報;

以清淨的心佈施一個阿那含道聖人可以獲得無法估計倍的福報;

以清淨的心佈施一個阿那含果聖人可以獲得無法估計倍的福報;

以清淨的心佈施一個阿羅漢道聖人可以獲得無法估計倍的福報;

以清淨的心佈施一個阿羅漢果聖人可以獲得無法估計倍的福報;

以清淨的心佈施一個辟支佛可以獲得無法估計倍的福報;

以清淨的心佈施一個佛陀可以獲得無法估計倍的福報;

阿難,以上就是十四種對個人的佈施,可以獲得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阿難,還有四種佈施,其中只有三種會因清淨的緣故而招致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是哪四種佈施呢?分別是:

一、佈施的施主持戒精進、嚴謹,對善惡業果法則有清淨的信心,以如法取得之物佈施,佈施時內心歡喜,而接受佈施的人持戒不精進,身口意放逸,內心懷有邪見,不信業果法則,但這樣的佈施將會因施主一方的清淨而招致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二、佈施的施主持戒不精進,身口意放逸,內心懷有邪見,不信業果法則,以不法取得之物佈施,佈施時內心不歡喜,但接受佈施的人持戒精進、嚴謹,對善惡業果法則有清淨的信心,但這樣的佈施還是會因受者一方的清淨而招致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三、佈施的施主持戒不精進,身口意放逸,內心懷有邪見,不信業果法則,以不如法取得之物佈施,佈施時內心不歡喜,接受佈施的人持戒不精進,身口意放逸,內心懷有邪見,不信業果法則,這樣的佈施還是會因受施雙方的不清淨而無法招致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四、佈施的施主持戒精進、嚴謹,對善惡業果法則有清淨的信心,以如法取得之物佈施,佈施時內心歡喜,接受佈施的人持戒精進、嚴謹,對善惡業果法則有清淨的信心,這樣的佈施還是會因施受雙方的清淨而招致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世尊總結地說:「佈施的施主持戒精進、嚴謹,深信業果法則,以如法取得之物佈施給持戒不精進的人,佈施時內心歡喜,這樣的佈施將因施主一方的清淨而淨化,可以招致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佈施的施主持戒不精進、不嚴謹,不信業果法則,以不如法取得之物佈施給持戒精進的人,佈施時內心不歡喜,這樣的佈施將因受者一方的清淨而淨化,可以招致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如果施受雙方都持戒不精進、不嚴謹,不信業果法則,佈施時內心不歡喜又不如法,這樣的佈施是不清淨的佈施,無法招致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如果施受雙方都持戒精進、嚴謹,彼此都信業果法則,佈施時內心歡喜又如法,這樣的佈施是圓滿清淨的佈施,可以招致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不論是奴婢或窮人,深信業果法則,以如法取得之物,歡喜佈施,這樣的佈施是清淨的佈施,受人稱讚。

但還有一種佈施是所有財施中最崇高的佈施,那就是一位已離欲的阿羅漢以清淨無染的心,深信業果法則,以如法取得之物佈施給另一位已離欲的阿羅漢,這樣的佈施就是世間所有財施中最崇高的佈施。」

  尊者阿難及諸比丘聽完佛陀的說法後,都心生歡喜,決定依法奉行。

回上一頁

回首頁

 

東晉罽賓三藏瞿曇僧伽提婆譯

(一八)中阿含心品瞿曇彌經第九

(第四分別誦)
我聞如是。一時。佛遊釋羇瘦。
在加鞞羅衛尼拘類樹園。爾時。
摩訶簸邏闍缽提瞿曇彌持新金縷黃色衣往詣佛所。稽首佛足。
卻住一面。白曰。世尊。
此新金縷黃色衣我自為世尊作。慈愍我故。願垂納受。
世尊告曰。瞿曇彌。持此衣施比丘眾。
施比丘眾已。便供養我。亦供養眾。
大生主瞿曇彌至再三白曰。世尊。
此新金縷黃色衣我自為世尊作。慈愍我故。願垂納受。
世尊亦至再三告曰。瞿曇彌。持此衣施比丘眾。
施比丘眾已。便供養我。亦供養眾。爾時。
尊者阿難立世尊後執拂侍佛。於是。
尊者阿難白曰。世尊。
此大生主瞿曇彌於世尊多所饒益。世尊母命終後乳養世尊。世尊告曰。
如是。阿難。如是。阿難。
大生主瞿曇彌實於我多所饒益。我母命終後乳養於我。阿難。
我亦於大生主瞿曇彌多所饒益。所以者何。
大生主瞿曇彌因我故。得自歸於佛.
法及比丘眾。不疑三尊.苦習滅道。成就信.戒.多聞.
施.慧。離殺斷殺.不與取.邪婬.妄言.
離酒斷酒。阿難。若有人因人故。得自歸於佛.
法及比丘眾。不疑三尊.苦習滅道。成就信.戒.
多聞.施.慧。離殺斷殺.不與取.邪婬.妄言.
離酒斷酒者。此人供養於彼人至盡形壽。
以飲食.衣被.床榻.湯藥及若干種諸生活具。
不得報恩。復次。阿難。有七施眾。有十四私施。
得大福。得大果。得大功德。得大廣報。阿難。
云何七施眾。得大福。得大果。得大功德。
得大廣報。信族姓男.族姓女。佛在世時。佛為首。
施佛及比丘眾。是謂第一施眾。得大福。
得大果。得大功德。得大廣報。信族姓男.
族姓女。世尊般涅槃後不久施二部眾。
施比丘眾。施比丘尼眾。入比丘僧園而白眾曰。
眾中爾所比丘來。布施彼也。
入比丘尼僧房而白眾曰。眾中爾所比丘尼來。布施彼也。
是謂第五施眾。得大福。得大果。得大功德。
得大廣報。阿難。當來時有比丘。名姓種。
不精進。著袈裟衣。彼不精進。不精進故施。
依眾故。緣眾故。上眾故。因眾故。
我說爾時施主得無量不可數不可計福。得善得樂。
況復今比丘成就行事。成就除事。
成就行事除事。成就質直。成就柔軟。成就質直柔軟。
成就忍。成就樂。成就忍樂。成就相應。
成就經紀。成就相應經紀。成就威儀。
成就行來遊。成就威儀行來遊。成就信。成就戒。
成就多聞。成就施。成就慧。成就信.戒.多聞.
施.慧耶。是謂第七施眾。得大福。得大果。
得大功德。得大廣報。是謂有七施眾。
得大福。得大果。得大功德。得大廣報。阿難。
云何有十四私施。得大福。得大果。得大功德。
得大廣報。有信族姓男.族姓女布施如來。
施緣一覺。施阿羅訶。施向阿羅訶。
施阿那含。施向阿那含。施斯陀含。
施向斯陀含。施須陀洹。施向須陀洹。
施離欲外仙人。施精進人。施不精進人。
布施畜生。阿難。布施畜生得福百倍。
施不精進人得福千倍。施精進人得福百千倍。
施離欲外仙人得福億百千倍。施向須陀洹無量。
得須陀洹無量。向斯陀含無量。
得斯陀含無量。向阿那含無量。得阿那含無量。
向阿羅訶無量。得阿羅訶無量。緣一覺無量。
況復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耶。此十四私施得大福。
得大果。得大功德。得大廣報。復次。阿難。
有四種布施。三淨施。云何為四。或有布施。
因施主淨。非受者。或有布施。因受者淨。
非施主。或有布施。非因施主淨。亦非受者。
或有布施。因施主淨。受者亦然。阿難。
云何布施因施主淨。非受者耶。
施主精進行妙法。見來見果。如是見.如是說。有施有施果。
受者不精進。行惡法。不見來不見果。
如是見.如是說。無施無施果。
是謂布施因施主淨。非受者也。阿難。云何布施因受者淨。
非施主耶。施主不精進。行惡法。
不見來不見果。如是見.如是說。無施無施果。
受者精進行妙法。見來見果。如是見.如是說。
有施有施果。是謂布施因受者淨。
非施主也。阿難。云何布施非因施主淨。
亦非受者耶。施主不精進。行惡法。不見來不見果。
如是見.如是說。無施無施果。
受者亦不精進。行惡法。不見來不見果。如是見.
如是說。無施無施果。是謂布施非因施主淨。
亦非受者。阿難。云何布施因施主淨。
受者亦然耶。施主精進行妙法。見來見果。
如是見.如是說。有施有施果。
受者亦精進行妙法。見來見果。如是見.如是說。有施有施果。
是謂布施因施主淨。受者亦然。於是。
世尊說此頌曰
 精進施不精進  如法得歡喜心
 信有業及果報  此施因施主淨
 不精進施精進  不如法非喜心
 不信業及果報  此施因受者淨
 懈怠施不精進  不如法非喜心
 不信業及果報  如是施無廣報
 精進施於精進  如法得歡喜心
 信有業及果報  如是施有廣報
 奴婢及貧窮  自分施歡喜
 信業信果報  此施善人稱
 正護善身口  舒手以法乞
 離欲施離欲  是財施第一
佛說如是。尊者阿難及諸比丘聞佛所說。
歡喜奉行
瞿曇彌經第九竟(千五百二十字)

註一:

金縷衣:以金色絲線編織而成的衣服。南朝梁˙劉孝威˙擬古應教詩:書鋪綠瑣琉璃扉,瓊筵玉笥金鏤衣。 ;或為古代皇帝和貴族死時穿用的葬服。見金鏤玉衣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