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經中的主角目犍連並不是佛陀上首大弟子神通第一的目犍連,而是一位精通數學的婆羅門。這位數學家的邏輯觀念非常的嚴謹,他認為凡事都有其一定的條理,只要方法正確,按部就班、循序漸進,應該都可以達到目的。

    但他不明白的是,為什麼世尊對僧團中的比丘所說的法都一樣,有的人可以證得解脫,有的人卻不能。

    世尊在本經中說明那是因為有的人不正直誠懇、欺誑、沒有信心、懈怠、無正念、無正定、惡慧、心狂、諸根掉亂,持戒寬緩鬆散,所以無法證得解脫成就;而有的人,正直誠懇,不欺誑,有信心,精進不懈,有正念、有正定,亦有智慧,極恭敬戒律,廣修沙門梵行,像這樣的人最後必然會證得解脫成就。

    本經與南傳巴利英譯中部的經文內容完全相同,謹願以此譯讀經文之功德,虔誠迴向給:母親、先父、戒師甦諦果尊者、 戒寶尊者、同修、大梵天王、帝釋、北方毗沙門天王及其餘三位天王,願大家都:富裕、健康、平安、喜樂、諸事順遂、增長威勢與眷屬,速證解脫涅槃。

選譯自北傳中阿含第144經之算數目揵連經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14/1/23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佛陀遊方到古印度的舍衛國,並暫時住在東園鹿子母講堂裡。

    當時,有一名精通數學的外道修行人,名叫目犍連,在過中午以後時分於講堂外徘徊不進。但最後他還是鼓起了勇氣,走進了講堂,來到佛前與世尊相互問候,然後坐在一旁。

    他先開口說:「瞿曇!我有一些問題想請教您,不知您是否肯賜教?

    世尊回答:「目揵連!您想知道甚麼就儘管問吧,我知無不言。」

    這名精通數學的目揵連便問道: 「瞿曇!這間鹿子母講堂是從打地基開始做起,慢慢才完工。

    這間鹿子母講堂的階梯,共有四層,建築師及工人都必須從第一層階梯開始建起,循序漸進建到第四層。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從這間鹿子母講堂的第一層走到第四層。

    瞿曇!訓練大象的方法也是一樣,必須以釣鉤的方式循序漸進訓練牠;訓練馬也是,必須以懸掛在馬背上的韁繩循序漸進來完成訓練。

    那些貴族武士在練武及射箭時,也是必須以循序漸進的方式來練習;至於婆羅門在研讀古聖典吠陀經書時,也是必須以循序漸進的方式來學習。

    瞿曇!像我剛開始學數學的時候,也是由淺入深,以循序漸進的方式來學習。我自己也有一些學生,有男學生,也有女學生。我剛教他們的時後,是從最初入門的方法開始教起,例如我會先教他們計算數字對乘法,從一乘一、二乘二、三乘三、四乘四、五乘五、六乘六、七乘七、八乘八、九乘九、十乘十……,如此依序教他們計算到百乘百。

    瞿曇,我想知道的是,在您的教法和戒律中,是否也必須以依循序漸進的方式來修行呢?」

    世尊回答:「目揵連!一樣!我的教法和戒律一樣必須靠循序漸進的方式來修行!

    目揵連!比如說,如果有年輕的比丘加入僧團學道,剛開始入法、律中修行,我會這樣先教他:『來吧!比丘!好好地守護你的身、口、意(即好好地持戒),使它們清淨。』   

    若比丘已經能做到守護身、口、意清淨者,我就會進一步教他:『比丘!你來觀察內身如身,至觀覺()、心、法如法(即四念處)。』

    若比丘已經能作到觀內身如身,至觀覺、心、法如法者,我就會再教他:『比丘!當你在觀內身如身時,不要與欲念相應;乃至觀覺、心、法如法,也不可與非法念相應。』

    當比丘能做到這一點時,我就會再教他:『比丘!守護諸根,常念閉塞,念欲明達,守護心念而得成就,痚_正知。若眼見色時,不取色相,亦不貪染執著色境。如果不守護眼根,煩惱等惡不善法便會趁隙侵入心中,因此你要做到守護眼根,修習眼根律儀。同樣,耳、鼻、舌、身,甚至意知法,都是一樣的道理。』

    若比丘已經能做到守護諸根,我就會再教他:『比丘!你要正知出入,仔細一一地觀察清楚:當你屈伸俯仰及來回走動時,都應保持四威儀;當你穿著僧衣及帶著缽時;當你行、住、坐、臥、眠、寤、語、默時,都應保持正知,念念分明。』

    若比丘已能做到正知出入,我就會再教他:『比丘!你可以自己一人獨住,遠離人群,在無人之處,或至樹下空曠安靜之處,或者在山巖石窟裡,或空地草堆處,或至森林中,或住在墳場旁。你可以在以上這些地方敷妥坐墊,結跏趺坐,正身正願,保持正念,安住於業處,斷除貪欲蓋,心無貪著與嫉妒,見他人的財物及各種生活用具,都不要心生貪欲想要得到那些東西,你應該淨除心中的貪欲蓋。同樣的,瞋恚、睡眠、掉舉、疑等,都應斷除,對於諸善法不應該再有任何的猶豫或徬徨不定,你應該將心中的疑惑淨除。當你能作到斷除五蓋時,便能離欲、離惡不善之法,……很快便能證得第四禪。』

    當比丘證得第四禪成就遊時,我已為這名年輕的比丘帶來了無盡的利益,我已盡到了一名老師對學生所應有的訓誨教訶。

    目揵連!若有其他的比丘長老、上尊、舊學修持梵行,我則會教他們斷除一切的煩惱,證得解脫。」

    數學家目揵連又問:「沙門瞿曇!那您的弟子接受同樣的指導,是否都會證得究竟智及解脫涅槃?」

    世尊回答:「不一定!有的可以證得,有的無法證得。」

    「哦?!那是甚麼樣的因緣造成如此的差異呢?

    世尊說:「目揵連!這樣吧,我先問你一些問題,請就你所知回答,這樣你就可以明白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現象。

    目揵連!請問你熟不熟悉通往王舍城的路?」   

    「當然,我很熟悉。」

    「目揵連!假設有人想要覲見王舍城的國王,他來向你問路,而你也很詳盡地告訴他往東行,至某村,再從某村前去,會看見一座城市,接著便可抵達王舍城。你又告訴他王舍城的特徵,你說王舍城外有美麗的園林,那裡的路很平坦,大樓林立,可眺望游泳池,還有一些美麗的花樹,周圍的河流狹長,還有清泉等景物』

    這個人聽了你的話以後,一開始還按圖索驥,但沒多久卻捨棄了正道,又從另一條歧路繞回了原點,此人對於王舍城的美景都無法親眼目睹。

    假設又有人想要去王舍城覲見國王,也跑來問你怎麼去,你還是很熱心的告訴對方怎麼去,而對方聽了以後,很老實地按圖索驥,結果真的抵達目的地,親眼目睹了王舍城的美景。  

    目揵連!你認為究竟是甚麼樣的原因造成同樣是通往王舍城的道路,第一個路人無法抵達,第二個路人卻可如願抵達?

    數學家目揵連回答:「瞿曇!那是因為第一個路人不相信我,不肯隨我的教導,他捨棄了平正的道路,又從歧途折返回原點。至於那第二個路人是因為相信我,隨順我的教導,從平正的道路依序輾轉抵達了王舍城,所以才得以親見王舍城所有的美景。」

    世尊說:「沒錯!就是這樣!目揵連!其實同樣都是通往解脫涅槃的道路,我是諸比丘的導師,一樣對他們如是訓誨、如是教訶,告訴他們該怎麼樣才能證得究竟涅槃。但結果就是有人走上了邪道,無法證得解脫。目揵連!這是比丘們各自的選擇。」

    聰明絕頂的數學家目揵連聽後讚嘆:「瞿曇!我懂了!瞿曇!我明白了!瞿曇!就好比有一塊肥沃的良地,該地上有一片娑羅樹林,管理這座森林的人很聰明也很勤勞,他隨時妥善照顧娑羅樹的樹根,經常施糞並澆水溉灌。他將高聳的土掘下,將下陷之處給填滿;若周邊生出雜草,便一一拔除;如果大樹一但長歪了,便將其調正;若是樹枝生出橫曲,則修整之;若旁邊又新生小樹,便將其調正、調直。在管理人的悉心照顧之下,這處良地上的娑羅樹林便能自然生長茂盛。

    瞿曇!同樣的道裡,如果有人不正直誠懇、欺誑、沒有信心、懈怠、無正念、無正定、惡慧、心狂、諸根掉亂,持戒寬緩鬆散,不精修沙門梵行,瞿曇!像這樣的人就不能共事。因為像這樣的人,穢污了梵行。

    但若有人正直誠懇,不欺誑,有信心,精進不懈,有正念、有正定,亦有智慧,極恭敬戒律,廣修沙門梵行。瞿曇!像這樣的人,就應該與他共事,因為此人有清淨的梵行。   

    瞿曇!就好比所有的香料,以沈香為最好,因為沈香是所有香料中最好的香料;就好比所有的娑羅樹香,以赤栴檀香為第一,因為赤栴檀是所有娑羅樹香中為最香的樹香;就好比所有生長在水中的花,以青蓮花最漂亮,因為青蓮花是所有水生最好的花;就好比所有陸地上的花,以修摩那花(註一)為第一,因為修摩那花是所有陸地上最頂級的花;就好比世上所有的辯論士中,以沙門瞿曇為最優秀,因為沙門瞿曇能駁倒折伏一切外道異學之故。

    世尊!我發願自今起歸依佛、法及比丘眾,懇請世尊接受我為在家弟子!從今日起,終生歸依三寶,直到我生命結束的那一天為止。」

    數學家目揵連及諸比丘聽聞佛陀所說的法,都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註一:梵語sumanas,巴利語sumana^。又稱蘇摩那花、蘇曼那花、須曼花、須曼那花、修摩那花、須末那花。意譯悅意花、好意花、好喜花、善攝意花、稱意花。乃肉荳蔻之一種。屬灌木,花為黃白色,有香氣。據翻譯名義集卷八載,此樹高三、四尺,枝葉下垂如蓋。

原文

算師目犍連經

中阿含144/算數目揵連經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舍衛國,在東園鹿子母堂。
  爾時,算數梵志目揵連中後彷徉,往詣佛所,共相問訊,卻坐一面,白曰:
  「瞿曇!我欲有所問,聽乃敢陳。」
  世尊告曰:
  「目揵連!恣汝所問,莫自疑難。」
  算數目揵連則便問曰:
  「瞿曇!此鹿子母堂漸次第作,轉後成訖:瞿曇!此鹿子母堂{椷梯}[隥梯],初昇一隥,後二、三、四,瞿曇!如是,此鹿子母堂漸次第上。瞿曇!此御象者,亦漸次第調御成訖,謂:因鉤故。瞿曇!此御馬者,亦漸次第調御成訖,謂:因
()故。瞿曇!此剎利亦漸次第至成就訖,謂:因捉弓箭故。瞿曇!此諸梵志亦漸次第至成就訖,謂:因學經書故。瞿曇!我等學算數,以算數存命,亦漸次第至成就訖:若有弟子,或男或女,始教一一數,二、二、三、三、十、百、千、萬,次第至上。瞿曇!如是,我等學算數,以算數存命,漸次第至成訖。沙門瞿曇!此法律中,云何漸次第作至成就訖?」
  世尊告曰:
  「目揵連!若有正說漸次第作,……乃至成訖,目揵連!我法律中謂正說,所以者何?目揵連!我於此法律漸次第作至成就訖:
  目揵連!若年少比丘初來學道,始入法律者,如來先教:『比丘!汝來!身護命清淨,口、意護命清淨。』
  目揵連!若比丘身護命清淨,口、意護命清淨者,如來復上教:『比丘!汝來觀內身如身,至觀覺、心、法如法。』
  目揵連!若比丘觀內身如身,至觀覺、心、法如法者,如來復上教:『比丘!汝來觀內身如身,莫念欲相應念,至觀覺、心、法如法,莫念非法相應念。』
  目揵連!若比丘觀內身如身,不念欲相應念,至觀覺、心、法如法,不念非法相應念者,如來復上教:『比丘!汝來!守護諸根,常念閉塞,念欲明達,守護念心而得成就,痚_正知:若眼見色,然不受相,亦不味色,謂忿諍故,守護眼根,心中不生貪伺、憂慼、惡不善法,趣向彼故,守護眼根。如是,耳、鼻、舌、身,若意知法,然不受相,亦不味法,謂忿諍故,守護意根,心中不生貪伺、憂慼、惡不善法,趣向彼故,守護意根。』
  目揵連!若比丘守護諸根,常念閉塞,念欲明達,守護念心而得成就,痚_正知,若眼見色,然不受相,亦不味色,謂忿諍故,守護眼根,心中不生貪伺、憂慼、惡不善法,趣向彼故,守護眼根。如是,耳、鼻、舌、身,若意知法,然不受相,亦不味法,謂{}[忿]諍故,守護意根,心中不生貪伺、憂慼、惡不善法,趣向彼故,守護意根者,如來復上教:『比丘!汝來!正知出入,善觀分別,屈伸低仰,儀容庠序,善著僧伽梨及諸衣鉢,行住坐臥、眠寤語默皆正知之。』
  目揵連!若比丘正知出入,善觀分別,屈伸低仰,儀容庠序,善著僧伽梨及諸衣鉢,行住坐臥、{}[?]寤語默皆正知者,如來復上教:『比丘!汝來!獨住遠離,在無事處,或至樹下空安靜處、山巖石室、露地穰積,或至林中,或住在塚間。汝已在無事處,或至樹下空安靜處,敷尼師檀,結{}[]趺坐,正身正願,{}[]念不向,斷除貪伺,心無有諍,見他財物、諸生活具,莫起貪伺,欲令我得,汝於貪伺淨除其心。如是,瞋恚、睡眠、{調}[]悔、斷疑、度惑,於諸善法無有猶豫,汝於疑惑淨除其心。汝斷此五蓋:心穢、慧羸,離欲、離惡不善之法,……至得第四禪成就遊。』目揵連!若比丘離欲、離惡不善之法,……至得第四禪成就遊者,目揵連!如來為諸年少比丘多有所益,謂:訓誨教訶。目揵連!若有比丘長老、上尊、舊學梵行,如來復上教,謂:究竟訖一切漏盡。」
  算數目揵連即復問曰:
  「沙門瞿曇!一切弟子如是訓誨、如是教訶,盡得究竟智必涅槃耶?」
  世尊答曰:
  「目揵連!不一向得,或有得者,或不得者。」
  算數目揵連復更問曰:
  「瞿曇!此中何因何緣?有涅槃、有涅槃道,沙門瞿曇現在導師,或有比丘如是訓誨、如是教訶,得究竟涅槃,或復不得耶?」
  世尊告曰:
  「目揵連!我還問汝,隨所解答。目揵連!於意云何?汝知王舍城處,諳彼道耶?」
  算數目揵連答曰:
  「唯然,我知王舍城處,亦諳彼道。」
  世尊問曰:
  「目揵連!若有人來,欲見彼王,至王舍城,其人問汝:『我欲見王,至王舍城,算數目揵連知王舍城處,諳彼道徑,可示語我耶?』汝告彼人曰:『從此東行,至彼某村,從某村去,當至某邑,如是,展轉至王舍城。若王舍城外有好園林,其地平正,樓觀浴池,若干華樹,{}[]長流河,又有清泉盡見盡知。』彼人聞汝語,受汝教已,從此東行,須臾不久,便捨正道,從惡道還,若王舍城外有好園林,其地平正,樓觀浴池,若干華樹,{}[]長流河,又有清泉,彼盡不見,亦不知也。
  復有人來欲見彼王,至王舍城,其人問汝:『我欲見王,至王舍城,算數目揵連知王舍城處,諳彼道徑,可示語我耶?』汝告彼人曰:『從此東行至彼某村,從某村去當至某邑,如是,展轉至王舍城。若王舍城外有好園林,其地平正,樓觀浴池,若干華樹,{}[]長流河,又有清泉,盡見盡知。』彼人聞汝語,受汝教已,即從此東行至彼某村,從某村去得至某邑,如是,展轉至王舍城,若王舍城外有好園林,其地平正,樓觀浴池,若干華樹,{}[]長流河,又有清泉,盡見盡知。
  目揵連!此中何因何緣?有彼王舍城,有王舍城道,汝現在導師,彼第一人隨受汝教,於後不久,捨平正道,從惡道還,若王舍城外有好園林,其地平正,樓觀浴池,若干華樹,{}[]長流河,又有清泉,彼盡不見,亦不知耶?彼第二人隨受汝教,從平正道展轉得至於王舍城,若王舍城外有好園林,其地平正,樓觀浴池,若干華樹,{}[]長流河,又有清泉,彼盡見盡知耶?」
  算數目揵連答曰:
  「瞿曇!我都無事。有彼王舍城,有王舍城道,我現在導師,彼第一人不隨我教,捨平正道,從惡道還,若王舍城外有好園林,其地平正,樓觀浴池,若干華樹,{}[]長流河,又有清泉,彼盡不見,亦不知{}[]。彼第二人隨順我教,從平正道展轉得至於王舍城,若王舍城外有好園林,其地平正,樓觀浴池,若干華樹,{}[]長流河,又有清泉,彼盡見盡知耳。」
  世尊告曰:
  「如是,目揵連!我亦無事。有彼涅槃、有涅槃道,我為導師,為諸比丘如是訓誨、如是教訶,得究竟涅槃,或有不得。目揵連!但各自隨比丘所行,爾時,世尊便記彼行,謂:究竟漏盡耳。」
  算數目揵連白曰:
  「瞿曇!我已知,瞿曇!我已解。瞿曇!猶如良地有娑羅林,彼中有守娑羅林人,明健不懈,諸娑羅根以時鋤掘,平高填下,糞沃溉灌,不失其時,若其邊有穢惡草生,盡拔棄之,若有橫曲不調直者,盡[-+]治之,若有極好中直樹者,便權養護,隨時鋤掘,糞沃溉灌,不失其時,如是,良地娑羅樹林轉茂盛好。瞿曇!如是,有人諛諂、欺誑、極不庶幾、無信、懈怠、無念、無定、惡慧、心狂、諸根掉亂,持戒寬緩,不廣修沙門,瞿曇!如是之人不能共事,所以者何?瞿曇!如是人者,穢污梵行。瞿曇!若復有人不有諛諂,亦不欺誑,庶幾,有信,精進不懈,有念、有定,亦有智慧,極恭敬戒,廣修沙門,瞿曇!如是之人,能共事也,所以者何?瞿曇!如是人者,清淨梵行。
  瞿曇!猶諸根香,沈香為第一,所以者何?瞿曇!彼沈香者,於諸根香為最上故。瞿曇!猶諸娑羅樹香,赤栴檀為第一,所以者何?瞿曇!赤栴檀者於諸娑羅樹香為最上故。瞿曇!猶諸水華,青蓮華為第一,所以者何?瞿曇!青蓮華者於諸水華為最上故。瞿曇!猶諸陸華,修摩那花為第一,所以者何?瞿曇!修摩那花者於諸陸花為最上故。瞿曇!猶如世中諸有論士,沙門瞿曇為最第一,所以者何?沙門瞿曇論士能伏一切外道異學故。世尊!我今自歸於佛、法及比丘眾,唯願世尊受我為優婆塞!從今日始,終身自歸,乃至命盡。」
  佛說如是,算數目揵連及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