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喜捨與外道的區別
    佛陀非常鼓勵他的學生修習慈悲喜捨,而其他如基督、天主教是信仰上帝或耶穌的博愛,在大乘教堳h是主張大慈大悲或大愛,但它們彼此間究竟有什麼不同?對此問題我曾請教過很多知名的高僧大德,但沒有一個人的回答能令我滿意,直到閱讀此經,赫然發現原來早在遠古佛陀時代就已經有人提出同樣的質疑,而佛陀在此也展現了優於其他宗教師的智慧,且讓我們一起來欣賞佛陀精采的演說。  

選譯自北傳《雜阿含經》第七四三篇

喬正一譯於西元二○○五年二月二十六日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佛陀駐錫在釋族黃枕村落,當時有許多比丘一大清早穿好袈裟,帶著缽正準備進入村中乞食化緣。由於出發時間太早,途經外道出家精舍,比丘們打算先暫時在那裡等候。於是一行人來到外道精舍,與外道的出家人彼此問候過,便坐在一旁。

    外道出家人趁機問這群比丘:「聽聞沙門瞿曇是這樣教導他的學生:『如果不斷除五蓋煩惱心,慧力便羸弱,就是修行的障礙,無法趣向涅槃。所以應盡力控制心念,修行四念處,使內心與慈愛相應,沒有怨恨、沒有嫉妒,也沒有瞋恚,令心廣大無量,將慈愛之念普及於四方、四維、上、下一切世間。照同樣的方法去修習悲、喜、捨心。』

但我們的導師也是這樣子教導我們,那我們的教法與沙門瞿曇所說的又有何異?他們一樣都能說法啊?

    比丘們因一時無法反駁外道出家人的質問,非常困窘,很不開心,祇好保持緘默,離開座位悄然離去。比丘們進入村落乞食後便折返精舍,置妥衣缽,洗好腳,來到佛前頂禮佛足,退坐在一旁,將剛才的經過一五一十向世尊報告。

    世尊聽後便說:「對於這些外道出家人所提出的質疑,你們便應該進一步去反問他們:『你們修習慈心的目的是什麼?修習悲、喜、捨心的目的又是什麼?各自可以獲得什麼樣的殊勝果報?』

 如果當時能提出這樣的反問,就會使這些外道出家人惶恐、慌亂,他們可能因答不出來便胡言亂語,或顧左右而言他,也可能會惱羞成怒因而詆毀你們,或者保持緘默,又或者因無法辯駁而低頭思惟你們所提出的反問。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除了佛陀及追隨佛陀的聖賢弟子以外,在這宇宙中我從未發現有哪個天神、惡魔、梵天、沙門、婆羅門、及一般凡人,會聽到我這樣說因而心生隨喜並樂於奉行。

 比丘們,若能勤於修習慈愛,使心與慈愛相應,能獲得最殊勝的清淨禪境;若能勤於修習悲憫,使心與悲憫相應,能達到最殊勝的空入處禪境;若能勤於修習喜心,能得到最殊勝的識入處禪境;若能勤於修習捨心,便能進入最殊勝的無所有入處禪境。」

 

  比丘們聽完佛陀的演說後,都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七四三)如是我聞。一時。佛住釋氏黃枕邑。時。

瓛釵h比丘晨朝著衣持缽。入黃枕邑乞食

灡氶C眾多比丘作是念。今日太早。乞食時未

囍隉C我等可過外道精舍。爾時。眾多比丘即

齯J外道精舍。與諸外道出家共相問訊慰勞

齯w。於一面坐。諸外道出家言。沙門瞿曇為諸

孎怳l說如是法。不斷五蓋惱心。慧力羸。為

艭棆炊嚏C不趣涅槃。盡攝其心。住四念處。

齯葳P慈俱。無怨無嫉。亦無瞋恚。廣大無量。

礸蔬蚰R滿。四方.四維.上.下一切世間。心與慈

灟恁C無怨無嫉。亦無瞋恚。廣大無量。善修習

囓R滿。如是修習。悲.喜.捨心俱亦如是說。我

礸孕蝝_為諸弟子作如是說。我等與彼沙

曭驩ˇ閬釵騕必均C所謂俱能說法。時。眾多

齯韖C聞諸外道出家所說。心不喜悅。默然不

屭。從座起去。入黃枕邑。乞食已。還精舍。舉

囍蝎琚C洗足已。詣佛所。稽首禮足。退坐一

灟情C以彼外道出家所說廣白世尊。爾時。世

矕L告諸比丘。如彼外道出家所說。汝等應

灠搳C修習慈心。為何所勝。修習悲.喜.捨心。為

囍顝珜荂C如是問時。彼諸外道出家。心則駭

矕瓷C或說外異事。或瞋慢.毀呰.違背.不忍。或

衋q然萎熟。低頭失辯。思惟而住。所以者何。我

齯ㄗˊ悀恁D魔.梵.沙門.婆羅門.天.人眾中。聞

孎琠珨㊣H順樂者。唯除如來及聲聞眾者。

齯韖C。心與慈俱多修習。於淨最勝。悲心修習

囍h修習。空入處最勝。喜心修習多修習。識入

瓥B最勝。捨心修習多修習。無所有入處最勝

囍羃’兢g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