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釋天主忍辱(一)

    西元2011年台灣歌壇出現了一個傳奇的人物--劉子千。劉子千的父親是早期演藝圈家喻戶曉的導演劉家昌,母親則是同期的玉女紅星甄珍。

    劉子千的「鴨嗓式」及「復古式」的唱腔,一開始遭盡了所有人的譏笑、羞辱、與謾罵,但劉子千的誠懇與憨直,在面對所有人時都以一貫的「不慍不怒」、及「謙和有禮」的態度回應,反而贏得了大家的喜愛,讓他由黑徹底翻紅,大舉開創了知名度。

    劉子千的傳奇際遇,有人說是他父親劉家昌的「逆勢操作」,但我認為這種說法是「事後諸葛」及「倒果為因」,且已遭劉家昌本人嚴正的駁斥。但不管怎樣,劉子千讓我聯想起本篇經文中的帝釋天主與佛陀的教誨---「慈心」、「忍辱」、與「謙卑」。

 

選譯自北傳《雜阿含經》第一一七篇

喬正一譯於西元二○○四年一月四日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當時佛陀駐錫在鞞舍離國獼猴池旁的重閣講堂。當時,世尊正對諸比丘們說法:「

在過去,有一個夜叉鬼,長相非常的醜陋難看,肆無忌憚地坐在帝釋天主的寶座上。三十三天見到這幅荒唐的情景,都非常的生氣,當諸天的瞋恚愈來愈大時,夜叉鬼的相貌竟然由醜陋漸漸轉化為端正俊美。

諸天立刻將這件怪事向帝釋天主報告,天主聽後便說:『這不是普通的小鬼,它是對治瞋恚的夜叉鬼。』帝釋天主便來到夜叉鬼面前,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袒露右肩,雙手合掌,向夜叉鬼自稱:『仁者,您好,我是釋提桓因。』三次,面對帝釋天主這般謙恭有禮的態度,夜叉鬼的相貌竟然又由端正漸漸轉化為醜陋,甚至消失不見。

這時,帝釋天主坐回自己的寶座,對諸天說:『切莫輕易起瞋恚,遇到他人的無禮時,不要以瞋報瞋,面對他人的惡行,也不要以惡行報復,應當要破除內心的驕慢,不起瞋心也不起害心,這樣的人就是聖賢,罪惡因瞋恚而生起,當盛怒時能控制情緒,使內心如山石般的堅定,就像是駕馭一輛將要逸脫韁繩的馬車,這種人才是善於調御身、口、意的調御丈夫。』」

 

佛陀說:「比丘們,釋提桓因貴為三十三天的天主,依然讚嘆不瞋的功德,你們如今已正信出家,修行解脫之道,更應該讚嘆不瞋的功德,學習安忍不瞋。」

 

  比丘們聽完佛陀的說法,都心生歡喜,決定依法奉行。

 

(一一七)如是我聞。一時。
佛住鞞舍離國獼猴池側重閣講堂。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過去世時。有一夜叉鬼。醜陋惡色。
在帝釋空座上坐。三十三天見此鬼醜陋惡色。
在帝釋空座上坐。見已。咸各瞋恚。諸天如是極瞋恚已。
彼鬼如是.如是隨瞋恚漸漸端正。時。
三十三天往詣天帝釋。白帝釋言。憍尸迦。
當知有一異鬼。醜陋惡色。在天王空座上坐。
我等諸天見彼鬼醜陋惡色。坐天王座。
極生瞋恚。隨彼諸天瞋恚。彼鬼隨漸端正。
釋提桓因告諸三十三天。彼是瞋恚對治鬼。爾時。
天帝釋自往彼鬼所。整衣服。偏袒右肩。
合掌三稱名字而言。仁者。我是釋提桓因。
隨釋提桓因如是恭敬下意。彼鬼如是.
如是隨漸醜陋。即復不現。時。釋提桓因自坐已。
而說偈言
 人當莫瞋恚  見瞋莫瞋報
 於惡莫生惡  當破壞憍慢
 不瞋亦不害  名住賢聖眾
 惡罪起瞋恚  堅住如石山
 盛瞋恚能持  如制逸馬車
 我說善御士  非謂執繩者
佛告諸比丘。
釋提桓因於三十三天為自在王。歎說不瞋。汝等如是正信.非家.
出家學道。亦應讚歎不瞋。當如是學。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