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傳巴利聖典《增支部經》鹽水喻
    此經與北傳中阿含經》鹽水喻篇相同, 佛陀教導人如何消業障的一部極為重要的經典,由此證明佛法的因果觀絕非如外道或民間通靈人所謂的宿命論。

    從本篇的經文可看出真正消業障的正確之道便是在日常生活中奉行慈、悲、喜、捨,由無量的慈悲喜捨的善業來沖淡昔日的惡業,善惡業並不能相抵,惟償還宿債時,便可輕輕鬆鬆地償還,可還得自在、沒有痛苦、沒有煩惱;反之,平日若不累積善業,屆時惡業現前,債主找上門,那只有乾瞪眼,任人宰割,做牛做馬,甚而加償利息,煩惱交逼,苦不堪言。反觀今日時下寺廟堭`舉辦的法會(如大悲懺、梁皇寶懺等等五花八門、不一而足的宗教儀式活動)以及新興密教鼓吹提倡的咒語、密法,甚至是風水、通靈、算命、奇門遁甲、養小鬼等五花八門,皆非 佛陀所教授的正法律! 佛陀從不鼓吹宗教的儀式,而是要我人於日常生活中如法如律地奉行八正道,屆時自能親身領受「法」的利益。寺廟堭`舉辦的種種懺悔法會,是否為正信?抑或僅為安慰、滿足信眾們一廂情願「消業障」的迷信?值得我們理性、客觀地深思。  

        我是這樣聽說的:

         佛陀說:「比丘們!如果有人說人必須依業受報,照那樣子的話,比丘們啊!就沒有梵行,也完全沒有滅苦的機會了;但如果說,凡人所受報必與其所作業相應(相對稱),照這樣說的話,比丘們啊!那就有梵行,也完全有滅苦的機會了。」

    世尊接著說:「比丘們!一個人可以做一椿小小的惡事而墮地獄;可是,比丘們啊!另一個人可以做同樣的小小惡事而得以在現生中消滅罪障,雖然那滅罪的方式在他看來並不輕鬆而是極端嚴重的。」

   「比丘們!什麼樣的人做了小小的惡事便墮地獄呢?比丘們啊!凡是不肯佈施,持身不嚴,定慧不修,心量狹小,心中被種種惡念、慾念、煩惱所纏縛,住於有限及惡法中的人,比丘們啊!這樣的人做了小小惡事就會墮地獄。」

   「比丘們!什麼樣的人做了同樣的小小惡事,在現生中就可以消滅罪障,雖然那滅罪的方式在他看來並不輕鬆而極為嚴重呢?比丘們啊!凡人廣行慈善佈施,持身嚴謹,持戒清淨,勤修定慧,心量廣大,不受種種惡念、慾念、瞋恚、煩惱所纏縛,所住法遍一切處,比丘們啊!這樣的人做了同樣的小小惡事,在現生中就可以消滅罪障,雖然那滅罪的方式在他看來並不輕鬆而極為嚴重。」

 

    「比丘們!就好比一個人將一塊鹽放在一小杯水中。比丘們啊!你們意下如何?這杯中些許的水是否會被這鹽弄得很鹹而不能喝了呢?」

    比丘們回答:「是的,世尊。」

    佛陀問:「為什麼呢?」

    比丘們回答:「因為,世尊,杯中只有很少的水,因此那塊鹽就把它弄得鹹不堪飲了。」

    佛陀又問:「比丘們!就好比一個人將一塊鹽丟在恆河水中。比丘們啊!你們意下如何?恆河水會因這塊鹽而被弄得鹹不堪飲了嗎?」

    比丘們回答:「確實不會的,世尊。」

    佛陀問:「又是為什麼呢?」

    比丘們回答:「因為,世尊,恆河中的水量很大,因此不會被一塊鹽弄得鹹不堪飲了。」

    世尊接著說:「比丘們!完全一樣的情形,有人可以因為做了一椿小小的惡事而墮入地獄;比丘們!也有人可以做了同樣的小小惡事而在現生中就消滅罪障,雖然那滅罪的方式在他看來並不輕鬆而極端嚴重。」

    (以下重複第三、四兩段)(編者按:即說明持身不嚴謹等等的人會墮地獄;持身嚴謹等等的人不會墮地獄的兩段文字。)

    「比丘們!有人可以為了半文錢、一文錢、或一百文錢而入獄;比丘們啊!也有人可以不為了那半文錢、一文錢、或一百文錢而入獄。」

   「比丘們!誰會為了半文錢、一文錢、或一百文錢而入獄呢?」

「比丘們!凡是窮苦的、困乏的、貧寒的人,會因了那半文錢、一文錢、或一百文錢而入獄。」

    「比丘們!誰不會為了半文錢、一文錢、或一百文錢而入獄呢?」

     「比丘們!凡是富有的、豐裕的、多金的人,就不會為了那半文錢、一文錢、或一百文錢而入獄。」

    「比丘們!完全一樣的情形,有人可以因為做了一椿小小的惡事而墮入地獄;比丘們!也有人可以做了同樣的小小惡事而在現生中就消滅罪障,雖然那滅罪的方式在他看來並不輕鬆而極端嚴重。」

(以下重複第三、四兩段)

               「比丘們!就好比一個屠夫,殺羊的人,如果有人偷了他的羊,他就會打他,將他綁起來,用火燒他,以虐他為樂;而另外一個人偷了他的羊,他卻不打他,不綁他,不燒他,也不以虐他為樂。」

           「比丘們啊!誰偷了羊,屠夫、殺羊者就會打他、綁他、燒他、以虐他為樂呢?」

「比丘們!凡是窮苦、困乏、貧寒的人做賊,比丘們 啊!如果他偷了羊,那屠夫、殺羊者就會打他、綁他、燒他、以虐他為樂。」

          「比丘們!誰偷了羊,屠夫、殺羊者卻不會打他、不綁他、不燒他、不以虐他為樂呢?」

           「比丘們!凡是富有的、豐裕的、多金的人,國王或國王的大臣做賊,如果他偷了羊,那屠夫、殺羊者就不會打他、綁他、燒他、也不以虐他為樂。反之,它會伸出合著的雙手,哀求說:『老爺,把羊或者羊款給我吧!』。」

           「完全一樣的情形,有人可以因為做了一椿小小的惡事而墮入地獄;比丘們啊!也有人可以做了同樣的小小惡事而在現生中就消滅罪障,雖然那滅罪的方式在他看來並不輕鬆而極端嚴重。」

(以下重複第三、四兩段)

             「比丘們!如果有人說人必須依業受報,照那樣子的話,比丘們啊!就沒有梵行,也完全沒有滅苦的機會了;但如果說,凡人所受報必與其所作業相應(相對稱),照這樣說的話,比丘們啊!那就有梵行,也完全有滅苦的機會了。」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