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心的功德

 

 

 

 

 

    慈心就是以慈愛之心對待一切的蒼生,猶如母親關愛子女一般。佛經上記載,修持慈心的功德無量無邊,簡略來說至少約有十一項功德:一、睡得好;二、醒時有朝氣;三、不會有惡夢;四、受眾人敬愛;五、受非人尊敬;六、受諸神冥冥中庇護;七、不會被刀、毒、火等所傷;八、禪修時很容易入定;九、容光煥發;十、臨死前不會恐懼昏亂;十一、就算生前未得解脫,死後也能往生到梵天。

    但以上並未涵蓋慈心的所有利益,例如調伏瞋恨心這一項,就是慈心的特質之一。此外,修持慈心還有獲致財富權勢的福報。一般來說,累積財富可以用布施、持戒、智慧、專業、努力、乃至任何善法獲得,但修持慈心也會在今生及來世獲得財富及權勢等榮華富貴。

    本經的重點之一是描述佛陀在過去前生的某一生中,曾修持慈心長達七年之久,結果獲得七劫生在色界第二禪的光音天、以及大梵天王、三十六次的帝釋天主、及十萬次人間轉輪聖王的福報。

    本經的另一個重點是佛陀說明身心的「無常」、「苦」、「無我」的特質。

 

選譯自北傳《雜阿含經》第(二六四)篇

喬正一譯於中華民國一○○年五月五日星期四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這是發生在古印度的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林裡的事。

    有一次,有一位比丘正在禪修,當時他在禪定中思維著:「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永恆不變的身體及物質?究竟有沒有不變的感受、情緒、思想、觀念、行為、衝動、及知覺意識呢?」

    這名比丘從禪境中出定,欲向佛陀請教這個問題,便起身來到佛前,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佛足,然後恭敬的坐在一旁。

    比丘將他心中的疑惑說出來,並請佛陀解釋。 

    這時,世尊在地上隨手抓起一把土,問這名比丘:「你有看見我手中的這把土嗎?」

    「我看見了,世尊。」比丘回答。 

    「比丘,這把土沒有辦法永遠的留在我手中,如果它可以永遠的留在我手中,那麼它就是永恆不變。」

    佛陀接著說:「我曾以宿命神通回憶我過去前生廣修福德善業,因而獲致精妙可愛的福報的往事。我過去曾於某一生修持慈心長達七年之久,就因為這一份善業,令我歷經地球七次的生滅,都未曾投生到欲界人間。當七劫的時間經過以後,我出生在色界的第二禪光音天。」

    「後來,當世界剛開始形成的時候,我第一個出生在梵天,成為創世的大梵天王。接著,當我在梵天的壽命結束以後,又出生在欲界的忉利天,連續三十六次都成為統治諸神的帝釋。」

    「接著,十萬次出生在人間,生生世世都成為轉輪聖王,統領四天下,以正法治理人民,並有七寶具足,有:輪寶、象寶、馬寶、摩尼寶、玉女寶、主藏臣寶、主兵臣寶;我有一千個勇猛強健的兒子;四海昇平,其地平正,無諸毒刺,我不以威力、也不以強迫的手段統治國家,一切以正法調伏。」

「轉輪聖王依法配有八萬四千隻龍象,皆以眾寶裝飾,並有寶網覆於背上。同時會建立寶幢,由布薩象王為首在前作嚮導,一天中於早上及傍晚二個時段來到殿前。」 

「當時,我心想:『這些大群象,身形巨大,日日往返,途中難免會蹈殺眾生無數,我希望其中的四萬二千隻大象每一百年才來一次。』就這樣,一切如我所願,八萬四千隻象中的一半每一百年才來一次。」 

「又轉輪聖王依法也配有八萬四千匹馬,都是以純金打造的交通工具,還有金網覆蓋在馬背上,由婆羅馬王為其導首。」

「轉輪聖王也配有八萬四千輛寶車,有金車、銀車、琉璃車、頗梨車。這些車子都有獅子皮、虎皮、豹皮、及雜色欽婆羅覆襯,跋求毗闍耶難提音聲之車為其導首。」 

「轉輪聖王依法統治管轄八萬四千座城池,一切安隱豐樂,人民熾盛,拘舍婆提城為首都。」 

「轉輪聖王依法享有八萬四千種宮殿,這些宮殿都是由金、銀、琉璃、頗梨、摩尼琉璃等寶物所打造,以訶宮殿為上首。」 

「比丘!轉輪聖王依法享有八萬四千種寶床,這些名貴的大床都是由金、銀、琉璃、頗梨,種種繒褥、氍氀、毾毛所製造,以迦陵伽的棉被敷蓋在床上,並安置丹枕。」

「還有,比丘!轉輪聖王依法享有八萬四千件名貴的衣服,這些衣服都是迦尸細衣、芻摩衣、頭鳩羅衣、拘沾婆衣。」 

「比丘!轉輪聖王依法有八萬四千位玉女妃子服侍,這些美麗聰慧的玉女妃子都是來自高貴的剎利、或似剎利等階級。」 

「最後,比丘!轉輪聖王依法享有八萬四千種美味的佳餚飲食,眾美味皆具足,應有盡有。」

「比丘!雖然轉輪聖王依法有八萬四千位玉女服侍,但事實上也只會由一人服侍我;雖有八萬四千件名貴的衣服,但我也只會穿一件;雖有八萬四千座名貴的大床,但我只會睡在一張床上;雖有八萬四千座宮殿,但我只住在其中一間宮殿;………………..。」 

「比丘!你可知我過去前生為何享有如此不可思議的福報?擁有如此的權勢?這都是因為三種善行功德所致,分別是:布施、調伏(持戒)、修道(禪定)。」 

「比丘,你要知道,一般世間的凡夫俗子都長期沈溺在五欲(色、聲、香、味、觸)的感官刺激中,慾壑難填,永不知足。只有聖人智慧圓滿,而常知足。」 

「比丘!世間的一切萬事萬物都會成為過去,且終將消失,一定會發生變化。不管他們數量多寡,也不論他們稱做什麼,都必將磨滅。」 

「所以,比丘!應止息一切的造作,對於身心五蘊應生厭離、斷欲、解脫。」

「比丘!我問你,色(身體)是永恆不變的?還是會變化的?」 

「是會變化的,世尊!」比丘回答。 

「既然是會變化的,那麼它是不是苦?」 

「是苦,世尊!」 

「比丘,如果無常、苦,都是會變化的現象,那麼一位聖弟子還可能會認定這是『我』?或發現另一個『我』?又或者在其中找到『我』的存在嗎?」 

「不會的,世尊。」 

「同樣的,對於心理精神方面的功能活動,如:感受、情緒、思想、觀念、行為、衝動、及知覺意識等,是永恆不變的?還是會變化的?」 

「是會變化的,世尊!」比丘回答。 

「既然是會變化的,那麼它是不是苦?」 

「是苦,世尊!」 

「無常、苦,都是會變化的現象,那麼一位聖弟子還可能會認定這是『我』?或發現另一個『我』?又或者在其中找到『我』的存在嗎?」 

「不會的,世尊。」 

佛陀最後總結道:「凡所有一切物質,不論是過去、未來、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都不是我,也不是另一個我,在其中也不可能找得到『我』的存在。」 

「比丘!一切有形的物質既然都是無常,那麼從來就未曾擁有,也就無所謂失去。所以對於一切有形的物質都不應心生貪戀、執迷、抓取,應當生厭離、離欲、解脫。同樣,對心理精神方面的功能活動,如:感受、情緒、思想、觀念、行為、衝動、及知覺意識等,也是做一樣的看待,不應心生貪戀、執迷、抓取,應當生厭離、離欲、解脫。如此,便能獲得解脫知見:『我這一生已是歷劫生死輪迴的最後一站,我已成就最圓滿的梵行,我已經見到了最高的法,我很清楚知道這一世死後不會再有來生。』」 

這名比丘聽到佛陀的解說以後,心裡非常的歡喜踊躍,他向佛陀頂禮後,便起身離去。離開後,獨自一人到一處安靜的地方,心裡頭念著佛陀手中那把土的教誨,很努力的思維,不懈怠。因為精進不懈怠,於是成就了最高的梵行,他已見法,可為自身作證:『我這一生已是歷劫生死輪迴的最後一站,我已成就最圓滿的梵行,我已經見到了最高的法,我很清楚知道這一世死後不會再有來生。』 

這位尊者已見到了最高的法,心得解脫,成為一位受人類及天神都尊敬的阿羅漢。

 

 

(二六四) 如是我聞: 一時,
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有異比丘於禪中思惟,
作是念:「頗有色常、琚B不變易、正住耶?如是受、想、
行、識,常、琚B不變易、正住耶?」
 是比丘晡時從禪起,往詣佛所,頭面禮足,卻住一面,
白佛言:「世尊!我於禪中思惟,作是念:
『頗有色常、琚B不變易、正住耶?如是受、想、行、識,常、琚B
不變易、正住耶?』今日世尊,頗有色常、琚B
不變易、正住耶?頗有受、想、行、識,常、琚B不變易、
正住耶?」 爾時,世尊手執小土摶,告彼比丘言:
「汝見我手中土摶不?」 比丘白佛:「已見。世尊!」
「比丘!如是少土,我不可得。若我可得者,
則是常、琚B不變易、正住法。」 佛告比丘:
「我自憶宿命,長夜修福,得諸勝妙可愛果報之事。
曾於七年中,修習慈心,經七劫成壞,
不還此世。七劫壞時生光音天,
七劫成時還生梵世,空宮殿中作大梵王,無勝、無上,
領千世界。從是已後,復三十六反,作天帝釋。
復百千反,作轉輪聖王,領四天下,正法治化,
七寶具足,所謂輪寶、象寶、馬寶、摩尼寶、
玉女寶、主藏臣寶、主兵臣寶;千子具足,皆悉勇健;
於四海內,其地平正,無諸毒刺,不威、不迫,
以法調伏。 「灌頂王法有八萬四千龍象,
皆以眾寶莊嚴而挍[-+]之,寶網覆上,
建立寶幢,布薩象王最為導首,朝、
晡二時自會殿前。我時念言:『是大群象,
日日再反往來,蹈殺眾生無數,
願令四萬二千象百年一來。』即如所願,八萬四千象中,
四萬二千象百年一至。
「灌頂王法復有八萬四千匹馬,亦以純金為諸乘具,金網覆上,
婆羅馬王為其導首。
「灌頂王法有八萬四千四種寶車,所謂金車、銀車、琉璃車、頗梨車,師子、
虎、豹皮、雜色欽婆羅以為覆襯,
跋求毗闍耶難提音聲之車為其導首。
「灌頂王法領八萬四千城,安隱豐樂,人民熾盛,
拘舍婆提城而為上首。
「灌頂王法有八萬四千四種宮殿,所謂金、銀、琉璃、頗梨、摩尼琉璃,
由訶而為上首。 「比丘!
灌頂王法有八萬四千四種寶床,所謂金、銀、琉璃、頗梨,種種繒褥、氍氀、毾[*]
迦陵伽臥具以敷其上,安置丹枕。 「復次,
比丘!灌頂王法復有八萬四千四種衣服,
所謂迦尸細衣、芻摩衣、頭鳩羅衣、
拘沾婆衣。 「復次,比丘!灌頂王法有八萬四千玉女,
所謂剎利女、似剎利女,況復餘女。 「復次,比丘!
灌頂王法有八萬四千飲食,眾味具足。
比丘!八萬四千玉女中,唯以一人以為給侍;
八萬四千寶衣,唯著一衣;八萬四千寶床,
唯臥一床;八萬四千宮殿,唯處一殿;
八萬四千城,唯居一城,名拘舍婆提;
八萬四千寶車,唯乘一車,名毘闍耶難提瞿沙,
出城遊觀;八萬四千寶馬,唯乘一馬,名婆羅訶,
毛尾紺色;八萬四千龍象,唯乘一象,
名布薩陀,出城遊觀。 「比丘!此是何等業報,
得如是威德自在耶?此是三種業報,
云何為三?一者布施,二者調伏,三者修道。比丘當知,
凡夫染習五欲,無有厭足,聖人智慧成滿,
而常知足。比丘!一切諸行,過去盡滅、
過去變易,彼自然眾具及以名稱,皆悉磨滅。是故,
比丘!永息諸行,厭離、斷欲、解脫。比丘!
色為常?無常?」 比丘白佛言:「無常。世尊!」
「若無常者,是苦耶?」 比丘白佛言:「是苦。世尊!」
「比丘!若無常、苦,是變易法,
聖弟子寧復於中計我、異我、相在不?」 比丘白佛:「不也,世尊!」
「如是受、想、行、識,為常、為無常。」 比丘白佛言:
「無常。世尊!」 「若無常者,是苦耶?」 比丘白佛言:
「是苦。世尊!」 「比丘!若無常、苦,是變易法,
聖弟子寧復於中計我、異我、相在不?」 比丘白佛:
「不也,世尊!」 佛告比丘:「諸所有色,若過去、
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
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不異我、不相在。
如是受、想、行、識,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
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
彼一切非我、不異我、不相在。比丘!
於色當生厭離、厭、離欲、解脫。如是於受、想、行、識,
當生厭、離欲、解脫,解脫知見:『我生已盡,
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時,
彼比丘聞佛所說,踊躍歡喜,作禮而去。
常念土摶譬教授,獨一靜處,精勤思惟,不放逸住;
不放逸住已:「所以善男子剃除鬚髮,正信非家,
出家學道,為究竟無上梵行,
見法自知身作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
自知不受後有。』」 時,彼尊者亦自知法,
心得解脫,成阿羅漢。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