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對邪淫的定義為何?根據北傳《雜阿含經》第一○二七篇中所載,所謂邪淫係指:若父母、兄弟、姊妹、夫主、親族,乃至授花鬘【註:雖未結婚,但已形同夫妻關係的男女朋友;或訂有婚約者】者,如是等護,以力強干,謂之邪婬。

 

上開定義的重點在於「護」這一字上,換成現代白話的用語就是「監護」、「照顧」、「看管」或「血親上的親密保護關係」。舉例而言,如果跟一個有父母監護的未成年少女發生性關係,其性行為將嚴重破壞其父母對該名未成年少女的監護關係。也就是說,罪不在性,而是在於因性行為所衍生出的後患。

 

再進一步思考一個問題,「通姦」算不算邪淫?很多人會不假思索的回答「是」,但問題真的這麼單純嗎?古今中外很多有錢有勢的男子皆以三妻四妾標榜其身份地位,就算不重婚,也多半台面下暗養情婦。在佛經裡,我們可以看到佛陀的許多在家弟子多半不只一個老婆,許多大國王、大臣、大長者,妻妾成群者比比皆是,但他們皆是佛陀的忠實弟子,有的還證得初果,佛陀從未譴責其邪淫,甚至還稱讚他們的品德與修行。更甚者,佛陀成佛以前,還是一名的太子的時候,就已不只一個妻子。

 

因此,我們不禁要重新思考佛陀對邪淫的看法究竟為何?我們從歷史文獻的資料可以肯定一件事,佛陀從不正面表示何種婚姻制度為佳,因為所謂的婚姻是入世的制度,是世間法的問題,佛從不去干涉,也不做批評。現今的一夫一妻制,其實是源自於西方基督教國家的價值觀,但不少人對這種制度是抱持著質疑的態度,認為所謂的一夫一妻制,其實違反人性。正如同佛陀對於死刑的存廢也不表示任何態度,只明白的告訴我們過去、現在、及未來諸佛皆喝叱殺生,殺生非法,但事實上在古印度當時的國家不僅存有死刑,甚至許多死囚凌遲前還遭受凌虐,然而佛陀的在家弟子裡也有劊子手,其臨終前甚至因篤信舍利弗尊者而死後生天【見南傳法句經】。

 

那麼,到底什麼才是邪淫?我們或可另從北傳雜阿含經第一○四四篇略窺其一二,經中佛陀是這麼說的:「我既不喜歡別人勾引、騷擾、侵犯、強暴我的母親、妻子、女兒(或父親、丈夫、兒子),別人一定也不喜歡受到如此對待,我今又豈可去勾引、騷擾、侵犯、強暴別人的母親、妻子、女兒(或父親、丈夫、兒子)?所以我願受持不邪婬戒。」換言之,用同理心去體會所淫的對象,及其家屬或親人的感受,不論是哪一名未成年少女,皆是人生父母養,皆是父母捧在手裡的掌上明珠。只要是正常的父母,沒有人會樂於見自己的女兒遭人凌辱,將心比心,如果自己也有女兒,也會希望她平安、快樂。談到這裡,劈腿算不算邪淫?通姦算不算邪淫?相信各位自己心裡應該已經有一把尺了。

 

本篇是出自南傳長老尼偈的記載,因篇幅過長,故僅節錄其精要。經中的女主角出家前是家世良好的女子,品貌兼具,無奈其三任丈夫皆無故離她而去,她出家後修成阿羅漢,具宿命通,發現七世前自己曾是男子,但因邪淫的惡業而墜入地獄,嗣轉生至畜生,連續幾世皆慘遭閹割的厄運,後來轉生為人竟成為同時擁有兩性器官的陰陽人,又一世轉生為女性,作人家的小老婆,但因嫉妒大老婆受寵而挑撥離間,將大老婆趕出家門。她因「邪淫」及「挑撥離間」兩項惡業,致使今生的幾度婚姻皆不幸,是一則很典型且發人深省的佛教故事。

 

選譯自南傳巴利《長老尼偈》

喬正一譯於西元2008/5/25

         這是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兩位聖比丘尼扥缽化緣完後,尋得一棵陰涼的大樹,準備午後精進修持。

 

這兩位聖者,一位叫做伊悉,另一位叫做菩提。兩人都已證得最高果位,皆是阿羅漢。

    

    菩提看到伊悉長得花容月貌,個性溫良賢淑,還出生於名門望族,很好奇正值花樣年華的她,為何願意捨棄青春歡樂,投入修行的行列?於是菩提向伊悉請教她出家的修行因緣。

    

    只見伊悉莞爾一笑,說道:「這是我過去前生的業力,菩提姊妹,既然您問起,就請聽我仔細道來。」

 

    菩提回答:「姊妹,您請說吧!」

 

    伊悉說:「我出家前是一位富商的千金,父親待我如掌上明珠。十六歲那年,父親把我許配給一戶門當戶對的好人家。過門後,我克盡為人婦的本分,天還未亮,便早早起床打理一切,見到公婆或小姑,甚至是親戚,我都戰戰兢兢地服務,即便老公責罵我,我也不頂嘴,公婆都誇我是難得的好媳婦,可是約莫半年,老公便提出分手的要求,公婆都非常的納悶,問我是不是得罪了丈夫?於是丈夫在沒有外遇的情況下,堅持不願與我同住。公婆只好無奈地把我送回娘家。這是我第一次不幸的婚姻。」

 

    「回娘家後,父親又把我許配給一個商人,這一次的嫁妝比上次減半,我自己則是充滿期待的心情過門,但才三個月,第二任丈夫也是在沒有外遇的情況下提出分手的要求。我問他是否我作錯了什麼,他說:『妳沒錯,我只是不想再與妳一起生活了。』」。

 

    「第三次,父親把我許配給一個乞士,不到一個月,這個乞士便向我父親要回他平日扥缽的工具,並表示不願再與我一起生活。」

 

    「經過了三次不幸的婚姻,使我的自尊及感情遭受無法承受的打擊,令我對人生徹底的絕望,當時甚至興起了自殺的念頭。所幸我生逢佛陀住世,有一回一位長老尼到我家化緣,我虔誠供養她後,向她表示想出家修行,了脫生死煩惱。父親當然是極力反對,但和父親理性地溝通後,父親也只好割捨親愛,尊重我的意願讓我出家。」

 

    「出家後,我精進的修持,才七天,便證得阿羅漢果,同時也獲得能憶念前世今生及未來的神通,於是我便運用這份神通來觀察我過去世的業力,我才了解到今生的不幸是種因於過去前生的惡行。」

 

    「原來,在久遠的過去世,我曾是一個男人,我的職業是金屬細工匠。當時的我年少輕狂,放蕩不羈,跟有夫之婦的女子發生性關係,而不知羞恥,且沉醉於邪淫逸樂中,不能自拔。」

 

「那一世的生命結束後,我墜入地獄堙A受盡好幾萬年的痛苦,待我在地獄的折磨完畢,我從一個瞎眼的母羊肚子堨X生,一出生便駝背,且遭主人閹割,當時的生殖器傷口未愈,長出許多的蛆,令我痛苦不堪。」

 

「接下來,我出生為猿猴,當時的國王下令,要將剛出生的猿猴閹割,我便在王令下遭了殃。」

 

「又一世,我出生為牛,全身古銅色,我的主人又將我閹割,並且不斷地奴役我。」

 

「終於我轉生為人,可是出生在奴僕的家中,而且生來是個兼具兩性器官的陰陽人,不男不女,不到三十歲就死了。」

 

「接著,我出生在一個馬車夫的家中,這一世我生為女人,從小家境窮困,常為債主逼債,父親為還債,逼迫我做苦役幫忙家境,從小在打罵及眼淚的苦日子裡撐過。到十六歲,我嫁給了另一個馬車夫,可是這個馬車夫已經有了一個太太,他們感情很好,令我非常的忌妒,於是我常在枕邊對丈夫說大老婆的壞話,挑撥他們的感情,將大老婆趕出家門………。」

 

    「因為過去世的邪淫惡業,殃及我多世受難,又加上因我前世做人家小老婆時,挑撥離間,故而我今生的婚姻如此不幸,即便沒有第三者的破壞,丈夫還是會捨我離去。但因我今世克盡婦德,加上更久遠的某個過去世所修持諸多的福德善業,致使我這一世能有幸得遇佛陀,出家修梵行,很快的修成聖果,獲得能憶知前世未來的宿命通。」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