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苦行

 

 

    佛陀成佛以前曾在森林裡獨自苦修,但並不是每一尊佛都會像釋迦牟尼佛一般歷經六年的苦行才能成佛,佛陀在本經中解釋這是他過去前生輕慢三寶的惡業所致。這六年的苦行,其過程非常的艱辛,世尊嚐盡了各種錯誤,千辛萬苦地摸索,甚至幾乎死亡,最後才能成佛。佛陀以此告誡弟子們應善護身口意,不要輕慢三寶,以免為自己的修行招來障礙。

    佛陀在本經中也同時提到他因為過去的善友護喜的規勸與引見,才能親近三寶,對他非常感念在心,也提到善知識對修行人的重要。而經中的這位護喜,就是北傳《雜阿含經》中的無煩天神,他已證三果,現居於色界天的頂端淨居天。

選譯自北傳《佛說苦行宿緣經》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13/7/13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佛陀與五百多位具足六大神通的阿羅漢大比丘一起聚集在阿耨龍王大泉池畔,而現場只有阿難尊者一人尚未證得阿羅漢。

當時,佛陀對舍利弗尊者說道:「在過去很久遠以前的波羅捺城邊,離去城不遠之處,有一處名叫『多獸』的城市。城中有一位婆羅門,身居當地國王的宰相,位高權重。他有一個兒子,他的頭髮因遺傳基因之故呈火燒的樣子,因此他的名字被稱為火鬘。」

「這位婆羅門長相非常的俊帥,有三十種大人之相。他學問淵博,遍覽各種梵志典籍、圖書、纖記,無事不博。舉凡外道的禁戒及各種數學算術,他都能明練通達。」

「當時城中有一位製造磚瓦師的兒子,名叫難提婆羅,中譯為護喜。他與火鬘從小就是好朋友。難提婆羅雖然出身貧困,但他很勤奮,個性很溫柔慈愛,又孝順父母。他的父母眼睛都瞎了,但他依然不離不棄地供養雙親,令其無所匱乏。」

「護喜雖為瓦師,但卻不以手掘地,亦不使人代掘。他只取破棱Y岸,以及被老鼠弄壞的土石,然後和為瓦器。但他的手藝精湛,總能化腐朽為神奇,作出極為精緻的瓦器,因此有很多客戶上門,若有男女欲來買瓦器,便以穀、麥、麻、豆等物置於地上,然後取瓦器而離去。護喜生性淡泊,他不會跟客戶討價還價,亦不收取金銀財帛,他只收取穀米,供他及父母食用而已。」

「當時是迦葉佛的時代,迦葉佛所住的精舍離多獸城不遠。他與二萬名阿羅漢一起住在精舍。」

「有一天,護喜對他的好友火鬘說:『我們一起去拜見迦葉如來好不好?』」

「火鬘卻興趣缺缺,答道:『幹嘛去見那些禿頭的沙門?他們不過是禿頭的人,哪會有什麼道行呢?』」

「護喜勸說:『不能這樣講!佛法很難遇得到啊!』」

「護喜再三地遊說,火鬘仍不肯同行。護喜只好改變策略,邀火鬘一起水邊泡澡。火鬘這才同意。他們一起到水邊洗澡,洗過之後便穿上了衣服,護喜便舉起右手遙指說:『火鬘,你看,那就是迦葉如來的精舍,離這裡不遠哦,我們一起去拜見佛陀吧。』」

「火鬘仍執意不肯。護喜便拉著火鬘的衣服說道:『走啦!就去看一下嘛。很近的啦。』火鬘甩不開護喜的手,便脫下衣服欲離去。護喜在後面追著,然後抓起火鬘的腰帶說:『只要見一下我們就回去。』火鬘又解下腰帶說:『我就是不要去見那些禿頭沙門!』護喜沒辦法,只好抓住火鬘的頭說:『拜託!一起去見佛吧!』」

佛陀對舍利弗說:「按照當時波羅捺國的法律,抓別人的頭是一項很嚴重的罪,重到可處死刑。火鬘替他的好友感到擔心,他心想:『這個瓦師子是想找死嗎?怎麼敢抓我的我頭?』」

「護喜對火鬘說:『我就算死,也要使你見到佛。』」

「火鬘大受感動,他認為護喜寧可一死也要讓他見到佛,想來應該是真有好處才對。於是他對護喜說道:『好啦!好啦!你先放開我!我跟你去就是了啦!』」

「護喜立即放手,火鬘便跟隨護喜一起去見迦葉佛。護喜很恭敬地先跪在地上,額頭觸地,禮拜迦葉如來的雙足,然後起身坐在一旁。但火鬘卻非常的高傲,他只有舉手打招呼而已,然後便坐在一旁。」

「護喜合掌對迦葉佛說:『他叫火鬘,是多獸邑中太史之子。他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但他不識三尊,不信三寶,也不肯見佛,不聞法,不供養眾僧。懇請世尊開化愚冥,使其信解。』」

「火鬘一直盯著世尊看,他從頭至足,又從足至頭,凝視著佛陀的諸般相好,他發現如來的威容巍巍,諸根寂定,純淑調和,以三十二相嚴飾其體,八十種好以為姿媚。儀表如娑羅樹花,身猶須彌山,無能見其頂。面如月滿,光如日明,身色如金山。」

「火鬘看見佛陀的相好以後,便心想:『我記得梵讖書上有相好相關的記載。今天我看見佛陀週身幾乎都具備了,但只有二項沒看到。』」

「於是火鬘便以下面的偈語問:「

所聞三十二  大士之相好
 於此人中尊  唯不覩二事
 豈有丈夫體  猶如馬藏不
 寧有廣長舌  覆面舐頭不
 願為吐舌示  令我決狐疑
 我見乃當知  如經所載不」

「火鬘想要看到另兩種大人吉相,於是迦葉如來便伸出廣長舌相,覆在臉上,甚至長及肉髻。然後舌頭又併覆兩邊的耳朵。七過舐頭,然後縮舌入口。接著發出色光普照大千世界,其光明蓋過太陽及月亮,甚至勝過色界的阿迦膩吒天上的光明。接著,光明還遶其身七匝,從頂上入。」

「迦葉如來又以神通示現陰馬藏,但只令火鬘一人獨見,其他的人都看不見。」

「火鬘見佛陀具足三十二相,無一缺減,心中踊躍歡喜,不能自勝。接著迦葉如來為火鬘說法,迦葉佛告訴火鬘:『一個發願成佛的菩薩,如果身不可行而行,那麼當他將來成佛時,其身形會很短小,這就是一個發願成佛的菩薩身不可行而行的雜染報。又如果口不可言而言,當這名發願成佛的菩薩將來要出家修行時,會非常的艱辛,必須嚐盡各種錯誤,千辛萬苦地摸索,才能成佛,這就是口不可言而言的雜染報。一個發願成佛的菩薩如果心中不可念而念者,那麼當這名菩薩成佛以後,其境內的眾僧常不和合,在在處處,共相是非,這就是心不可念而念的雜染報。所以高貴的年輕人,如果你想要成佛,那麼就應當放棄這三種惡行。』」

火鬘聽迦葉佛的開示以後,立即走到佛前,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佛足,然後長跪在地合掌說道:『世尊,對不起,請接受我的懺悔,我今後不敢再這麼高傲了。』」

「迦葉如來默然接受火鬘的懺悔。於是,火鬘與護喜這兩個年輕人一起起稽首佛足,然辭退離開。」

「火鬘在歸程的半路上,忽然思惟著迦葉如來說的三惡報,便轉身對護喜說:『你老早便迦葉佛那裡聽聞甚深的法寶,又為何不出家修道?』」

「護喜回答:『你有所不知,我的父母年邁,又雙眼失明,我必須肩負起供養二親的責任,怎麼能夠出家?其實,我也一直很想出家修道。但若我出家修道,父母就沒人照顧,他們一定很快就會死亡。所以,我沒辦法出家。』」

「火鬘對護喜說:『我從迦葉佛那裡聽聞了佛法,現在已經不樂在家。我想回到佛陀那裡,求他允許我出家當比丘。』」

「護喜讚嘆道:『善哉!善哉!火鬘真是有善根。你快去吧!佛世難值。』」

「火鬘向前擁抱護喜,然後合掌對他道謝:『我如果對你在身口意方面有失禮冒犯之處,請你原諒我,你真的是我的善友,能指授我正真的大道。』」

於是火鬘便說了以下的頌讚:

仁為我善友  法友無所貪
 導我以正道  是友佛所譽

火鬘回到精舍,在迦葉佛前,跪在地上,額頭觸地,稽首佛足,然後兩膝跪地合掌對佛說:『世尊,不知我是否可以跟隨您,剃除鬚髮入道,受具足戒?』」

佛陀對舍利弗說:「迦葉佛當下便度化了火鬘,為他授具足戒。」

佛陀又說:「你可知當時火鬘的是誰嗎?他就是我的前身。火鬘的父親,就是今世我的父王真淨。而當時的瓦師子護喜,就是在我出家前還是太子的時候,在宮中夜半時分來勸我出家修行的作瓶天神【譯按:此天神於北傳《雜阿含經》中有記載,他已證三果,現居色界天的頂端淨居天。】。」

「舍利弗,那個護喜,因頻勸我出家,真的是修行道上的善知識。但因我先前曾向護喜口出惡言,說道:『迦葉佛禿頭沙門,怎麼會有佛道可言』等惡語,因此惡言的惡業之故,在我臨成佛前,必須承受六年的苦行。舍利弗,在森林裡的六年,我日食一麻一米,大豆小豆。我雖受如此的辛苦折磨,卻於解脫法無益。我忍受飢渴、寒、熱、風雨、蚊虻之苦,搞得我身形枯燥,但卻於成佛之道並無任何助益。舍利弗,我六年的苦行,是因我過去前世對三寶不敬的惡業使然,我必須先償還過去的惡緣,然後才能證得阿耨三耶三菩提佛。」

於是世尊說了以下的宿緣偈:「

我昔火鬘童  向於護喜說
 髡頭何有佛  佛道甚難得
 以是因緣故  六年日不減
 受此勤苦行  望得成佛道
 不以是苦行  能得成佛道
 非道而行求  因緣自纏繞
 宿緣終不朽  亦不著虛空
 當護三因緣  莫犯身口意
 今我成佛道  得為三界將
   阿耨大泉中  自說先世緣」

佛陀最後對舍利弗說:「你看,如來眾惡已盡,諸善普具於一身。諸天神、神鬼、乾沓和、阿修羅、迦樓羅、甄陀羅、摩休勒等一切天龍八部,及一切蒼生,皆能度之。但如今我仍不免須承受過去的宿世惡業,如果連我都如此,那更何況是那些愚冥未得道的凡夫呢?所以,舍利弗,應當學善護身、口、意等三業。舍利弗,當如是學習。」

當佛陀說完以後,在場有一萬多名天神得須陀洹道,有八千隻龍受五戒,五千名夜叉受三自歸依。

阿耨池大龍王合掌對佛說:「世尊,您於我的泉池上,接受我的供養,說宿命因緣法,使我將來成佛時,不會有如此的惡因緣,使我眾惡皆盡,作真淨如來。」

佛陀對阿耨大龍王說:「如果你是真心發如是願,那麼就當小心善護身口意,不令犯惡,便可得如上所願,眾惡消盡,作真淨如來。」

阿耨大龍王聽聞佛所說的話,心中踊躍歡喜,便以天栴檀香散在佛及五百羅漢的四周。

佛於是為諸天龍神說安慰法。什麼是安慰法?就是行布施法,行持戒法,行生天道法,行斷欲法,行斷三惡道法,行無漏法行清淨法。

當佛陀說完法以後,便與諸比丘一起施展神通,各自離開花座。比丘們圍遶著佛陀,飛升在虛空中,高約七里。他們以神足飛行,就像鳥在空中遨翔,緩緩地降落在羅閱祇城的竹園精舍。

舍利弗及五百羅漢,阿耨大龍王、天龍八部鬼神等,都心生歡喜,並信受奉行。

 

原文/

聞如是。一時佛在阿耨大泉。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皆是阿羅漢。六通神足。唯除一比丘。阿難也。是時佛告舍利弗。往昔波羅捺城邊。去城不遠。有多獸邑。中有婆羅門。為王太史。國中第一。有一子。頭上有自然火鬘。因以為名。婆首端正。有三十相。梵志典籍。圖書纖記。無事不博。外道禁戒及諸算術。皆悉明練。時有一瓦師子。名難提婆羅。與火鬘。少小親友。心相敬念。須臾不忘。瓦師子。精進勇猛。慈仁孝順。其父母俱盲。供養二親。無所乏短。難提婆羅雖為瓦師。手不掘地。亦不使人掘。唯取破棱Y岸及鼠壞。和以為器。成好無比。若有男子女人欲來買者。以穀麥麻豆置地。取器而去。初不爭價數。亦不取金銀財帛。唯取穀米。供食而已。迦葉如來所住精舍。去多獸邑不遠。與大比丘眾二萬人。皆是羅漢。護喜語火鬘曰。共見迦葉如來去乎。火鬘答曰。護喜用見此髡頭道人為。直是髡頭人耳。何有道哉。佛道難可得。如是至三。護喜後日復語火鬘曰。共至水上澡浴乎。火鬘答曰可爾。便共詣水澡浴已著衣服。護喜舉右手。遙指示曰。迦葉如來精舍。去是不遠。可共暫見不。火鬘答曰。護喜用見此髡頭道人為。髡頭道人。何有佛道。佛道難得。護喜便捉火鬘衣牽曰。共至迦葉佛去來。去佛甚近不遠。火鬘便脫衣捨走。護喜逐後。捉腰帶挽曰。為可暫共見佛便還耶。火鬘復解帶捨走曰。我不欲見此髡頭沙門。護喜便捉其頭牽曰。為一過共見佛去來。佛語舍利弗。爾時波羅捺國俗。諱捉人頭。捉頭者法。皆斬刑。火鬘代其驚怖心念曰。此瓦師子。分死捉我頭耶。護喜語火鬘曰。爾我死終不相置。要當使卿見佛。火鬘心念。此非小事。必當有好事耳。乃使此人分死相捉。火鬘曰。放我頭。我隨子去耳。護喜即放。火鬘便還。結頭著衣服。即相隨共詣迦葉佛所。護喜禮迦葉如來足。於一面坐。火鬘直立舉手。問訊而已。便坐一面。護喜叉手白迦葉佛言。此火鬘者。多獸邑中太史之子。是我少小親友。然其不識三尊。不信三寶不見佛。不聞法。不供養眾僧。願世尊開化愚冥。使其信解。火鬘童子。熟視世尊。從頭至足。從足至頭。覩佛相好。威容巍巍。諸根寂定。純淑調和。以三十二相。嚴飾其體。八十種好。以為姿媚。儀如娑羅樹花。身猶須彌山無能見其頂。面如月滿。光如日明。身色如金山。火鬘見佛相好已。便心念曰。我梵讖記所載相好。今佛盡有。唯無二事耳。火鬘於是。說偈問曰
 所聞三十二  大士之相好
 於此人中尊  唯不覩二事
 豈有丈夫體  猶如馬藏不
 寧有廣長舌  覆面舐頭不
 願為吐舌示  令我決狐疑
 我見乃當知  如經所載不
於是迦葉如來。便出廣長舌相。以覆其面上及肉髻。并覆兩耳。七過舐頭。縮舌入口。色光出照大千世界。蔽日月明。乃至阿迦膩吒天光。還遶身七匝。從頂上入。迦葉如來。以神足力。現陰馬藏。令火鬘獨見。餘人不覩。火鬘童子。具足見佛三十二相。無一缺減。踊躍歡喜。不能自勝。迦葉如來為火鬘童子說法。說何法。說菩薩斷功德法。何等為斷菩薩功德法。身行惡。口言惡。意念惡。身不可行而行。口不可言而言。意不可念而念。云何菩薩。身不可行而行者。後作佛時。身形短小。族姓子。是為菩薩身不可行而行報也。云何菩薩口不可言而言者。後出家學時。力極勤苦。乃當得佛。族姓子。是為菩薩口不可言而言報。云何菩薩意不可念而念者。菩薩後成佛時。境內眾僧。常不和合。在在處處。共相是非。族姓子。是為菩薩心不可念而念報。族姓子。是為菩薩三惡行對。族姓子。當棄是。於是火鬘童子。即退前禮佛足。長跪叉手。白佛言。我今懺悔。身不可行而行。口不可言而言。意不可念而念。願世尊當受我此懺悔。從今已往。不復敢犯。如此懺至三。迦葉如來。默然受之。火鬘童子。護喜童子。俱起稽首佛足。辭退而還。火鬘童子。於中路。忽思惟向三惡報。便報護喜曰。卿為失利。不為得利。卿為無利。不為有利。我不應見卿面。不喜聞卿名。護喜答曰。何以故爾。火鬘曰。卿早從迦葉佛。聞深法寶。何能在家而不作道。護喜答曰。卿不知我父母年老。又復俱盲。供養二親。何由出家。我亦久欲為道耳。若我出家為道者。父母便當命終。以是故。不得出家耳。火鬘語護喜曰。我從迦葉佛。聞菩薩行三惡緣對。不復樂在家。我欲從此還至佛所。求為比丘。護喜報曰。善哉善哉。火鬘得思惟力耶。便可時還。所以然者。佛世難值故也。火鬘童子。即抱護喜已。便遶三匝。叉手謝曰。我設有身口意過於卿者。願見原恕。苦卿指授正真大道。於是火鬘童子。說頌讚曰
 仁為我善友  法友無所貪
 導我以正道  是友佛所譽
火鬘童子。於是說偈已。遶護喜三匝已。還詣精舍迦葉佛所。稽首佛足。兩膝跪地叉手白佛言。寧可得從迦葉如來。下鬚髮入道。受具足戒不。佛語舍利弗。迦葉即度火鬘童子。為道授其具足戒。佛語舍利弗。汝知爾時火鬘童子不。則我身是。火鬘父者。今父王真淨是。爾時瓦師童子護喜者。我為太子。在宮婇女。時夜半。作瓶天子。來謂我曰時到可出家去為道者是。舍利弗。此護喜者。頻勸我出家。則是作道善知識也。佛語舍利弗。我前向護喜。作惡語道。迦葉佛髡頭沙門。何有佛道。佛道難得。以是惡言故臨成阿惟三佛時。六年受苦行。舍利弗。爾時日食一麻一米大豆小豆。我如是雖受辛苦。於法無益。我忍飢渴寒熱風雨蚊虻之苦。身形枯燥。謂乎我成佛道實無所得。舍利弗。我六年苦行者。償先緣對畢也。然後乃得阿耨三耶三菩阿惟三佛耳。於是世尊。說宿緣偈曰
 我昔火鬘童  向於護喜說
 髡頭何有佛  佛道甚難得
 以是因緣故  六年日不減
 受此勤苦行  望得成佛道
 不以是苦行  能得成佛道
 非道而行求  因緣自纏繞
 宿緣終不朽  亦不著虛空
 當護三因緣  莫犯身口意
 今我成佛道  得為三界將
 阿耨大泉中  自說先世緣
佛語舍利弗。汝觀如來。眾惡已盡。諸善普具。諸天人神鬼乾沓和阿須倫迦樓羅甄陀羅摩休勒。一切眾生。皆欲度之。我猶不免宿對。況復愚冥未得道者。舍利弗。當學護身三口四意三。舍利弗。當學如是。佛說如來先世因緣時。萬一千天子。得須陀洹道。八千龍。皆受五戒。五千夜叉。受三自歸。阿耨大龍王叉手白佛。世尊。於我泉上。受我供養。說宿命因緣法。使我將來成佛時。莫有如此因緣。使我眾惡皆盡。作真淨如來。佛語阿耨大龍王。汝欲得如是願者。當極護身口意。不令犯者。可得如上所願。眾惡消盡。作真淨如來。阿耨大龍王。聞佛所說。踊躍歡喜。以天栴檀香散佛及五百羅漢上。佛於是為諸天龍神。說安慰法。何謂安慰法。行布施法。行持戒法。行生天道法。行斷欲法。行斷三惡道法。行無漏法行清淨法。佛說如是已。與諸比丘。各離本花座。比丘圍遶佛。踊在虛空。高七多羅以。神足飛行。猶鳥翔雲。徐徐而還。在羅閱祇竹園精舍。佛說是已。舍利弗。及五百羅漢。阿耨大龍王八部鬼神。歡喜受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