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對犯錯的眾生的確教導過改過的法門,重點在於「不二過」,而非逃避業報,並努力行善,廣修慈悲喜捨,一如「鹽水喻」般(見北傳中阿含鹽水喻經)沖淡往昔惡業,縱然惡業成熟,也可因己身的福德威勢,坦然且毫無煩惱的酬償宿債。就如同身強體壯之人,一旦面臨大病來襲,對他來說也不過像小感冒一般。又譬如平時有儲蓄習慣或保險的人,一旦遇上意外或災害,至少能將損失降低至最小程度。

政治鬥爭的殘酷嗜血,古今中外皆然,本經中的波斯匿王登基前為保住王位,殺害了眾多同父異母的兄弟,當他歸信三寶後,受到佛陀的教化,良心發現,深深追悔過去的惡行,但心靈一直無法獲得平靜,佛陀在本經中教導他如何改過向善,彌補過去所犯的錯。

本經的另一項重點在於告誡我們不可濫用權勢,因為權傾一時雖可呼風喚雨,但往往一時的貪瞋癡所鑄成的錯,其殺傷力卻難以想像,未來的惡報也難以估計。

選譯自北傳《增壹阿含經》第八篇

譯於西元2006/7/1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的:

那時佛陀是住在古印度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林內。當時波斯匿王為保住權位而殺害了上百個同父異母的兄弟。(註:這些被害人皆是波斯匿王的父親與宮中其他妃子、婢女、或民間女子私通所生下的兒子)

波斯匿王成為如來在家弟子後,對自己過去的惡行深感悔咎,他很明白自己為奪取王權而不擇手段,做出非常多惡業,踩著上百人的骷髏爬上頂峰。

波斯匿王的心一直無法獲得平靜,他不知有誰能夠清除他心中的愁憂。後來他想到自己已是如來在家弟子,這世上當然唯有世尊才能除去揮之不去的煩憂。

他打起精神,告訴自己不應該再繼續這樣懷憂懊惱,於是決定去找世尊尋求慰藉。

他告訴群臣:「你們趕快去替我準備寶羽之車,我要出舍衛城去找如來。」

群臣收到國王的命令後,即時備妥羽寶之車,對國王說:「寶車已備妥,大王可以啟程了。」

波斯匿王坐上羽寶車,椎鍾鳴鼓,懸繒幡蓋,隨從皆身戴鎧器,在諸臣圍遶之下駛出舍衛城,往祇洹精舍方向行進。

抵達後,波斯匿王步入祇洹精舍,一如過去為表示尊重聖者,他去除身上的五種威儀:蓋、天冠、拂.、劍、履屣等,全部脫掉。

他走到世尊面前,頭面著地,又以手摸如來雙足,恭敬地陳述今日前來的目的:「世尊啊,我今悔過,改往修來。我過去因一時的愚昧,不明是非真理,妄殺庶母百子,皆因為保住王權之故。我今前來深自懺悔,唯願世尊悲憫納受。」

佛陀對波斯匿王說:「很好,大王。你先起來回到座位上,我會為你說法。」

波斯匿王便起身回到座位上。

佛陀說:「人類的生命是非常的短暫又脆弱,最長的壽命也不過百年而已,能超過百歲以上的人瑞,世上並無幾人。

以人類壽命一百年為單位,就等於三十三天一日一夜。如果以天上三十日為一月,十二個月為一年,三十三天一般天人平均壽命為一千歲,換算成人類的壽命約十萬歲。

再以還活地獄中的一日一夜來計算,地獄中的三十日為一月,十二個月為一年,還活地獄中有的是五千歲,有的壽命長達半劫,有的壽命長達一劫。以上地獄中壽命的長短都是隨人所作惡行輕重而定,或有中夭者,換算成人中之壽命也長達百億之歲。

有智者會一直如此警惕自己:「如果我今天做出這樣的惡行,其樂少苦多,但後患卻難以估計。」

所以,大王,千萬不要因一己之私去傷害自己的父母、妻子、國家、人民,也千萬不要為爭權奪利而造孽,因為縱然目的已達,亦將如石蜜一般,初甜後苦。

同理,既然人類的壽命如此短促,又豈可將時間浪費在作惡之上?

大王當知,世上有四種非常恐怖的事老是在逼迫人身,始終無法制約,亦不可能以咒術、戰鬥、藥草所能抑折。分別是:生、老、病、死。

它們亦如四大山從四方逼來,各各相就,摧壞樹木,皆悉磨滅。此四事也是如此。

大王當知,若出生時,使父母所承受的憂、愁、苦、惱,是無法估計的;到老來時不再年輕,形貌壞敗,身體的各處器官、支節漸漸遲緩退化;就算是丁壯之年,若大病來襲,也得要承受虛弱無力之苦,甚至可能轉眼間便命喪黃泉;若死辰一到,身心五陰各自離散,還要面臨與親人分離之苦。

因此,大王,有此四大纏身,人始終不得自由。

如果有人老是喜歡殺生,受諸惡原,若轉生至人中,壽命將極為短促。

若有人習於偷盜,來世將困苦貧窮,衣不蓋形,食不充口,何以如此?這都是因為過去盜取他人財物之故,故致斯變,若轉生至人中將受苦無量。

若有人與他人的妻子或丈夫通姦,來世轉生至人中,將遇到不貞良的妻子或不斷外遇的丈夫。

若有人妄語,來世轉生至人中,所說的話不受人重視或相信,被人看不起,這都是因為前世詐稱虛偽之故。

若有人老是口出惡言,來世將受地獄之罪,若轉生至人中,容貌醜陋,皆由前世惡言相向,故致此報。

若有人老說綺語,來世受地獄之罪,若轉生至人中,家中不和,總被人指責、批評、或鬥亂,何以如此?這都是由於過去前身所造之報。

若有人挑播離間,鬥亂彼此,來世將受地獄之罪,轉生至人中,家人不和,老有諍訟,何以如此?這都是由於前世挑播離間及鬥亂彼此之惡業所致。

若有人老是看人不順眼或嫉妒他人,來世將受地獄之罪,若轉生人中,也會被人討厭,這都是由於前世惡行所致。

若有人老是生起謀害或算計他人之心,來世將受地獄之罪,若轉生人中,無法集中精神,心意不能專定,何以如此?這都是由於前世老是生起害心之故。

若有人習於邪見,來世將受地獄之罪,若轉生至人中,也是聾盲瘖啞,人所惡見,何以如此?這都是由於前世惡行所致。

因此,大王,由此十惡之報,致此殃亹,受無量苦。

所以,大王,當以正法治國,以理治民;莫以非法誤國,非理虐民。

大王,古今中外所有以正法治民的明君或領袖,在他們死後都將生天,而且贏得人民的懷念與追憶,終不忘失,名流青史,美名遠揚。

大王當知,古今中外所有以非法統治人民的暴君,死後皆轉生至地獄中。他們被獄卒五花大綁,在其中所受之苦,難以計算。

地獄中的酷刑包括:或鞭、或縛、或捶、或解諸支節、或取火炙、或以鎔銅灌其身、或剝其皮、或以草著腹、或拔其舌、或刺其體、或鋸解其身、或鐵臼中擣、或輪壞其形、使走刀山劍樹等等,不令停息;抱熱銅柱、或挑其眼、或壞耳根、截手足、耳鼻、已截復生;復舉身形著大鑊中、復以鐵叉擾動其身等等,不令息住;復從鑊中出、生拔脊筋、持用治車、復使入熱炙地獄中、復入熱屎地獄中、復入刺地獄中、復入灰地獄中、復入刀樹地獄中、復令仰臥以熱鐵丸使食之,腸胃五藏皆悉爛盡,從下而過;復以鎔銅而灌其口,從下而過。

這些暴君在地獄中受盡各種苦惱,要當罪畢,然後才能逃出。

大王,眾生入地獄,遭遇就是如此,這都是由於前世治法不整之所致。」

這時,世尊便說以下的偈語為總結:
     「百年習放逸  後故入地獄
        
斯竟何足貪  受罪難稱計」

佛陀再次叮囑波斯匿王:「大王,若以法治國,其實受益最大的是自身,父母、妻子、奴婢、以及所有親族都將擁護國事。

因此,大王,常當以正法治化,勿以非法誤國,因為人命極短,在世不過須臾之間。但生死輪迴卻是漫漫長遠,途中多諸畏難,一旦死亡來臨,就算你哭天搶地,骨節離解,身體煩疼,也沒有人可以救你。就算是父母、妻子、奴婢、僕從、國家、人民,也沒任何人可以挽救你。

面對如此苦難,有誰能代為承受呢?唯有布施持戒語常和悅不傷人意作眾功德行諸善業。」

世尊說到這裡,便說出以下的偈語作總結:「
 智者當惠施  諸佛所嘉歎
 是故清淨心  勿有懈慢意
 為死之所逼  受大極苦惱
 至彼惡趣中  無有休息時
 若復欲來時  極受於苦惱
 諸根自然壞  由惡無休息
 若醫師來時  合集諸藥草
 不遍其身體  由惡無休息
 若復親族來  問其財貨本
 耳亦不聞聲  由惡無休息
 若復移在地  病人臥其上
 形如枯樹根  由惡無休息
 若復已命終  身命識已離
 形如牆壁土  由惡無休息
 若復彼死屍  親族舉土間
 彼無可持者  唯福可怙耳」

佛陀第三次提醒波斯匿王:「因此,大王,當努力施行福業,今若不為,未來必將萬悔莫及。」

世尊又說出以下的偈語:
    「如來由福力  降伏魔官屬
       
今已還佛力  是故福力尊」

佛陀第四次叮嚀波斯匿王:「因此,大王,當念作福,一旦為惡應立即懺悔,千萬不要再犯。」

世尊又說以下的偈語:
     「雖為極惡原  悔過漸復薄
        
是時於世間  根本皆消滅」

佛陀第五次叮嚀波斯匿王:「因此,大王,千萬不要因一己之私,犯下不可彌補的錯誤,也千萬不要傷害父母、妻子、沙門、婆羅門。

就是這樣,大王,當如此學習。」

世尊又說以下的偈語:
     「非父母兄弟  亦非諸親族
        
能免此惡者  皆捨歸於死」

佛陀最後一次叮嚀波斯匿王:「因此,大王,從今以後,當以正法治理國家,莫以非法誤國。就是這樣,大王,當如此學習。」

波斯匿王聞後深受感動,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八) 聞如是。 一時。
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波斯匿王殺庶母百子。即懷變悔。
我造惡源。極為甚多。
復用此為由王位故。殺此百人。誰能堪任除我愁憂。
波斯匿王復作是念。唯有世尊能去我憂耳。
時復作斯念。我今不宜懷此愁憂。
默然至世尊所。當駕王威至世尊所。
時波斯匿王告群臣曰。汝等催駕寶羽之車。
如前王法。欲出舍衛城。親近如來。
 群臣聞王教已。即時嚴駕羽寶之車。即來白王言。
嚴駕已訖。王知是時。 時。
波斯匿王即乘羽寶車。椎鍾鳴鼓。懸繒幡蓋。
人從皆著鎧器。諸臣圍遶出舍衛城。往至祇洹。
步入祇洹精舍。如前王法。除五威儀。蓋.天冠.拂.
劍.履屣。盡捨之。至世尊所。頭面布地。
復以手摩如來足。普自陳啟。我今悔過。
改往修來。愚惑不別真偽。殺庶母百子。王威力故。
今來自悔。唯願納受。 佛告王曰。善哉。大王。
還就本位。今當說法。 波斯匿王即從坐起。
禮世尊足。還詣本位。 佛告王曰。命極危脆。
極壽不過百年。所出無幾。人壽百年。
計三十三天一日一夜。計彼日夜三十日為一月。
十二月為一歲。彼三十三天正壽千歲。
計人中壽壽十萬歲。復計還活地獄中一日一夜。
復計彼日夜三十日為一月。十二月為一歲。
還活地獄中五千歲。或壽半劫。或壽一劫。
隨人所作行。或有中夭者。計人中之壽百億之歲。
智者琠懂雁蛈髡獢C復用此惡為。
樂少苦多。其殃難計。是故。大王。莫由己身.父母.
妻子.國土.人民。施行罪業。
亦莫為王身故而作罪本。猶如石蜜為初甜後苦。
此亦如是。於短壽之中何為作惡。大王當知。
有四大畏盚G人身。終不可制約。
亦復不可咒術.戰鬥.藥草所能抑折。生.老.病.死。
亦如四大山從四方來。各各相就。
摧壞樹木。皆悉磨滅。此四事者亦復如是。
大王當知。若生來時。使父母懷憂.愁.苦.惱。
不可稱計。若老來至無復少壯。壞敗形貌。
支節漸緩。若病來至丁壯之年。無復氣力。
轉轉命促。若死來至斷於命根。恩愛別離。
五陰各散。是謂。大王。有此四大。皆不得自在。
 若復有人親近殺生。受諸惡原。若生人中。
壽命極短。若人習盜。後生貧困。衣不蓋形。
食不充口。所以然者。皆由取他財物故。
故致斯變。若生人中受苦無量。
若人婬他。後生人中。妻不貞良。 若人妄語。
後生人中。言不信用。為人輕慢。
皆由前世詐稱虛偽故。若人惡言。受地獄罪。若生人中。
顏色醜陋。皆由前世惡言。故致斯報。
若人[*]語。受地獄罪。若生人中。家中不和。
痝Q鬥亂。所以然者。皆由前身所造之報。
若人兩舌。鬥亂彼此。受地獄罪。若生人中。
家不和。琣魚堻^。所以然者。
皆由前世鬥亂彼此之所致也。 若人喜憎嫉他。
受地獄罪。若生人中。為人所憎。
皆由前世行本之所致也。若人興謀害之心。受地獄罪。
若生人中。意不專定。所以然者。
皆由前世興斯心故。若復有人習於邪見。受地獄罪。
若生人中。聾盲瘖啞。人所惡見。所由爾者。
皆因前世行本所致也。 是謂。大王。
由此十惡之報。致斯殃亹。受無量苦。況復外者乎。
是故。大王。當以法治化。莫以非法。
以理治民。亦莫非理。大王。諸以正法治民者。
命終之後皆生天上。正使大王。命終之後。
人民追憶。終不忘失。名稱遠布。 大王當知。
諸以非法治化人民。死後皆生地獄中。是時。
獄卒以五縛繫之。其中受苦不可稱量。
或鞭。或縛。或捶。或解諸支節。或取火炙。
或以鎔銅灌其身。或剝其皮。或以草著腹。
或拔其舌。或刺其體。或鋸解其身。
或鐵臼中擣。或輪壞其形。使走刀山劍樹。
不令停息。抱熱銅柱。或挑其眼。或壞耳根。
截手足.耳鼻。已截復生。復舉身形著大鑊中。
復以鐵叉擾動其身。不令息住。
復從鑊中出。生拔脊筋。持用治車。
復使入熱炙地獄中。復入熱屎地獄中。復入刺地獄中。
復入灰地獄中。復入刀樹地獄中。
復令仰臥以熱鐵丸使食之。腸胃五藏皆悉爛盡。
從下而過。復以鎔銅而灌其口。從下而過。
於中受苦惱。要當罪畢。然後乃出。如是。
大王。眾生入地獄。其事如是。
皆由前世治法不整之所致也。 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百年習放逸  後故入地獄
 斯竟何足貪  受罪難稱計
大王。以法治。自濟其身。父母.妻子.奴婢.
親族將護國事。是故。大王。常當以法治化。
勿以非法。人命極短。在世須臾間耳。
生死長遠。多諸畏難。若死來至。於中呼哭。
骨節離解。身體煩疼。爾時。無有救者。非有父母.
妻子.奴婢.僕從.國土.人民所能救也。
有此之難。誰堪代者。唯有布施.持戒。語常和悅。
不傷人意。作眾功德。行諸善本。 爾時。
世尊便說斯偈。
 智者當惠施  諸佛所嘉歎
 是故清淨心  勿有懈慢意
 為死之所逼  受大極苦惱
 至彼惡趣中  無有休息時
 若復欲來時  極受於苦惱
 諸根自然壞  由惡無休息
 若醫師來時  合集諸藥草
 不遍其身體  由惡無休息
 若復親族來  問其財貨本
 耳亦不聞聲  由惡無休息
 若復移在地  病人臥其上
 形如枯樹根  由惡無休息
 若復已命終  身命識已離
 形如牆壁土  由惡無休息
 若復彼死屍  親族舉[*(-)]
 彼無可持者  唯福可怙耳
是故。大王。當求方便。施行福業。今不為者。
後悔無益。 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如來由福力  降伏魔官屬
 今已還佛力  是故福力尊
是故。大王。當念作福。為惡尋當悔。
更莫復犯。 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雖為極惡原  悔過漸復薄
 是時於世間  根本皆消滅
是故。大王。莫由己身。修行其惡。
莫為父母.妻子.沙門.婆羅門。施行於惡。習其惡行。
如是。大王。當作是學。 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非父母兄弟  亦非諸親族
 能免此惡者  皆捨歸於死
是故。大王。自今已後。當以法治化。
莫以非法。如是。大王。當作是學。 爾時。
波斯匿王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