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  誓

        日前看到兩則社會新聞,一是某名女人因感情糾紛,疑似遭情人毆打,於鏡頭前發毒誓。另一則是新竹有男子因入贅時發誓將長男從母姓,但事後毀約,沒想到家中男丁連續遭遇橫禍或病故身亡。

    又2011年5月27日東森新聞報導一位狠心的伯母因爭寵,以3根針插在嬰兒頭頂,因而 判刑8年。

    再則,2012/5/8新聞:22歲大學生洪銘駿昨天正午時分,騎車經過新北市三重區時,被一輛準備右轉的水泥預拌車輾爆頭,母親睹屍,傷心欲絕,泣訴丈夫在兒子3歲時也車禍喪命,如今獨子又命喪輪下,只能跪哭撫屍「老天爺怎麼對我這麼殘忍!」後來天空下起大雨,雨水與淚水交織,她不忍愛兒被淋,在雨中撐傘護兒屍,最後一次為他遮雨。洪母傷心表示,兒子乖巧孝順,自從丈夫車禍過世後,她強忍悲痛,親手把一對兒女撫養長大,一家三口相依為命,不料兒子昨竟遭遇不幸;面對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男人都命喪輪下,洪母跪地撫屍痛哭。

    以上四則新聞使我聯想到本經的故事,佛陀說:「假令經百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我們所做的業,不論善惡,終將回到自身五蘊界處,不會遺落到外界地、水、火、風等他處。願以此共勉之。

選譯自北傳《賢愚經》微妙比丘尼品

優婆塞喬正一譯於西元2006/12/30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那時佛陀還住在古印度舍衛國祇陀精舍裡。當時波斯匿王被他的親身兒子琉璃太子竄位,因而駕崩,琉璃太子便自立攝政為王。他當位後暴虐無道,曾驅逐醉象去蹋殺人民,造成死傷不計其數。

許多貴族婦女眼國家社會如此紛亂,心中非常難過,對於世間的一切早已心生厭倦,便相約一起出家。

國中的人民看見這些女人,有的來自釋種,有的出身王種,個個尊貴美麗,皆是國內一時之選,因此心生敬佩,受到感招,也都捨棄世間欲樂,出家為道。這群出家的女子一共有五百人,沒有人不稱讚她們的美,大家都競相供養。這些比丘尼一致認為雖已出家,但未服法藥,所以尚未消除婬、怒、癡,應該一起拜訪偷羅難陀比丘尼,請受經法,期望能很快獲得證悟。大家便一起前往偷羅難陀比丘尼修行的地方,作禮問候,各自表示請法之意。

偷羅難陀比丘尼是僧團出了名的不肖比丘尼,她看到這群比丘尼,便心懷不軌,想要霸佔她們的衣缽,因此反勸她們還俗。她說:「妳們大家都是出身尊貴,擁有龐大的田業、七寶、以及象馬奴婢,物質生活不虞匱乏,又何必捨俗出家,持佛禁戒,作比丘尼,如此辛苦?不如還俗,享受夫妻男女娛樂,還可隨意布施,榮享一世富貴。」

這些比丘尼聽到這樣的話,心理都非常的失望,很難過的離去。

接著她們又來到微妙比丘尼修行的地方,上前作禮,如法問訊。她們對微妙比丘尼說:「我們以前在俗家時,習俗迷久。今雖出家,心仍蕩逸,情欲熾燃,不能自解。願見憐愍,為我說法,開釋罪蓋。」

這時微妙問道:「妳們對於過去、現在及未來,想知道些什麼?」

諸比丘尼說:「過去及未來暫且擱置不提,願說現在,解我疑結。」

微妙說:「所謂婬欲,就譬如盛火燒於山澤,蔓莚滋甚,所傷彌廣,人坐婬欲,只會更加賊害,日月滋長,最後下墮三惡道,想要逃出生天,無有出期。」

「凡是眷戀愛樂俗家者,貪於團聚,恩愛榮樂因緣,生老病死離別,惡政縣官的迫害,只會徒增哭戀,傷壞心肝。戀家深固,心意纏縛,甚於牢獄。」

微妙接著說:「我本來是生於梵志之家,我父尊貴的地位,可說是國中第一。當時有一名梵志之子,聰明智慧,聽說我長得漂亮,便遣媒人來下禮,娉我為婦。」

「我們結婚後,便生了一個兒子。我夫家的父母接著過世。當時我又懷了第二胎,便向我夫提議回娘家待產。我丈夫同意,陪我一起回娘家。走到半路時,我的身體轉痛,只好靠在一棵樹下休息,我丈夫靠在我身旁睡覺。當晚,我便產下第二個孩子,因為污血大出,毒蛇聞臭而來,咬死了我丈夫。當晚我一直叫喚他都沒有回應。直到天轉向曉,我自力爬起,去牽他的手,才知他已被毒死,身體腫漲憒爛,支節解散。我看見這種情形,一時悲痛昏倒。後來我的大兒子因為看見父親死掉,失聲號叫,我聽到他的聲音,才慢慢甦醒,只好帶著大兒子,擔在脖子上,抱著小兒子,邊哭邊趕路。」

「一路上空曠危險,杳無人跡。我們走到一條大河邊,這條河既深且廣。我把大兒子留在河邊,先擔著小子兒度過彼岸,再來接大兒子。大兒子看見我去接他,便走入水中,沒想到竟被水漂走。我努力追他,卻救不回來。我回去找小兒子,他卻被狼吃掉了,只見其血流散在地上。我傷心到再度昏厥,過了很久才轉醒,繼續往娘家的路走。」

「途中遇到一位梵志,是我父親的朋友。他問我是從何處來。我將剛剛發生的不幸經過告訴他,他很可憐我孤苦無依。我問他父母親友是否都平安無事?梵志說我一家父母大小因近日失火,全都死光了。我一聽之下,第三度昏厥。梵志很可憐我,將我帶回家照顧,視我如子。他有一位朋友,見我美貌,跟我求婚。我因為無依無靠,便答應他。沒多久我又懷孕了,即將臨盆時丈夫外出到別人家裡飲酒,直到傍晚才回家。正巧我即將生產,獨自關在房內。梵志在門外敲打大喊,無人前往開門。梵志非常生氣,便破門而入,將我毒打一頓。我跟他解釋,梵志卻不理會,他把嬰兒殺掉,以酥熬煎,逼我吞食。我太驚嚇了,不敢吃,他又把我毒打一頓逼我吃下。我吃掉兒子之後,心中非常酸結,自忖福報已盡,才會遇到這種人,便逃家出走。」

「我走到波羅奈城外,在一棵樹下坐息。當時國內有一位長者的兒子正好喪妻,在城外園中埋之。他非常戀慕他的妻子,一路上都在涕哭。他一見我即問我是何人,怎麼會獨坐在路邊。我把過去的遭遇跟他說了一遍。他非常同情我,便娶我為妻。怎料經過數日,他卻一病不起,突然死掉。根據當時國內風俗習慣,若丈夫臨葬之日,妻子也應一併埋在土中。」

「我雖遭埋,命卻未絕。正好有一群盜賊,挖開其土,想要盜墓。他們發現我,首領見我漂亮,便娶我為妻。數日後,他們又外出劫盜,被主人發覺,首領的頭被砍下,他的徒眾便持死屍還我,並根據國內風俗將我一併活埋。經過三日,有狼狐狗來挖土欲吃死人肉,我才因此逃出。」

「我深重自我剋責,過去前生竟造了什麼孽,竟於短短數日之間,連續遇到這麼多的災難,甚至死裡逃生。當時我常聽說釋迦族有一位王子,棄家學道,後來成佛,能知過去未來,我便打算前往參訪,來到祇洹精舍後,遙見如來,猶如樹花茂星中之月。當時世尊以無漏三明,觀察我可以救度,便接納我。我因袒露上身,沒有東西可以遮蔽,只好坐在地上,以雙手覆蓋住乳房。」

「佛陀交代阿難拿衣服給我,我得到衣服後,立即跪在地上頂禮世尊雙足,具陳過去所遭遇的厄運,懇求世尊垂愍,准許我出家學道。」

「佛陀交代阿難帶我去見憍曇彌(註:大愛道比丘尼,佛的姨母)接受戒法。大愛道比丘尼便受我作比丘尼,為我解說四聖諦之精要,幫助我領悟苦空無常。我聽聞法後,剋心精進,很快便得到解脫,成為阿羅漢,達通曉過去未來,也明白原來我今世所遭遇的一切苦難,與我過去前生所造的惡業完全相應,毫分不差。」

這時所有比丘尼都非常好奇,很想知道其中的因緣,便問微妙比丘尼:「妳過去前生究竟造了什麼樣的惡業,才會使妳今生命運如此乖舛,多災多難?」

微妙說:「請妳們靜靜的聽我道來。過去很久以前,有一位長者非常有錢,財富無數。但是他膝下無子,為了傳宗接代,又娶了一名小妾。這名小妾雖出身寒微,卻年輕漂亮,她的先生非常的愛她,沒多久她便懷孕了,十月已滿,生一男兒。夫妻倆非常寶貝這個孩子。」

「大老婆心想:『我雖出身貴族,卻無子息可以繼嗣。這個小孩若長大,當成為一家之主,所有產業都將歸他所管。而我辛苦積聚的財產,卻不能使用。』於是妒心即生,計畫不如早點殺掉這個小孩。毒計已定,即取鐵針,刺在這個小孩的腦門上,深到大家都看不到這根針。這個小孩日漸痟瘦,數日之間便喪命。小妾傷心欲絕,懷疑是我妒殺其子,便質問我是不是我殺的。我為了自清,便下毒咒發誓:『我若殺了妳的孩子,就使我生生世世的丈夫被毒蛇咬死,如果有兒子的話,就讓他被水漂走,或被狼吃掉,讓我生遭活埋,自噉其子。父母一家大小全因失火而死。妳為何要毀謗我?為何毀謗我?』當時,我根本不相信善惡業報這種事情,沒想到過去前生所發的毒咒誓言,今生一一應驗,全部親自承受,無人能相代。當時那位大老婆,就是我的前身。」

諸比丘尼仍感好奇,又問:「那妳又為何如此幸運,能遇見如來,得到解脫,免於生死?」

微妙說:「過去很久以前有一個波羅奈國,國內有一座大山,名叫仙山。山內總是有辟支佛及外道神仙住在裡面修行,沒有空缺。當時一位緣覺(辟支佛)入城乞食,有一位長者的妻子,見之歡喜,立即供養他。緣覺吃完後不發一語,以神通飛昇到虛空中,變化出身上出水火,及坐臥空中的神蹟。這位婦女看見後立即發誓說:『使我來世也能得道如是。』當時那位婦女就是我的前身。緣此之故,使我今世得見如來,心意開解,成羅漢道。但今日我身雖得羅漢,仍要感受熱鐵針從腦門頂上入於足下出的痛苦,而且晝夜患此痛苦,仍不停息,殃福如是,無有朽敗。」

這五百位出生貴族的比丘尼聽聞此法後,心裡都感到非常驚悚,她們觀察欲愛之本,猶如熾火;貪欲之心,永不復生;在家之苦,甚於牢獄;諸垢(煩惱)消盡,一時入定。大家很快的都修成阿羅漢道,一起感謝微妙:「我等纏綿繫著婬欲,不能自拔。今蒙尊者恩導,得度生死。」

後來佛陀知道以上的經過後,讚歎說:「善哉,微妙比丘尼,凡是得道者,能以法教化眾生,又轉相教誡,這才是真正的佛弟子。」

大家聽到佛陀的稱讚,都感到很歡喜,稽首奉行。

 

微妙比丘尼品第十六(丹本此品在第四卷為第十九)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陀精舍。
波斯匿王崩背之後。太子流離。攝政為王。
暴虐無道。驅逐醉象。蹋殺人民。不可稱計。
時諸貴姓婦女。見其如是。心中摧悴。
不樂於俗。即共出家。為比丘尼。國中人民。
見諸女人。或是釋種。或是王種。尊貴端正。
國中第一。悉捨諸欲。出家為道。凡五百人。
莫不嘆美。競共供養。諸比丘尼。自相謂言。
吾等今者。雖名出家。未服法藥消婬怒癡。
寧可共詣偷羅難陀比丘尼所。諮受經法。
冀獲所剋。即往其所。作禮問訊。各自陳言。
我等雖復為道。未獲甘露。願見開悟。
時偷羅難陀。心自念言。我今當教令其反戒。
吾攝衣缽。不亦快乎。即語之曰。
汝等尊貴大姓。田業七寶。象馬奴婢。所須不乏。
何為捨之。持佛禁戒。作比丘尼。辛苦如是。
不如還家。夫妻男女。共相娛樂。恣意布施。
可榮一世。諸比丘尼。聞說是語。心用惘然。
即各涕泣。捨之而去。復至微妙比丘尼所。
前為作禮。問訊如法。即各啟曰。我等在家。
習俗迷久。今雖出家。心意蕩逸。
情欲熾燃不能自解。願見憐愍。為我說法。
開釋罪蓋。爾時微妙。即告之曰。汝於三世。
欲問何等。諸比丘尼言。去來且置。願說現在。
解我疑結。微妙告曰。夫婬欲者。
譬如盛火燒于山澤。蔓莚滋甚。所傷彌廣。
人坐婬欲。更相賊害。日月滋長。致墮三塗。
無有出期。夫樂家者。貪於合會。恩愛榮樂因緣。
生老病死離別。縣官之惱。轉相哭戀。
傷壞心肝。絕而復穌。家戀深固。心意纏縛。
甚於牢獄。我本生於梵志之家。我父尊貴。
國中第一。爾時有梵志子。聰明智慧。聞我端正。
即遣媒禮。娉我為婦。遂成室家。後生子息。
夫家父母。轉復終亡。我時妊娠。而語夫言。
今我有娠。穢污不淨。日月向滿。
儻有危頓。當還我家見我父母。夫即言善。
遂便遺歸。至於道半。身體轉痛。止一樹下。
時夫別臥。我時夜產。污露大出。毒蛇聞臭。
即來殺夫。我時夜喚數反無聲。天轉向曉。
我自力起。往牽夫手。知被蛇毒。身體腫爛。
支節解散。我時見此。即便悶絕。時我大兒。
見父身死。失聲號叫。我聞兒聲。即持還穌。
便取大兒。擔著項上。小兒抱之。涕泣進路。
道復曠險。絕無人民。至於中路。有一大河。
既深且廣。即留大兒。著於河邊。先擔小兒。
度著彼岸。還迎大者。兒遙見我。
即來入水水便漂去。我尋追之。力不能救。浮沒而去。
我時即還。欲趣小兒。狼已噉訖。
但見其血流離在地。我復斷絕。良久乃穌。遂進前路。
逢一梵志。是父親友。即問我言。汝從何來。
困悴乃爾。我即具以所更苦毒之事告之。
爾時梵志。憐我孤苦。相對涕哭。我問梵志。
父母親里。盡平安不。梵志答言。
汝家父母大小。近日失火。一時死盡。我時聞之。
即復悶絕。良久乃穌。梵志憐我。將我歸家。
供給無乏。看視如子。時餘梵志。見我端正。
求我為婦。即相許可。適共為室。我復妊娠。
日月已滿。時夫出外。他舍飲酒。日暮來歸。
我時欲產。獨閉在內。時產未竟。
梵志打門大喚。無人往開。梵志瞋恚。破門來入。
即見撾打。我如事說。梵志遂怒。即取兒殺。
以酥熬煎。逼我使食。我甚愁惱。不忍食之。
復見撾打。食兒之後。心中酸結。自惟福盡。
乃值斯人。便棄亡去。至波羅奈。在於城外。
樹下坐息。時彼國中。有長者子。適初喪婦。
乃於城外園中埋之。戀慕其婦。日往出城。
[
*(-)]上涕哭。彼時見我。即問我言。汝是何人。
獨坐道邊。我如事說。復語我言。
今欲與汝入彼園觀。寧可爾不。我便可之。
遂為夫妻。經于數日。時長者子。得病不救。
奄忽壽終。時彼國法若其生時。有所愛重。
臨葬之日。并埋[*(-)]中。我雖見埋。命故未絕。
時有群賊。來開其[*(-)]。爾時賊帥。見我端正。
即用為婦。數旬之中。復出劫盜。為主所覺。
即斷其頭。賊下徒眾。即持死屍。而來還我。
便共埋之。如國俗法。以我并埋。時在[*(-)]中。
經于三日。諸狼狐狗。復來開[*(-)]
欲噉死人。我復得出。重自剋責。宿有何殃。
旬日之間。遇斯罪苦。死而復生。
當何所奉得全餘命。即自念言。我昔常聞。釋氏之子。
棄家學道。道成號佛。達知去來。
寧可往詣身心自歸。即便徑往。馳趣祇洹。遙見如來。
如樹花茂星中之月。爾時世尊。
以無漏三達。察我應度。而來迎我。我時形露。
無用自蔽。即便坐地。以手覆乳。佛告阿難。
汝持衣往覆彼女人。我時得衣。
即便稽首世尊足下。具陳罪厄。願見垂愍。聽我為道。
佛告阿難。將此女人。付憍曇彌。
令授戒法。時大愛道。即便受我。作比丘尼。
即為我說四諦之要苦空非常。我聞是法。
剋心精進。自致應真。達知去來。今我現世。
所更勤苦。難可具陳。如宿所造。
毫分不差。時諸比丘尼。重復啟白宿有何咎。
而獲斯殃。唯願說之。微妙答曰。汝等靜聽。
乃往過世。有一長者。財富無數。無有子息。
更取小婦。雖小家女。端正少雙。夫甚愛念。
遂便有娠。十月已滿。生一男兒。夫妻敬重。
視之無厭。大婦自念。我雖貴族。
現無子息可以繼嗣。今此小兒。若其長大。當領門戶。
田財諸物。盡當攝持。我唐勞苦。積聚財產。
不得自在。妒心即生。不如早殺。
內計已定即取鐵針。刺兒囟上。令沒不現。
兒漸痟瘦。旬日之間。遂便喪亡。小婦懊惱。
氣絕復穌。疑是大婦妒殺我子。即問大婦。
汝之無狀。怨殺我子。大婦即時。自咒誓曰。
若殺汝子。使我世世夫為毒蛇所殺。有兒子者。
水漂狼食。身見生埋。自噉其子。
父母大小。失火而死。何為謗我。何為謗我。
當於爾時。謂無罪福反報之殃。前所咒誓。
今悉受之。無相代者。欲知爾時大婦者。則我身是。
諸比丘尼。重復問曰。復有何慶。得睹如來。
就迎之耶。得在道堂免于生死。微妙答曰。
昔波羅奈國。有一大山。名曰仙山。
其中琣章@支佛聲聞外道神仙。無有空缺。
彼時緣覺。入城分衛。有長者婦。見之歡喜。
即供養之。緣覺食已。飛昇虛空。身出水火。
坐臥空中。婦時見之。即發誓言。
使我後世得道如是。爾時婦者。則我身是。
緣是之故。得見如來。心意開解。成羅漢道。
今日我身。雖得羅漢。睄鷌K針。從頂上入。
於足下出。晝夜患此。無復竟已。殃福如是。
無有朽敗。爾時五百貴姓比丘尼。
聞說是法。心意悚然。觀欲之本。猶如熾火。
貪欲之心。永不復生。在家之苦。甚於牢獄。
諸垢消盡。一時入定。或阿羅漢道。各共齊心。
白微妙曰。我等纏綿繫著婬欲。不能自拔。
今蒙仁恩導。得度生死。時佛歎曰。
快哉微妙。夫為道者。能以法教。轉相教誡。
可謂佛子。眾會聞說莫不歡喜。稽首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