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變鳳凰

      「幸福」一辭定義為何?恐怕不同的對象會有不同的答案。但對一般的女人而言,所謂的幸福不外乎美貌、財富、美滿的婚姻、受人愛敬、出生高貴等。該如何獲取這些幸福呢?台灣名模林志玲在西元2004年突然爆紅,名利如潰提之洪水湧向她,她表示一切就像是睡一覺醒來別人將禮物擺在她眼前。但她的幸運真的都是偶然嗎?上天何以如此眷顧林志玲?佛陀告訴我們,此有故彼有,有因、有緣、眾生的願望得以實現,不是靠對神的祈禱,也不是靠宿命的安排,而是「業力」。

        茉莉夫人就是古印度波斯匿王的愛妃-茉莉,她並非出生貴族,但藉由善業的牽引,她嫁給了波斯匿王,這在四姓階級壁壘分明的印度社會,簡直被視為神話,就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會有這番如麻雀變鳳凰的際遇,於是她去拜見佛陀,並向佛陀請教了一般女人關心的議題,佛陀便藉由這次因緣述說了以下的經文,願能帶給所有法友助益。

        本篇與南傳巴利英譯增支部的經文幾近雷同,諸法友可自行參閱比對。

選譯自北傳《 四分律》

譯於西元二○○六年十二月六日

那時佛陀還住在古印度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林內。當時在舍衛城中,有一位大姓婆羅門,名叫耶若達。他擁有非常多的財寶,名下產業無量,田地殼食更是不可計數。至於金、銀、車磲、馬瑙、真珠、虎魄、水晶、琉璃、象、馬、奴婢等庫藏寶物,已經多到滿溢。

這位有錢的婆羅門家中有一名婢女,名叫黃頭,平時負責守護茉莉花園。這名婢女時常感嘆自己的出身,煩惱不知何時才可脫免婢女的身份。

某日清晨,婢女戴著乾飯來到園中,準備當午餐吃。這時世尊著衣持缽,正要進入城內乞食。

黃頭婢女遙見如來,心想:「我不如把午餐佈施給這位沙門吧,也許可幫助我脫離婢女的身份。」隨即把乾飯奉施給如來。

世尊因慈愍這位婢女,便接受了供養,隨後返還精舍。

黃頭婢女供養完畢後便回到茉莉花園中開始整理花草,正巧波斯匿王率領四種軍隊出外打獵,隨從各自分開馳逐群鹿,當時天氣太熱,波斯匿王過於疲累而中暑,遙見不遠處有一座茉莉花園,便迴車往前而行,到了園外把車停下,獨自步入園中。

黃頭看見王波斯匿走過來,心想:「看此人走路的樣子一定不是常人。」立上即前奉迎,很有禮貌地說:「大人,歡迎光臨。請到此處就坐,小憩一下。」立即幫波斯匿王脫下外衣,令王就坐。

黃頭問波斯匿王:「需不需要水洗腳?」

王說:「好!」

黃頭立即以藕葉取水送到王的腳前,讓波斯匿王自己以水洗腳。

洗過腳後,黃頭為王擦腳。

黃頭又問王:「想不想洗臉?」

王說:「好!」

黃頭立即又以藕葉盛水給王洗臉。

黃頭又問王:「想不想喝水?」

王說:「想。」

黃頭立即跑到池邊洗手,取好藕葉盛水給王飲用。

黃頭再問王:「想不想小睡一下?」

王說:「好。」

黃頭立即幫波斯匿王再脫一件上衣,並敷妥地毯,令王臥息。

黃頭看見王躺臥後,便長跪在前,替王按摩腳及各處支節,解除王的疲勞。

黃頭的身體如天神之身,摸起來非常的細軟舒服。

波斯匿王愛上黃頭的觸感細滑,心想:「從未見過如此聰明的女孩,我不用交代,都能夠知道我的心意。」

波斯匿王問黃頭:「妳是誰家的女孩?」

黃頭回答:「我是耶若達家的婢女,我奉主人之命守護這座茉莉花園。」才剛說完,波斯匿王的大臣尋王車跡找到園中,跪拜王足後各自立在一旁。

波斯匿王下命:「你快去叫耶若達婆羅門來!」

婆羅門來到王前,誠惶誠恐地跪拜王足,隨後在一旁站立。

王問:「這個女人是你的婢女嗎?」

婆羅門回答:「是。」

波斯匿王指著黃頭婢女說:「我要娶她為妻,不知你意下如何?」

婆羅門回答:「她是個婢女,如何為妻?」

王說:「不要緊!你儘管開價,我要幫她贖身。」

婆羅門趕緊回答:「我豈可拿國王的錢?如果大王不嫌棄,我今將此婢女奉上大王。」

王不願意佔便宜:「不行!我今天要娶她為妻,怎麼可以不給錢?」

國王給付百千兩黃金給婆羅門後,便差遣使者到宮裡取各種名貴的裝飾品及衣裳服飾,為黃頭沐浴,梳妝打扮,將她載回宮中。

黃頭這時才驚知眼前此人即是波斯匿王。

黃頭身處宮堙A開始學習各種技術,譬如書算、印畫、眾形像歌舞戲樂,以她的聰明很快的無事不知。由於她是來自茉莉花園,因此大家都稱她為茉莉夫人。

茉莉漸漸長大,愈發成熟,波斯匿王比以前更加愛她,於是在五百位妃子中立她為第一夫人(皇后),並為她建了一座高大的宮殿。

有一天茉莉獨自回想:「我究竟是以何種業報因緣,得免於婢女的命運?能今日受如此快樂?」接著又回想:「啊!一定是我先前以蜜乾飯佈施給那位沙門的緣故,今天才能得免婢女之命運,受如是快樂。」

茉莉立即向左右侍者打聽舍衛城中那位沙門的下落。

侍者回答:「那位就是如來、無所著、至真、等正覺。」

夫人聞已歡喜異常,便想要前往佛陀的住所,便對波斯匿王提出要求:「我想要去見佛陀,並對他禮拜問訊。」

王答應:「妳想去就去吧!」

末利夫人立即駕著五百乘車,帶著五百位婇女侍從,浩浩蕩蕩地駛出舍衛城,來到祇桓精舍。

抵達後,茉莉下車,步入園中,遙見如來,顏貌端正俊美,諸根寂定,得上調伏,如調象王,又如澄淵,清淨無穢。

茉莉看見佛陀後,心生歡喜,走到佛前,頭面禮足,在一旁坐下。

茉莉問佛:「世尊,請問是什麼樣的因?什麼樣的緣?使一個女人長得面貌醜陋,身材粗劣,望之可怖,不受人喜愛,而且困苦貧乏,出生卑賤?

是什麼樣的因?什麼樣的緣?使一個女人長得面貌醜陋,身材粗劣,望之可怖,不受人喜愛,但卻富裕多金,出生高貴,地位崇高,受人尊敬?

是什麼樣的因?什麼樣的緣?使一個女人長得容貌姣好,嫵媚動人,身材苗條,美麗出眾,受人喜愛,但卻困苦貧乏,出生卑賤?

是什麼樣的因?什麼樣的緣?使一個女人長得容貌姣好,嫵媚動人,身材苗條,美麗出眾,受人喜愛,並且富裕多金,出生高貴,地位崇高,受人尊敬?

世尊回答:「茉莉,一個女人如果平時個性暴躁易怒,每次只要旁人稍微說她一些壞話,她就心生怨恨、憤怒、狂怒、怏怏不樂,並且將心中的憤怒表現在外;同時她也不以食物、飲料、房舍、車子、花環、香料、油膏、被褥、以及燈盞等民生用具供養、佈施予沙門、婆羅門一類的修行人 以及貧窮、困苦、孤獨、無助的人;她同時又生性善妒,看見別人獲得財富、榮譽、尊敬、禮遇、崇拜等好名聲,就覺得嫉妒,並因妒生怒。那麼,這個女人死後不論於何處再出生,她都將長得面貌醜陋,身材粗劣,望之可怖,不受人喜愛,而且困苦貧乏,出生卑賤;

其次,一個女人如果平時個性暴躁易怒,每次只要旁人稍微說她一些壞話,她就心生怨恨、憤怒、狂怒、怏怏不樂,並且將心中的憤怒表現在外;可是卻樂於以食物、飲料、房舍、車子、花環、香料、油膏、被褥、以及燈盞等民生用具供養、佈施予沙門、婆羅門一類的修行人 以及貧窮、困苦、孤獨、無助的人;她也不生性善妒,看見別人獲得財富、榮譽、尊敬、禮遇、崇拜等好名聲,不會覺得嫉妒,更不因妒生怒。那麼,這個女人死後不論於何處再出生,她都將長得面貌醜陋,身材粗劣,望之可怖,不受人喜愛,但卻富裕多金,出生高貴,地位崇高,受人尊敬;

再者,一個女人如果個性不暴躁易怒,雖然很多人說她的壞話,她也不心生怨恨、憤怒、狂怒、怏怏不樂,也不表現生氣或憤怒;但她卻不肯以食物、飲料、房舍、車子、花環、香料、油膏、被褥、以及燈盞等民生用具供養、佈施予沙門、婆羅門一類的修行人 以及貧窮、困苦、孤獨、無助的人;她同時又生性善妒,看見別人獲得財富、榮譽、尊敬、禮遇、崇拜等好名聲,就覺得嫉妒,並因妒生怒。那麼,這個女人死後不論於何處再出生,她都將長得容貌姣好,嫵媚動人,身材苗條,美麗出眾,受人喜愛,,但卻困苦貧乏,出生卑賤;

最後,一個女人如果個性不暴躁易怒,雖然很多人說她的壞話,她也不心生怨恨、憤怒、狂怒、怏怏不樂,也不表現生氣或憤怒;同時又樂於以食物、飲料、房舍、車子、花環、香料、油膏、被褥、以及燈盞等民生用具供養、佈施予沙門、婆羅門一類的修行人 以及貧窮、困苦、孤獨、無助的人;她也不生性善妒,看見別人獲得財富、榮譽、尊敬、禮遇、崇拜等好名聲,不會覺得嫉妒,更不因妒生怒。那麼,這個女人死後不論於何處再出生,她都將長得容貌姣好,嫵媚動人,身材苗條,美麗出眾,受人喜愛,並且富裕多金,出生高貴,地位崇高,受人尊敬。

佛陀總結地說:「茉莉,就是以上的因、以上的緣,使一個女人長得面貌醜陋,身材粗劣,望之可怖,不受人喜愛,而且困苦貧乏,出生卑賤;

就是以上的因、以上的緣,使一個女人長得面貌醜陋,身材粗劣,望之可怖,不受人喜愛,但卻富裕多金,出生高貴,地位崇高,受人尊敬;

就是以上的因、以上的緣,使一個女人長得容貌姣好,嫵媚動人,身材苗條,美麗出眾,受人喜愛,但卻困苦貧乏,出生卑賤;

就是以上的因、以上的緣,使一個女人長得容貌姣好,嫵媚動人,身材苗條,美麗出眾,受人喜愛,並且富裕多金,出生高貴,地位崇高,受人尊敬」

茉莉聽完後深受感動,對世尊說:「世尊,只因我前世生性暴躁易怒,每次只要旁人稍微說我一些壞話,我就心生怨恨、憤怒、狂怒、怏怏不樂,並且將心中的憤怒表現在外,因此緣故使我今生長得面貌醜陋,身材粗劣,望之可怖,不受人喜愛。世尊,只因我前世樂於以食物、飲料、房舍、車子、花環、香料、油膏、被褥、以及燈盞等民生用具供養、佈施予沙門、婆羅門一類的修行人 以及貧窮、困苦、孤獨、無助的人;我也不生性善妒,看見別人獲得財富、榮譽、尊敬、禮遇、崇拜等好名聲,不會覺得嫉妒,更不因妒生怒,因此緣故使我今生富裕多金,貴為王妃,受人尊敬。

世尊,如今我貴為後宮之首,管理所有武士種姓的少女、婆羅門種姓的少女、居士種姓的少女。從今日起,我發願不再暴躁易怒,即使有很多人在說我的壞話,我也不心生怨恨、憤怒、狂怒、怏怏不樂,也不表現生氣或憤怒。同時,我要佈施、供養沙門、婆羅門 以及貧窮、困苦、孤獨、無助的人食物、飲料、房舍、車子、花環、香料、油膏、被褥、以及燈盞等民生用具;看見別人獲得財富、榮譽、尊敬、禮遇、崇拜等好名聲,不心生嫉妒,更不因妒生怒。

我今願宣誓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僧伽,懇請世尊接受我為在家女弟子,直到我生命結束的那一刻為止。」

這時世尊以各種技巧為末利夫人說法開化,令她歡喜。世尊所說的法,譬如說佈施、說持戒、說生天之法、呵責欲愛為過、欲愛為不淨,上漏纏縛,讚歎出離解脫為樂。

茉莉聽到佛陀循循善誘的開導,立即於座位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證初果)。

茉莉見法得法後,得證初果。這時茉莉夫人再次對佛重申:「我今第二次、第三次歸依佛法僧,懇請世尊聽我為優婆夷。從今天起,盡形壽不殺生乃至不飲酒。」

茉莉夫人從座位起身,頭面頂禮佛足後,遶佛三匝而離去。她回到宮中後,也影響了波斯匿王歸信三寶。

 

北傳四分律

爾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舍衛城中。有一大姓婆羅門。名耶若達。
多饒財寶生業無量。田地殼食不可稱計。
金銀車磲馬瑙真珠虎魄水精琉璃。
象馬奴婢庫藏溢滿威相具足。時有一婢名曰黃頭。
常守末利園。時彼婢常愁憂言。我何時當免出於婢。
時彼婢晨朝得已食分乾飯持詣園中。
爾時世尊。時到著衣持缽欲入城乞食。
時黃頭婢遙見如來。心自念言。
我今寧可持此飯施彼沙門。或可脫此婢使。
即持飯施如來。爾時世尊。慈愍故為受還精舍。
時黃頭婢即前進入末利園中。時波斯匿王。
嚴四種兵出外遊獵。從人各各分張馳逐群鹿。
天時大熱王疲乏。遙見末利園相去不遠。
即迴車往留車在外步入園中。
時黃頭遙見王波斯匿來。即生念。彼人來者。
行步舉動非是常人。即前奉迎言。善來大人。
可就此處坐。即脫一衣敷之令王坐。黃頭問言。
不審須水洗腳不。王言可爾。
黃頭即以藕葉取水與王。王自以水洗。
黃頭為王揩腳。黃頭復問王言。欲洗面不。王言可爾。
黃頭即更以藕葉盛水與王洗面黃頭復問王言。欲飲水不。王言欲飲。
黃頭即詣池更洗手。取好藕葉盛水與王飲。
黃頭復問王言。不審欲小臥息不。
王言欲臥息即復更脫一衣與王。敷之令王臥息。
時黃頭見王臥已。在前長跪。按腳及處處支節。
解王疲勞。黃頭。身如天身。細軟妙好。
王著細滑。心念言。未曾有如此女聰明。
我所不教而悉為之。王即問言。汝是誰家女。
黃頭報言。我是耶若達家婢。
使差我常守此末利園。如是語頃。波斯匿王大臣。
尋王車跡來詣園中。跪拜王足已各在一面立。
王敕一人言。汝速喚耶若達婆羅門來。
即受王教。喚婆羅門將來詣王所。
跪拜王足在一面立。王問言。此女人是汝婢耶。
婆羅門答言是。王言。吾今欲取為婦。汝意云何。
婆羅門報言。此是婢使。云何為婦。王言無苦。
但共論價直。婆羅門報言。
欲論價直直百千兩金。我豈可取王價直。
今持奉上大王。王言不爾。我今取為婦。云何不與價。
王即出百千兩金與婆羅門已。
遣使詣宮取種種瓔珞衣裳服飾。沐浴澡洗莊嚴女身。
同載入宮眾臣衛從。時黃頭心自念言。
此非餘人乃是王波斯匿。既得處宮堙C
習學種種技術書算印畫眾形像歌舞戲樂。
無事不知。從末利園中將來故。即號之。
為末利夫人。年遂長大。王甚愛敬。復於異時。
王於五百女人中立為第一夫人。在高殿上。
便自念言。我以何業報因緣得免於婢。
今受如是快樂。復作是念。
將是我先以和蜜乾飯分施與沙門。
以此因緣故今得免婢。受如是快樂耳。即問左右人言。
舍衛城中頗有如此像貌沙門不。答言有。
是如來無所著至真等正覺。夫人聞已歡喜。
便欲往至佛所。即詣王波斯匿白言。
我欲見佛禮拜問訊。王報言。宜知是時。末利夫人。
即嚴駕五百乘車五百婇女侍從。
出舍衛城詣祇桓精舍。到已下車。步入園中。
遙見如來。顏貌端正諸根寂定。
得上調伏如調象王。又如澄淵清淨無穢。
見已歡喜來詣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白佛言。
以何因緣受女人身。顏貌醜陋見者不歡。
資財乏少無有威力。復何因緣顏貌醜陋見者不歡。
資財無乏無有威力。
復何因緣顏貌醜陋見者不歡。資財無乏大有威力。
復何因緣顏貌端正見者歡喜。資財無乏大有威力。
爾時世尊告末利夫人。或有女人。
心多瞋恚喜惱於人。若以少言現大瞋恚。
若以多言亦現大瞋恚。亦不布施沙門。
婆羅門貧窮孤老來乞求者。
衣服飲食象馬車乘香華瓔珞房舍臥具燈燭一切皆不施與。
若見他得利養而生嫉心。是故末利女人。多瞋恚故。
顏貌醜陋見者不歡。以不布施故。
資財乏少。見他得利養生嫉妒故。
無有威力若末利女人。心多瞋恚喜惱於人。
以少言現大瞋恚。以多言亦現大瞋恚。
而能布施沙門婆羅門貧窮孤老來乞求者。
衣服飲食象馬車乘香華瓔珞房舍臥具皆給與之。
見他得利養而生嫉姤。是故女人。多瞋恚故。
顏貌醜陋。以布施故。資財無乏。
心生嫉姤故。無有威力。若末利女人。
心多瞋恚喜惱於人。以少言現大瞋恚。
以多言亦現大瞋恚。
而能布施沙門婆羅門貧窮孤老來乞求者。
衣服飲食華香瓔珞乃至房舍臥具燈燭皆給與之。見他得利養者心不嫉姤。
是故。女人。以瞋恚故。顏貌醜陋。以布施故。
資財無乏。以見他得利養不生嫉姤故。
有大威力。若末利女人。
無有瞋恚不惱於人。若聞少言多言亦不現大瞋恚。
而能布施沙門婆羅門貧窮孤老來乞求者。
象馬車乘衣服飲食乃至燈燭皆給與之。
見他得利不生嫉妒。是故末利女人。不瞋恚故。
顏貌端正。以布施故。資財無乏。不嫉妒故。
有大威力。如是末利。以此因緣故。
女人顏貌醜陋資財乏少無有威力。
以此因緣女人顏貌醜陋資財無乏無有威力。
以此因緣女人顏貌醜陋資財無乏有大威力。
以此因緣女人顏貌端正資財無乏有大威力。爾時末利夫人。重白佛言。大德。
我前世時。多瞋恚喜惱於人。少言而現大瞋恚。
以多言亦現大瞋恚。何以故。
而今我受形醜陋人不好喜。以是故知。大德。我前世時。
能行布施沙門婆羅門貧窮孤老來乞求者。
衣服飲食乃至燈燭皆給與之。
是故我今日資財無乏。大德。
我前世時見他得利養不生嫉妒心。故今日有大威力。
今此波斯匿王宮中五百女人。皆是剎利種姓。
而我於中尊貴自在。大德。
我自今已去不復瞋恚惱於他人。不以少言多言而現大瞋恚。
常當布施沙門婆羅門貧窮孤老來乞求者。
衣服象馬車乘乃至燈燭皆給與之。
若見他得利養心不生嫉妒。大德。
我自今已去盡形壽歸依佛法僧。聽為憂婆私。
自今已去盡形壽不殺生乃至不飲酒。爾時世尊。
與末利夫人無數方便說法開化。勸令歡喜。
所謂法者。說施說戒說生天之法。
呵欲為過欲為不淨。上漏纏縛讚歎出離解脫為樂。
即於座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
見法得法已得果證。時末利夫人重白佛言。
我今第二第三歸依佛法僧。聽為優婆私。
自今已去盡形壽不殺生乃至不飲酒。
從坐起頭面禮佛足遶三匝而去。
還至宮中勸喻波斯匿王令得信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