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        見

        如果我們眼見善人無善終,而惡人卻坐享榮貴等不平現象,必須明白一件事,很可能這個惡人因為過去生所累積的善業非常的龐大,大到足可讓他繼續升官,升到他所應得的職位為止;又或者繼續賺大錢,賺他所應得的財富為止。但也可能這個惡人在他今生的某個特定時刻,因過去的福報已享盡,這時才會開始體驗他造孽時所應得的惡報。這中間的時間可能歷經幾年、幾十年,又或許到死為止他的惡行都還不會成熟,甚至是到了未來下一生他的福報也可能都還未享盡。至於他的惡行可能尚未成熟,所以力量太弱,受到過去世的福報所壓制,處於蟄伏的狀態。但不是不報,是時間未到,他做過的壞事就如同生命力強盛且蓄勢待發的種子,雖埋在土中,祇待遇到陽光、雨水、及二氧化碳等適當的「緣」,「惡勢力」便會開始抬頭,必將發芽茁壯,且開花結果。一如本篇的主角屠羊者 ,過去前六生曾遇過辟支佛,因見辟支佛而心生歡喜並恭敬瞻視,因此善行而感得六次生天及六次出生人間的善報。但他過去六次生在人間時都是從事屠羊的職業,到了第七生過去的善業已耗盡,而屠羊的殺生惡業卻成熟了,所以死亡後便因過去所累積的殺生惡業而墮入地獄,以及轉生至羊群中,去一一償還他過去宰殺羊隻的惡業。

    又本經中的屠夫因天賦異稟,有宿命通,能記憶過去前六生之事,因而誤以為靠屠羊就能生天,但因功力尚淺,不及過去第七生之事。

    這種情形可分為兩種層次來看:一是屠夫以神通真的看到某些訊息(He did see things,),但卻不一定能正確的判斷或解讀所看到的訊息(but could not judge or tell accurately what he’s seen.)。

    由此可見,現今一般通靈人或稍具小神通者,縱能自識宿命, 告訴你(妳)今生遭遇是因你(妳)前生如何如云云,但因為此人沒有智慧或正見,內容也無法驗證,不值得採信,切勿被誤導,更何況此人也有可能是江湖術士,信口雌黃 或妖言惑眾而已。

選譯自北傳《雜譬喻經》第三十三篇

喬正一譯於西元2006/6/16

曾經有一個屠夫,求見阿闍世王能滿足他一個願望。

阿闍世王問:「你要求什麼願望?」

「陛下,我希望能在王節大會之際,負責擔任屠殺羊隻的工作,希望國王能恩准。」屠夫懇求地說。

阿闍世王說:「屠殺之事是一般人所不樂從事的工作,你為何願意擔任?」

屠夫解釋:「陛下,不瞞您說,我能看到我的前生。我的前生是一個窮人,以屠謀生,後因此之故得轉生至四天王上;於彼天壽盡轉生人間又繼續屠,結果命終之後又轉生至第二忉利天上,一直到第六度轉生至他化自在天。就這樣六度轉生至人間時都從事屠羊工作,因此緣故遍生六欲中,受福無量,是故我今如是乞求大王。」

阿闍世王質疑:「就算如你所說,我又怎知是真是假?」

「我真的能自知過去前生宿命。」

阿闍世王根本不信,認為屠夫所言純屬無稽,他心想如此下賤之人,怎麼可能通曉宿命?便找機會問佛,佛陀說:「屠夫所講的都是真的,並非妄語。此人過去前世曾遇見過辟支佛,因見辟支佛心生歡喜,專心諦觀聖者,從抬頭仰視其首,到低頭俯察其足,因此善心即生,緣此功德之故,得一世又一生如此轉生到每一層六欲天上,當轉生至人間時,便能通曉宿命。

因為他福德善業先成熟,所以能六次往返轉生至人之中,但他惡業尚未成熟,所以尚未受惡報。直到今世此身壽盡,將墮地獄受屠之罪,當地獄結束後又當轉生至羊群中,去一一償還他過去宰殺羊隻的惡業。

此人雖識宿命,但功力尚淺,只能看見六次轉生到天界的過去,但不及過去第七次前身的事跡,便誤認為屠即是生天的善因,所以他雖有宿命通,但 沒有智慧,造成了誤判,所以非通非明。」

 

雜譬喻經

(三三) 昔有屠兒。詣阿闍世王所求乞一願。
王曰。汝求何願。答曰。王節會之際宜須屠殺。
願王見賜我當盡為之。王曰。
屠殺之事人所不樂。汝何故願樂為之。答曰。我昔為貧人。
因屠之肆以自生活。
由是之故得生四天王上。盡彼壽來生人中續復屠
命終之後生第二天上。如是六反屠
因是事故遍生六中受福無量。以是故今從王乞。王曰。
設如汝語何以知之。答曰。我識宿命。
王聞不信謂是妄語。
如此下賤之人何能識宿命耶。後便問佛。佛答曰。實如所言非妄語也。
此人先世曾值辟支佛。見佛歡喜至心諦觀。
仰視其首俯察其足善心即生。緣是功德故。
得一一生六天上。下生人間自識宿命。
福德以熟得故六反生人中也。
罪未熟故未便受也。畢此身方當墮地獄受屠之罪。
地獄畢當生中一一償之也。此人識宿命淺。
唯見六中事。不及過去第七身故。
便謂屠即是生因也。如是但是識宿命。
非通非明也。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