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護身

選譯自北傳《雜阿含經》第一三二五篇

譯於西元二○○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那時佛陀正駐錫在王舍城竹林精舍內。

 

當時,有一位篤信三寶的優婆夷的兒子,受持八關齋戒一天一夜,但卻沒能好好的持守,在齋戒日堨リF戒,結果被鬼神給戲弄附身。

 

這位優婆夷發現後,便對鬼神說:「

我以前常請教世尊有關八關齋戒的功德,世尊跟我說過在每月的初八、十四、十五日,以及神足月的時候,如果能夠好好的持守八關齋戒,就不會受到一切邪魔厲鬼或非人的侵擾。你現在為何騷擾我的兒子?」

 

鬼神聽後便說:「世尊說的沒錯,在每月的初八、十四、十五日,以及神足月的時候,如果能夠好好的持守八關齋戒,的確不會受到一切邪魔厲鬼或非人的侵擾。

 

現在只要妳叫我離開,我就會放過你的兒子。但是,在走之前我要告訴妳,如果持戒的時候放逸、不精進,而有破戒、虧損、玷污戒行的惡業時,那就不是清淨的梵行,是沒有辦法成就大果報的。

 

就好像拔除菅草一樣,因為菅草尖細鋒利,拔除的時候如果動作太慢就會割傷自己的手;同樣的道理,一個發心修梵行的人,遇到誘惑的邪惡外境時,如果不能以嚴格的戒律好好地護持住自己的身、口,這樣的修行人最後一定會沉淪到地獄堙C

 

拔除菅草的時候,動作要快速敏捷,才不會傷到手,所以修行人在持守戒律的時候,一定要精進、不放逸,才能夠達到解脫的目的。」

 

鬼神說完後便離開了優婆夷的兒子。等兒子轉醒後,優婆夷便將鬼神的話轉述給他。

 

優婆夷的兒子聽後感到慚愧,便決定追隨世尊,剃除鬢髮出家。但他出家後仍然沒有專心學道,所以過著心不喜、身不樂的生活。一段時間後又決定回到家堙A優婆夷看到兒子回來,很失望的說:「你是怎麼搞的?既然已經決定要出家,怎麼還回到自己的家堙H就好像一棟失火的房子,屋主拼命地將財物搬出來逃生,而你卻反而帶著財物投入火堆中?」

 

兒子聽到母親的斥責,難過地說:「母親,我是怕您過逝,再也見不到您了,所以回來看望您,為什麼您反而不高興看到我回來呢?」

 

優婆夷回答:「我之所以難過,是因為你本來已決定捨離五欲,過著出家梵行的生活,但見你又重拾五欲,所以令我難過,我怕你又會像以前一樣被邪魔厲鬼給控制住了。」

 

兒子聽後深感慚愧,於是回到安靜的地方,發起精進心,努力不懈,專心如理思惟,終於斷除一切煩惱,證得阿羅漢果。

 

原文:

雜阿含(一三二五)如是我聞。一時。
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時。有優婆夷子。受八支齋。
尋即犯戒。即為鬼神所持。爾時。優婆夷即說偈言
 十四十五日  及月分八日
 神通瑞應月  八支善正受
 受持於齋戒  不為鬼所持
 我昔數諮問  世尊作是說
爾時。彼鬼即說偈言
 十四十五日  及月分八日
 神足瑞應月  八支修正受
 齋肅清淨住  戒德善守護
 不為鬼戲弄  善哉從佛聞
 汝當說言放  我當放汝子
 諸有慢緩業  染污行苦行
 梵行不清淨  終不得大果
 譬如拔菅草  執緩則傷手
 沙門行惡觸  當墮地獄中
 譬如拔菅草  急捉不傷手
 沙門善攝持  則到般涅槃
時。彼鬼神即放優婆夷子。爾時。
優婆夷說偈告子言
 子汝今聽我  說彼鬼神說
 若有慢緩業  穢污修苦行
 不清淨梵行  彼不得大果
 譬如拔葌草  執緩則傷手
 沙門起惡觸  當墮地獄中
 如急執葌草  則不傷其手
 沙門善執護  逮得般涅槃
時。彼優婆夷子如是覺悟已。剃除鬚髮。
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學道。心不得樂。
還歸自家。母遙見子。而說偈言
 邁世而出家  何為還聚落
 燒舍急出財  豈還投火中
其子比丘說偈答言
 但念母命終  存亡不相見
 故來還瞻視  何見子不歡
時。母優婆夷說偈答言
 捨欲而出家  還欲服食之
 是故我憂悲  恐隨魔自在
是時。優婆夷如是發悟其子。如是。
其子還空閑處。精勤思惟。
斷除一切煩惱結縛。得阿羅漢果證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