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在三十三天為母說法

 


 

 

   本文是描述佛陀到三十三天為其親生母親說法,重返人間時的經過。從本文可窺知天界與人間存有極大的差異,且超乎人類所能想像。

譬如人間有一種氣味,雖然人類平時根本聞不到這種味道,但對天神而言就像死屍臭一般噁心,難以接近人類。

又如在人間被譽為第一大美女或美男子的美女帥哥,在天神眼中也只不過如瞎眼的獼猴一般醜陋不堪,根本不值一哂。反之,在天上就算是長相最普通的天女或男性天神,人間男女只要瞧上一眼,必將神魂顛倒,意亂情迷,終生罹患相思之苦,就如同吸食毒品一般,會產生極度反常的愛戀,甚至可嚴重到嘔吐鮮血致死。

因此,佛陀曾說過,人間榮華不足為貴,天上歡樂無法計量。由此可知,當有通靈人自誇自己通到的神靈是如何如何的顯赫,我們就應該明白他(她)所通到的靈也不過是個低級的靈或小鬼。因為人天殊途,難以共存,除非有聖者出現,或即將發生世界大戰,否則天神沒事不會下凡與一般凡夫打交道。

再者,佛陀前往三十三天為母說法,是以肉身升天,而非外道或靈媒所謂以「意生身」或出陽神,在此特別敘明。

本文另一個重點是比丘尼不得於佛前施展神通,但因佛已取滅,且依上座部的看法,比丘尼的傳承早已斷絕,所以這項戒律現今已無多大意義。

 

選譯自北傳《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第二十九卷

喬正一譯於西元2010(佛曆2554年)/3/8

 

有一次,世尊因為獲得太過豐厚的供養,自覺這對僧眾不是一件好的示範,於是便施展神足通,以肉身騰空飛昇至欲界第二層的三十三天,並於天界裡的玉石殿上自行安居三個月。

佛陀於天界安居的同時,為其親生母親摩耶夫人及所有天神一起說法。

而大目犍連尊者則在人間的逝多林而作安居。

當時因四眾弟子遍尋世尊無著,便來到大目犍連尊者的面前,一起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尊者雙足,然後恭敬的坐在一旁。

尊者見四眾弟子難得前來,便隨機演暢微妙法義,令在場聽眾心生歡喜。

大家聞法後,便一起起身,將上衣絆袒露右肩,跪在地上,恭敬的合掌並說道:「尊者,我等今日前來,是想請問如來大師今於何處而作安居?」

尊者回答:「我聽說佛陀已前往三十三天,於天界的玉石殿上而作安居,並為其生母說法。」

這時,四眾弟子得悉佛陀的下落以後,都非常的高興,便頂禮尊者雙足後逕自離去。

時光飛逝,人間三個月匆匆一閃即過,四眾弟子又再度來到尊者的面前,說道:「尊者啊,大家已久久不見佛陀的身影,我們都非常的想念他,並非常渴望能奉見佛陀一面。祇可惜我們都沒有神通,無法親自去天界拜見世尊,我們有一項不情之請,不知可否麻煩尊者前往三十三天,替我們代為傳達問候之意?」

大目犍連尊者默許大家的請求。

四眾弟子已知尊者默許,便禮辭而去。

尊者看見大家已離去,隨即入勝定,猶如一位壯士,屈申其手臂那麼短暫的時間,立即於人間消失,瞬間出現在三十三天。

尊者站在遠處遙見世尊正於玉石殿上為無量的諸天眾宣說微妙法義。

大目犍連一見此景,不禁微笑,因為他覺得世尊在此被諸天神團團包圍,猶如被人間無量的四眾弟子所圍繞一般。

這時世尊已看見目犍連來到天界,並知道他心中在想什麼,便說道:「目連,你現在所看見的天眾,都不是說想來聽法就能來聽法,而是憑藉著我的神通力量,才能如此來來去去。」

目連尊者便來到佛前,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佛陀的雙足後,便退坐在一旁。

目犍連讚道:「世尊啊,普觀這廣大的天眾,實在是太難得了,大家皆願意放棄天界妙樂的享受,而雲集在此聽法,這些天神一定都是前生為人時已深種善根,於佛、法、僧、及清淨聖戒等,生起不壞信,深心成就(註:初果),所以當他們在人間的壽命結束時,才能轉生(投生)至此。」

佛陀附和:「沒錯,沒錯。你說的一點都沒錯。這些天神在前生時都已證初果,四不壞信成就,所以今生就算貴為天神,依然樂於聞法。」

一旁的天主帝釋天王聽到佛陀與大目連的對話,便插嘴對大目連介紹在場的天神過去前生是依何善業,而今生得以為天神。

在場的天神也自我介紹,敘述自己已證初果及如何生天的經過,然後便一一消失離去。

目連見大家已離去,便從座位起身,偏袒右肩,恭敬合掌對佛說道:「世尊,地球人間的所有四眾弟子,因為沒有神通,不能親自來天界,所以求我代為轉達問候之意,並虔誠的祈求佛陀返回人間。大家已好一段時間沒見到您,非常的想念您,很渴望能再見到您,所以請佛陀慈悲,隨我返還人間吧!」

世尊回說:「好,你先回去告訴大家,以人間的時間計算,再過七天,我就會從天界下凡,並於僧羯奢城外的一棵名叫烏曇跋羅的樹邊而下。」

大目連便聽從佛陀的話,於天界消失,立刻出現在人間,並將佛陀的話轉告大家。

大家得悉佛陀即將從天界回到人間,都喜不自勝,立即灑掃及裝飾街道。七天一到,大家手持香花,前往僧羯奢城,準備迎接佛陀。

佛陀認為既然難得來到天界,為了悲憫所有的天神,便打算在返回人間之前,遍歷所有欲界及色界各天,為諸神說法。於是開始依序上升至各天界,先從三十三天的上一層天界即夜摩天,為彼天所有的天神說法,然後再上一層即兜率陀天,再為那裡的天神說法。就這樣,依序向上穿越化樂天、欲界最高的他化自在天,然後進入沒有情慾的色界初禪梵天,為那裡的天使、大天使長、甚至上帝說法。然後再更飛上一天即色界二禪天的少光、無量光、光音天。再進入色界三禪天的少淨、無量淨、遍淨天。再進入第四禪的無雲、福生、廣果、無煩、無熱、善見、善現、乃至色究竟天,皆為那裡的天神說法,令大家心生歡喜。最後於此天消失,依序出現在各下一層天界,如是向下乃至三十三天。

帝釋天王問佛:「世尊,請問您是否現在要返回地球人間?」

「是的。」

「這樣吧,我先為您開路。但不知您是打算以神通飛行降落,還是以步行的方式走回去?」

「以步行回去。」

帝釋立即轉身命令巧匠天神:「快去,你立刻去變化出三道通往人間地球的寶階,這三道寶階須分別以黃金、琉璃、蘇頗胝迦等三種寶石所打造。」

「遵命!」天使應道。

巧匠天神立即依天命施展神通,變化出三種寶階,世尊處於中間的琉璃道,世界的造物主上帝於其右邊足蹈黃金道,並手執有百千兩金重的黃金白色拂塵,隨同色界諸天使一旁陪侍。

天帝釋則立於佛陀的左邊,腳踏頗胝迦道,手擎有百千兩金重的百支傘蓋,為佛陀遮覆,並帶領欲界諸神隨侍在側。

佛陀心中不斷的反覆思量:「若我步行,恐人間外道見議,會毀謗說沙門喬答摩當初既能以神通力飛往三十三天,現在卻以步行重返人間,一定是他眼見天界美麗的風景及天女,心生情愛執著,故而失去神通,才會以步行而返。但若我現在又變卦,改以神通飛行降落,豈不是徒讓巧匠天神白忙一場?這樣吧,乾脆我採折衷的方式,半以神通飛行,半為步行,返回地球人間。」

猶如搭乘捷運站或百貨公司的電扶梯,就這樣,世尊半飛滑行,又半步行,依循寶階緩緩而下。

天神的身心都是非常的精緻微妙,他們平時所享受的歡樂都已超出人類所能想像,人間的時空及一切相對於他們而言是非常的混亂與骯髒,猶如夏天的糞坑,臭穢難耐。

就當佛陀與諸神快要接近人間之際,人間的氣味直朝諸神迎面撲鼻而來,雖然人類平時根本聞不到這種味道,但對天神而言就像死屍臭一般噁心,臭氣薰天,已令諸神難以忍受,諸神紛紛掩鼻拂嗅。

世尊很明白人間與天上的這種差異,所以以神通變化出牛頭旃檀香林,令人氣頓時轉為芬馥清新,諸神聞者莫不愉悅歡喜。

人間與天上的差異還不僅如此,譬如在人間被譽為第一大美女或美男子的美女帥哥,在天神眼中也只不過如瞎眼的獼猴一般醜陋不堪,根本不值一哂。反之,在天上就算是長相最普通的天女或男性天神,人間男女只要瞧上一眼,必將終生罹患相思之苦。佛陀也很明白這種差異,他知道若人間男子一旦目睹天女之姿,就如同吸食毒品一般,必將產生極度反常的愛戀,甚至可嚴重到嘔吐鮮血致死。反之,人間女子若見男性天神的英俊挺拔,也必將終生為情所困,甚至因此死亡。所以,佛陀決定以神通力令人間男子只能看見男性天神,人間女子也只能看見天女。唯有如此,才不會令大家因神魂顛倒及意亂情迷而擾嬈其心。

同一時間,被佛譽為「解空第一」的須菩提尊者正在一棵樹下閑居修行,他從遠處遙見世尊在諸神大眾的恭敬圍遶之下,非常隆重的從三十三天緩緩而降,但並未到現場湊熱鬧,因為他心想:「這些所有極具威勢且神通廣大的諸神,過去前生為人時都曾經供養並禮敬過佛陀,並於人間死去以後轉生為天神,這些天神前生為人時的壽命平均也都不過百歲,但終究不免一死,佛也是如此,當佛陀在人間的因緣結束時,也終將取無餘涅磐。就算佛陀與諸神現下是如何的威嚴難禦,但畢竟仍難逃磨滅之時。善哉啊,世尊!您處處慇懃的教導我們,提醒我們要正觀諸行無常,深刻體悟『變』的真諦,生滅之法實在是令人可厭之事,我現在依著您的教誨,於此已深深生起厭離心,於五取蘊觀察無常、苦、空、無我。」

當須菩提如是正思維後,當下即以智金剛杵摧毀了二十種有身見山,獲得預流果,得不壞信(註:初果),便右膝著地,合掌恭敬,在遠方遙禮世尊,並瞻仰而住。

這時,被佛譽為「神通第一」的蓮花色比丘尼很想第一個迎接佛陀,但她看見太多人聚集在現場,而且其中有諸多國王,她一個比丘尼實在很難擠到前方。於是,她想出一個妙法,她以神通將自己變成轉輪聖王,並有七寶駒為前導,九十九億軍眾圍遶,及千子具足,並上持白蓋,翊從雲奔,猶如白日放出千道光明,朗月澄輝,出於星漢,眾人皆被場面浩大及莊嚴之聲勢所懾,因而退讓出如半月形的空處。

所有在場民眾都親眼目睹了難得一見的轉輪聖王的威勢,皆歎道前所未見。

就因為如此,在場有許多人因見到了轉輪聖王的華麗莊嚴的陣仗,竟因此心生羨慕,也很希望來生能成為轉輪聖王,於是這些人心中便暗自祈求,願將自己平時所修持的布施與持戒之德,能換得未來的輪王之福。

就在大家讓開空處之際,鄔陀夷比丘也在會場中,他一眼即識破這是蓮花色比丘尼的伎倆,便告訴大家不要上當,當眾揭穿蓮花色的真面目。

大家一聽都傻眼了,不解為何鄔陀夷會這麼說,便問道:「大德,你是如何知道此輪王是蓮花色比丘尼所變?」

「因為蓮花的香氣濃郁芬馥,這是來自蓮花色比丘尼的體香,所以我一聞即知此輪王是蓮花色比丘尼所變。」

蓮花色比丘尼既已達第一個迎接佛陀的目的,便收起神通,恢復原貌,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佛足,然後恭敬的站立在一旁。

世尊坐在大家為他安置妥的座位上,便譴責蓮花色:「蓮花色,妳站到一邊去,比丘尼於佛前施展神通,是一件非常不禮貌的事。」

蓮花色一受到佛陀的譴責,立刻退到角落。

佛陀因為這件事,便想到比丘尼於佛前顯神通實在不當,便當眾制定戒律如下:「今後,比丘尼不得於佛前顯神通,若違者得越法罪。」

但因在場有很多人因親眼目睹輪王的大威勢,便心中許願,來生樂求出生於人間,做轉輪聖王,享用不盡的榮華富貴。也有人因目睹諸天神的光明可愛,便許願來生投生到天界當天神。

這時,世尊知悉大家心中所想,為了激勵大家能更上一層樓,而不要耽戀於人間天上的福樂,便趁此機緣為大家宣說妙法,大家聞法以後,有人得豫流果(初果),有人得一來果(二果),有人得不還果(三果),有人因此出家而斷諸煩惱,獲阿羅漢果。也有人發聲聞菩提心,或發願來生成就獨覺,甚至發願來生成佛者。

總之,在場所有的人都歸信三寶。

這時,世尊即以此緣而說出以下的頌偈:


 設作轉輪王  或復生天上
 雖得於勝定  不如預流果

上開偈語的大意是說:轉輪聖王、天神、甚至是四禪八定的妙樂雖好,但終究不離無常,遠不如初果的福報來得可貴,因為人間及天上的歡樂,終有消逝的一天,屆時仍有下墜三惡道的危險,但成就初果之人,必將於人間天上享其福樂,已永閉通往三惡道之門,且必將正向解脫,趨向涅磐。

 

 

爾時世尊為欲斷其利養過故。
遂昇三十三天。於玉石殿上三月安居。
近圓生樹為母說法。并餘天眾具壽大目連。
在逝多林而作安居。是時四眾既無世尊。
咸悉共詣大目連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尊者見來即為說法。隨機演暢示教利喜默然而住。
是時四眾各從座起。偏袒右肩合掌恭敬。白尊者曰。
大德頗聞。如來大師今於何處而作安居。
尊者答曰。我聞佛往三十三天。
於玉石殿上而作安居。近圓生樹為母說法。
是時四眾既得聞法。知世尊所在深生歡喜。禮足而去。
至安居竟四眾還來。禮尊者足在一面坐。
尊者為說法已。大眾各起禮足白言大德。
諸人久不見佛咸生渴仰。我等願欲奉見世尊。
善哉大德。不憚勞者。願為我等至世尊處。
傳我等言頂禮佛足。伏惟大師自一夏來。
起居輕利無病少惱安樂住不。
復更為白贍部洲內所有四眾。久違聖顏咸希親奉。
我等四眾無有神通。能至三十三天禮世尊足親覲供養。
然彼天眾得來至此。願佛慈悲哀愍我等。
時大目連默許其請。眾知許已禮辭而去。
尊者觀知大眾去已。即入勝定猶如壯士屈申臂頃。
即於此沒至三十三天現。
遙見世尊於玉石殿為諸天眾無量無邊說微妙法。
時大目連不覺微笑作如是念世尊至此諸天圍繞。
猶如贍部四眾無邊。
爾時世尊知大目連心之所念。告言。目連。此之大眾。
非自能來皆由我力而有來去。是時目連既至佛所。
禮雙足已退坐一面。普觀大眾白言。世尊。
念此大眾甚奇希有。悉皆雲集。
由彼前身於佛法僧清淨聖戒生不壞信深心成就。
於彼命過來生於此。佛告目連。如是如是。此諸大眾。
由彼前身於佛法僧清淨聖戒起不壞信深心成就。
於彼命過得來生此。
時天帝釋見佛世尊與大目連有所論說。即於佛前告大目連。
重敘其事。由其敬信三寶清淨聖戒。
廣說乃至得來生此。復有天子告大目連。重敘其事。
廣說乃至來生於此。
復有天子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合掌恭敬。
白佛言。世尊。我由前身於佛深信。
於彼命過來生於此。復有餘天作如是語。
我由前身於法於僧於清淨聖戒深生淨信具足受持。
於彼命過來生於此。時有無量百千天眾。
親於佛前悉皆證得預流果。各禮佛足隱而不現。
爾時目連見眾去已。即從座起偏袒右肩。
合掌向佛白言。世尊。贍部洲中所有四眾。
各並虔誠來至我所作如是語。大德。
我等久不見佛咸生渴仰。我等願欲奉見世尊。善哉大德。
不憚勞者。願為我等至世尊處。
傳我等言頂禮佛足。伏惟大師自一夏來。
起居輕利無病少惱安樂住不。
我等四眾無有神通能往三十三天禮世尊足親覲供養。
然彼諸天能來至此。善哉世尊。慈悲哀愍。
從彼天處下贍部洲。作此白已。爾時世尊告目連曰。
汝今可往贍部洲中告諸四眾。滿彼七日已。
佛從天處向贍部洲。
於僧羯奢城清淨曠野烏曇跋羅樹邊而下。時大目連聞佛語已。
頂禮佛足即還入定。猶如壯士屈申臂頃。
於三十三天沒贍部洲中出。告諸四眾。滿此七日已。
佛從天處來贍部洲烏曇跋羅樹邊而下。
時諸四眾各持香花。
往僧羯奢城時彼城中所有人眾。聞佛將至皆大歡喜。淨除諸穢掃飾街衢。
灑以香水名花遍布。幢旛繒蓋處處莊嚴。
如歡喜園誠可愛樂。
於一勝處敷妙高座企想如來。是時如來為三十三天眾。
說當機法示教利喜已。即於此沒。
將諸天眾至夜摩天為說法已。即於此沒。
復將天眾至睹史多天為其說法。如是至於化樂他化自在。
梵眾梵輔大梵。少光無量光光音。少淨無量淨遍淨。
無雲福生廣果無煩無熱善見善現至色究竟天皆為說法示教利喜已。
即於此沒至善現天。如是向下乃至三十三天。
是時帝釋白佛言。世尊。今欲詣贍部洲。答言。我去。白言。
為作神通為以足步。答言。足步。
帝釋即命巧匠天子曰。汝應化作三道寶階。
黃金吠琉璃蘇頗胝迦。答言。大善。即便化作三種寶階。
世尊處中躡琉璃道。索訶世界主大梵天王。
於其右邊蹈黃金道。
手執微妙白拂價直百千兩金。并色界諸天而為侍從。
天帝釋於其左邊蹈頗胝迦道。
手擎百支傘蓋價直百千兩金而覆世尊。并欲界諸天而為侍從。佛作是念。
我但步去者。恐外道見議。
沙門喬答摩以神通力往三十三天。
見彼妙色心生愛著神通即失足步而還。若以神通徒煩天匠。
我今宜可半以神通半為足步往贍部洲。
爾時世尊循寶階下。去此十二踰善那。
人氣上薰如死屍臭。令彼諸天不能鼻嗅。
世尊知已化作牛頭旃檀香林。令氣芬馥聞者歡喜。
佛作是念。若贍部洲男見天女女見天男。情生愛染。
由婬欲心極熾盛故。便毆熱血悶絕命終。
我今宜可以神通力令男見天男女觀天女。
如是作已不令染愛擾嬈其心。
爾時具壽須菩提。在一樹下晝日閑居。
遙見世尊諸天大眾恭敬圍遶威德尊重從三十三天而來至此。便作是念。所有此等大德諸天。
悉皆辭佛當往天處。此諸人眾百年之中。
並皆身死。佛化緣盡亦復涅槃。
斯等威嚴無不磨滅。善哉世尊。處處慇懃作如是語。
諸行無常體硠靬騿C生滅之法是可惡事。
我今於此深起厭心。於五取蘊觀察無常苦空無我。
如是知已。以智金剛杵摧二十種有身見山。
獲預流果得不壞信即便速疾捨加趺坐。
右膝著地合掌恭敬。遙禮世尊瞻仰而住。
爾時嗢缽羅苾芻尼作如是念。
佛從天上下贍部洲。作何方便我得最初禮世尊足。
大眾皆集無地旋踵。若其直爾作苾芻尼形者。
人皆見輕莫由進路。我今宜可現大神通。
即以自身化為輪王。七寶前導。
九十九億軍眾圍遶。千子具足。微妙莊嚴如半月形。詣世尊處。
時有無量億眾沙門婆羅門外道內道無邊四眾。悉皆影附。歎未曾有。
上持白蓋翊從雲奔。猶如白日放千光明。朗月澄輝出於星漢。
如是嚴飾壯麗難思至世尊所。
大眾見已皆生希有。瞻仰忘疲各生異念。
何處得有如是國王軍容可愛。多是他方輪王帝主。
既見是已各生求願。如何令我得受斯樂。
大眾開路令彼近前。爾時鄔陀夷苾芻在斯眾會。
告諸人曰。此非輪王。乃是嗢缽羅苾芻尼。
自現神通來禮佛足。時眾問曰。大德云何。
知是嗢缽羅尼耶。答曰。嗢缽羅花香氣芬馥。
嗢缽羅色舉眾同然。故知是彼現斯神變。
時苾芻尼既至佛所便攝神通。前禮佛足在一面住。
爾時世尊既安坐已。
告嗢缽羅尼曰汝今可去勿苾芻尼當我前立。
尼對大師現神通者是非理事。被佛訶已便詣一邊。佛作是念。
尼對佛前現神通者。有如是過。
彼制諸尼於大師前不現神力。告諸苾芻曰。
從今已後諸苾芻尼。不應於大師前而現神通。
作者得越法罪。
爾時大眾見此輪王有大威勢。
心生願樂求生人道。或見諸天光明可愛。
皆生願樂求往天中。爾時世尊見斯事已。
為欲遮其人天願故。隨彼機緣為說妙法。彼聞法已得豫流果。
或一來果及不還果。
或有出家斷諸煩惱獲阿羅漢果。或發聲聞菩提心者。
或發獨覺菩提心者。或發無上大菩提心者。
或發煖頂所有善根。或發中下忍心。皆令大眾歸信三寶。
爾時世尊即以此緣而說頌曰。
 設作轉輪王  或復生天上
 雖得於勝定  不如預流果
爾時世尊為諸大眾。示教利喜說妙法已。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