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魔記-天魔


   在佛陀剛剛成道之際,古印度的波羅奈城附近,發現一了座古碑,上面嵌印著文字,但無人能辨認,國王即榜示全國,若有能識者,當予重賞。

而被佛譽為議論第一的迦旃延尊者出家前即是一位滿腹經綸,博學多聞的學者,他精通多國語言,故揭榜應徵,他認出碑上的文字是來自梵天上的文字,他譯出的內容如下:什麼人是王中之王?什麼人是聖中之聖?什麼人是愚人?什麼人是智人?什麼人沉溺在生死海?什麼人解脫在逍遙園?怎樣離垢染?怎樣證涅槃?」

雖然他能翻譯,但卻無法解答碑上的問題。

他為了找出其中的奧秘,遍訪當時的六師外道和一些有權威的老婆羅門,但都得不到正確的解答。最後他想到他的舅舅阿私陀仙人曾預言悉達多太子必將成佛,他又聽說太子已經成道,於是到竹林精舍訪問佛陀。

佛陀以如下的偈語回答:「所謂王中之王是第六欲天的天王,聖中之聖則是大覺佛陀。被無明所污染的人是愚人,能斷除煩惱的人則是智者。有我、法二執的人必將沉溺於生死苦海。能證緣起的人可解脫於逍遙園中。斷貪瞋癡才能永離垢染,勤修戒定慧即能證涅槃。」

迦旃延非常折服於佛陀的無上智慧,當下皈依了佛陀

上開偈語中所提到的「王中之王」,就是第六欲天他化自在天的天主,在欲界中榮享無比的尊貴與福報,其威勢之大,地位之高,加上其神通廣大,都是欲界諸神所不能及,所以佛陀才會稱其為「王中之王」。依據北傳經典所載,第六欲天王為波旬,因嫉妒佛陀的威勢,故而處處與佛作對。他常常以各種名利、財富、性愛、俊男美女、權勢、及地位等世人所貪戀追求的感官欲樂誘惑佛弟子,甚至在佛陀即將成佛之前,他也曾與佛對峙,極盡所能的對佛施以威脅利誘,但終究是黔驢技窮,徒勞無功,枉作小人而已。

    波旬因與佛作對,常常妨礙佛弟子修持解脫道,故又稱為魔王。但並非指其十惡不赦,因為依據善有善報的真諦,波旬既能貴為掌控欲界之主,坐享如此尊貴的地位,必是其前生有相應的善行。

    本經提到魔王波旬過去前生曾奉獻一座寺院給僧團,供養過辟支佛一缽的飯,且受過一天一夜的八關齋戒,故而能榮享欲界之主的福報。

選譯自北傳《雜寶藏經》第(八一)篇

優婆塞喬正一譯於西元2010(佛曆2554年)/11/28八關齋戒日

佛陀對他的學生說了一段在他成佛以前,如何降魔的經過。

過去當悉達多太子在在菩提樹下修行時,惡魔波旬率領著將八十億眾天兵天將,前來騷擾太子,欲阻礙太子成佛。

他們來到佛陀的面前,恐嚇道:「瞿曇!你獨自一人,豈能坐在此處?趕快給我離開。若不馬上走,我一定捉住你的兩腳,將你丟擲到海外!」

佛陀非常沈穩的回應:「我觀察這宇宙之中,從未發現有任何天神、魔、梵天、沙門、婆羅門,能抓住我的兩腳,將我丟擲到海外。波旬!你給我聽好,你曾奉獻過一座寺院給僧團,供養過辟支佛一缽的飯,且受過一天一夜的八關齋戒,故而能轉生至第六欲天,榮享欲界之主的福報。然我於三大三阿僧祇劫,廣修功德,於一阿僧祇劫,我曾供養無量諸佛,第二、第三阿僧祇劫,亦復如是,如果說到供養聲聞緣覺等聖人,那更是不計其數。」

波旬不服氣的說道:「你說我前生曾受持一天一夜八關齋戒,供養過辟支佛一缽飯食,這些都沒錯,我自己也記得很清楚。但你自稱有如此不可思議的善行功德,又有誰能為你作證?」

佛陀即以手指著大地,並說道:「我有大地為證!」

這時,大地突然發生六種地震,地神立即從地底最堅硬的深處竄出,合掌對佛說:「我可以為佛陀作證,世尊所說的一切,都是真實不虛!」

接著,佛陀又對波旬說:「如果,你能夠搖動我前面的這個小瓶子,你就能夠將我丟到海外。」

波旬一聽,立即與他的八十億天兵天將,竭盡一切神通,也絲毫無法撼動這小瓶子。

魔王自知不敵,只好悻悻然的離去。

佛陀對所有的比丘說道:「魔王波旬不是只有今天才跟我作對,在過去前生就已如此。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過去,有一個地方叫做迦尸國,該國中有一處仙人所居住的仙山,山裡有一位身懷五大神通的仙人,常常教化波羅奈城中的年輕人,度化他們出家,讓他們修持仙道。」

「當時城中有一位城神,非常討厭這位仙人,他非常的生氣,恐嚇仙人:『你如果再走入城內來度人,我就捉住你的兩腳,將你丟擲於海外!』」

「那位仙人便拿著一個小小的澡瓶,放在地上,告訴城神:『如果你能先搖動此瓶,你才能將我丟擲於海外。』」

「結果城神使盡其神力,也絲毫不能搖動水瓶,於是深感慚愧,不再為難仙人。當時的那位仙人,即是我的前身。而那位與我作對的城神,就是今天的魔王波旬是也。」

 

(八一)佛在菩提樹下魔王波旬欲來惱佛緣
昔如來在菩提樹下,惡魔波旬,
將八十億眾,欲來壞佛。至如來所,而作是言:「瞿曇!
汝獨一身,何能坐此?急可起去。若不去者,
我捉汝腳,擲著海外。」佛言:「我觀世間,
無能擲我著海外者。汝於前身,但曾作一寺,
受一日八戒,施辟支佛一缽之食,
故生六天,為大魔王。而我乃於三阿僧祇劫,
廣修功德,一阿僧祇劫,我曾供養無量諸佛,
第二第三阿僧祇劫,亦復如是,
供養聲聞緣覺之人,不可計數,一切大地,
無有針許非我身骨。」魔言:「瞿曇!汝道我昔,一日持戒,
施辟支佛食,信有真實,我亦自知,汝亦知我;
汝自道者,誰為證知?」佛以手指地言:
「此地證我。」作是語時,一切大地,六種震動,
地神即從金剛際出,合掌白佛言:「我為作證,
有此地來,我琣b中。世尊所說,真實不虛。」
佛語波旬:「汝今先能動此澡瓶,
然後可能擲我海外。」爾時波旬及八十億眾,
不能令動,魔王軍眾,顛倒自墮,破壞星散。
諸比丘言:「波旬長夜,惱亂如來,而不得勝。」 佛言:
「非但今日,過去亦爾。
昔迦尸國,仙人山中,有五通仙,
教化波羅[*]城中諸年少輩,皆度出家,使修仙道。
爾時城神,極大瞋忿,語仙人言:『汝若入城,
更度人者,我捉汝腳,擲於海外。』
彼仙人捉一澡瓶,語城神言:『先動此瓶,
然後擲我。』盡其神力,不能得動,慚愧歸伏。
爾時仙人,我身是也。爾時城神,波旬是也。」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