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釋相應(二)


帝釋敬僧篇

         本篇是帝釋天主對修解脫道的比丘眾恭敬、頂禮的事蹟,連諸天之王都尚且如此,我輩凡人又豈可大憍慢,自恃通達戒律而非難或輕慢出家眾?尤其是當誤會、甚至污衊了一位持戒精嚴的比丘時,就如同搬了一座須彌山擋住通往八正道的門檻,欲證初果難如登天,更遑論是自證解脫?

選譯自《北傳雜阿含經》第一一一三篇

選譯於西元二○○四年四月十一日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佛駐錫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精舍園林內。

當時,世尊對比丘們說:「比丘們,在遙遠的過去世時,有一天帝釋天主想要進入天上的花園,便命天上御用的駕駛準備好千匹馬車,御用駕駛便聽命備妥馬車,報告帝釋天主已經可以出發。

帝釋天主便從天上的常勝殿走了下來,隨後面向八方合掌恭敬禮拜,御用駕駛一看到帝釋如此,嚇得連手中的馬鞭都掉了下來。隨後便問帝釋天主:『這四面八方都是人類,他們都是由臭穢的子宮胞胎而生,並且披著臭穢的皮囊,時時處於飢渴的煎熬,您貴為諸天之王,又為什麼要去禮敬這些凡庸的人類?我實在不明白您為什麼這麼做,是否可以為我解釋這其中的意義?我非常地渴望知道。

帝釋便回答:『我現在所恭敬頂禮的對象不是一般凡庸的人類,而是那些能夠捨離俗家修行解脫道的比丘,他們在各處自在的遊行,不計較經過或駐錫過的地方;對於所經過的城邑國土,也無法使其心靈疲累。

他們平時不會畜養畜生或囤積民生用品,專注於修持無欲的禪定,他們心中並無任何世俗五欲的欲求,僅以無為之法樂自娛。

他們若是開口出言一定是正語,若是不開口說話則必定安住於寂滅定。

諸天與阿修羅,平時處於爭吵、對立、爭戰的狀態,而人間的紛擾、爭吵、是非、對立、戰爭也是如此,但只有出家修解脫道的比丘,沒有任何的紛擾、爭吵、是非、對立,他們捨棄會傷人的刀杖,慈憫一切眾生,並且遠離財、色的誘惑,不麻醉心智,面對無常也不慌亂。

他們遠離了一切的罪惡,所以是值得我恭敬、頂禮的對象。』

御用駕駛聽後感動的說:『天王所禮敬的對象,一定是世間人類及天神所當禮敬的殊勝之輩,從今以後,我也要學天主一樣,去恭敬、頂禮出家修行解脫道的比丘。

說完後,便與帝釋天主一同禮敬諸方修行解脫道的比丘,禮畢後,便駕著馬車飛昇,載帝釋天主去遊賞天上的花園。」

佛陀說到這裡,便對比丘們說:「帝釋天主貴為三十三天自在之王,仍能放下尊貴的身段去恭敬、頂禮一切僧眾,也常常讚歎、恭敬僧伽的功德,你們比丘正信、非家、出家學習解脫滅苦之道,更應該像帝釋天主一樣去恭敬、頂禮一切僧眾,常讚歎、恭敬僧伽的功德。」

  佛陀說完法後,比丘們都心生歡喜,決定依法奉行。

 

雜阿含(一一一三)如是我聞。一時。
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過去世時。
有天帝釋欲入園觀。王敕御者。
令嚴駕千馬之車。御者受教。即嚴駕已。還白帝釋。
乘已嚴駕。唯王知時。爾時。帝釋從常勝殿來下。
周向諸方。合掌恭敬。時。
彼御者見天帝釋從殿來下。住於中庭。周向諸方。合掌恭敬。
見已驚怖。馬鞭落地。而說偈言
 諸方唯有人  臭穢胞胎生
 神處穢死尸  飢渴常燋然
 何故憍尸迦  故重於非家
 為我說其義  飢渴願欲聞
時。天帝釋說偈答言
 我正恭敬彼  能出非家者
 自在遊諸方  不計其行止
 城邑國土色  不能累其心
 不畜資生具  一往無欲定
 往則無所求  唯無為為樂
 言則定善言  不言則寂定
 諸天阿修羅  各各共相違
 人間自共諍  相違亦如是
 唯有出家者  於諸諍無諍
 於一切眾生  放捨於刀杖
 於財離財色  不醉亦不荒
 遠離一切惡  是故敬禮彼
是時。御者復說偈言
 天王之所敬  是必世間勝
 故我從今日  當禮出家人
如是說已。天帝釋敬禮諸方一切僧畢。
昇於馬車。遊觀園林。佛告比丘。
彼天帝釋於三十三天為自在王。而常恭敬眾僧。
亦常讚歎恭敬僧功德。汝等比丘正信.非家.
出家學道。亦當如是恭敬眾僧。
亦當讚歎敬僧功德。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
歡喜奉行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