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愛聽八卦,而且不論何處,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免不了可以聽得到。但不管真假,都是口舌是非。

八卦,以佛法的標準來看,應該視其內容可歸類為「惡口」、「綺語」。如果,明知內容不實,又肆意傳播,則屬「妄語」。若愛多管閒事,因此捲入是非,公親變事主,則屬「愚痴」。

其實,八卦的內容若屬他人隱私或私德之事,更不應談論。蓋個人造業個人擔,既然與己無關,又有何資格論斷他人?更何況說人是非者,也必是是非人。我們今日論斷、批評、毀謗他人,來日也必被人論斷、批評、毀謗。這就是因果業力,我們對別人做的事,不論善惡,都不會落在外界它處,必終將回到己身。譯者以前也樂愛聽聞八卦是非,但反省這種行徑皆屬無意義的惡行,徒令心情紛亂以外,於己於人皆無益處,反成修持禪定的障礙,屬五蓋中的「掉舉蓋」,故今日藉此經文誠摯懺悔。

本經是佛陀在阿耨龍王所居住的溫泉旁,與五百位阿羅漢自述以前遭女子誣陷毀謗通姦的經過,並解釋何以自己已成佛,卻仍不免遭他人污衊的前世因緣。

本經另一處重點是闡述業力的形成,以意業為關鍵。身、口、意等三種行為中,以意業為重,為前導,並形容意業如釘子一般,深深地繫住身體的行動及語言,且因意業的存在,身、口而行才可能產生業果。

選譯自北傳《佛說婆羅門女栴沙謗佛緣經》第八卷
喬正一譯於西元2009/7/3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佛陀在古印度一處以阿耨龍王為名的大溫泉旁,對五百位身懷六大神通的大阿羅漢說法。在場所有的比丘裡,只有阿難尊者尚未證得阿羅漢。

當時,佛陀是這麼對舍利弗尊者說的:「在很久很久數不清的歲月以前,人間也出現過一位佛陀,那位佛陀常駐在波羅柰國裡,祂的學生裡至少有六萬八千位比丘已證得阿羅漢。」

佛陀說:「舍利弗!那位佛陀叫做盡勝如來,祂的僧團裡有兩個比丘:一個叫做無勝比丘;另一個名叫常歡比丘。那位叫無勝的比丘,早已斷盡一切煩惱,身懷六大神通,但常歡比丘心中的心結與煩惱仍未消除,還是一名凡夫。」

佛陀接著說:「當時,波羅柰城裡有一位名叫大愛的長者,家中財富無限,有象、馬、七寶等價值不斐的財產,一生享用不盡。這位大愛長者有一位妻子,名叫善幻,非常的漂亮。而無勝及常歡兩名比丘,常常到這位長者家中接受供養。長者的妻子善幻夫人,因心知無勝比丘早已是阿羅漢,故而對無勝比丘的供養非常豐厚,舉凡衣被、飲食、床臥、醫藥等等一切所需,皆竭盡所能的奉獻。但卻冷落了常歡比丘,對常歡比丘的供養相對顯得至為微薄。常歡比丘眼見善幻夫人偏心,怒火中燒,內心生起極大的嫉妒,竟四處散播誹謗:『無勝比丘真不知羞恥,竟與人妻善幻夫人私通,他會受到善幻夫人如此優厚的供養,還不是因為他們之間有不正常的男女曖昧關係……』云云。」

佛陀說到這裡,很感慨的對舍利弗說:「你可知那位常歡比丘是誰嗎?他不是別人,他就是我的前身;而那位善幻夫人,則是今日誣指我通姦的那位名叫栴沙的婆羅門女子。」

佛陀語重心長的對舍利弗說:「當時,我因無故誹謗那位名叫無勝的阿羅漢,以此嚴重的口惡業,在無數的千萬年中,墜入地獄裡,受盡各種痛苦與折磨。直到今天雖已成佛,成為人類及天神的導師,有足夠的能力與智慧,可以為外道六師等、所有已解脫或尚未解脫的比丘眾、及諸國王、大臣、人民、清淨的居士或女居士說法,但因前生曾毀謗阿羅漢的嚴重口惡業,致使我今生仍不免口舌是非的糾纏,碰到這位名叫栴沙的婆羅門女子,腹中裹藏小木盆,跑到我面前對我咆哮:『出家人何以不管好自家事?竟然跑去管別人的閒事。你(指佛陀)今日可好,獨自一人快活逍遙,卻放我一個人,不管我死活。我們早已有夫妻之實,我肚子裡懷著你的孩子,現在馬上就要臨盆了,你還不快去替我準備酥油膏及熱水,好讓我安心生下我們的小孩!』」

佛陀繼續說:「當時,這名婆羅門女子的出面指控,的確造成莫大的震撼,換做是別人,可能真要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全部的人都嚇傻了,都低頭默然,不知該如何是好。好在我身後的天主釋提桓因,平時就一直隱身服侍我,躲在我身後替我執扇搧風。祂以天眼通早已知悉此女來意不善,便以神通法力變化出一隻老鼠,令其跑入女子的衣婺怴A嚙斷綁在木盆上的繩子,木盆忽然落地。這時,在場的所有人,親見木盆從女子的衣服裡墮地而出,皆大歡喜,揚聲稱慶,大家都開心得不得了,並異口同聲的斥罵這名女子:『妳怎麼如此膽大包天?竟敢當眾誹謗清淨的無上至尊?大地若是有知,又豈能容載像妳這般如此的惡物?』大家話才說完沒多久,大地果真立即應聲劈裂,從裂縫中湧出熊熊的烈火,婆羅門女便活生生的墜入地獄裡,且直接墜入地獄的最深處-阿鼻大地獄中。」

佛陀又說:「大眾親眼看見此女活生生墜入地獄裡,都非常的害怕,當時阿闍世王也在場,便起身叉手,長跪在我面前問道:『世尊啊,這名女子現在身在何處呢?』

我則回答:『陛下,這名女子現已墜入在一處名叫阿鼻的大地獄裡。』

阿闍世王又問:『世尊啊,我有一點不太明白,這名女子既不殺人,又不偷盜,現僅因妄語及惡口毀謗,便墜入阿鼻大地獄裡?』

我對阿闍世王解釋『「我所說的因緣法,有上、中、下等差別,業行的種類又可分為身、口、意等三種行為。」

阿闍世王又問:『那麼請問,何者為重?何者為中?何者為下?』

我對阿闍世王說:『意行最重,口行處中,身行在下。』

阿闍世王又問我:『身體外在的行動,是一般人皆明顯可見;而語言,則是一般人皆可聽聞;這兩種行為,都是世間一般人可見可聞。但我不懂的是,意念或動機是藏於內心,不為一般人所知,何以意行所產生的效應及業果最重?』

我解釋道:『假設起心動念時,一般人的確無法聞見,因為這是內心的活動。所有一切的行動或行為,都是被意念這個釘子所繫。』

國王又問:『我不懂,既然意念不可見,它又如何成為意釘,能獨繫所有行為?』

我繼續解釋:『假設有男子或女人,當他(她)要做出殺人、偷竊、搶奪或強盜、及邪淫的時候,他(她)會先心中盤算、計畫、思考,鎖定下手的對象,安排何時可著手實施,該往何處實行。這就是為何一般人在作出任何行動時,會先用心計較,然後施行的緣故。因此,我才會說所有的行為都繫於意釘,而不在身、口等行為。』

我又對阿闍世說:『陛下,我再跟您舉一個例子。假設有一名比丘,當他在跟別的比丘討論佛法時,為了虛榮,心中可能會先這麼想:『等一下假設有人來質問我時,我一定要駁倒對方的論點,我要為反對而反對。』結果,這名比丘並沒有成功,於是更進一步做出破合和僧的行為,他去挑撥僧團的和諧,對人這麼說:『有人要殺你、破壞你,你應當相信我的話,莫信他人。』云云。假設這名比丘作此兩舌的惡行,便已成虛偽的妄語,而且毀滅了正法,當他死亡之後,一定會墜入地獄裡。』

我又說:『因此,口行是繫於意釘,而不是繫於身、口。』

阿闍世又問我:『我還是不太明白?』

我則回答:『身體的三種善惡行為、語言的四種善惡行為,皆是繫於意念動機這個釘子,若是沒有意念或動機,沒有任何意識或知覺,不曉得自己在做什麼,身體也就不能單獨行動,這就是身、口繫意釘的道理了。』

於是,我便說出以下的偈語做為總結:

『意中熟思惟,  然後行二事。
 
佯慚於身、口, 未曾愧心意。
   
先當慚於意,  然後恥身、口,
   
此二不離意,  亦不能獨行。』

當時,阿闍世王聽完我的說法,竟哭了起來。

我問他為何哭泣?他解釋:『我是替眾生的無知感到難過,因為一般眾生不了解您所說的身、口、意等三事,而一直做出損人不利己的惡行,我是因此而難過。此一般眾生總以為身、口為大,卻不知原來意念才是最深奧及最重要的。世尊啊!我本來也以為身、口為大,意為小;現在從佛陀這裡聽聞正法,才知意念為大,身、口為小。』

我想考問阿闍世是否真的明白,便反問他:『陛下,您可否說說看您的心得?』

阿闍世王說:『凡世人做出殺生、偷盜、邪淫等三件惡行,天下所有的人只要有眼睛都可以看得見,也都會看在眼裡;而嘴裡說出的謊言、粗言惡口、挑撥離間、言不至誠等,這四種語言上的惡行,口四事,天下所有的人只要有耳朵也都可聽聞;唯獨意念中的貪、瞋、痴等三件事,卻非耳所聞、非眼所見。因此,眾生總以為只要是眼睛可見、耳多可聞者皆為大。但今聽聞佛說,才知心意為大,而身,口為小。換言之,身、口二事,是繫於意釘。』

我又接著問:『那麼您怎知意釘為大,身、口二事,是繫於意釘?』

阿闍世王對我解釋:『就拿眼前這名誣指毀謗您通姦的這個女人為例,當她想要設計謗毀您時,一定會先在心中盤算著如下的邪惡計畫:『我當以繩子將木盆綁在我的腹部,讓它看起來像是已懷胎十月,並在大家的面前,誣陷佛陀跟我有通姦染事,讓佛有口難辯…..。』這就是所謂的意釘為大,身、口二事,是繫於意釘的道理。』

我又進一步問:『那麼您又怎麼解釋「意大,身、口小」的意思?』

阿闍世王說:『假設想要行動的時候,一定先在心中產生意念,然後經由身、口的行動將意念呈現出來。因此,我們可以知道,意大,身、口小的道理。』

我則稱讚阿闍世王的聰明:『很好!很好!陛下真的是聰明過人,您真的已經明白「意大,身、口小」這個道理了。』

當時,在場的八十位比丘,竟因此漏盡意解,成為阿羅漢;二百名比丘,得阿那含道;四百名比丘,得斯陀含道;八百名比丘,得須陀洹道;八萬名天與人類,皆得法眼淨;尚有十萬名人類及非人,皆受五戒;二十萬名鬼神,受三自歸。」

佛陀最後用以下的偈言說明他遭受女子污衊毀謗通姦的宿世因緣:

「盡勝如來時,  我比丘多歡,
毀謗於無勝,  墮於地獄久。
以是殘因緣,  多舌童女來,
在於大眾中,  前立謗毀我。
宿對終不滅,  亦不著虛空。
當護三因緣,  莫犯身口意。
今我成佛道,  得為三界將,
阿耨大泉中,  自說先世緣。」

佛陀慎重的對舍利弗說:「你們看我如今已成三界至尊,眾惡已盡、諸善普具,所有的天神、龍、鬼神、帝王、臣民、及一切眾生,皆受到我的教化,但我仍不免遇此宿世惡緣,更何況是其他愚冥、未得道的凡人呢?所以,舍利弗啊!你應當教導大家要好好的照自己的護身、口、意。」

佛陀說完後,在場的舍利弗尊者、及五百名羅漢、住在阿耨池畔裡的大龍王、八部鬼神,聽聞佛陀所說的正法,都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佛說婆羅門女栴沙謗佛緣經第八
聞如是: 一時佛在阿耨大泉,
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皆是羅漢,六通神足,除一比丘——
阿難也。 佛告舍利弗:「往昔阿僧祇劫前,
爾時有佛,號名盡勝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
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世尊,
時在波羅[*]國,與大比丘六萬八千眾,
皆是羅漢。舍利弗!爾時盡勝如來有兩種比丘:
一種比丘名無勝,一種比丘名常歡。
無勝比丘者,六通神足也;常歡比丘者,結使未除。
「爾時,波羅[*]城,有長者名大愛,有象、馬、七寶,
資財無極。大愛長者有婦,名曰善幻,
端正無比。兩種比丘,往來其家,以為檀越。
善幻婦者,供養無勝比丘,衣被、飲食、床臥、醫藥,
四事無乏;供養常歡,至為微薄。
何以故?無勝比丘,斷於諸漏,六通具足;常歡比丘,結使未盡,
未成道故也。
常歡比丘見無勝比丘偏受供養,興嫉妒意,橫生誹謗曰:
『無勝比丘與善幻通,不以道法供養,自以恩愛供養耳。』」
 佛語舍利弗:
「汝知爾時盡勝如來弟子常歡者不?則我身是;欲知善幻婦人者,則今婆羅門女,
名栴沙者是。」 佛語舍利弗:
「我爾時無故誹謗無勝羅漢,以是罪故,無數千歲,在地獄中,
受諸苦痛。今雖得佛,為六師等、諸比丘眾、漏盡、
未盡、及諸王、臣民、清信士女說法時,
以餘殃故,多舌童女,帶杅起腹,來至我前曰:
『沙門何以不自說家事?乃說他事為。
汝今日獨自樂,不知我苦耶。何以故?汝先共我通,
使我有娠,今當臨月事,須酥油養於小兒,
盡當給我。』」 爾時,眾會皆低頭默然。
時釋提桓因侍後扇佛,以神力化作一鼠,入其衣堙A
嚙於帶杅,忽然落地。爾時,諸四部弟子、
及六師徒等,見杅墮地,皆大歡喜,揚聲稱慶,
欣笑無量,皆同音罵曰:「汝死赤吹罪物,
何能興此惡意,誹謗清淨無上正真?此地無知,
乃能容載如此惡物也。」諸眾各說,是時,地即為劈裂,
焰火踊出,女便墮中,徑至阿鼻大泥犁中。
大眾見此女現身墮泥犁,阿闍世王便驚恐,
衣毛為豎,即起叉手,長跪白言:「此女所墮,
今在何處?」 佛答大王:「此女所墮,名阿鼻泥犁。」
 阿闍世王復問佛:「此女不殺人、亦不偷盜,
直妄語,便墮阿鼻耶?」 佛語阿闍世王:「我所說緣法,
有上、中、下,身、口、意行。」 阿闍世王復問:
「何者為重?何者為中?何者為下?」 佛語阿闍世王:
「意行最重,口行處中,身行在下。」
阿闍世王復問佛,佛答曰:「身行麤現,此事可見;口行者,
耳所聞;此二事者,世間所聞見。」佛語大王:
「意行者,設發念時,無聞見者,此是內事。眾行,
為意釘所繫。」 王復問佛:「意不可見,
云何獨繫意釘耶?」 佛答王曰:「若男子、女人,設欲身行殺、
盜、婬者,先當思惟,朝中人定何時可行也,
思惟何處可往。」佛復語王:「夫人作行,先心計挍,
然後施行,是故繫於意釘,不在身口也。」
佛復語王:「是口行者,欲行口行時,先意思惟:
『若在大會,講論法時;若在都坐,斷當律時,
設問我者,我當違反彼說,此間非是已事;
若有是語者,我當反之,此受他意氣故,作是語耳。』
若行此三事不著者,復更作計,當往鬥之曰:
『彼欲殺汝、破汝、壞汝,汝當隨我語,莫信他人。』
若作此兩舌者,成於虛偽,滅其正法,命終之後,
墮於泥犁。」佛語王:「是故,口行繫於意釘,不繫身、
口。」 王復問佛:「何以故?」 佛答王曰:「身三、口四,
皆繫意釘,意不念者,身不能獨行,是故身、
口繫意釘。」 於是,世尊即說偈曰:
「意中熟思惟,  然後行二事。
佯慚於身、口,  未曾愧心意。
先當慚於意,  然後恥身、口,
此二不離意,  亦不能獨行。」
於是,阿闍世王聞佛說法,涕泣悲感。佛問王:
「王何為涕?」 王答曰:「為眾生無智,不解三事,
琣雪l減,是故悲耳。此眾生但謂身、口為大,
不知意為深奧。世尊!我本謂身、口為大,意為小;
今從佛聞,乃知意為大,身、口為小。」
 佛問王曰:「本何以知身、口大,意為小;今方云意大,
身口、小耶?」 王復白佛:「夫人殺生,人皆見之;
若偷盜、婬[*],亦人所見,此身三事,天下盡見;
口行妄語、惡口、兩舌、言不至誠,此口四事,
天下所聞;意家三事,非耳所聞、非眼所見。是故,
眾生以眼見、耳聞為大。今聞佛說,
乃知心意為大,身,口為小。以是故,身、口二事,繫於意釘。」
 佛復問王:「云何知意釘為大,身、口二事,
繫於意釘?」 王白佛言:「此多舌女人,欲設謗毀,
先心思念:『當以繫杅起腹,在大眾中,說是輩事。』
又聞佛說,是故,我知意大,身、口小。」 佛語大王:
「今云何解意大,身、口小?」 王答曰:「設欲行事,
先心發念,然後身、口行之。是故,知意大,身、
口小。」 佛言:「善哉!善哉!大王善解此事,
常當學此,意大,身、口小。」 說是法時,眾中八十比丘,
漏盡意解;二百比丘,得阿那含道;四百比丘,
得斯陀含道;八百比丘,得須陀洹道;八萬天與人,
皆得法眼淨;十萬人及非人,皆受五戒;
二十萬鬼神,受三自歸。 於是,世尊說宿緣偈言:
「盡勝如來時,  我比丘多歡,
毀謗於無勝,  墮於地獄久。
以是殘因緣,  多舌童女來,
在於大眾中,  前立謗毀我。
宿對終不滅,  亦不著虛空。
當護三因緣,  莫犯身、口、意。
今我成佛道,  得為三界將,
阿耨大泉中,  自說先世緣。」
佛語舍利弗:「汝觀如來,眾惡已盡、諸善普具,
諸天、龍、鬼神、帝王、臣民、一切眾生,皆欲度之,
尚不免此宿緣,況汝愚冥、未得道者?舍利弗!
當護身、口、意。」 佛說是已,舍利弗、及五百羅漢、
阿耨大龍王、八部鬼神,聞佛所說,歡喜受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