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輕視那微小的惡行,它們一點一滴的將裝滿整個水瓶。

121

莫輕於小惡,謂我不招報,

須知滴水落,亦可滿水瓶,

愚夫盈其惡,少許少許積。

註解

不要輕視那微小的惡行,別以為它微小而不會帶來惡果,那微小的惡行有如一點一滴的水珠,慢慢的累積,最終會將整個水瓶裝滿。

不要輕視惡行――一名粗心大意的比丘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及一名粗心大意的比丘。

    有一位比丘,無論在作什麼事或使用什麼東西時都粗心大意,上溪澗洗衣服時,讓水桶和衣服被溪流漂走;上山砍柴時,把斧頭弄丟了;他的寮房比垃圾堆還要亂、還要髒。有一回,他把凳子留在屋外,讓它日曬雨淋、結果生白蟻而腐朽了。比丘們對他非常不滿,經常指責他,他總是反駁說他是無意的,就這樣一直持續下去,比丘們再也無法忍受了,向佛陀投訴了這名粗心大意、不負責任的比丘。

    佛陀召見了這名粗心大意、不負責任的比丘,對他開示說:「比丘啊!你不該有這樣的行為,你不應該輕視惡行,無論它有多小,如果你經常這麼做,久後就養成習慣,那麼惡行就不斷增長。」

評論

比丘們的生活簡單,對生活必需品的要求也很簡單,對淨化心靈的修行生活而言,比丘只有四種必需品,它們是:袈裟、食物、住所和藥物,這也是人類生活所不能缺少的必需品。佛陀每次遇見外地來的比丘時,都會這麼問候:「你好嗎?日子過得怎樣?我相信你還好,缺少食物嗎?」

曾經有一位牧人,在尋找走失的牛隻,錯過了午餐又餓又累,途中他前去聆聽佛陀開示,佛陀知道他一整天沒吃東西,因此先讓他填飽肚子,因為佛陀知道,一個人如果無法消除饑餓,對他說法是無益的。

佛陀雖然不著重於物質上的追求,但並不是完全不理會,他對於比丘們的物質需求和福利都非常的關心。

不可否認,貧窮是犯罪的原動力,如果人們缺少了那四種生活的必需品,尤其是食物,將不會得到安寧。他們不會顧及任何道德準繩,所考慮的就是怎麼活下去,因此他們將會不擇手段,這時候就沒有必要再談什麼道德行為了。

由於缺乏經濟的保障,為了錢,人們去偷、去搶,犯下種種罪行。在《庫達經》(Kūṭadantasutta)中,佛陀提到,要提高一個國家或社會的經濟,農民和商人要有能力繼續耕田和繼續經商的條件,人們獲得他們所應該得到的報酬,在他們有固定的經濟基礎,且生活安定後,犯罪率就會減少,天下才會太平。

經中記載了佛陀和給孤獨長者的交談中,曾提及四種在家人享有的快樂:

一、憑自己的努力而獲得的快樂――「自我之樂」。

二、謹慎的享用自己所獲得的財富的快樂――「受用之樂」。

三、不虧欠任何人而產生的滿足感與快樂――「無債之樂」。

四、無愧疚於身、口、意、行,而獲得的滿足感與快樂――「無愧之樂」。

於佛學裡,曾討論在家信眾身為社會的一份子,應該努力工作,維持和加強社會經濟的繁榮與安定,不要使自己成為個人或他人的負擔,同時要避開錯誤與不正當的生活,要有獻身和自我犧牲的精神,要布施、自律、節制、忍辱、無繫縛、修禪等正當行為。

佛陀為在家信眾和出家比丘指示出正確的生活之道,他清楚地向四眾弟子們解說,無論是出家或在家生活都應該是純淨無暇的。佛陀非常重視這一點,他說:「弟子們,任何一個欺騙、固執、妄語、狡猾、瞋恚、傲慢和掉舉的人,都不是我的弟子,他們已脫離了法與戒的生活,他們不會有所長進,也不會成功。」

他進一步又說:「弟子們,神聖正法的戒律生活,是不欺騙他人、不設計陷害他人、不自私、不自利、也不是為個人的榮耀而活、也不是存有讓人人都認識我的念頭。弟子們,這不是空談,這神聖依怙正法與戒律的生活,是以節制、捨棄、無欲、為最終的依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