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德和智慧的活一日,勝於那縱欲和罪惡地活一百年。

110

若人壽百歲,破戒無三昧,

不如生一日,持戒修禪定。

註解

一個人活上一百歲,經常破戒又不修學禪定,不如活一日既持戒又修禪定的日子來得有意義。

賢聖的生活是尊貴的――小沙彌桑吉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及小沙彌桑吉(Saṃkicca)。

    有一回,三十名比丘在雨安居前,從佛陀那兒獲得禪定的修行方法後,便離開舍衛城到一百二十由旬外某個村莊附近的樹林裡修學禪定。當時在樹林裡正集結著五百名同夥的匪徒,他們正準備要以人肉和人血祭祀樹林裡的守護神。他們威脅眾比丘,要求他們奉獻一人自我犧牲來祭祀樹林守護神,那群比丘從老到少,為了眾同修的利益,個個都願意自我犧牲。

    在那群比丘當中,有一位小沙彌名叫桑吉,他是舍利弗尊者的弟子,舍利弗要他隨眾比丘一起歷練,桑吉當時年僅七歲,可是他已經證得阿羅漢果。

    小沙彌桑吉對眾比丘說,他的師父舍利弗尊者已經知道此行將會有這件事故發生,所以派遣他前來,也就是說,那位活祭樹林守護神的應該是他,小沙彌桑吉說完後,便與那群匪徒一起前往祭祀地點,眾比丘為小沙彌桑吉的離去感到悲慟。

    在樹林裡,匪徒已準備好祭祀的一切,那首領來到小沙彌桑吉身邊,小沙彌桑吉正盤腿打坐進入禪定中,匪首揮劍向他砍去,可是劍口卻捲了起來,絲毫沒有傷害到小沙彌桑吉。匪首再次揮劍,這次整把劍向上彎曲了,小沙彌桑吉一點也沒有受到傷害。見到這怪現象,匪首放下劍,跪在那小沙彌桑吉的腳下,請求他的寬恕。其他五百名匪徒也感到驚訝和恐慌,一起跪下向小沙彌桑吉懺悔,並要求出家。小沙彌桑吉接受了他們的要求,並為他們傳授十戒(沙彌戒),然後帶領他們前去與眾比丘交流,眾比丘見到小沙彌桑吉無恙歸來,大家才鬆了一口氣。

    雨安居結束後,小沙彌僧桑吉帶領那五百名新出家沙彌到祇陀園去謁見他的導師舍利弗尊者,舍利弗尊者帶領這五百名沙彌前去寺院禮拜佛陀,佛陀對他們開示說:「沙彌們,你們搶劫和竊盜所犯下的種種罪行,即使讓你們活上一百年也沒有用;過一天神聖而有意義的生活,強勝於那百年墮落的生活。」

評論

    一天賢德及修行禪定的日子,比那百年放逸、不持戒律、心神不定的日子來得有意義。

    禪那分初禪至第四禪,每一禪境都包含「定」與「關」兩部份,屬於色界修行境界。禪那的意義是「靜慮」,也就是於「色界」中,讓心智處於靜止狀態。禪那是通過淨化心智,在這期間內逐漸平息於五種感官的誘惑(情緒干擾於密布的心境),並對它們起抗衡作用,令心境充滿警覺性和光澤,這種高度的平定,通常是在練習一種或多至四十種禪定方法後而獲得的。

    能克服五蓋,便能達到禪那,五蓋的詮釋是:「妨礙那些有利於心靈修行的行為。」五蓋非但是障礙,還是非常頑固的障礙。五蓋是:一、貪欲蓋。二、瞋恚蓋。三、昏沉與睡眠蓋。四、掉舉與惡作蓋。五、疑蓋。

貪欲蓋――無休無止的欲念於感官之悅所形成的繫縛。如色、聲、香、味、觸,這些繫縛把人困在輪迴裡。

瞋恚蓋――惡念和憎恨心導致心智受繫縛,因而產生瞋恚,就是這兩種烈火在燃燒整個世界。助長無知,因而產生世間的一切苦難,瞋恚會被喜悅心(禪定五種因素之一)所壓服,瞋恚在二果時被削弱,在三果時才完全消除。

昏沉與睡眠蓋――睡眠可解釋為一種悲觀的心智狀態,也就是悲觀的精神領域。昏沉與睡眠不應被視為肉體的疲憊,因為已消除這兩種狀況的阿羅漢也一樣會有肉體的疲憊,這兩種令精神渙散的障礙與那堅韌不拔的精神成強烈的對比。昏沉與睡眠會在禪定中被削弱,一直到證得阿羅漢果後才被消除。

掉舉與惡作蓋――這是一種精神與不道德的意識力的結合。惡行一般都是在掉舉(浮躁、激動與心神不定)的情況下產生,惡作是在犯下惡行後,或未完成善行的心理狀況。無論是善行還是惡行,只要有惡作(對自己所做感到懊悔)之心,行善得不到善果,惡行的惡果依舊,這兩種障礙在禪定中會被樂心所削弱。掉舉要到阿羅漢果時才消除,惡作在三果時已不再生起。

疑蓋――疑是缺乏智慧的結果,是複雜的思想所引起的宣洩。這並非對佛陀有所懷疑之意,因為連非佛教徒也在消除疑後而獲得禪定。法疑是對佛陀有所懷疑,因而產生繫縛而造成障礙,它顯示了一種極不穩定的現象。法疑也就是缺乏果斷,換句話說就是猶豫不決,這種障礙會在禪定中被伺所克服,在初果時就完全被消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