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把非真當真,把真當非真者, 不能到達真的境界,他們已被誤導。

非真思真實,真實見非真,

邪思惟境界,彼不達真實。

 

把真當真,把假當假,他們接受正確的指引, 將達到真的境界。

真實思真實,非真知非真,

正思惟境界,彼能達真實。

011 偈:把不是真實的當作是真實,把真實的當作非真實,這就是邪思惟的境界,擁有這種邪念的人,永遠達不到真實的境界。

012 偈:知道真實就是真實,知道非真實就是非真實,這就是正思惟的境界,擁有正思惟的人,才能夠達到真實的境界。

錯誤的觀念將阻撓心靈上的進展 ――舍利弗與目犍連的故事

        當佛陀居住在王舍城的竹林精舍(Vēluvana)時,在一次開 示會上,曾提及婆羅門刪闍夜(Sañjaya),他是當時婆羅門教極 富盛名的六位導師之一,更是舍利弗尊者和目犍連(Moggallāna 尊者未追隨佛陀之前的宗教導師,當時的舍利弗稱為優婆提舍 Upatissa),目犍連則稱為拘律陀(Kolita)。

        在佛陀尚未降臨人世間之前,王舍城外有兩個婆羅門村 莊──優婆村(Upatissa)和拘律村(Kolita)。一天,優婆村的 婆羅門村長的妻子茹芭莎麗(Rūpasari)懷孕了;同一天,拘律 村的婆羅門村長的妻子莫迦利(Moggali)也懷孕了。

        這兩個婆 羅門村,關係密切,兩大家族維持深厚堅固的交情已有七代之久,兩名孕婦都獲得全村人民的深切祝福。當十個太陰月結束後,這兩名婦女在同一時間,雙雙產下麟兒。

        在命名儀式當天,茹芭莎麗的兒子被賜名優婆提舍,莫迦利的兒子則叫拘律陀,因為他們都是尊貴的族長的兒子。

        兩個孩子逐漸長大,無論在藝術、科學、軍事、武藝上都有驚人的成就。少年優婆提舍出外遊玩時,有五百台金轎子陪伴著他;少年拘律陀也一樣,由純種馬兒拉著的五百輛金馬車陪伴著,這兩名青年也同樣各擁有五百名健壯的男僕人相隨,兩人也和長輩們一樣,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王舍城的習俗,每年都會舉辦一次山頂節,向日月之神祈求合境平安,兩大家族各據一方,擺上長桌子,各色水果、食品應有盡有,兩個孩子也伴隨大人坐在桌旁享用美食,他們和所有的孩子一樣,該笑的時候笑,該哭的時候哭,該起立的時候不會坐著。

        今年也和往年一樣舉辦盛大的山頂節,不同的是,兩個孩子對節目、對食物完全沒興趣,也不顧及儀式及禮節,應笑的時候不笑,應哭的時候不哭,臉無表情,如木頭一樣呆呆的坐在餐桌旁,眾人都感到訝異不解。

        當時,這兩個年輕人心中都有同樣的想法:「為什麼我們要浪費時間來觀看這些無聊的節目?」……「人的生命僅侷限於短短的一百年之間,那些已死去的人,能夠觀賞這些節目嗎?」……「為什麼我們不尋找一條能擺脫世間煩惱的真正的解脫之道呢?」……一系列的問題,就在這兩名年輕人腦海盤旋著。

        拘律陀問優婆提舍:「兄弟,為何你顯得那麼悶悶不樂,心中被什麼煩惱所困擾,能夠告訴我嗎?」

        優婆提舍回答說:「拘律陀,我的兄弟,在我心裡盤旋的是『無常』,人們不理解『無常』(不永恆的道理),忽略了死亡與毀滅,以為自己可以不死,我不要過這種醉生夢死的生活,我要尋求真正的解脫之道。」

        拘律陀說:「兄弟,難得你我二人擁有同樣的想法,尋求解脫之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們得找個好老師向他學習,然後再到深山裡去修行。」

        就在這時候,婆羅門教的著名導師刪闍夜和他的弟子們來到了王舍城。優婆提舍和拘律陀決定追隨刪闍夜,他倆避開所有的隨從,不騎馬也不乘車,悄悄的離開家庭,追求自己的嚮往和理想,追隨刪闍夜,過純潔心靈的日子。

        優婆提舍和拘律陀加入後,將刪闍夜的聲望推向了最高點。在極短的時間裡,他們兩人的學問已經超越老師刪闍夜,他們兩人所提出的問題,無人能夠解答,但別人所問的每個問題,他們都能很輕易的一一解答,於是他們便問刪闍夜:「老師,這些就是全您部的學問嗎?您還有什麼沒有教給我們?」

        刪闍夜回答:「沒有了,我所懂的就是這些,已經全數教你們了。」為了滿足自己的求知欲,他們決定分道揚鑣,遊遍閻浮提大地,尋訪真正有學問的導師。

        他們約定好,定期在家鄉碰面,不管誰先證得或知道「常」(永恆、不死的境界)的真諦,必須在第一時間通知對方。

        有一天,雲遊四方的優婆提舍遇見了阿說示比丘(Assaji 佛首渡五比丘之一)。

        優婆提舍恭敬的向阿說示比丘問訊後,問了一連串的問題:「兄弟,是什麼令你顯得如此沉靜和泰然?你的膚色何以如此清潔明亮?你到底為了什麼要出家?誰是你的導師?你追隨誰的學說?」

        阿說示回答:「兄弟,我只不過是個修學的行者,剛出家不 久,我親近佛陀──覺者喬達摩(Gotama),我相信他的學說和 接受他的戒律。」

        優婆提舍接著說:「我的名字叫優婆提舍,尊者,請您根據您的能力,或多或少的說出那些我能夠明白的義理,就算有一百個或一千個,我也能夠接受。」

        阿說示尊者給予優婆提舍的評價是很高的,優婆提舍在阿說示尊者的指導下,已經取得了非常卓越的進步。與拘律陀約定的時間到了,他告訴拘律陀,自己已經領悟到「無死的境界」(涅槃),他宣讀阿說示比丘所傳授的詩偈,拘律陀就在這一刻間證得初果。

        於是,他倆決定前往拜謁佛陀,他們考慮到是否應該請老師刪闍夜一同前去。刪闍夜說:「你們可以去,我卻不能去。從前,我是以群眾導師的身份到處去弘揚自己的學說,現在要我再做為學生,那將是一件很可笑的事?」

        優婆提舍說:「老師,您不應該有這樣的想法,佛陀出現於世時,就應該接受人民的崇拜,讓我們一起前去吧!總不成您有什麼打算?」

        刪闍夜說:「優婆提舍,這世上是愚癡的人較多呢 ? 還是聰明的人較多?」

        優婆提舍回答:「老師,自然是愚癡的人較多,聰明的人寥寥無幾。」

        刪闍夜說:「好吧!就讓那些聰明的人到聰明的佛陀喬達摩那兒去,那些愚癡的人就來找我這愚癡的人吧!」

        優婆提舍和拘律陀拜別老師刪闍夜,前往拜謁佛陀,當時刪闍夜門下兩百五十名弟子也跟隨著他們兩人一同前往。

        優婆提舍和拘律陀終於見到了佛陀,他們向佛陀陳述了刪闍夜不願前來的原委。佛陀當天就接受他們兩人皈依,不久後,他們兩人名望遠揚,成為佛陀的左右手,領導諸上座比丘的兩大首座弟子,他們就是眾所周知的舍利弗尊者和目犍連尊者。

評論

        本篇注重那些恰當的「價值觀」,並以實踐為心靈道路的要素。我們的價值觀是生命的嚮導,我們對優越感或自卑感的判斷,對幸福、對成就的判斷,靠的也是這個價值觀。

        那些對價值持有錯誤的理解,就會有錯誤的想法,並且永遠無法獲得生命真正的財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