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意平靜,言語和行動也平靜,他通過正智而完全解脫。

彼人心寂靜,語與業寂靜,

正智而解脫,如是得安穩。

096

註解

他的心已寂靜,他的言語及業行也同樣寂靜,他依正智而獲得解脫,他因此獲得安穩。

那平靜的賢者――來自高賞比城的獨眼小沙彌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及來自高賞比城的提舍尊者和他徒弟――一名獨眼的小沙彌。

    提舍尊者是一名出身於高賞比城上等家庭的青年,皈依佛陀出家後,仍然居住在高賞比城,被當地人尊稱為高賞比城的聖徒(Kosambīvāsītissa),一個人任勞任怨,默默的為高賞比城的居民奉獻他的一生。

    在一個雨安居結束後,他的信徒帶來三套袈裟、乳酪與橄欖糖來供養他,見他自己一個人生活,生活上沒人照料,便對他說:「尊者,如果您真的沒有徒弟來照料您,那就讓我的兒子來做您的徒弟。」提舍尊者接受了那位信徒的要求,那位信徒便帶了他那七歲的兒子來見提舍尊者。提舍尊者為那名小孩開示了沙彌十戒,徵求孩子同意自願出家後,教導孩子觀照於眼、耳、鼻、舌、身五根與五塵的相互作用。當提舍尊者剃刀一接觸到孩子的頭髮時,那孩子已經證得阿羅漢果,並擁有了神通。

    小沙彌出家後半個月,提舍尊者帶著他一起到祇陀園謁見佛陀,途中借宿於農戶的穀倉,小沙彌為提舍尊者打點好臥鋪後天色已晚,他便在提舍尊者的臥榻旁打盹。天將亮時,提舍尊者準備催促小沙彌起身,他用蒲葵扇的扇柄打算戳醒小沙彌,無巧不巧的戳瞎了小沙彌一隻眼睛,小沙彌並沒有喊痛,也沒有告訴師父他的眼睛瞎了,反而以手掩蓋著眼睛走了出去,到溪邊提水、撿柴燒火。當小沙彌把面巾遞給提舍尊者時,尊者才發現他的一隻眼睛瞎了。

    提舍尊者無法原諒自己的魯莽,而小沙彌卻不當一回事,繼續整理房舍收拾行囊,不因為眼睛的傷痛而中斷自己的服務,令提舍尊者非常感動。來到了祇陀園,提舍尊者向佛陀稟明了一切,並為自己的魯莽懺悔,對佛陀說:「世尊,我這小徒弟,他的人品遠遠在我之上,我弄瞎了他的眼睛,向他道歉,可他卻說不關我的事。」佛陀對提舍尊者說:「提舍,那些已棄除惡念的賢聖弟子,內心已獲得平靜,不會再對任何人存有瞋恨心。」

評論

    尊貴的阿羅漢,從寂靜中獲得解脫,在任何情況下都顯得那麼的鎮定和不動搖。

    阿羅漢的心之所以寂靜,是因為他已完全達到於欲「無想」的境界,從中獲得自由、從中獲得解脫,阿羅漢已達到寂靜的境界,他的心不再動搖。心是一切活動的根源,他的語言是恬靜的,既然心與語言是恬靜的,其他的行動也是恬靜的,這導致他完全的平靜――內心的平靜。

    無想――就是一個人不再以過去或現在的經歷所下的觀點或見解,當一個人不再這麼做時,他的內心不再波動,而保持永恆的寂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