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毀謗與讚譽中,智者有如堅固的岩石,不為風所動搖。

081

猶如堅固巖,不為風所搖,

毀謗與讚譽,智者不為動。

註解

有智慧的人,不為讚譽與毀謗所動搖,猶如堅固的磐石在風中保持不動。

那智者堅韌不拔――小矮人芭提雅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及一名被戲稱為小矮人(Lakuṇḍaka)的芭提雅(Bhaddiya)尊者。

    芭提雅是一名居住在祇陀園裡的出家比丘,由於他身材矮小,被其他比丘取了個綽號叫「小矮人」,且經常有意無意的以他那矮小的身軀來取笑他。芭提雅本質純良,連那些剛出家的小沙彌都經常捏他的鼻子、拉他的耳朵和他開玩笑,把芭提雅的用具放置在他搆不著的地方來作弄他,可是芭提雅從來不生他們的氣,只是咧開嘴巴微微笑,也從來不與他們爭論或譴責他們,事實上,芭提雅的心裡頭也是如此,沒有絲毫的瞋恚心,體現一種超然無意識性的「忍辱」。

    在開示會上,有比丘向佛陀提問:「世尊,何以小矮人芭提雅有如此的耐性,從不發脾氣,如此的恬靜超然?」佛陀回答說:「比丘啊!一名阿羅漢從不發脾氣,也不會說語氣過重的話或對別人生起非善的念頭,他有如山中堅固的磐石,不被風所動搖,因此,一名阿羅漢也不會被蔑視或稱讚所困擾。」

注:小矮人芭提雅尊者雖然他身材矮小,可是卻有一把嘹亮的嗓門,在八大阿羅漢中,他的聲音最為出眾,在任何誦經、賜福儀式中,他的聲音就顯得珍貴,佛陀稱讚他的聲音可以媲美喜馬拉雅山的純黃色夜鶯。根據《芭提雅經》(BhaddiyaSutta)的記載,芭提雅非但矮小還駝背,長相非常難看,佛陀說這是宿世業力的作用,但不影響他今世高尚的人品。

    佛陀曾以詩偈稱頌於他:

他的聲音與音樂一起盪漾,

帶給人們多層的妙法,

通過醫術醫治人們的心,

雖然他矮小得讓你難以留意。

評論

    讚譽與毀謗是世間八法(八風)中的兩項。世間八法為:利、衰、毀、譽、稱、譏、苦、樂。

    利、衰──在生意人來說就是賺錢或虧本。獲利或失利,興盛或衰敗,這兩項嚴重的影響了人生,人類永遠不會滿足於足夠生活的金錢,因此,無論利、衰帶給你的都是痛苦。

    毀、譽──當一個人在被讚譽時,總是飄飄然的,完全忽略這讚譽是否真實,是否已經是你最高的成就;當被毀謗的時候,總是失落,生起大瞋恚心,完全不會去研究這毀謗的背景。

    稱、譏─這個翻譯並不貼切,得意與失意,關懷與疏忽,都包括在這兩個詞裡,如果理解為稱讚與譏諷,就與前面的讚譽和毀謗重疊了。

    苦─失利、毀謗、失意都是苦,樂─得利、讚譽、得意都是樂。

    經典中這麼說:

獲益,損失,疏忽與關懷。

毀謗,讚譽,歡樂與痛苦。

這些變幻多端的人生經歷。

是變幻無常的人世盛衰。

    這八種被稱為人世間八種盛衰的原則,普通人的意志薄弱,很容易被這人世間的八種盛衰法所動搖,唯有智者洞悉人間無常,對它無動於衷。在本篇中,把穩健的心智比喻為堅固的磐石,在風中不被動搖,那智者的穩健心和知覺心,在面對人世間的盛衰中被統一為:

那聖者的心曉得如此

密切的觀察那變幻的經歷

他的心不被歡悅的經歷所誘惑

對那不悅意的事,他從不懷恨

    智者沉思於人世間的盛衰,他理解它們的易變,他的心不為這一切所動搖,他不會在遭受惡運時感到沮喪,這就是因為識別了這無常的知識,使他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