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的訓誡,令善者喜,令惡者憎。

訓誡與教示,阻他人過惡。

善人愛此人,但為惡人憎。

077

註解

智者提出的告誡或譴責,是為了保護那些有善根的人,讓他們避免做出反社會的行為。智者的告誡與譴責,受到賢善者的擁戴,卻令那些愚癡者厭惡與憎恨。

賢者珍惜善導――兩名邪惡比丘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及兩名邪惡比丘――阿沙吉(Assaji)和普納。

    阿沙吉和普納是佛陀兩大上座弟子舍利弗和目犍連的門徒,他們仗著導師的威望,倒行逆施邪惡又無恥,早在他們與其他比丘住在乞陀岩(Kīṭāgiri)道場時,就已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行為不良屢犯清規,眼下更是變本加厲,宿娼、飲酒、鬥毆、結黨營私、偷盜同修的財物,搞得人心惶惶,使得竹林園不再是出家人清淨的道場。

    佛陀知道阿沙吉和普納的惡行後,決定開除他們的僧籍,於是召見了舍利弗與目犍連,要他們兩人前去竹林園處理阿沙吉和普納這兩個敗類。舍利弗與目犍連遵從佛陀的指示前往竹林園,開除了阿沙吉和普納的僧籍,並召集了所有的比丘,對他們作出了嚴厲的訓誡和教示。有些比丘接受了兩大尊者的教誡改過自新,有些則還俗,重新過著在家人的生活,部份品性惡劣的比丘和阿沙吉、普納一樣被開除了僧籍。

    事情終於圓滿的結束了,在一次開示會上佛陀說:「那些不守清規的比丘將被逐出僧團,接受教誡的比丘,只要肯改過就可以繼續待在僧團裡。執行告誡者,會被那些缺乏智慧的人所憎恨,但是也會被那些有智慧的人所擁戴。」

注:竹林園事變與提婆達多有關,阿沙吉和普納只不過是第三股勢力。當時,正信比丘都躲到樹林裡去了,舍利弗來到時,提婆達多已帶領大批比丘離開竹林園,打算自組僧團,舍利弗處理了阿沙吉和普納後,趕前去追回大部份的比丘。

評論

    據註解,佛陀叫二位上首弟子驅逐那些邪惡者,訓誡教示那些可能服從的人,勸阻他們的惡過,可是去訓示的人,卻會被邪惡者所憎恨。訓誡與教示,在一些註解書中,將這兩個詞分辨得很清楚。訓誡――就是嚴肅的譴責,警告某人對於他所作的非善或惡行,將會為他帶來什麼後果。訓誡是當面譴責,如果由另一人轉達,就是告誡。教示――就是在訓誡後所作出的知道性原則。

    阻止一個人做出非互助性的反社會行為,這是制約於將犯下的惡行,如殺生、偷盜、淫亂等。持守五戒,能使人對一切眾生生起憐憫心,不傷害、不殺害,只取屬於自己的東西,過著淨化的生活。有了這些道德行為,能令人擁有無畏懼心,安全感和平等感。一切道德或好的生活建立於愛與憐憫,也就是慈心和悲心,一個人若沒有大慈大悲之心,不能稱為有道德的人。言與行如果缺乏了慈(愛)與悲(憐憫),不能視為是善與道德。肯定的,若一個人持有慈(愛)與悲(憐憫),他絕對不會作出如殺生、偷盜等惡行,一切惡行都是當一個人被愚癡、貪婪和瞋恚驅使下所做出來的。對於未經鍛鍊的心,制訂戒律來約束是必要的,未經鍛鍊的心,經常找藉口在言或行上犯罪,佛陀說:「當意念不防守時,體行也不被防守,言與心行也是如此。」

    行為建立性格,沒有人能賜予另一人好的性格,每個人的品性都得靠自己的意念、反省、關懷、努力、正念和內觀等來建立,這就如一個人要掌握一門技術就得痛下苦功,因此,要掌握建立偉大品性的技術,就得要有堅韌不拔的精神,同時要勤奮及時時小心戒備。

    訓練人格的首要步驟,就是練習自我制約。一個人若沉迷於感官的欲樂中,他的良好社交行為與人格將墮落,這是所有宗教導師和心理學家所一致認同的。那些執著於欲念,沉迷於享樂者,不能正式地接受教育,直到他們學會承認自己的過錯。有關高尚道德的行為,佛陀這麼開示:「邪惡能被棄除,若邪惡不能被棄除,我就不會這麼說;既然能這麼做,我勸你:放棄邪惡。」佛陀接著說:「善可以培養,如果善不能培養,我就不會這麼說;既然可以這麼做,我勸你:培養善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