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果的成熟不比牛奶變酸來得快。業力隨後如死灰復燃。

071

猶如搆牛乳,醍醐非速成。

愚人造惡業,不即感惡果,

業力隨其後,如死灰覆火。

註解

有如剛從母牛身上擠出的牛奶,不會馬上變成酥酪;愚癡之人犯下罪行,也不會馬上召感果報。愚癡者犯下的罪行,猶如看似熄滅的灰燼,隨時都會死灰復燃。

罪惡如隱藏在灰裡的火花――蛇精和鴉精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及一條蛇精和一隻鴉精。

    一天,目犍連尊者和羅伽納(Lakkhaṇa)尊者從靈鷲峰往王舍城托缽的途中,經過婆羅門教數千名束髮苦行者的修行道場時,目犍連尊者發現了一條蛇精,目犍連尊者什麼也沒說,只是嘴角露出微笑,羅伽納尊者問他:「目犍連,是什麼事令你發笑?」目犍連尊者回答說:「羅伽納,現在不是我回答你問題的時候,等我們回到佛陀那兒你再問我吧!」

    目犍連尊者和羅伽納尊者回到靈鷲峰後,向佛陀頂禮問訊後在一旁坐下,這時羅伽納尊者再也忍不住了,他迫不及待的問目犍連尊者:「目犍連,我的好兄弟,當你從靈鷲峰到王舍城的途中,你笑了,當時我問你為何而笑,你說等我們回到佛陀那兒才告訴我,現在應該是告訴我的時候了。」

    目犍連尊者回答說:「羅伽納,我的好兄弟,我笑的原因是因為我看見了一條蛇精,牠的長相令我發笑,牠的頭和人頭一樣,但是卻擁有蛇的軀體,足足有二十五由旬長,火從牠的頭部噴出往其尾部燒;火從其尾部噴出往其頭部燒;火從中間部份噴出往其兩邊燒,整條蛇身都陷入熊熊的烈焰中,在火焰中,還有一隻全身都著火的鴉精,牠們倆都在痛苦的掙扎著。

    當時我以神通力與牠們溝通,那隻鴉精告訴我,牠在前世,偷吃了那為修行人所準備的三口飯,造了惡業,死後墮入阿鼻地獄受盡了折磨,阿鼻地獄惡報滿後,由於惡業之力尚未消淨,因此在靈鷲峰重生為鴉精,現在就是因為過去世所造的惡業,而遭受這般的苦難。

    那蛇精也對我講述了牠的故事,牠說:『從前,我是巴拉那西的一家農戶,信眾們要前去參拜辟支佛時,都必須經過我的田地,他們經常踩壞我的莊稼,我很不高興,可是又阻止不了那些信眾。有一天,當辟支佛到城裡托缽時,我把他所有的用具都打破,同時還放了一把火把他的茅屋給燒了,因此引起信徒們的憤怒,把我給活活打死,我死後墮入阿鼻地獄中受盡折磨,阿鼻地獄惡報滿後,由於惡業之力尚未消淨,因此在靈鷲峰重生為蛇精,現在就是因為我過去世所造的惡業,令我遭受這般的苦難。』

    羅伽納,我的好兄弟,這就是我發笑的原因。」

    這時候,佛陀開口說話了:「比丘啊!目犍連所說的都是事實,在我得道當天,也曾經目睹那條蛇精和那隻鴉精,只是我對眾生的悲憫,不願宣揚罷了,同時也怕愚癡的人們指責如來只會說些怪力亂神的事,令他們無辜造業。」

評論

    剛擠出的牛奶,不會馬上變成酥酪,牛奶必須經過煉製、發酵才能成為酥酪;罪行也一樣,它的果報不會馬上現前。惡報的現前有些漫長過程,愚癡之人往往忽略了惡報的存在,繼續毫無節制的繼續他的惡行,為他的現世與來世種下禍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