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愚者為自己的孩子和財富而自豪。

但他不曉得他的「自我」並不存在。

062

此我子我財,愚人常為憂。

我且無有我,何有子與財?

註解

    愚癡的人執著於自己的家庭、自己的財產,總認為那是「我」的,屬於「我所有」,他們不明白「無我」的真諦。「我」尚且不存在,又哪來「我所有」呢?

無知帶來苦難――富翁阿難陀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及一位極其吝嗇的大富翁――阿難陀。

    舍衛城裡曾經住著一位名叫阿難陀的大富翁,他雖然擁有超過八百億的財產,但卻非常吝嗇,一毛不拔,從來沒有為任何慈善捐獻過一毛錢,他常對兒子穆拉(Mūlasiri)說:「別以為我們現在所擁有的財產很多就可任意地把它捐獻給別人,捐獻會令財富縮減,非但不能捐獻,反而要令自己的財富不斷增長,這才是正道。」阿難陀埋藏了五個大陶罐的金子,他對誰也不透露埋藏地點,直到他死去,連他的兒子也不知道有這麼一大筆的財富。

    阿難陀死後,輪迴到舍衛城外的一個乞丐窩棚裡,從他的母親懷上他後,整個窩棚的乞丐生活越來越困苦,眾乞丐心想一定是有極為不祥的人混在他們中間,後來終於發現只要和那名孕婦太接近就會有不幸的事發生,乞丐們把那名孕婦趕出了窩棚。

    那名不祥的孕婦把孩子生下來了,那孩子長得特別難看,極沒有人緣,任何人只要一見到他都會反感。他的手和腳、眼睛、耳朵、鼻子和嘴巴都長在不該長的地方,全身像一團爛泥巴,醜陋極了,可是做母親的卻從來沒有放棄他,後來他會走路、會自己乞食時,母親去世了,他只好孤苦伶仃的一個人靠乞討為生。

    一天他到舍衛城乞討時,來到自己以往的老家,他突然恢復了前世的記憶,於是他便走進屋裡,他的孫子──穆拉的兒子,一見到他,被他醜陋恐怖的外表給嚇哭了,僕人將他痛打一頓,並把他趕出家門。

    佛陀這個時候正在舍衛城城托缽,見到了這情景便叫阿難尊者把穆拉請來,佛陀告訴穆拉,這位醜陋的乞丐就是他前世的父親。佛陀對穆拉說:「一個人要是慳貪,來世的果報就是貧窮與醜陋。」可穆拉怎麼也不相信這個怪物就是他去世父親的新生。於是佛陀示意那醜陋的乞丐到他前世收藏金子的地方,取出那五大陶罐的金子,這時穆拉才肯接受這事實,一改往日的作風,從此不再吝嗇,不但收養了那名醜陋的乞丐,還定期為貧苦無依的人提供膳食、住處,成為佛陀虔誠的在家弟子。

    佛陀講完故事後,為眾比丘開示說:「比丘們,愚癡之人執著於『我』及『我所』,不明了『無我』、『無常』的道理,『我』尚且不存在,屬於『我所』的財富又從何而來呢?」

評論

    愚癡的人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家庭、子女和千辛萬苦掙下來的財產,他們以「自我」為中心,認為這一切都是「我所有」,事實上,他們連自己都不屬於自己。若他們的「自我」屬於他們,他們就能隨心所欲地控制它,但他們會老、病、死,這些出乎意料之外的事也會發生在他們身上,那他們又怎麼能認為他們自己能擁有「自我」呢?

    米糧、財產、金銀和各種產業,子女、親戚、朋友及一切附屬品,在一個人死後,都得全數留下,但是通過善行所積累的善功德,讓你在下一世過更美好的生活。

    所有生命體都得死,生命在死亡中結束,生命體的成敗、好壞,根據的就是生前所締造的善惡業。造惡業者進入悲哀的境界;那些造善業者則在極度快樂的境界中重生,因此常造善業、積累善功德,對來生有極大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