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那不眠者─夜長;對那疲憊者─路長;

對那無知者─生死輪迴長。

060

不眠者夜長,倦者由旬長,

不明達正法,愚者輪迴長。

註解

對一個失眠者來說,夜是那麼的漫長;對一個疲憊的人來說,一由旬的路都是遙不可及;對於那些不明達正法的愚癡者,輪迴更是漫長。

愚癡者的輪迴路太長――波斯匿王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及做了一件蠢事的波斯匿王。波斯匿王是憍薩羅國的國王。一天,當他出外巡遊時,看見一名年輕的女子站在窗口,波斯匿王被她美麗的儀容所吸引,當場生起了想要佔有她的欲望。通過手下查實後,知道她是有夫之婦,便生起了想陷害她丈夫,然後佔有她的邪惡念頭。國王召見了她的丈夫,說要提拔他,要他留在宮裡服務,後來派卻遣他去辦一件不可能辦到的差事。國王要那青年必須到一個距離憍薩羅國十二由旬(距離的意思,一由旬約11.2公里)外,蛇群盤踞之處,摘取一種叫古姆都的香花和一些上品紅土,並必須在當天黃昏,國王洗澡後趕回憍薩羅國。

    波斯匿王心裡的打算是,要是這名青年無法及時趕回來,便就要將他處死,然後把他的妻子占為己有。

    那青年從妻子手中接過飯盒,吻別妻子後,便匆匆上路。途中他與一名路人共享食物,然後把剩餘的飯菜倒進河裡,大聲喊道:「喂!居住在這河裡的守護神和蛇王,波斯匿王命令我前來為他領取一些古姆都花和上品紅土。今日我已與一名遊客分享了食物,我也餵了河裡的魚,現在我要和你們分享今日所積的善業,請幫助我獲得一些古姆都花和上品紅土。」蛇王聽到他的請願,化身為一名老人並為他奉上古姆都花和上品紅土。

    當天黃昏,波斯匿王害怕這年輕人會及時趕回來,便命令提早關閉城門。那青年發現城門已關閉,把紅土放在城棆鋮癟滫嶆毀’b紅土上,然後他大聲宣嚷:「城裡的居民及守城的衛兵,請你們為我作證,我已按照國王的吩咐及時完成我的任務,現在波斯匿王想通過不合理的途徑謀害於我。」說完後便奔向竹林園,並投宿於竹林園,想在園中的清淨氣氛中得到安寧。當晚,波斯匿王被自己的性幻想所迷惑而無法入睡,一心在盤算如何在隔天早上除掉那年青人,然後把他的妻子占為己有。在半夜時分,他在迷迷糊糊中聽到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聲,那是四位在大嚎叫地獄受苦者的哀嚎聲,聽到這些聲音,國王害怕極了。

    隔天一大清早,他聽取了茉莉卡王后的忠告,便到竹林精舍向佛陀請教。當他向佛陀提及夜裡聽到四個嚎叫聲之事時,佛陀向他解釋說:「發出嚎叫聲的四個人,是迦葉過去佛時期的富家子,因為犯了侵占他人妻子的嚴重罪行,現在還在大嚎叫地獄裡受苦。」這時,波斯匿王才覺悟到自己邪惡的行為和必然被懲罰的嚴重性。於是他決定,從今以後不侵占他人妻子,也心中自責道:「追根究底,這完全是急於占有他人的妻子,而使自己受折磨,無法入睡。」他向佛陀懺悔後感慨的說:「世尊,現在我終於明白,對那些無法入眠的人,夜晚是多麼的漫長啊!」那竹林園憩息的青年也上前說道:「世尊,昨日我趕了整天的路,現在我也知道,對疲憊者來說,那些以由旬計算的路途是多麼地遙遠啊!」於是,波斯匿王認真的懺悔自己的罪行,重用該名年青人,對他的妻子再也不動歪念了。

評論

    「輪迴」是人生永不間斷的旅途,從一種生命型態到另一種生命型態,這不良的生、死又重生的輪迴,是許多佛教徒渴望把它結束與了斷。重生不被佛教徒視為生命的延續,而是從不止息的死亡,我們之所以重生是為了再次死亡。

    「永生」是一種錯覺,生命只不過是生、老和死而已,它的延續不被佛教徒所歡迎。佛教徒的目標是「不朽」或「無死」,這是唯一的事實,與「永生」有差異。「不朽」,也就是涅槃,涅槃不能通過重生而獲得,而是通過它而終止,這並非生存或生物的滅絕,因為生物或「生存」只是一種幻覺,它驅散了生物的幻覺並放棄一切束縛而達到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