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憑理論而不實踐,如美麗但不芳香的花朵。

051

猶如鮮妙花,色美而無香,

如是說善語,彼不行無果。

理論加以實踐就有如花朵,美麗、嬌豔又芳香。

052

猶如鮮妙花,色美而芳香,

如是說善語,彼實行有果。

註解

051偈:一朵擁有美麗燦爛色彩的花,很有誘惑性也很吸引人,但如果它沒有香味,就一點用處也沒有;那些只懂得理論而不實踐的人,將不能獲得修行的果實。

052偈:一朵擁有美麗燦爛色彩的花,很有誘惑性也很吸引人,再加上它擁有濃烈的香味,那就更不得了;那些懂得理論的人,加上努力的實踐,他必能獲得修行的果實。

善言讓實踐者獲益――優婆塞查達巴尼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及一名優婆塞查達巴尼(Chattapāṇi)和憍薩羅國波斯匿王的兩名妃子。

    舍衛城裡住著一個極富盛名的優婆塞――查達巴尼,他精通三藏經典,並已證得了二果。一天早上,他做完早課、吃過飯,持誦「八關齋戒」條文後,便前往祇陀園去禮拜佛陀。查達巴尼在吃飽後才到祇陀園,是因為不想分薄了比丘們在膳食上的供養。

    查達巴尼是在家弟子,原本就沒有義務執行日進一餐、過午不食的戒條,但是身為佛陀的賢聖二果弟子,他每日只用一餐,且過午不食,過著神聖的生活。佛陀曾經讚嘆過:「偉大的頻婆娑羅王和陶工噶笛(Ghaṭikāra),每日只吃一餐,且過午不食,並以他們的德行,過著神聖的生活。」

    查達巴尼禮拜佛陀後,繞佛三匝,便靜靜的坐在一旁等候佛陀的開示,這時候波斯匿王也前來禮拜佛陀。查達巴尼見到國王後,心想:「我是否應該站起來向他頂禮?」過後又想到:「我既然坐在佛陀面前,沒人指示我要站起來向國王頂禮,就算國王生氣,我也不站起來。假如我在看到國王時向他起立敬禮,他將感到榮譽,但這榮譽不屬於佛陀的,再說那些智者,在一些比他尊貴的人面前,看到一些人沒有起立向他敬禮,是不會生氣的。」於是,他便不起立向國王敬禮。

    波斯匿王見到查達巴尼沒有起立向他敬禮時,心裡很不高興,可是並沒有表露出來,他向佛陀頂禮後,恭敬地坐在一旁。佛陀覺察到他的不滿,便對他說:「偉大的國王,優婆塞查達巴尼是一位智者,他深通妙法,又精通三藏,對富貴與災難都不會再起心動念。」佛陀極力的稱讚查達巴尼後,波斯匿王也就不再生查達巴尼的氣了。

    一天,波斯匿王用過早餐後站在陽台上,看見查達巴尼手裡拿著小陽傘,穿著拖鞋經過王宮後院,他馬上召見查達巴尼,查達巴尼把小陽傘和拖鞋放在一旁,前去謁見國王。

    頂禮後,他恭敬的站在一旁。波斯匿王說:「查達巴尼,你為何把小陽傘和拖鞋放在一旁?」「當我聽到您的召見時,為了表示對您的尊敬,所以把它們放在一旁。」「看來你到今天才知道我是國王。」「不,我早就知道您是國王了。」「此話當真?為何那天在佛陀的面前,你不向我敬禮?」「偉大的國王,當天我就坐在佛陀面前,如果向某一位國王敬禮,對佛陀是一件很不尊敬的行為,所以我沒有向您敬禮。」「很好,既往不咎。我聽說你精通今世與來世的種種事物,同時還精通三藏,就請你在我這兒為女眾開示開示吧!」「不能。」「為什麼不能?」「王宮是個紀律深嚴的地方,由我來講經,那是件不如法的事,大王。」「別這麼說,那天你不向我敬禮那就如法?別激怒我。」「大王,在家弟子執行出家比丘的任務,是會被非議的,我會將此事轉告佛陀,由佛陀派遣一名出家人前來。」「那很好,現在你可以走了。」查達巴尼向國王敬禮後,便匆匆的離開了王宮。

    波斯匿王再次謁見佛陀時,親口向佛陀提出了要求:「世尊,我的兩名愛妃茉莉卡(Mallikā)和瓦沙(Vasa)很想親近您,向您學習,請您紆尊降貴前去宮中,為她們開示說法。」佛陀回覆說:「偉大的國王,要我常在一個地方為某一些人說法是不可能的事情。」「那好吧!請您派一些德行高超的比丘前去吧!」佛陀便把這個艱巨的任務交給阿難尊者。

    阿難尊者定期到宮中為兩名王妃講經,兩位王妃中,茉莉卡王妃很專心聽講,經常向老師發問,並能實踐所學的一切;瓦沙王妃卻無心向學,也從來不實踐於所學。

    一天在開示會上,佛陀問阿難尊者:「阿難,你的兩名女在家弟子,在學習上可有進展?」「有的。」「誰的進展較快?」「茉莉卡王妃的進展較快,她學得透徹並已完全能背誦所學,同時也明白所學的一切,並能實踐;另一位尊貴的女士卻是一塌糊塗,什麼進展也沒有。」

    佛陀聽了阿難尊者的匯報後,說道:「阿難,我的教義對那些不虔誠的信徒一點益處也沒有,好像花朵空有美麗的色彩卻一點也不芳香,但是對那些虔誠的信徒,回報就太大了,他們會因此而證得果位,同時得到極大的福報,有如那美麗又芳香的花朵。

評論

    佛陀經常將鮮花譬喻修行者,佛陀說「花有四德」,色、香、忍、用。色――燦爛的色彩、碩大的花形;香――芬芳的氣味;忍――能在惡劣的環境生長,即使剪下來後,還能存活很長一段時間;用――藥用和食用。

    芳香、不芳香,是兩首詩偈的關鍵詞。花最主要的就是它的香味,一朵花很起眼,擁有五彩繽紛燦爛奪目的色彩,如果沒有香味,它就不成為花朵,這被佛陀比喻為那些空懂得理論而不實踐者,像燦爛的花朵,但卻沒有香味;倘若一朵花色彩燦爛,同時又擁有誘人的香味,它是一朵完美的花,佛陀將它比喻那些理論的實踐者,從實踐中發出芳香。

    實踐、不實踐,則是另一關鍵詞,「實踐」這兩個字強調了學佛的真正道路。佛陀的理論和學說並非只靠對宗教信仰的虔誠,如果是這樣,一個人靠外來的靈力、仙人或其他的救命恩人就能獲得解脫。對佛陀而言,最重要的是實踐那「美」或「芳香」,在佛陀而言都出自於「實踐」。倘若一個人熟悉佛陀的理論,但卻不實踐,他就是那朵色彩燦爛但沒有香味的花朵;如果他是一個實踐者,實踐了佛陀所有的理論,他就是那朵色彩燦爛而又香味迷人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