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把他人的過失耿耿於懷者,怨恨將在內心滋長。

彼罵我打我,敗我劫奪我,

若人懷此念,怨恨不能息。

不把他人加害之事耿耿於懷者,怨恨自然平息。

彼罵我打我,敗我劫奪我,

若人捨此念,怨恨自平息。

註解

003 偈:當一個人被人辱罵、毆打、羞辱或財物被掠奪時,他的瞋恚心將不斷的增大、增強,他的內心世界將無法平息,他越是這樣想,報復的欲望就不斷的加深。

004 偈:當一個人被人辱罵、毆打、羞辱或財物被掠奪時,只要他肯捨棄這種充滿瞋恚的念想,他就不會有怨恨,心境也就自然平息,不會有所波動。

不受抑制的怨恨將導致傷害 ――提舍尊者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 及提舍尊者(Tissa)。 提舍尊者是佛陀母舅之子,曾與佛陀一起生活,他到年邁之時才出家,且經常把自己當作是一名長老,若有比丘前來向他頂禮,他會高興的不亦樂乎,可是,他對年輕比丘所應盡的義務卻沒法執行,此外他也常與年輕比丘鬧意見,如果有人譴責他,他便會哭哭啼啼的跑到佛陀那兒投訴,顯得焦慮和不安。

        有一回,佛陀問他:「提舍,什麼事令你如此焦慮不安,還傷心到淚盈眼眶?」

        眾比丘私下討論:「這個提舍會不會在佛陀面前,製造更多不必要的麻煩?」

        於是,眾比丘也一起前去禮拜佛陀,頂禮後,大夥都恭敬地坐在一旁。

        這時,提舍尊者向佛陀投訴說:「尊敬的導師,這群比丘聯合起來一起譴責我。」

        佛陀問道:「你現在坐在哪兒?」

        「在寺院大廳中,世尊。」

        「你可曾看見這些比丘的到來?」

       「有的,世尊,我看見他們。」

        「那你可曾起身迎接他們?」

        「沒有,世尊。」

        「你可曾伸出援手幫他們搬運用具?」

        「沒有,世尊,我從沒有自動的幫過他們搬運過用具。」

        「提舍,你不應該這麼做,你該受到譴責,你該向他們道歉。」

        「我不會向他們道歉的,世尊。」

        眾比丘對佛陀說:「他是個頑固的僧人,世尊。」

        佛陀回答說:「比丘們,他的頑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他在前世就已經是這麼頑固了。」

        「我們只知道他現在頑固,世尊,他在前世到底做了些什麼?」

        「好!你們聽著。」

        於是佛陀便講了以下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當某個國王統治巴拉那西(Bānāṇesi 時,一位名叫提維拉(Devila)的束髮外道苦行者在喜馬拉雅國 Himalaya)居住了八個月,他想在接下來四個月的雨季裡,搬 到城市居住,順便帶些鹽、醋回國。

        他在城門口碰見兩位年輕人,他問道:「到城市來的修行人通常在哪兒借宿呢?」

        年輕人回答說:「住在陶工的作坊裡,尊者。」

        於是,提維拉來到了陶工的作坊,站在門口問道:「如果您允許的話,我想在你這兒借住一宿。」

        陶工回答:「反正夜裡我們沒在作坊裡進行任何工作,這作坊又這麼大,您喜歡就在這兒過夜吧!」 提維拉走進作坊,剛坐下不久,又有一位叫那拉達(Nārada 的苦行者匆匆的趕來,他也想要向陶工借宿。

        陶工心想:「先到的苦行者或許不願與他人共住,我還是推辭掉吧!」

        於是,他便對那位剛到的苦行者說:「如果那位比您先到的

        苦行者允許的話,您就在這兒過夜吧!」

        那拉達便走向前,對提維拉說:「尊者,如果您同意的話,

       我想在這兒暫住一宿。」

        提維拉回答說:「這作坊如此寬大,你就進來在一旁和我一起度過這一個晚上吧!」

        於是,那拉達便進入作坊,坐在提維拉的旁邊,兩人互相敬禮、問訊。

        夜深了,入睡的時間到了,那拉達小心翼翼地留意提維拉睡臥之處和門的方位,然後躺下休息。可是當提維拉躺下來睡覺時,卻不在原來的位置,而是橫著躺在大門口,結果當那拉達深夜外出方便時,不小心踩到了提維拉的髮髻。

        提維拉大叫了一聲:「誰踩到我的髮髻?」

        那拉達回答:「尊者,是我。」

        「你這個假行者!」提維拉破口大罵:「你這個從森林出來的野人,你踩到了我的髮髻。」

        「尊者,我不曉得您躺在這兒,請原諒。」

        那拉達走了出去,留下提維拉還在念念叨叨的在咒罵,他心裡想:「我不會讓他進來時再踩到我。」於是他倒轉過來睡。

        當那拉達要進門時,他心想:「剛才我踩傷了尊者,這回我可要小心了。」結果,當那拉達跨進大門時,再度踩著了提婆拉的髮髻。

        提維拉大叫了一聲:「是誰?」

        那拉達回答:「是我。」

         「你這個假修行者!」提維拉怒氣衝衝的罵道:「你第一次踩到我神聖的髮髻,我不跟你計較,現在你再度踐踏我的髮髻,我將詛咒你。」

        「尊者,這不能怪我,我根本就不曉得您會這樣躺著,當我要進來時,還提醒自己,第一次踩傷了您,這回可得小心,請您多多包涵。」

        「你這假修行者,我將詛咒你。」

        「千萬別這麼做,尊者。」

        可是提維拉不理會那拉達的話,以惡毒的婆羅門咒術詛咒他:「願你的頭在明天日出時裂成七塊。」

        那拉達意識到這惡毒的咒術將應驗在施咒者提維拉的身上,他深感悲憫,於是便在禪定中運用神通阻止日出。

        當太陽不再升起時,國王急得不得了,於是便插手此事,他要求提維拉向那拉達道歉,可是提維拉死活不答應。於是那拉達便對提維拉說:「尊者,我將施法使太陽再度升起,當日出時,請把一團黏土貼緊你的頭頂,然後潛入水裡,沿途在不同的地方升起。」

        於是,提維拉只好頂著泥團潛入在水中,並在不同的地方把頭伸出,當陽光照射在他頭上的那堆粘土時,它當下裂成七塊,提維拉也因此躲過了這場災難。

        佛陀在開示後說:「比丘們,當時阿難尊者就是那位國王,提維拉就是現在的提舍尊者,那拉達則是我本身。在當時,他已是如此的固執了。」佛陀告誡眾人:「別把敵意放在心上,唯有善意,才能使怨恨平息。」

評論

        本篇強調並指出了控制情緒的基本理論。情緒的產生,因人體受到刺激,心念產生波動,由意念創造幻相,並緊握著幻相不放,因此連鎖激發了種種不同的情緒,除非我們能把幻相摒棄,不加理會,情緒的波動才能平息。

        佛陀經常告誡弟子們要隨時隨地的實踐忍辱,甚至在被激怒的情況下,都不加以反擊,佛陀稱讚那些有能力反擊卻堅持忍辱,並容忍他人過失者。

        在《法句經》中,就舉出許多則佛陀在受到苛刻的批評、侮辱乃至攻擊的情況下,實踐忍辱的例子。

        忍辱不是懦弱,也不是被擊敗,而是偉人的無窮力量。忍辱的秘訣就是扭轉幻相或明確的了知種種幻相產生的情況。 在《本生經》(Jataka)裡的《桑提瓦帝本生經》(Shantivadi Jataka),就曾提及佛陀的前世──聖人桑提瓦帝(Shantivadi)。當 聖人被暴君殘酷的肢解四肢,以試探他的忍辱力,聖人在受刑時,心中非但沒有絲毫的怨恨與瞋恚,反而不斷的祝福國王,「願國王萬歲,願國王不要受到任何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