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勤奮並清醒,超越放逸者。有如駿馬比劣馬跑得快。

放逸中無逸,如眾睡獨醒。

智者如駿馳,駑駘所不及。

029

註解

在放逸的人群中保持不放逸,猶如眾人皆睡我獨醒。有智慧的人猶如飛馳千里的駿馬,是羸弱的劣馬(駑駘)遠遠不能及。

那正念者遙遙領先於其他人――放逸與不放逸比丘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及兩名比丘,一名放逸另一名則不放逸。

    兩名新進比丘,在第一次雨安居時,從導師那兒各獲得一個了禪定的修學方法後,便到樹林裡隱居修行。

    他們於清晨時分,便劈柴做飯,於初日(am:6~am:10,古代印度將一天劃分為六時,初、中、下日和初、中、下夜)時分,開始禪定的鍛鍊。那名放逸比丘常坐下來曬太陽取暖,並與其他剛入門的新進比丘們聊天;另一名不放逸的比丘則忙碌於在禪定的鍛鍊,他不止一次勸告那名和他同日出家的比丘說:「同修,別過放逸的生活,一個放逸的僧人將受到四種苦難的折磨,它們有如上了鎖的房子,把自己困在裡面,再說這種放逸的行徑,是不被僧團所允許的。」但是那名放逸的比丘,從來不把他的勸告放在心上,那名不放逸的比丘感到無奈,但他並沒有放棄那名放逸的比丘,仍經常提醒並規勸於他,自己也繼續不放逸的進行他在禪定方面的鍛鍊。

    那名不放逸比丘,於清晨經行後,回到宿舍躺下休息,那名放逸比丘卻前來調侃於他:「懶漢,你到林子裡來,不是為了睡覺,快起來繼續你的禪定修學。」說完後,自己反而到宿舍去睡覺。

    那名不放逸比丘於清晨經行後,休息一會,便又繼續他在禪定方面的鍛鍊,不久他便證得阿羅漢果,並擁有神通,而那名放逸比丘則繼續過著他那放逸的生活。

    雨安居結束後,兩人都回到精舍向佛陀匯報學習心得,兩人禮拜佛陀後,繞佛三匝,恭敬的站在一旁。佛陀對他們點頭微笑,說道:「我相信你們是過著不放逸的生活,而且一心一意努力於止觀上的修學,相信你們也都已經解脫了。」

    那放逸比丘說:「世尊,這比丘怎能說是不放逸呢?從他到樹林裡開始,一事無成,整天都只顧著躺下睡覺。」

   「那你呢?」佛陀問他。

    「世尊,我每天早上起來劈柴燒火做飯,飯後便坐下來曬太陽取暖,和同學交流,我沒把時間花在睡覺上。」

    佛陀譴責那名放逸比丘:「你這個放逸者!把時間浪費了,還說自己不放逸。你把放逸誤為不放逸,與那位不放逸比丘相比,你是一匹贏弱的劣馬,他則是一匹能飛馳的駿馬。」

評論

    不滯留、迎頭趕上,這些都是本篇的宗旨,本篇的概念是那些警惕於正念者,將趕上那些遲鈍與不留心者。為了強調這概念,佛陀舉出許多類似的比喻:智者在眾人皆睡時保持清醒;贏弱的劣馬被飛快的駿馬趕上。同樣的,那經常警惕自己不放逸的人,輕易的趕上放逸與精神頹喪的人;智者輕易的趕上愚癡者,愚癡者無法與智者相提並論。在尋求真理的歷程也一樣,那些堅韌不拔者在心靈道上所獲得的成就超越其他人,他們同樣也得過為煩瑣事物忙碌一天的世界。

    智者在放逸的人群中堅持不放逸,眾人皆睡我獨醒的就是智者。智者有如駿馬,將那些贏弱的劣馬遠遠的拋在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