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招惹憎怨,失敗墮入苦惱。捨離勝敗常住安樂

201

勝利生憎怨,敗者住苦惱。

勝敗兩俱捨,和靜住安樂。

註解

勝利帶來眾多怨恨,於失敗方而言,則是帶來痛苦懊惱。唯有平和、寧靜的賢聖者,在完全捨棄勝利與失敗後,才能安住於喜樂之中。

捨棄勝敗常住安樂――打敗仗的波斯匿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及憍薩羅國的波斯匿王,在一場戰役中被自己的外甥──阿闍世王擊敗的故事。

在一場和外甥的戰役中,國王三次被擊敗。阿闍世王是頻婆娑羅王和王后韋提希(Vedehi)夫人的兒子,韋提希則是波斯匿王的妹妹,因此波斯匿王感到羞恥,並為戰敗而痛苦,他悲慟的沉思:「多麼丟人現眼啊!我連一個後輩也打不過,我還是死了算了。」在羞恥和悲慟的心情下,國王開始絕食,他有氣無力的躺在床上等死。

這消息好像野火蔓延一般的傳開來,佛陀獲悉此事後,前去慰問國王,對國王說:「那些勝利者引生怨恨增加,那些失敗者痛苦悲傷,唯有捨棄勝敗,才能得住於安樂。」

評論

佛陀在慰藉波斯匿王的同時,總結了勝與敗的真實性。

憍薩羅國的波斯匿王,是憍薩羅國的創建者摩訶俱捨羅的兒子,他統治憍薩羅國,首都就設在舍衛城。佛陀經常居住在舍衛城西部的祇陀園或東部的鹿子母園。

波斯匿王與佛陀同年齡,精通各種技藝,備受父親的賞識,因此繼承了王位。他的信仰轉變是在佛陀覺悟初期,在《相應部尼科耶》中就記載他問道於佛陀,後來皈依佛陀。當時佛陀是這麼回答他:「不要忽略四種東西,它們是戰士、蛇、火和出家人。」接著佛陀開示了一段有趣的經文,開示結束後,國王表示極大的歡悅,並成為佛陀的追隨者,一直到落難病死之前,他與佛陀有極深切的連繫,有一回他五體投地的跪在佛陀面前親吻他的腳。

王后茉莉卡夫人也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對佛教的推動有一定的影響力,在很多的社交場合,她都充當指導員。

有一回國王做了十六個奇異的夢,心裡感到厭煩,不知道這些夢的徵兆,他請了婆羅門祭司來為他解夢,那婆羅門祭司告訴他是一些不祥的徵兆,要他以牲口祭祀來化解他的災難,他照辦了,無數的生命就在他一念之下犧牲了。王后茉莉卡夫人對國王的暴行感到不安,向國王建議請佛陀前來解夢,因為佛陀的智慧怎樣都超越那些世俗的婆羅門,因此國王前去拜訪佛陀,佛陀也一一清楚地為他解夢。

比起頻婆娑羅王,波斯匿王的福分比較高,他有機會親自接受佛陀的教誨,在《相應部尼科耶》中的《憍薩羅經》(KosalaSamyutta)中就記載了波斯匿王與佛陀的事跡。

有一回,波斯匿王在追隨佛陀時,看見一些毛髮、指甲都留得很長的苦行者,他向他們敬禮,並向他們自我介紹:「我是憍薩羅國的波斯匿王。」當他們離去時,他回到佛陀身邊,他很想知道他們是否是阿羅漢,或是正在修行以求達到阿羅漢者。佛陀解釋說,那些享受世間喜樂的在家人,很難判斷他們是否阿羅漢。

佛陀指點波斯匿王如何對修行者的觀察:「通過結交,能了解一個人的修行,這是經過長時間留心對放逸者的觀察,是智慧者而非愚癡者的觀察。通過交談,能了解一個人的淨化程度。但是,只有在患難時,才能真正的體驗一個人的人格。在交談時可以發現一個人的智慧,這也就是經過長時間留心對放逸者的觀察,是智者而非愚癡者的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