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慌者向山岳、樹林、石頭、園苑尋求依靠

188

諸人恐怖故,去皈依山岳,

或依於森林,園苑樹支提。

這不是安穩的皈依處。這不是完全脫離苦的方法

189

此非安穩依,此非最上依,

如是皈依者,不離一切苦。

皈依佛、法、僧,得見四聖諦

若人皈依佛,皈依法及僧,

由於正智慧,得見四聖諦。

190

苦、苦因、苦滅;這正道能令苦寂滅

苦與苦之因,以及苦之滅,

並八支聖道,能令苦寂滅。

191

這是至高無上的皈依,通過它解脫一切苦

192

此皈依安穩,此皈依無上,

如是皈依者,解脫一切苦。

註解

188偈:人因為畏懼,而向山石、樹木、園苑、樹林裡的小廟宇皈依。

189偈:這些皈依處並不安穩,那不是無上的皈依處,向那些地方皈依者,不能擺脫一切痛苦。

190偈:若人的皈依處是──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從三皈依中,能獲得正確的智慧,得知四聖諦為何。

191偈:四聖諦是:苦──導致人類身心不愉悅的種種苦痛;苦因(集)──一切苦生起之因;苦滅──知道一切苦應當滅;滅苦之道──終止苦的途徑,就是「八正道」。

192偈:這三皈依確實是安穩的皈依處,是無上的皈依處。當你皈依於此後,你必將獲得解脫於一切諸苦。

注:此五詩偈是一個連貫的整體。

結束一切苦難的皈依處――婆羅門阿吉達塔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及婆羅門阿吉達塔。

        阿吉達塔是國王摩訶俱舍羅(Mahākosala)的祭司。國王去世後,由王子波斯匿繼承王位。波斯匿王像父親一樣的敬重阿吉達塔,他也再次獲得委任為祭司。每當阿吉達塔前來侍奉國王時,國王總是親自迎接他,並恭敬的請他在身邊坐下,阿吉達塔心想:「國王對我如此於禮敬,可是要長期保持這恩寵是不可能的,我已經老了,國王將來不免要重新委任一位年紀比我輕的祭司,我看我還是出家為上。」於是,阿吉達塔向國王提出了出家的要求,他在城裡擊鼓公告市民,同時在七天內把自己的財產全部布施出去,然後出家,他的一大批追隨者也隨他一起出家。

        阿吉達塔和他的追隨者在昂迦、摩揭陀國和拘樓國三國交界處定居下來,一切就緒後,阿吉達塔對信徒們說:「朋友,你們有誰被不法念頭所困擾,無論淫蕩、惡意或殘酷,到河裡取一撮沙,放在這裡。」弟子們都照他的意思去做了,因此每當弟子們有了不善的行為時,總是到河裡去取一撮沙倒在那裡,日子一久,那沙已堆積如山,那沙丘逐漸成為當地的聖跡,附近的居民紛紛獻上祭品供養聖跡。龍王阿黑赤陀(Ahichatta)為了豐厚的供養而占據了那沙丘。

        昂迦、摩揭陀國和拘樓國的人民,經常帶來豐厚的禮品來供養這群出家人,這時的阿吉達塔除了原有追隨他的出家人外,也收受了大批來自周邊國家的人民為在家信徒,阿吉達塔的宗教組織日益壯大,他這麼教導他們:「你們要向山石、樹林、園苑和樹木等神祗皈依,只有這樣你們才能擺脫一切苦難。」

        這時,佛陀已經在菩提樹下覺悟,他就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裡。一日清晨,他在禪定中觀察到阿吉達塔和他的弟子,同時覺察到他們都有成為阿羅漢的潛能,於是對大弟子目犍連尊者說:「目犍連,你可曾覺察到阿吉達塔,他正在向群眾弘揚一系列不正確的信仰,你快去阻止他。」「世尊,他的信徒眾多,我擔心只憑我一個人的力量,難以勸服他們,如果您也去,事情就好辦的多了。」「你先行一步,我隨後趕到。」

        途中,目犍連尊者心想:「阿吉達塔人多勢眾,如果處理不好會遭到群起圍攻。」於是,他運用神通下起傾盆大雨,阿吉達塔和信徒們都連忙回到各自的寮房中避雨。目犍連尊者來到阿吉達塔的寮房外大聲喊道:「阿吉達塔,阿吉達塔。」阿吉達塔在寮房內聽見有人在叫喊,心想:「是什麼人這麼無禮,高聲的吆喝我的名字?」在傲慢、固執和自尊心的驅使下他問道:「是誰?」「是我,阿吉達塔。」「有什麼事?」「請告訴我,什麼地方可以過夜?」「這裡沒有地方可以讓你過夜,這些都是為修行者自己建造的單人寮房。」「阿吉達塔,人有人的住所,牛羊有牛羊的住所,出家人也應該有個住所,不是嗎?請你為我弄個住所。」「你是出家人?」「是的,我是出家人。」「如果你是出家人,那麼你的缽在哪裡?」「帶著缽具不方便,我交給別人保管。」阿吉達塔聽了這句話很不高興,說道:「身為出家人,吃飯的缽怎麼可以交由別人保管,自己獨自上路。」「阿吉達塔,別生氣,告訴我,什麼地方可以過夜?」「真的沒有地方。」「好吧!那堆沙丘怎麼樣?」「那是屬於龍王阿黑赤陀的。」「請把那沙丘送給我。」「不能,這會激怒龍王。」「不要緊,就送給我吧!」「好吧!請保守秘密,這件事只有你一人知道。」

        目犍連尊者向沙丘走去,龍王看見他到來,心想:「這出家人一定不知道我是誰,敢來冒犯我。」於是便朝目犍連尊者噴火,目犍連尊者也同樣以神通噴出熊熊烈火來回敬龍王,兩團火焰直升上了大梵天,龍王所噴出的火,對目犍連尊者一點傷害也沒有,可是目犍連尊者所噴出的火,卻燒傷了龍王。這時目犍連尊者已進入大禪定觀照於火,他身上被火團包圍住,在意念中他升上了大梵天。

        阿吉達塔心想:「這出家人不聽我的話,現在怕是給龍王活活燒死了,可惜啊!白白的丟了性命。」當目犍連尊者戰勝龍王制服了牠,並使牠不再作惡後,便坐在沙丘上休息。這時候,龍王以豐厚的食物供養尊者,且將自己的軀體盤成一座大頂蓋,為目犍連尊者遮擋陽光。

        隔天早上,阿吉達塔和弟子們前來查看目犍連尊者是否已經死了,當他們來到沙丘一看,目犍連尊者就坐在沙丘上,龍王卻盤踞在他的頭頂上,成為一座大頂蓋,為他遮擋陽光。

        阿吉達塔的弟子們紛紛向目犍連尊者敬禮並稱讚道:「出家人,您肯定受到龍王極大的刁難。」「同修,難道你們沒看見,牠正在盤踞在我頭頂上,成為一座大頂蓋,為我遮擋陽光嗎?」那群弟子說:「這是件多麼奇妙的事,這名出家人戰勝了龍王。」阿吉達塔的弟子們紛紛向目犍連尊者靠攏。

        這時候佛陀來到了,目犍連尊者起身向佛陀頂禮,那群弟子問目犍連尊者:「尊者,難道這個人比您還偉大?」目犍連尊者說:「是的,他是佛陀,我只不過是他的弟子。」目犍連尊者迎請佛陀坐在沙丘上,這時候,阿吉達塔的弟子們紛紛議論:「區區一名弟子就擁有這麼大的神通,師父肯定更為厲害。」於是他們都一起向佛陀頂禮,表示尊敬。

        佛陀對阿吉達塔說:「在還沒有譴責你之前,告訴我,你是怎樣教導弟子們與信眾?」阿吉達塔說:「我教導他們要向山石、樹木、園苑等神祗膜拜和尋求依靠,因為這使得皈依者解脫一切苦難。」佛陀說:「不,事實並非如此。阿吉達塔,向山石、樹木、園苑等神祗膜拜和尋求依靠,這樣的皈依並不能解脫一切苦難;向佛、法和僧尋求皈依,才能獲得真正的解脫,永不再受輪迴之苦。」在聆聽了佛陀的開示後,阿吉達塔證得阿羅漢果,並擁有神通,他再次恭敬的向佛陀頂禮,且要求加入僧團。佛陀對他說:「善來比丘!來過著神聖的宗教生活。」

        當天,碰巧是昂迦、摩揭陀國和拘樓國的人民前來供養的日子,當他們看到這麼多的出家人而感到驚訝,他們心想:「到底是我們的導師阿吉達塔偉大,還是佛陀比較偉大?」因為佛陀是初來的修行者,因此肯定阿吉達塔比較大。這時,佛陀覺察到他們的想法後,對阿吉達塔說:「請消除你的弟子們和信眾們的疑慮吧!」阿吉達塔回答說:「世尊,我正準備這麼做。」於是,阿吉達塔以神通升空七次,每次降落時都跪在佛陀腳下向他頂禮並說道:「世尊,您是我的導師,我是您的弟子。」阿吉達塔就這樣的向群眾表白,他是佛陀的弟子。

       佛陀趁此機會,為新成立的僧團及前來的居民做了佛法開示,講述了三皈依、五戒、四聖諦、八正道等佛法精粹,出席者無不信受奉行。最後,佛陀以此五段詩偈結束了當天的開示會。

評論

一個人最好的皈依處就是自己。佛教徒向佛陀、佛法和僧伽皈依,視它們為導師、教義和榜樣,以實踐那能獲得解脫之道。佛陀是至高無上的導師,他教導和指引那解脫之道,佛法是最微妙的方法,僧伽代表是那已被教導及實踐於佛法者最佳的榜樣。一個人憑智慧向三寶皈依,就成為佛教徒,佛教徒向佛陀皈依,並非要藉助佛陀之力而令自己獲得解脫,而是以個人的行為來獲得解脫。佛教徒於佛陀,有如病人於醫生,學生於老師一般。

那些皈依佛、法、僧的皈依者,雖然僧團從六十名弟子開始,後來已發展到數萬名。早期,他們都是以宣讀三皈依來明志,現在將三皈依經文附錄於下:

我皈依佛陀(那導師)

我皈依佛法(那教義)

我皈依僧伽(那先行者)

Buddhaṃsaraṇaṃgacchāmi.

布當薩拉囊嘎恰密

Dhammaṃsaraṇaṃgacchāmi.

達曼薩拉囊嘎恰密

Saṅghaṃsaraṇaṃgacchāmi.

桑康薩拉囊嘎恰密

我再皈依佛陀

我再皈依佛法

我再皈依僧伽

Dutiyampibuddhaṃsaraṇaṃgacchāmi.

度地漾畢布當薩拉囊嘎恰密

Dutiyampidhammaṃsaraṇaṃgacchāmi.

度地漾畢達曼薩拉囊嘎恰密

Dutiyampisaṅghaṃsaraṇaṃgacchāmi.

度地漾畢桑康薩拉囊嘎恰密

我三皈依佛陀

我三皈依佛法

我三皈依僧伽

Tatiyampibuddhaṃsaraṇaṃgacchāmi.

答地漾畢布當薩拉囊嘎恰密

Tatiyampidhammaṃsaraṇaṃgacchāmi.

答地漾畢達曼薩拉囊嘎恰密

Tatiyampisaṅghaṃsaraṇaṃgacchāmi.

答地漾畢桑康薩拉囊嘎恰密

於此,佛陀特別強調個人努力淨化的重要性,和解脫每日的生命之苦,向他人祈禱或皈依他人是沒有效用的。或許有人會問,為何佛教徒要向佛、法、僧皈依?佛陀勸戒追隨者不要向他人皈依時,佛教徒把佛陀視為引導解脫道路的導師,他的教義是唯一的途徑,僧團是那些已被教導及實踐於佛法者最佳的例子。佛教徒不認為只憑念這些經文就能獲得解脫,要獲得解脫,一定要努力實踐佛陀所傳的法。

四聖諦在巴利文裡就是真理或真諦,也就是佛陀覺悟的真理,後來尊稱為「四聖諦」,它是超凡的。佛陀宣說這四聖諦作為佛教教義的基礎,無論佛陀降世與否,這真諦仍然存在,佛陀只不過向被矇蔽的世人透露這真諦,它不會因時間而改變,因為它永恆。

四聖諦的第一諦是苦,五蘊就是造成我們的苦受,是一種身的感覺。什麼是苦?簡單的來說,是我們一直背著不可思議的人格包袱,我們無法保持它平衡,因為它不實際、不悅或試圖做一些不可能做的事情。

普通人只見到事物的表面,而聖人卻見到事物的真性。對聖人而言,生命是苦的,而他生活在這以虛幻的快樂矇騙人類的世間,他找不到真正的快樂,物質上的快樂只不過是某些欲望得到滿足而已。

人類及一切眾生悉皆受制於生、老、病和最終的死,沒有人能倖免於這生命的四個階段。生命不是個靜止的實體,它不斷的運作和變化,當欲望未完成時是苦;在保持自我時,遇上不合心意的情況或事物,或與心愛的人分離,這也是苦;有時候,一些無法避免的欲望入侵時,造成出乎意料和不悅意的情況,成為弱者所不能容忍的苦,甚至有時以自殺或其他途徑來解決這問題。

苦的起因是一種情緒激動的「人格化」經歷,人性往往要通過這人格化的特性才能成長。

苦的起因(集),苦有三種推動力──欲貪、生有貪和無生有貪。根據一般的佛學注釋,後兩種推動力與永恆的信念──常見,和滅絕的信念──斷見有關。至於「生」可解釋為對這世界或其他欲界的繫縛,色界貪和無色界貪也被視為「生有欲」。

這推動力埋藏在所有人的心裡,也就是一般所謂的強烈情緒波動,也是生命裡「病」的主要原因。這推動力分粗(下分結)或細(上分結),它導致輪迴,而且也是人類緊隨生命人格的一切形式。

那粗的推動力將於二果時被削弱,三果時才完全斷除,那細弱的生和無生的推動力,要到阿羅漢果時才棄除。

這超凡聖諦的第三種是「滅」,也就是是完全終止「苦」,就是涅槃,這是佛教徒的最終目標,而且可以在今世完全屏除一切推動力而達到。這涅槃可於斷除一切外界的繫縛而覺悟,這是人格化組成的非人格化現象,它包含性格和自我。

當這「滅」苦之道得到發展時,就會覺悟那「八正道」,這獨特的途徑是進入涅槃的唯一道路,這也就是第四聖諦之「道諦」。

超凡的八正道,這獨特的途徑避免了兩個極端:苛刻的苦行,使得人體衰弱;沉迷自我使人心遲滯。

偉大的八正道如下:

1)正見──正確的知見。

2)正思惟──正確的思考。

3)正語──正當的語言。

4)正業──正當的行為。

5)正命──正當的生活。

6)正精進──正當的努力。

7)正念──正確的專注當下。

8)正定──正確的禪定。

正見,被理解為通曉四聖諦,也就是說了解自己的本質,如《羅希達經》(RohitassaSutta)中所說:「這些真理是有關人的有形肉體。」佛教教義主要就是這正見,它能消除一切內外衝突。

正思惟,給你帶來明晰的思考。那情緒思惟和情感思惟使人污染或淨化,思惟能造成一個人的性格並控制他的命運。惡思惟能使人格降低;善思惟能提升人格。有時,一個思惟起著毀滅和造就兩方面的作用,棄除惡思惟,發展善思惟就是正思惟。

正思惟有三個層面:

1)出離,解除對凡俗的欲樂和欲望的繫縛;執著和自私是它的反面現象。

2)慈悲、博愛、善意,與仇恨、惡意、殘忍相對比。

3)無瞋,與瞋心和殘酷成反比。

這些善與惡念都潛伏在每個人心中,只要我們是凡人,惡念會突然強有力的浮現,這要在證得阿羅漢果後才完全棄除,他的意識流使能變得純淨。

正見、正思惟導致正語,這帶來正當與和諧的生活(正命)。

這些善念要以正當的行為(正業)來培養,努力不懈(正精進)的消除惡念並維護善念,致力發展禪定與內觀(正定),這將帶來心智平衡,這不受干擾的心知曉真理,這知曉真理的心,維護不受干擾的心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