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善之人在今世與來世都感到喜悅, 更喜悅的是他將在善界重生。

現世此處喜,死後他處喜,

修諸福業者,兩處俱歡喜,

現喜我修福,生善趣更喜。

註解

        一個修福的人,這一世於人界充滿喜樂,死後於他方世界也一樣充滿喜樂。修造各種福德善業的人,於生前、死後同樣充滿喜樂。於這一世,他歡喜修福,死後往生善趣,他將繼續喜樂。

聖賢之行令人喜悅 ――長者之女舒蔓娜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 及給孤獨長者之幼女舒蔓娜(Sumanādevī)。

        在舍衛城,每天都各有兩千名出家人在給孤獨長者和一名傑 出的優婆夷(女性在家弟子)毗舍佉(Visākhā,鹿母)的家中 接受供養。

        給孤獨長者指示長女大舒芭達(Maha Subhadda)學 習佛法,她對佛學及戒律都能用心的學習,因此證得初果,後來她成了親,居住在丈夫家裡。過後,給孤獨長者又指示次女小舒 芭達(Cūḷa Subhadda)學習佛法,她跟姐姐一樣證得初果,也成 親後,住在丈夫家裡。給孤獨長者又指示幼女舒蔓娜學習佛法,很快的舒蔓娜就證得二果,並宣誓終生不嫁。

        一天,給孤獨長者接到舒蔓娜的信息,說她即將入滅,給孤獨長者急忙趕到東園鹿子母講堂(Pubbārāma Migāra-mātapāsādā),他問女兒:「我親愛的女兒,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舒蔓娜回答說:「你在說什麼?我親愛的弟弟。」

        「我親愛的女兒,為什麼妳說話牛頭不對馬嘴。」

        「我的弟弟,我並沒有語無倫次。」

        「我的女兒,什麼事令妳害怕?」

        「我的弟弟,我並不害怕。」

        舒蔓娜不再說話了,她安詳的與世長辭。給孤獨長者雖然已證得初果,但是仍然與世人一樣,無法忍住心中的悲傷,他為女兒舉行葬禮後,便哭哭啼啼的跑到佛陀那兒。

        佛陀安慰他說:「長者,你為什麼難過和悲傷?為什麼哭哭啼啼的跑來見我?」

        「世尊,我的女兒舒蔓娜已經逝世了。」

        「那你為何哭喪著臉?不是每個人最終都得死嗎?」

        「我知道,世尊,但我的女兒是如此的循規蹈矩,令我悲傷的是當我想到她臨終時,她的神智是那麼的不清晰。」

        「你的女兒到底對你說了些什麼?我尊敬的長者?」

        給孤獨長者將女兒臨終前的那段對話詳細的向佛陀匯報。

        佛陀對長者說:「長者,你女兒並沒有語無倫次。」

        「但是她何以會這麼說?」

        「那是因為你就是她的弟弟,長者。在聖道果位中,她確實比你高,你尚在須陀洹(初果)位,而她卻已證得了阿那含(三果),因此她才這麼說。」

        「是這樣嗎?世尊。」

        「確實如此,長者。」

        「那她現在在哪兒重生?世尊。」

        「她已重生為兜率天天人,長者。」

        「世尊,我女兒在世時,總能令親友們充滿喜悅,如今她已辭世,在兜率天重生。」

        佛陀說:「尊敬的長者,你也一樣,只要大家不放逸,不論是信徒或非信徒,在這一世或下一世,都會充滿喜悅。」

評論

        現喜我修福,是一種極度的喜悅。行善、積德、修福的賢者,在這世回憶自己所造之善業,獲得極度的喜悅,當他往生善趣時,通過喜悅的回憶,享有更大的樂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