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肉、血所築成的城堡是老化、死亡、虛偽和傲慢的家

150

此城骨所建,塗以血與肉,

儲藏老與死,及慢並虛偽。

註解

人類的軀體就好像一座城堡,骨骼是城堡的支架,支架外包裹的是血和肉,在這血肉築成的城堡裡,蘊藏著老化、死亡、我慢及虛偽。

肉體是骨骸的堡壘――比丘尼露芭難陀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提及曾經是凱利雅尼公主的比丘尼露芭難陀(Rūpanandā,漢譯:色喜)。

    凱利雅尼公主是佛陀繼母憍曇彌(Gotami)夫人的兒媳婦,由於她長得漂亮,所以也被大家稱為露芭難陀(色喜)。她嫁給佛陀的異母弟弟難陀,在結婚當天,她的丈夫拋棄了榮華富貴,追隨佛陀出家去了。

    一天,凱利雅尼心想:「我的大哥原本可以成為這世界的統治者,可是卻出家去了,現在成為佛陀,他的兒子羅睺羅和我的丈夫難陀也都出家了,連我的母親憍曇彌夫人也出家了,現在只剩下我一人。」說著,她也到東園普巴精舍要求長老尼大愛道(憍曇彌夫人出家後的稱呼)讓她出家。凱利雅尼這麼做並非出自本願,而是追隨別人,及為了解除自己的孤單和寂寞。

    露芭難陀從其她比丘尼口中得知佛陀經常教導五蘊的無常、苦與無我。由於她自以為佛陀見到她難免論及她的美貌,因此她避開佛陀不與佛陀會面,其她比丘尼從祇陀園回來,對佛陀讚不絕口,於是她決定與其她比丘尼一起到祇陀園參見佛陀。

    佛陀見到露芭難陀時就尋思道:「一根刺需要用另一根刺來棄除。露芭難陀非常執著於她的美色,並以她自己的美色而自豪,我得通過美色來棄除她的傲慢與繫縛。」於是,佛陀運用神通變化了一位年約十五、六歲美貌的少女,坐在他身邊替他扇風,這少女只有佛陀和露芭難陀才見得到,當露芭難陀見到那少女時,相比之下發現自己有如一隻又老又醜的烏鴉,而那少女卻有如一隻美麗的天鵝。她仔細的觀看,越看越喜歡那少女,接著她驚奇的發現,那少女好像長大了,她已有二十多歲,她再三觀看佛陀身邊的少女,每次都發現那少女不斷的成長,從少女到成年;從成年到中年;從中年到老年,接著那少女已經變成一名年邁的老婆婆了。

    露芭難陀發現到,當新的幻象生起時,舊的幻象就消失,因此覺察到人體內在不停的轉變和腐化,覺悟這道理後,她對肉體的執著就開始削減了,這時佛陀身邊的幻象已變的年邁衰弱,不能控制自己身體的功能,便在糞便中翻滾,最後死了,身體開始腫脹,濃汁與蒼蠅從九個竅孔而出,烏鴉與兀鷹正在啄食屍體。見到這一切,露芭難陀心想:「那位少女變得又老又衰弱,並且在我眼前去世;同樣的,我的身體也將會變老變得衰弱,它將會生病,我也將會死去。」就這樣,她覺悟於五蘊的實相。這時佛陀剛好論及五蘊的無常、苦和無我,當下露芭難陀就證得初果。

評論

    虛偽,傳統《阿毗達摩》譯為「覆」,十纏之一。有意的貶低別人或掩飾別人的善行就叫做「覆」;嘗試消除他人的特長、優點的行為也叫做「覆」;唯恐名譽將墮而隱藏自己之過惡,不披露自己悔過之行為,或悔過後的精神作用也叫「覆」;在家行或出家人有愧於否定他人所作的一切善的傾向就是「覆」,因此,「覆」被視為是一般人的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