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於避開羞恥,有如良馬避開鞭子。

以慚自禁者,世間所罕有,

彼善避羞辱,如良馬避鞭。

143

應訓練和節制自己,如快馬加鞭。

144

如良馬加鞭,當奮勉懺悔。

以信戒精進,以及三摩地,

善分別正法,以及明行足,

汝當念勿忘,消滅無窮苦。

註解

143偈:以羞恥心節制自己的人,在這世間少見,他避開羞恥,有如良馬避開馬鞭。

144偈:如良馬馴服於鞭子下,應該懺悔於以往一切的過失,通過正確的信仰、持守戒律,勤奮精進的修持禪定。修行者善於分辨正法,依正法所賦予的智慧(明),以及持守戒律(行),具足智慧與德行(),依著「明行足」獲得成就,解脫世間之苦。

通過羞恥感而避開惡行――畢羅提尊者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及畢羅提(Pilotikatissa)尊者。

    有一回阿難尊者出外托缽時,看見一位衣衫襤縷的青年到處行乞,他可憐那青年並接受他為沙彌僧,那青年成為沙彌僧後,便把破舊的衣服和行乞用的破碗收藏在一棵大樹的樹上,他成為沙彌後大家都稱他為畢羅提(小乞丐)。

    成為出家人後,他無須再為衣食而煩惱,這比起以往的生活富裕得多了。有時候,他也會對出家生活感到厭倦,生起還俗的念頭,每當他生起這念頭時,他總會跑到那棵大樹下自言自語地說:「啊!你這無恥之徒,你要離開那吃得好,穿得好的地方,你難道還想過著貧窮無助的生活?」他在譴責自己後,心平氣和的又回到祇陀園去。

    過了幾天他又想還俗了,他再次跑到樹下去,同樣的譴責自己,再度的提醒自己往日生活的卑賤,然後又回到祇陀園。像這樣的事情發生過很多次,同修們問他為何經常到他收藏舊衣物那棵樹下,他告訴他們,他是去參見導師。

    畢羅提以那些舊衣物作為他觀照的課題,他覺悟於五蘊──色、受、想、行、識的真實性,也覺悟於無常、苦和無我,不久後便證得阿羅漢果。

    畢羅提證果之後,他不再到那棵收藏舊衣物的樹下去,其他同修發現他不再到那棵收藏舊衣物的樹下去便問他:「畢羅提,怎麼你不再去拜訪你的導師?」畢羅提回答說:「當我需要時,我就去見他,現在我已不需要再找他了。」

    眾比丘聽了他這番話感到很懷疑,便帶著他一起去見佛陀。「世尊,比丘畢羅提聲稱自己已證阿羅漢果,他一定是在說大妄語。」佛陀回答說:「比丘們,畢羅提說的是事實,雖然他以前和導師有關係,但現在已經和那導師斷絕一切關係了。畢羅提自我教導如何明辨是非,他已覺悟世間的實相。比丘們,畢羅提現在已經是一名阿羅漢了,因此他不需要再與那導師有任何進一步的關係。」

評論

    一個已完成社會責任的菩薩,嚴格來說是真正文雅的君子,除了這些責任外,他還嚴格的持守戒律,過著理想的佛教徒生活。正確的理解因果,自願地節制,不作惡、盡力行善,他為自己和他人謀求幸福,盡他做人的責任,因此不再墮入惡道。

    生命對所有眾生而言是珍貴的,沒有人有權力奪走其它眾生的生命,菩薩向每種眾生布施他那慈悲的心,甚至連腳底下的微小生物也一樣。存在於人類心中的獸性使他無情的殺害其它眾生並食其肉,不論是為了滿足個人的食慾,或為了消遣而使用殘酷不人道的方法來殺害,囚禁那些無助的動物都是不合理的,殺害動物是一種錯誤的行為,更何況殺害人類。

    此外,菩薩也戒除一切行竊、盜取,這直接和間接地培養了誠實、正直、值得信賴的品德;他也戒除一切有損高尚人格的行為,他不妄語、不惡口、不兩舌、不綺語,只說那些能使人得到安寧、真實、有意義、有所幫助的話;他不喝酒,以避免酒後亂性,他培養不放逸和明晰的觀察力。

    一位菩薩持守五戒,這有助於他的身、口、意行。不論願意與否,在適當的時候將不惜捨棄一切財物,甚至為了原則而犧牲生命。但不要以為菩薩在輪迴的過程中和處理一切事務都是完美無缺的,生為凡人,他們也有自己的缺點和限制。

    在《本生經》(Jātaka)故事中,如《卡納本生經》(KanaveraJataka)中就提到極其凶惡的攔路大盜,這是一個例外。

    對有志於成佛的修行者,在《尸羅本生經》(SilavimamsaJataka)就明確的指出,菩薩說:「若無賢德,智慧則無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