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居靜處的修行者,善於調御自己的心;

對世間有慈悲心,是真正的比丘。

142

嚴身住寂靜,調御而克制,

必然修梵行,不以刀杖等,

加害諸有情,彼即婆羅門,

彼即是沙門,彼即是比丘。

註解

只要能調御自身,克制自己的欲念,令自己安住於寂靜,他肯定就是在修梵行,同時他不以刀杖等凶器加害於一切有情眾生,他就是梵行者(婆羅門),他就是沙門,他更是比丘。

世俗穿著不損德行――大將軍桑陀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及憍薩羅國波斯匿王的大將軍桑陀(Santati)。

    有一回,大將軍桑陀從邊疆平定暴亂後回國,國王很高興,賞賜他有如國君般的榮華富貴,還派了一名善於舞蹈的宮女伺候他七天。到了第七天,他騎著盛裝的禦象到河邊洗澡,途中遇見佛陀出外托缽,由於他醉酒而沒有向佛陀頂禮,只是向佛陀點了點頭,佛陀臉上露出笑容,阿難尊者問佛陀因何而笑,佛陀說:「阿難,他今晚就會來拜訪我們,在聽我開示後證得阿羅漢果,證果後隨即涅槃。」

    大將軍桑陀和部下在河邊待了一整天,洗澡、吃、喝、玩樂、盡情的享受,到了黃昏,又與部下到花園繼續喝酒和欣賞舞蹈,那名舞蹈員盡力的伺候他,舞蹈員為了保持美好的身段,整個星期都在節食減肥,在她表演到一半時,突然倒地暴斃,張開雙腳和撐大嘴巴。大將軍桑陀見到此景後,感到驚訝和悲痛,在痛苦中他想要出家,他想起今天遇見佛陀,便在部下的陪同下前往祇陀園禮拜佛陀。

    到了祇陀園,大將軍桑陀向佛陀敘述了因舞蹈員的暴斃而引起自己的悲痛,他懇求佛陀:「世尊,請為我棄除悲哀,為我主持皈依儀式,讓我有安寧的心。」佛陀回答:「放心吧!桑陀,你已前來請求能幫助你的人,指點你一個能永遠作為你可以慰藉的皈依處。你為舞蹈員之死所流的眼淚,在整個輪迴中,比海水還要多。」接著佛陀為他開示:「桑陀,過去你一直因欲念而執著,把它摒棄吧!以後不要再執著,現在也不要執著,因為沒有執著,你心中的欲念和情感將平靜,你將證悟涅槃。」

    聆聽了佛陀的開示後,大將軍桑陀當下便證得阿羅漢果,他覺悟到生命已到了盡頭,他對佛陀說:「世尊,現在我要涅槃了,因為時間已到。」佛陀點了點頭,大將軍桑陀運用神通將自己升空,足足有七棵棕櫚樹之高,他在空中進行禪定,引發火焰將自己的血肉之軀火化進入涅槃,他的舍利子從空中落下,掉落在佛陀預先吩咐準備的乾淨白布上。

    阿難尊者問佛陀:「世尊,桑陀穿著王室的制服涅槃,他算是沙門還是婆羅門?」佛陀回答:「阿難,他既是沙門又是婆羅門。」

評論

梵行──純淨和神聖的生活,一般是指出家生活。在家弟子也同樣可以修梵行,同樣也能證得初、二、三、四果位,修梵行者的最高目標和手段就是那顆不可動搖的解脫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