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身、束髮、絕食等苦行只能淨化那些陷入疑惑的凡夫。

141

非裸行結髮,非塗泥絕食,

臥地自塵身,非以蹲踞住,

不斷疑惑者,能令得清淨。

註解

苦行者以裸身、束髮、不洗澡、絕食、臥在塵埃堆積的地上,或終生跪著不動,作為他們修行的方式,可是這一切尚且不能淨化一個凡人,更談不上淨化修行者,要淨化自己,必須先克服自己那動搖的心。

無法淨化的修行――巴湖尊者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提及曾經是大富翁的出家比丘──巴湖尊者(Bahubhandika)。

    在舍衛城有位富翁,當妻子去世後便決定出家,但在出家前他為自己蓋了一座精舍,設有廚房和貯藏室,並為自己準備了各種傢俱和用具,也準備了大量的糧食,如米、油、酥油、奶油等。他想吃什麼就叫僕人去煮,雖然身為出家比丘,卻過著極舒適的生活,因為他擁有許多財物,因此被稱為巴湖(有錢佬)。

    一天,某些比丘在佛陀面前告發巴湖,說他擁有很多財物並過著富人般舒適的生活,佛陀召見了巴湖對他說:「比丘啊!我一直教導你們過樸素的生活,為什麼你帶了這麼多財物來出家?」聽了佛陀這番話,巴湖很生氣地說道:「世尊,現在我依你的意願過活。」說著,他脫掉袈裟的上衣。見到這種情況,佛陀對巴湖說:「比丘啊!你的前世是一名餓鬼,身為餓鬼的你也有羞恥和畏懼心,現在你在我的教導下出家,為什麼反而失去羞恥和畏懼心呢?」聽了佛陀這番話後,巴湖知道自己所犯的錯誤,他恭敬的向佛陀頂禮,請求佛陀寬恕。佛陀對巴湖開示說:「不穿袈裟的上衣站在這兒是不恰當的,丟棄袈裟不能使你成為一位樸素的出家比丘,身為比丘得先棄除心中的疑惑。」巴湖接受佛陀的開導後,痛改前非並精進努力,不久即證得初果。

評論

    本篇指出苦行者為尋求解脫,奉行沒有意義的宗教儀軌,因此他們的修行是白費的。在閻浮大地很多各種各樣的外道苦行者,他們外表污穢不堪,可是在同道眼中卻是神聖的記號,佛陀反對這種外在、沒有意義的嚴格苦行。

    佛陀的獨身比丘,追隨的是佛陀的中道,避開自我摧殘和自我沉迷兩個極端,簡單、謙虛、樸素、整潔,是出家修行者的主要特性。不梳洗的頭被愚癡者視為神聖的象徵,不洗刷的牙齒、沾滿泥垢的身體和絕食本身不能導致淨化,睡在泥地上也不會帶來淨化,比丘們避開舒適的高廣大床,也執持過午不食戒。

    表面上的持戒和發各種誓願,無論奉行多長的時間也不能淨化一個人,只要他的心仍然在善與惡之間徘徊(心雖居善地,可是尚未健全),這顆心就不能得到淨化,克服動搖的心,讓心能得到健全的發展,就是淨化的開始。

    奉行各種苦行,不如向善知識求教來得殊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