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生命,以身作則;不殺生亦不指使他人殺生。

一切懼刀杖,一切皆愛生,

以自度他情,莫殺教他殺。

130

註解

包括人類在內,一切眾生都畏懼於刀杖等刑具,一切眾生都愛惜自己的生命。推己及人,自己不殺害或傷害一切眾生,也不能指使他人殺害或傷害一切眾生。

生命最珍貴――兩群比丘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再度提及兩群鬧事的比丘。

    在祇陀園發生鬥毆事件後,那兩群比丘再次為同一個問題而爭吵,這次兩群人都遵守佛陀的戒律,彼此都不動粗。

    這次,那群較年長的比丘比手劃腳,對那群較年輕的比丘作出威脅的手勢,那群較年輕的比丘害怕得哭了起來。

    佛陀為此事,召集了兩群比丘,再次為他們開示,要他們推己及人,要愛惜袍澤之情,珍惜可貴的生命。

    佛陀再次定下新的戒律,不准比丘們互相出示不禮貌或威脅性的手勢。

評論

    不殺生、不指使別人殺生,就是佛陀強調的慈悲心。爭執和糾紛就是因為缺乏慈悲心而引起的,這慈悲心只有在對現實生活有了真正的了解後才會產生。慈悲體現於善行,慈悲並非單憑慈悲的念頭,而是留意眾生在世間所受的苦。慈悲超越一切對苦受無動於衷者,在一個人願意不顧一切的幫助那些受苦、受難者中體現出來,因了解他人之苦而減少個人私心的利益。慈悲是佛陀配製的治世良方,當一個人見到他人受苦時,怎麼會讓自己重蹈覆轍呢?慈悲有二敵:近者是悲傷;遠者是敵人的殘暴。慈心,也就是慈悲、慈愛、愛心。慈心是四無量心之一,意思是軟化個人的心,是真正朋友的境界;慈心被解釋為對眾生的福利與真正幸福的真誠祝福;慈心也被解釋為友善的意向,如一個真心的朋友真誠的祝福你。

    「有如母親不顧生命危險保護自己的子女,一個人也應該培養對眾生的無量慈悲心。」這是佛陀的規勸,但這並不是強調母愛,而是他對子女的真心的祝福。慈心不是塵世間的愛,也不是個人的愛意,因為兩者都會產生悲傷;慈心也不是和睦,因為他從來不分彼此;慈心也並非人與人之間的情誼,因為他包容了對所有的眾生和各族無助的兄弟姐妹之情誼。慈悲絕對不是對宗教的情懷,所謂的宗教情懷是可悲的,異教人士被殘暴的處死,講真話的男女被活活燒死,宗教情懷引發殘酷的戰爭,這一切都侮辱了人類文明的歷史,甚至到今日,還有某些宗教的信徒,強迫其他的宗教信徒依附他們自己的想法和行為,或因為他們擁有不同的宗教信仰而殘害他們。倘若憑這種宗教觀點,不同宗教信仰的人是無法共處一室的,那麼世間偉大的導師──佛陀的慈悲信念也無法實行。甜美的慈心,超越了無有狹隘的同類情誼,慈心廣泛無邊,沒有障礙也沒有區別,慈心使人視整個世界為一體,視所有的眾生為同胞,有如太陽般地沒有區別的普照大地。同樣的,高尚的慈心一視同仁地賜福於悅意與不悅意者、貧與富者、高貴與低賤者、行惡者與賢德者、男與女、人類與畜生,這就是佛陀的無量慈心,為愛他與恨他甚至欲殺害他的人的幸福而努力。

    佛陀對他的兒子羅睺羅(Rāhula)、敵人提婆達多和侍者阿難都一視同仁,這慈心不論在對個人、朋友、敵人和非敵非友者,都一視同仁。倘若一個匪徒找上一個正在與親密的朋友、非敵非友及敵人同行者,要他們其中一個奉獻生命以保其他三人的生命,若他奉獻自己的生命,那麼就是對自己沒有慈心,若其他三人中的一位奉獻上生命,那麼他就是對其他三位沒有慈心,這就是慈心的真正性質。在操作這無量慈心時,不應該忽略自己,對這一點不要誤解,因為自我犧牲是另一種賢慧的德行,而無我性的體現是另一種更高的境界。慈心的真正含義是視一切眾生為自己,視自己與一切眾生沒有分別,所謂的「我」在整體中消失,分隔「己滅」並覺悟「無我」。

    慈心(Mettā)沒有正確的英文詞彙能代替優雅的巴利文,中文的善意、慈愛、仁心和無量慈心都能很好的詮釋這慈心,與慈心相反的是瞋恚、惡念、厭惡、仇恨,慈心不能與瞋恚和報復並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