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嗒那帝亞經

 

 

 

(上)

 

(下)

 

    本經是上座部佛教收錄在《大護衛經》中的ㄧ部很神秘的經文,因為這部經文是由欲界四大天王的北方毗沙門天王所宣說,這篇經文的功能與用意是為了保護佛弟子們不受邪魔厲鬼等非人的作祟與侵擾而產生,因為大部分的邪魔厲鬼討厭世尊所教授的五戒與十善,其行徑都相當的叛逆與詭異,一如人間的ㄧ些反社會人格的犯罪者及社會邊緣人一般,他們常常會附身在人類的身上作祟,直到人類的精力耗竭而亡,他們才肯罷手離去。他們有的居住在山林裡,像傳聞的"魔神仔"就是其中一類,中國的《山海經》則將他們稱作"魑魅魍魎"

    《阿嗒那帝亞經》受到世尊的認可與背書,世尊要弟子們熟悉這部經文,在遇到非人的侵擾與作祟時,如果以慈心的力量仍不足以感化對方時,可以念誦經中的諸大神王的名號,尋求援助。也因此,有些世俗的凡夫學者會主觀的認定這部經文是後期密教的濫觴。但不管怎樣,這部經文深受正見佛弟子們的敬信與推崇,本篇經文是某尊者直接從巴利文直接轉譯成中文,但為了使讀者們能更清楚了解原義,並使經文流暢及嘉惠有信心的佛弟子,在下將其潤飾與修編,希望對有緣之人有幫助。

《阿嗒那帝亞經》
——
《長部.第32 經》
第一誦分

    我是這樣聽聞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古印度王舍城的靈鷲山裡。當時,欲界的四大天王以夜叉大軍、甘塔拔大軍、甕睾鬼大軍、龍神大軍分別守護於世尊所在的四個方向。他們在深夜時分,身放美麗又耀眼的光芒,照亮了整座靈鷲山,從空中翩翩飛降到世尊的面前。

    他們來到地面之後,跪在地上,禮敬世尊,然後起身坐在一旁。其他的隨從夜叉有的也禮敬世尊,然後起身坐在一旁;有的與世尊互相問候,然後坐在一旁;有的向世尊雙手合掌敬禮之後坐在一旁;有的是告知自己的姓名後,便坐在一旁;有的則是安靜地坐在一旁。

    與會的北方毗沙門天王韋沙瓦納天王對世尊說道:「世尊,有些高等的夜叉並不敬信世尊;世尊,有些高等的夜叉敬信世尊。世尊,有些中等的夜叉並不敬信世尊;世尊,有些中等的夜叉敬信世尊。世尊,有些低等的夜叉並不敬信世尊;世尊,有些低等的夜叉敬信世尊。

    但是,世尊,大多數的夜叉並不敬信世尊。這是因為世尊教導離殺生之法,教導離不與取之法,教導離邪淫之法,教導離虛妄語之法,教導離放逸之因的諸酒類之法。

    世尊,因為大多數的夜叉並不離殺生,不離不與取,不離欲邪行,不離虛妄語,不離放逸之因的諸酒類。他們討厭這些善法。

    世尊,有些世尊的弟子住在林野、叢林、邊遠之處,靜謐又人跡罕至,適合修行人隱居、靜坐。但那些地方住著一些神通法力高強的夜叉,他們並不敬信世尊。

    世尊,為使他們不騷擾佛弟子,為了比丘、比丘尼、近事男、近事女的安全,不會受到非人的傷害,能安樂地在那堶蛈獢A請允准所有的佛弟子受持此部《阿嗒那帝亞》保護經。」

    此時,世尊以默然代替同意。

    當韋沙瓦納天王知道世尊同意後,便宣說了此部《阿嗒那帝亞》保護經:
「願禮敬維巴西(過去諸佛之一),具眼的吉祥者!
願禮敬西奇佛(過去諸佛之一),對一切生類的悲憫者!
願禮敬韋沙菩佛(過去諸佛之一),純淨的苦行者!
願禮敬咖古三塔佛(過去諸佛之一),擊破魔軍者!
願禮敬果那嘎馬那佛(過去諸佛之一),婆羅門(應為純淨的梵行”)的成就者!
願禮敬咖沙巴佛(過去諸佛之一),一切處的解脫者!
願禮敬光輝者,具吉祥的釋迦子!所教導之法,去除一切苦。寂滅世間者,曾如實觀照;他們是不兩舌之人,偉大的無畏者。

    利益諸天與人,受禮敬的喬達摩;明.行的具足者,偉大的無畏者。

    從日升起處,太陽大圓輪;彼正升起時,黑夜也消失。太陽已升起,稱之為『白天』。

    那埵陴`池,海洋之流水;知那埵p此,『海洋之流水』。從那為東方,人們如此說。

    守護該方者,天王有名聲;甘塔拔之主,他名為持國(四大天王的東方持國天王)。愛好歌與舞,受甘塔拔尊敬。

    他有許多子,我聞皆同名;八十又十一,名為『印達』有大力(神通廣大)

    他們也見過佛陀,佛陀為日種;從遠處禮敬,偉大的無畏者。

    『禮敬您,人中的高貴者!禮敬您,人中的至上者!』

    他以善巧審察,非人也禮敬他。

    我們經常聽到這樣,所以我們這樣說:『你們禮敬勝者喬達摩嗎?』『我們禮敬勝者喬達摩!明.行的具足者,我們禮敬佛陀喬達摩!』

    他們說那已死者、離間.食背肉者(食背肉者:巴利語piññhimaüsika 的直譯。在背地塈撋他人、挑撥離間者就像是在吃他人後背之肉,故名。根據古印度的習俗,死屍及殺人、偷搶等罪犯都是從南門被拉出後,在城的南面被火燒、斬首或打殺的。)、殺生.殘暴者、盜賊.欺詐之人[被拉走的方向]

    從那為南方,人們如此說。守護該方者,天王有名聲;甕睾鬼之主,他名為增長。愛好歌與舞,受甕睾鬼尊敬。

    他有許多子,我聞皆同名;八十又十一,名為『印達』有大力(神通廣大)

    他們也見過佛陀,佛陀為日種;從遠處禮敬,偉大的無畏者。

    『禮敬您,人中的高貴者!禮敬您,人中的至上者!』

    他以善巧審察,非人也禮敬他。

    我們經常聽到這樣,所以我們這樣說:『你們禮敬勝者喬達摩嗎?』『我們禮敬勝者喬達摩!明.行的具足者,我們禮敬佛陀喬達摩!』

    從日落下處,太陽大圓輪;彼正落下時,白天也消失。太陽已落下,稱之為『黑夜』。

    那埵陴`池,海洋之流水;知那埵p此,『海洋之流水』。從那為西方,人們如此說。

    守護該方者,天王有名聲;諸龍之主,他名為廣目(西方廣目天王)

    愛好歌與舞,受諸龍尊敬。他有許多子,我聞皆同名;八十又十一,名為『印達』有大力。

    他們也見過佛陀,佛陀為日種;從遠處禮敬,偉大的無畏者。

    『禮敬您,人中的高貴者!禮敬您,人中的至上者!』

    他以善巧審察,非人也禮敬他。我們經常聽到這樣,所以我們這樣說:『你們禮敬勝者喬達摩嗎?』『我們禮敬勝者喬達摩!明.行的具足者,我們禮敬佛陀喬達摩!』
快樂北古盧,
極美大須彌。
人民生那堙A
無私.無執取。
他們不播種,
也不使犁頭;
不耕米自熟,
人民有享用。
潔淨無糠.麩,
香甜米籽實;
鍋中煮過後,
食用其中食。
牛隻套單蹄,
行走至諸方;
牲畜套單蹄,
行走至諸方。
女人作坐騎,
行走至諸方;
男人作坐騎,
行走至諸方。
童女作坐騎,
行走至諸方;
童男作坐騎,
行走至諸方。(這兩首偈頌頗為費解。義註中說:韋沙瓦納的隨從夜叉們多數把孕婦當作坐騎,坐在她們的背上行走;也有些用女人來拉車。也把男人、童女、童男抓來當牲畜拉車。被抓住的多數是住在邊地的蠻荒之人。)
登上該車後,
跟隨彼之王,
遍遊一切方。
象車與馬車,
天車在現前;
殿堂及轎子,
大王有名聲。
他還有諸城,

    善建於空中:阿嗒那嗒、古西那嗒、巴拉古西那嗒,那嗒補利亞、巴拉古西嗒那嗒。

    北方有咖比彎答,其次是迦諾喀,那瓦那瓦帝亞、安拔拉、安拔拉瓦帝亞,阿喇咖曼達為王都。

    世尊,古韋拉天王(北方毗沙門天王之名)還有名為維薩納的天城;因此古韋拉天王稱為『韋沙瓦納』。

    十二位夜叉各別作報告,答多喇、答答喇、答多答喇,歐迦西、爹迦西、答多迦西,蘇拉、拉迦、[蘇羅拉迦,]阿利他、內彌、[阿利他內彌]

    那埵釵嬰W為塔拉尼,雲從那娷X散;雨從那堶陘U。

    在名為跋嘎喇瓦帝的集會堂,夜叉們在那集坐。那堣屁藈`結果,各種鳥群來集;孔雀白鷺鳴,美麗杜鵑等。

    那埵部y唧瓦.唧瓦』之鳥聲,還有歐他瓦吉答咖鳥;野雞和古喱拉咖(巴利語kuëīraka,意為螃蟹,該經的義註也解釋其為suvaõõakakkañaka(金色的螃蟹)。但聯繫上下文,此兩首偈頌都是在描述鳥類,因此這個詞也很可能是指一種鳥。有些英譯本則把kakkañaka (螃蟹) 視為kakkara 之誤而譯為「鷓鴣」;也有把kakkañaka 視為kukkuña 之誤而譯為「金雞」。),波卡拉薩答咖鳥在林中。這埵備x鵡、八哥聲,和丹噠馬納瓦咖鳥。

    古韋拉池不論何時都美麗。從那為北方,人們如此說。守護該方者,天王有名聲;夜叉眾之主,他名古韋拉。愛好歌與舞,受夜叉尊敬。

    他有許多子,我聞皆同名;八十又十一,名為『印達』有大力。

    他們也見過佛陀,佛陀為日種;從遠處禮敬,偉大的無畏者。『禮敬您,人中的高貴者!禮敬您,人中的至上者!』

   他以善巧審察,非人也禮敬他。我們經常聽到這樣,所以我們這樣說:『你們禮敬勝者喬達摩嗎?』『我們禮敬勝者喬達摩!明.行的具足者,我們禮敬佛陀喬達摩!』

    世尊,這『阿嗒那帝亞』保護經,是為了使比丘、比丘尼、近事男、近事女的平安,不受到非人的傷害,安樂的居住而說的。

    世尊,無論哪一位比丘、比丘尼、近事男或近事女能善學、透徹掌握此阿嗒那帝亞保護經者,假如有非人、夜叉、夜叉女、小夜叉鬼、小夜叉女鬼、夜叉大臣、夜叉會眾或夜叉侍從,甘塔拔、甘塔拔女、小甘塔拔、小甘塔拔女、甘塔拔大臣、甘塔拔會眾或甘塔拔侍從,甕睾鬼、甕睾女、小甕睾、小甕睾女、甕睾大臣、甕睾會眾或甕睾侍從,龍、龍女、龍小孩、小龍女、龍大臣、龍會眾或龍侍從,敢以惡意跟隨行走而行走,站立而站立,坐著而坐著,躺臥而躺臥者。
世尊,這個非人將不能在村中或市鎮中獲得恭敬與尊重;
世尊,這個非人將不能在阿喇咖曼達城獲得宅地和住所;
世尊,這個非人將不能去參加夜叉們的集會;
世尊,而且非人們將使他不能嫁娶和結婚;
世尊,而且非人們將謾駡及羞辱他;
世尊,而且非人們將以空缽倒扣在他的頭上;
世尊,而且非人們將會把他的頭敲碎為七塊。
世尊,有些非人兇惡、殘暴、兇狠,他們既不聽從天王的命令,也不聽從天王的臣屬及其隨員們的命令。
世尊,他們這些非人被稱為反叛諸天王者。
世尊,猶如馬嘎塔王國中的大賊,他們既不聽從馬嘎塔國王,也不聽從其臣屬們及隨員們的命令。

    世尊,這些大賊都被稱為反叛馬嘎塔國王者。

    正因如此,世尊,有些非人兇惡、殘暴、兇狠,他們既不聽從天王,也不聽從天王的臣屬及其隨員們的命令。

    世尊,所以這些非人都被稱為反叛諸天王者。世尊,若有任何非人、夜叉、夜叉女、小夜叉、小夜叉女、夜叉大臣、夜叉會眾或夜叉侍從;甘塔拔、甘塔拔女、小甘塔拔、小甘塔拔女、甘塔拔大臣、甘塔拔會眾或甘塔拔侍從;甕睾鬼、甕睾女、小甕睾、小甕睾女、甕睾大臣、甕睾會眾或甕睾侍從;龍、龍女、小龍、小龍女、龍大臣、龍會眾或龍侍從等非人,膽敢以惡意跟隨比丘、比丘尼、近事男或近事女行走而行走,站立而站立,坐著而坐著,躺臥而躺臥者,應告知、叫喚、呼喊以下這些夜叉、大夜叉、將軍、大將軍之名:『我被這夜叉抓住,被這夜叉附身,被這夜叉作祟,被這夜叉迫害,被這夜叉傷害,被這夜叉加害,這夜叉不肯放過我。』

    這些夜叉、大夜叉、將軍、大將軍分別是:「印多.索摩和瓦盧諾,跋拉度阿迦.巴迦巴帝;旃達諾和咖馬謝陀,
金奴堪度和尼堪度。巴那多和歐巴曼雅,迭瓦蘇多和馬答離;吉答謝諾和甘塔缽,那洛.拉迦.迦內薩婆。薩答笈羅.嘿馬瓦多,本納果.咖拉帝優.穀洛;西瓦果和木吒林多,韋薩密多.郁甘塔羅。苟巴羅和蘇巴給馱,希利.內帝和曼地優;般吒喇旃哆.阿喇瓦果,巴准諾.蘇馬諾.蘇木扣;達底木扣.馬尼.瑪尼.吒羅.地摳,還有和謝利薩果一起。」

    佛弟子們應叫喚、呼喊這些夜叉、大夜叉、將軍、大將軍之名:[]被這夜叉抓住,被這夜叉附身,被這夜叉作祟,被這夜叉迫害,被這夜叉傷害,被這夜叉加害,這夜叉不放過我。』

    世尊,這《阿嗒那帝亞》保護經,是為了使比丘、比丘尼、近事男、近事女平安、受到保護、不受傷害與安樂居住等因緣而宣說。好了,世尊,現在我們要走了,我們還有許多事情要做。」

    世尊說:「天王,你們請自便吧。」

    於是,四大天王便從自己的座位起身,一起跪在地上禮敬世尊並右繞世尊三匝後,便消失不見了。

    其他的夜叉們也從各自的座位起身,有些禮敬世尊並右繞世尊三匝後,也消失不見。有些與世尊道別後,隨即消失不見。有些向世尊合掌敬禮後,消失不見。有些告知自己的姓名後,隨即消失。有些則安靜的消失。

    第二天一早,世尊便將前晚四大天王來訪的經過告訴比丘們,並告訴諸比丘說他已同意佛弟子受持這部經文。

    世尊說:「諸比丘,你們應學習這部《阿嗒那帝亞》保護經。諸比丘,你們應掌握《阿嗒那帝亞》保護經。諸比丘,你們應受持《阿嗒那帝亞》保護經。

    諸比丘,這部《阿嗒那帝亞》保護經對你們有利益,有幫助,能使比丘、比丘尼、近事男、近事女受到保護、不受傷害、安樂居住修行。」

    世尊說完後,比丘們都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