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傳巴利聖典的《大護衛經》中有一篇《吉祥經》,在南傳佛教國家可說是家喻戶曉。每逢南傳佛教的在家弟子遇有喜慶之事,都會邀請比丘或者自己念誦此經。

    但諸君可知否?其實在北傳佛教的上座部佛教典籍中,也有一篇與巴利聖典《吉祥經》內容幾乎完全一樣的經文,唯一不同之處在於巴利語《吉祥經》是一位天人來向佛陀請法,而北傳的《吉祥經》則是一位信奉尼揵教派的梵志,帶領他的學生一起向佛陀請教什麼是「吉祥」。

    本篇經文就是《法句譬喻經》之《吉祥經》,內容與南傳巴利的《吉祥經》大致雷同,願大家都能:聞者福、讀者慧、唸者安、誦者樂。 但更重要的是"依法奉行"才能確保時時處處都吉祥!

選譯自《法句譬喻經》之《吉祥品》第三十九篇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15/4/18農曆二月三十日八關齋戒日

    有一次佛陀在古印度羅閱祇耆闍崛山中,為天人、龍、鬼等非人眾生說法。

    當時,在山的南端靠近琱籇勻銦A有一位信奉尼揵教派的梵志,博學多聞,明識古今,他底下的門徒共有五百名弟子,也都通達天文、地理、星宿、風俗人情,甚至吉、凶、禍、福、豐、儉、出、沒,他們全都知道。

    這位梵志與他的弟子們在過去生中都曾在過去諸佛的面前修行過,如今他們的波羅蜜即將成熟,在今生都應當證得道果。

    有一天,弟子們忽然聚集在恆河水岸邊,坐在一起討論:「在這世上,諸國人民所行,究竟應以何等事為世間的吉祥之事?」

    這些弟子們想了很久都找不到答案,於是便去找他們的老師。他們跪在地上對梵志行禮,然後合掌問道:「老師,弟子等跟您學了很久,但我們不知世間諸國以何者為吉祥?」

    這位尼揵派的大師說:「善哉!問的好!印度有十六個大國,八萬四千個小國,諸國各有吉祥之事,或金、或銀,水晶、琉璃、明月神珠、象馬車輿、玉女珊瑚、珂貝妓樂、鳳凰孔雀,或以日月星辰、寶瓶四花、梵志道士,這些都是諸國之所喜好的吉祥瑞應之事,也是瑞應國之吉祥。」

    諸弟子問:「請問是否還有更殊特吉祥之事,對於己身有益,死後可投生天界?」

    尼揵大師說:「啊~過去歷代先師都從未討論過這件事,我們教派的書籍也沒有記載。」

    諸弟子問:「最近聽聞出身自釋族的一位年輕太子出家為道,端坐六年,降魔成佛,三明無礙。不如我們一起前往去問問看他這個問題,不知大師意下如何?」

    梵志同意,於是師徒弟子共五百餘人,跋山涉水來佛陀的住所,他們一起對佛陀行禮,然後各自找地方坐下。

    梵志起身跪在地上,合掌問佛世尊:「請問,諸國各自有所喜好的吉祥之事,不知是否更有勝過這些世間的吉祥之事呢?」

     佛陀告訴梵志:「如你們所討論的世間之事,順則吉祥,反則凶禍,都不能令人解脫煩惱與痛苦。如我所聞吉祥之法,只要有人能依法奉行,必得大福,永離三界輪迴之苦,自證涅槃。」 

    於是,世尊說出以下的偈頌:

「佛尊過諸天,  如來常現義,
 
有梵志道士,  來問何吉祥?
 
於是佛愍傷,  為說真有要,
 
已信樂正法,  是為最吉祥。
 
亦不從天人,  希望求僥倖,
 
亦不禱神祠,  是為最吉祥。
 
友賢擇善居,  常先為福德,
 
敕身承貞正,  是為最吉祥。
 
去惡從就善,  避酒知自節,
 
不婬於女色,  是為最吉祥。
 
多聞如戒行,  法律精進學,
 
修己無所爭,  是為最吉祥。
 
居孝事父母,  治家養妻子,
 
不為空乏行,  是為最吉祥。
 
不慢不自大,  知足念反覆,
 
以時誦習經,  是為最吉祥。
 
所聞常欲忍,  樂欲見沙門,
 
每講輒聽受,  是為最吉祥。
 
持齋修梵行,  常欲見賢明,
 
依附明智者,  是為最吉祥。
 
已信有道德,  正意向無疑,
 
欲脫三惡道,  是為最吉祥。
 
等心行布施,  奉諸得道者,
 
亦敬諸天人,  是為最吉祥。
 
常欲離貪婬,  遇癡瞋恚意,
 
能習成道見,  是為最吉祥。
 
若以棄非務,  能勤修道用,
 
常事於可事,  是為最吉祥。
 
一切為天下,  建立大慈意,
 
修人安眾生,  是為最吉祥。
 
智者居世間,  常習吉祥行,
   
自致成慧見,  是為最吉祥。」

    梵志及其師徒等聽聞佛陀所說的《吉祥經》的偈語,都欣然意解,非常的歡喜,他們對佛陀說:「太奇妙了,世尊!真是世所希有,過去以來的迷惑如今都已消除。懇請世尊慈悲,度化我們,我們都願歸依佛法僧三尊,加入僧團作沙門,跟隨您修行。」

    佛陀說:「大善!善來比丘!」

    於是,這些人立即成為沙門,他們出家後內思安那般那念,很快的證得阿羅漢果。

    其他在場一起聞法的人,也皆證得初果。

原文/
昔佛在羅閱祇耆闍崛山中為天人龍鬼轉三乘法輪。時山南琱籇勻鉿野戒a梵志,
先出耆舊博達多知,德向五通明識古今,
所養門徒有五百人,教化指授,
皆悉通達天文地理星宿人情,無不瞻察,觀略內外,
吉凶禍福豐儉出沒,皆包知之。
梵志弟子先佛所行應當得道,欻自相將至水岸邊,
屏坐論語自共相問:「世間諸國人民所行,
以何等事為世吉祥?」徒等不了,往到師所為師作禮,
叉手白言:「弟子等學久所學已達,
不聞諸國以何為吉祥?」尼揵告曰:「善哉問也!
閻浮利地有十六大國,八萬四千小國,諸國各有吉祥,
或金或銀,水精琉璃、明月神珠、象馬車輿、
玉女珊瑚、珂貝妓樂、鳳凰孔雀,
或以日月星辰、寶瓶四華、梵志道士,
此是諸國之所好喜吉祥瑞應,若當見是稱善無量,
此是瑞應國之吉祥。」諸弟子曰:「寧可更有殊特吉祥,
於身有益、終生天上?」尼揵答曰:
「先師以來未有過此,書籍不載。」諸弟子曰:
「近聞釋種出家為道,端坐六年降魔得佛,三達無礙,試共往問,
所知博採何如大師?」師徒弟子五百餘人,
經涉山路往到佛所,為佛作禮坐梵志位,
叉手長跪,白佛世尊曰:「諸國吉祥所好如此,
不審更有勝是者不?」佛告梵志:
「如卿所論世間之事,順則吉祥反則凶禍,
不能令人濟神度苦。如我所聞吉祥之法,行者得福永離三界,
自致泥洹。」 於是世尊而作頌曰:
「佛尊過諸天,  如來常現義,
有梵志道士,  來問何吉祥?
於是佛愍傷,  為說真有要,
已信樂正法,  是為最吉祥。
亦不從天人,  希望求僥倖,
亦不禱神祠,  是為最吉祥。
友賢擇善居,  常先為福德,
敕身承貞正,  是為最吉祥。
去惡從就善,  避酒知自節,
不婬於女色,  是為最吉祥。
多聞如戒行,  法律精進學,
修己無所爭,  是為最吉祥。
居孝事父母,  治家養妻子,
不為空乏行,  是為最吉祥。
不慢不自大,  知足念反覆,
以時誦習經,  是為最吉祥。
所聞常欲忍,  樂欲見沙門,
每講輒聽受,  是為最吉祥。
持齋修梵行,  常欲見賢明,
依附明智者,  是為最吉祥。
已信有道德,  正意向無疑,
欲脫三惡道,  是為最吉祥。
等心行布施,  奉諸得道者,
亦敬諸天人,  是為最吉祥。
常欲離貪婬,  遇癡瞋恚意,
能習成道見,  是為最吉祥。
若以棄非務,  能勤修道用,
常事於可事,  是為最吉祥。
一切為天下,  建立大慈意,
修人安眾生,  是為最吉祥。
智者居世間,  常習吉祥行,
自致成慧見,  是為最吉祥。」
梵志師徒聞佛說偈,欣然意解,甚大歡喜,
前白佛言:「甚妙世尊!世所希有,
由來迷惑未及[@]明。唯願世尊!矜愍濟度,
願身自歸佛法三尊,得作沙門冀在下行。」佛言:「大善!
善來比丘!」即成沙門,內思安般逮得應真。
聽者無數,皆得法眼。